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月亮。月亮很亮。

    圆圆的月亮挂在树梢。

    燕七个人坐在树下,痴痴的发着怔。

    郭大路忽然也走过来坐在他旁边。

    燕七皱了皱眉瞪起了眼道:“你来干什么?”

    郭大路道:“来聊聊。”

    燕七板着脸道:“你跟我有什么好聊的,你为什么不去找那梅始娘?”

    郭大路摸摸下巴,道:“你好像不太喜欢她。”

    燕七道:“喜欢她的人已经够多了,用不着我再去凑数。”

    郭大路没有说话。

    燕七横了他一眼,道:“今天下午,你们好像聊得很开心嘛。”

    郭大路道:“嗯。”

    燕七道:“既然聊得那么开心何必来找我?”

    郭大路忽然笑了道:“你在吃醋。”

    燕七的脸好像红了红道:“吃醋?我吃谁的酷?”

    郭大路笑道:“你知道她喜欢的人一定是我,你却很喜欢她,所以!”

    燕七不等他的话说完,站起来就要走。

    郭大路拉住他的手,他用力甩开,郭大路又拉住道:“我是来找你谈正经事的。”

    燕七皱着眉道:“正经事?你嘴里还说得出什么正经事?”

    郭大路道,“你好像说过,这附近有个姓梅的人家,有个大少爷叫万人敌梅汝甲。”

    燕七道:“我说过。”

    郭大路道:“你想梅汝男会不会是梅汝甲的妹妹呢?”

    燕七道:“是不是都和我没关系。”

    郭大路道:“梅家是不是和凤栖梧有仇?”

    燕七道:“不清楚。”

    郭大路道:“我想一定是的,所以梅汝男才会用计除掉凤栖梧,可是她和南宫丑是不是也有仇?是不是她救走的?她将南宫丑救走?是不是为那批珠宝?”

    燕七道:“你为什么不问她去?”

    郭大路叹了口气道:“她自己既然没有说,我问也问不出的。”

    燕七冷笑道:“我看你是不敢问。”

    郭大路道:“不敢?”

    燕七道:“你怕得罪她们,她生气所以……”

    他忽然闭嘴,腿拉得老长。

    郭大路回过头就看到梅汝男走过来。

    她脸上带着甜笑眼睛又大又亮笑道:“那些事你们本来就该问我的,我怎么会生气。”

    燕七板着脸冷冷道:“我们刚纔说的话你会听见了?”

    梅汝男低下头道:“我不是故意想来偷听的,我是来告诉你们晚饭已准备好。”

    燕七道:“来得倒真巧。”

    他本已站了起来,现在已掉头就走,梅汝男看着他走远才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又没有得罪他,他为什么看见我就走?”

    郭大路笑道:“也许因为他喜欢你。”

    梅汝男眨了眨眼,道:“喜欢我?为什么反而躲着我呢?”

    郭大路道:“也许就因为他已看出你喜欢的人不是他。”

    梅汝男低着头过了很久忽然笑了。

    郭大路道:“你笑什么?”

    梅汝男抿着嘴笑道:“我笑你们男人,总是该问的话不问,该说的话不说。”

    郭大路道:“我想问你的那些事,你一。”

    梅汝男打断了他的话拉起他的手,笑道:“走我们吃饭去,那些事吃完饭我再告诉你。”

    郭大路道:“现在为什么不告诉我?”

    梅汝男道:“我怕你听了吃不下饭去。”

    她拉着郭大路走进屋子,拉得很紧,坐下来后好像还舍不得放!

    王动在看着她的手,林太平也在盯着她的手,燕七想故意装做看不见,却还是忍不住偷偷瞟了几眼。

    郭人路心里真是说不出的舒服,所以这顿饭吃得特别多。

    他抹嘴的时候,梅汝男忽然道:“你们猜的都没有错,我是梅汝甲的妹妹,我们家的确跟凤栖梧有仇,只可惜一直找不着他所以才想出这法子。”

    她笑了笑,接着道:“我们早巳算准棍子和金狮子一定能将他从窝里掏出来,他们是官差,找人自然比我们方便得多。”

    说到这里她忽然叹了口气才接着道:“直到这里为止,你们都还没有猜错。”

    郭大路道:“以后呢?”

    梅汝男道:“以后的事,你们就都猜错了。”

    郭大路怔了怔道:“我们猜错了那些事?”

    梅汝男道:“第一,那黑衣人并不是南富丑。”

    郭大路道:“不是南宫丑是谁??

    梅独男咬着嘴唇过了很久才下定决心,道:“是我哥哥。”

    这句话说出来,大家都吃了一惊,郭大路简直忍不住要叫了起来。

    林太平也不禁失声道:“你哥哥?他为什么要做那种事呢?”

    梅汝男垂下头道:“江湖中人都以为我们家是武林世家,一定是家财万贯,因为我们家的排场一向都很大,江湖上的朋友只要找到我们,我们从没有让他们失望过。”

    她神情变得很凄凉黯然道:“其实自从先父去世之后,我们家早已变得外强中干,非但没法子接济别人,连自己的日子都过得很艰苦,所以…。”

    王动道:“所以你们不但想要凤栖梧的命,还想要他的钱。”

    梅汝男点点头,道:“不错我们计划本是双管齐下,我到这里来作案的时候,我哥哥早巳找到棍子和金狮子,而且做了他们的保镳。”

    郭大路道:“像棍子和金狮子那么精明的人怎么会随随便便相信他就是南宫丑?怎么会随随便便就用他做保镳呢?”

    梅汝男道:“第一,因为他们根本也没见过南宫丑,第二,因为我哥哥身上带着样南宫丑的信物,第三因为他们根本想不到会有人冒充。”

    郭大路道:“第四,因为你们的运气不错。但是你哥哥身上怎么会有南宫丑的信物?”

    梅汝男道:“因为他是我哥哥的朋友。”

    郭大路叹了口气,苦笑道:“看来你哥倒也是个天才,居然能交到这种朋友。”

    梅汝男的脸红了红﹑道:“他本来就喜欢交朋友,而且喜欢帮人家的忙,江湖中得过他好处的人,也不知有多少。就因为他朋友太多﹑太慷慨,所以我们家才会一天比一天穷。”

    郭大路笑道:“不错守财奴就永远不会缺钱用,早知他是这么样的一个人,我那一拳就该打得轻点的。”

    梅汝男的脸沉了下来,缓缓道:“我还要告诉你两件事。”

    郭大路道:“你说。”

    梅汝男道:“