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燕七道:“因为我亲眼看到的。”

    王动道:“看到什么?”

    燕七道:“看到他跟活剥皮嘀咕了半天,活剥皮拿出了锭银子给他,他就跟着走了。”

    王动怔了怔道:“你没有追过去问?”

    燕七冷笑道:“我追去干什么?我又不想做活剥皮的跟班。”

    林太平忽然叹了口气,道,“假如只不过是做跟班跟着他到城里去走一趟,倒也没什么关系,但我看这件事绝不会如此简单。”

    当然不会如此简单。

    假如活剥皮真的只不过想找个跟班,为了五钱银子就肯做他跟班的人满街都是,他又何必定到这里来找他们?

    林太平接着道:“活剥皮自己也说过,他这样做必定另有用意,我看他绝不会干什么好事。”

    燕七道:“能让活剥皮这种人心甘情愿拿出五百两银子来的,只有一种事。”

    林太平道:“哪种事?”

    燕七道:“赚五千两银子的事。”

    林太平道:“不错若非一本万利的事,他绝不肯掏腰包拿出五百两银子来!”

    燕七道:“真正能一本万利的也只有一种事。”

    燕七道:“见不得人的事。”

    林太平道:“不错,我看他不是去偷就是去骗,生怕别人发觉后对他不客气所以才来找我们做他的保镳。”

    他叹了口气接着道:“这道理郭大路难道想不到么?”

    燕七冷笑道:“连你都能想得到,他怎么会想不到,他又不比别人笨。”

    王动一直在注意着他脸上的表情此刻忽然道:“倘若认为他不该去,为什么不拦着他?”

    燕七冷冷道:“一个人若是自己想往泥坑跳,别人就算想拉也拉不住的。”

    王动道:“所以你就眼看着他跳下去?”

    燕七咬着嘴唇道:“我……我……”

    他忽然转身冲了出去,眼睛尖的人就能看到他冲出去的时候已经泪汪汪,好像气得快哭出来了。

    王动的眼睛很尖。

    他一个人坐在那里发了半天怔,忽也叹了口气,喃道:“爱之深责之切,看来这句话倒真是一点也不错。”

    林太平道:“你在说什么?”

    王动笑笑,道:“我在说,到现在我还是不信小郭会做这种事,你呢?”

    林太平迟疑着道:“我…我也不太相信。”

    王动道:“你至少总还有点怀疑,是不是?”

    林太平道:“是的。”

    王动道:“但燕七却一点也不怀疑,已认定了小郭会做那种事,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林太平想了想,道:“我也有点奇怪,他和小郭的交情本来好像特别好。”

    王动叹了口气道:“就因为交情特别好所以才相信些。”

    林人平又想了想,道:“为什么呢?我不知。”

    王动道:“朱珠忽然失踪,我们都想到可能有别的原因,但小郭却想不到,所以就往最坏的地方去想,那又是为了什么呢?”

    林太平道:“因为他对朱珠用情太深所以…”

    王动道:“所以脑筋就不清楚了对不对?”

    林太平道:“对。”

    爱情可以令人盲目这道理大多数人郡知道。

    王动道:“你老对一个人用情很深,那么你对他的判断就不会正确,因为平时只能看到他的好处,但只要有了个小小的变化和打击伤就立刻会自责自怨,患得患失,所以就忍不住要往最坏的地方去想。”

    林太平忽然笑了笑道:“你的意思我懂,只不过这比喻却好像不太恰当。”

    王动道:“哦?”

    林太平笑道:“你怎么能拿朱珠和小郭的事来比?小郭对朱珠的情感怎会跟燕七对小郭的情感一样?”

    王动也笑了。

    他好像已发觉自己说错了话,又好像觉得自己话说得太多。

    所以他就不说话了。

    只不过他还在笑而且笑得很特别。

    一直等看到燕七从院子里往外走的时候,他才开口道:“你想出去?”

    燕七眼睛还是红红的勉强笑道:“今天天气好了些,我想出去打打猎。”

    林太平站起来,笑道:“我也去,今天再不出去打猎,只怕就真的要饿死了。”

    王动笑笑。道:“小郭身上既然有了银子﹑就绝不会让我们饿死,你为什么不等他回来?”

    燕七立刻沉下了脸:“我为什么要等他回来?”

    王动道:“就算为了我,行不行?”

    燕七低下头站在院子里。

    天虽已放晴,风却还是冷得刺骨。

    他却仿佛一点也不觉得冷,站在那里呆了很久,才冷冷道:“他若不回来呢?”

    王动又笑笑道:“他若不回来我就请你们吃狗肉。”

    林太平忍不住道:“这种天气到那里找狗去?”

    王动道:“用不着找,这里就有条。”

    林太平道:“狗在那里?”

    王动指着自己的鼻子道:“在这里。”

    林太平眨眨眼忍住笑道:“你是狗?”

    王动道:“不但是狗﹑而且是条土狗。”

    林太平终于忍不住笑了。

    王动却不笑,淡淡的接着道:“一个人若连自己的朋友是那种人都分不出,不是土狗是什么?”?

    王动不是土狗。

    郭大路很快就回来了,而且大包小包的带了一大堆东西回来。

    小包里是肉,大包里是馒头,最小包里是花生米。

    既然有花生米,当然不会没有酒。

    没有花生米也不能没有酒。

    郭大路笑道:“我现在已开始有点怀念麦老广了,自从他走这里就好像再也找不出一个卤菜做得好的人。”

    王动道:“至少还一个。”

    郭大路道:“谁?”

    王动道:“你假如你开家饭馆子生意一定不错。”

    郭大路笑道:“这倒是好主意,只还有一样不对……”

    王动道:“哪样?”

    郭大路退,“我那饭锅生意再好,开不了二天也得关门。”

    王动道:“为什么?”

    郭大路笑道:“就算我自己没有把自己吃垮,你们也会来把我吃垮的。”

    燕七突然冷笑道:“放心,我绝不会去吃你的。”

    郭大路本来还在笑,但看到他冷冰冰的脸色不禁怔了怔道:“你在生气,我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你?”

    燕七道:“你自己心里明白。”

    郭大路苦笑道:“我明白什么?我一点也不明白。”

    燕七也不理他忽然走到王动面前道:“你虽然不是土狗,但这里却有条走狗,土狗还没关系走狗我却受不了。”

    郭大路瞪大了眼睛,道:“谁是走狗?”

    燕七还是不理他,冷笑着往外走。

    郭大路眼珠子转,好像忽然明白了超过去拦住了他,道:“你以为我做了活剥皮的走狗?以为这些东西是我用他给我的定金买来的?”

    燕七冷冷道:“这些东西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地上长出来的不成?”

    郭大路看着他,过良久忽然长长叹了口气道:“好,好…。你说我是走狗,我就是走狗…你受不了我,我走。”

    他慢慢的走出去走过王动面前。

    王动站起来像是想拦住他,却又坐了下去。

    郭大路走到院子里抬起头,树上的积雪一片片被风吹下来,洒得他满身都是。

    他站着不动,雪在他脸上溶化沿着他面颊流下。

    他站着不动。他本来是想走远些的,但忽然间走不动了。

    燕七没有往院子里看他,也许什么都已看不见。

    他的眼又红了,突然跺了跺脚往另一扇门冲过去。

    王动的手却已伸过来拦住了他道:“你先看看这是什么?”

    他手上有样东西是张花花绿绿的纸。

    燕七当然知道这是什么这样的纸他身上也有好几张。

    “这是当票。”

    王动道:“你再看清单当的是什么?”

    当票上的字就和医生开的药方一样,简直就像是鬼画符,若非很有经验的人连个字都休想认得出。

    燕七很有经验,活剥皮的当票他已看过很多。

    “破旧金链子一条,破旧金鸡心一枚,共重七两九钱。押纹银五十两。”

    明明是新的东西到了当铺里,也会变得又破又旧。

    天下的当铺都是这规矩,大家也见怪不怪,但金链子居然也有“破旧”的,就未免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燕七几乎想笑,只可惜实在笑不出。

    他就好像被人打了耳光整个人都怔住。

    王动淡淡笑道:“票是我刚纔从小郭身上摸出来的,我早就告诉过你们,我若是改行做小偷,现在早就发财了。”

    他叹了口气,喃喃道:“只可惜我实在懒得动。”

    燕七也没有动但眼泪却已慢慢的从面颊上流了下来─…’“就算是最好的朋友,有时也会发生误会的。所以你假如跟你的朋友有了误会定要给个机会让他解释。”

    “一件事往往有很多面,你若总是往坏的那面去想,就是自己在虐待自己。所以你就算遇着打击也该看开些,想法子去找那光明的一面!”?

    谁也没有想虐待别人也不该虐待自己。

    这就是王动的结论。

    王动的结论通常都很正确。

    正确的结论每个人最好记在心里。

    世上本没有绝对好的事也没有绝对坏的。

    失败虽不好但“失败为成功之母”。

    成功虽好,但往往却会令人变得骄傲﹑自大那么失败又会跟着来了,你交个朋友当然希望摄他成为很亲近的朋友。

    朋友能亲近当然很好但太亲近了,就容易互相轻视也当然发生误会。

    误会虽不好但若能解释得清楚彼此间就反而会了解得更多,情感也会变得更深一层。

    无论如何,被人冤枉的滋昧总是不太好受的。

    假如说世上还有比彼人冤枉了次更难受的事,那就是连被人冤枉了两次。

    燕七也被人冤枉过,他很明白郭大路此刻的心情。

    他自己心里比郭大路更难受。

    除了难受外还有种说不出的滋味,除了他自己外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滋味,祇想好好的去大哭一场。

    他已有很久没有好好的哭过,因为一个男子汉是不应该那么哭的。

    唉!要做个男子汉,可实在不容易。

    他当然知道现在应该去找郭大路,但去了之后说什么呢?

    有些话他不愿说,有些话他不能说,有些话他甚至不敢说。

    他心里正乱糟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忽然看到只手伸出来手上拿着杯酒。

    他听到有人在对他说:“你喝下这杯酒去,我们就讲和好不好?”

    他的心一跳,抬起头就看到了郭大路。

    郭大路脸上并没有生气的表情,也没有痛苦之色,还是像往常一样,笑嘻嘻的看着他。

    这副嘻皮笑脸,吊儿郎当的样子燕七平时本来有点看不惯。

    他总觉是一个人有时应该正经些﹑规矩些。

    但现在也不知为了什么,他忽然觉得这样子非但一点也不讨厌,而且可爱极了。

    他甚至希望郭大路永远都是这样子,永远不要板起脸来。

    因为他忽然发觉这才是他真正喜欢的郭大路,永远懮无虑开开心心的,别人就算得罪了他,他也不在乎。

    郭大路笑道:“肯不肯讲和?”

    燕七低下头,道:“你不生气了?”

    郭大路道:“本来是很生气的,但后来想了想,不但不生气反而开心。”

    燕七道:“开心?”

    郭大路道:“你若不关心我,我就算做了乌龟王八蛋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你也用不着生气的。就因为你是我的好朋友,所以才会对我发脾气。”

    燕七道:“可是…我本不该冤枉你的,我本来应该信得过你。”

    郭大路笑道:“你冤枉我也没关系,揍我两拳也没关系,只要是我的好朋友﹑随便于什么都没关系。”

    燕七笑了。

    他笑的时候,鼻子先轻轻皱了起来眼睛里先有了笑意。

    他脸上还带着泪痕,本来又黑又脏的一张脸,眼泪流过的地方就出现了几条雪白的泪痕,就像是满天乌云中的阳光。

    郭大路看着他,仿佛看呆了。

    燕七又垂下头道:“你死盯着我干什么?”

    郭大路笑了笑,又叹了口气道:“我在想,酸梅汤的眼光真不错,你若肯洗洗脸一定是个很漂亮的小伙子,也许比我还漂亮得多!”

    燕七想板起脸却还是忍不住“噗嗤”一笑接过了酒杯!

    王动看着林太平,林太平看着王动两个人也都笑。

    林太平笑道:“我早上本来不喜欢喝酒,但今天却真想喝个大醉。”

    人生难得几回醉。

    遇着这种事,若还不醉要等到什么时候才醉?

    郭大路忽又叹了口气道:“只可惜今天我不能让你醉。”

    林太平道:“为什么?”

    郭大路道:“因为,今天我还有事,还得下山去一趟。”

    这小子身上有了钱就在这有里耽不住了。

    燕七咬了咬嘴唇,道:“下山去干什么?”

    郭大路眨眨限,道:“我跟一个人有约会。”

    燕七的脸色好像变了变,悄悄别过脑道:“跟谁有约会?”

    郭大路道:“活剥皮。”

    燕七的眼睛立刻又亮了,却故意板着脸道:“你跟他约好了?”

    郭大路道:“他没有约我,我却要去找他。”

    燕七道:“找他干什么?”

    郭大路道:“他肯出五百两银子,─定没有什么好主意,所以我要去看看他究竟想要剥雄的皮?”

    (五)

    雪开始溶化,积雪的山路上满是泥泞。

    但燕七一点也不在乎,他的脚探在泥泞中,就好像踩在云端上。

    因为郭大路就走在他身旁,他甚至可以感觉到郭大路的呼吸。

    郭大路忽然笑了笑,道:“今天我又发现了一件事。”

    燕七道:“哦?”

    郭大路道:“我发现上老大实在了解我,天下祇怕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能这么了解我的。”

    燕七点点头幽幽道:“他的确最能了解别人,不但是你,所有的人他都了解。”

    郭大路道:“但最同情我的人却是林太平,我看得出来。”

    燕七迟疑着终于忍不住问道:“我呢?”

    郭大路道:“你既不了解我,也不同情我,你不但对我最凶而且好像随时随地都在跟我斗嘴斗气。…”

    燕七垂下头。

    郭大路忽又笑了笑接着道:“但也不知为了什么我还是觉得对我最好的也是你。”

    燕七嫣然笑脸已仿佛有点发红,过了很久,才轻轻道:“你呢?”

    郭大路道:“有时我对你简直气得要命,譬如说今天王老大若那样对我,我也许反不会那么样生气,也许立刻就会对他解释,可是你……”

    燕七道:“你只对我生气?”

    郭大路叹道:“那也只因为我对你特别好。”

    郭大路沉吟着,道:“究竟有多好连我也说不出来。”

    燕七道:“说不出来就是假的。”

    郭大路道:“但我却可能打个比晚。”

    燕七道:“什么比喻?”

    郭大路道:“为了王老大我会将所有的衣服都当光,只穿着条底裤来!”

    他笑笑接着道:“但为了你,我可以将这条底裤都拿当了。”

    燕七笑道:“谁要你那条破底裤。”

    说完了这句话,他的脸又红了,郭大路的底裤破不破,他怎么知道?

    幸好他的脸又脏又黑,就算脸红时也看不出。

    可是他那种表情,那种漫柔甜美的笑意,带着些羞澄发娇的笑意,若有人还看不出,那人不但是呆子简直就是个瞎了眼的呆子!

    郭大路看着他的眼睛忽又笑着道:“我还有个比喻。”

    燕七道:“你说。”

    郭大路笑道:“我虽已发誓不成亲,但你若是女的我一定要娶你做老婆!”

    燕七道:“谁做你的老婆那才是倒了八辈子穷霉了。”

    他声音好像已有点不大对,忽然加快脚步走到前面去。

    郭大路并没有追上去只是看着他的背影仿佛已看得出神。

    这时天色忽然开朗,一线金黄色的阳光破云直照了下来,照着大地照着燕七也照着郭大路。

    这阳光就像是特地为他们照射的。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欢乐英雄 爱搜书 欢乐英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乐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欢乐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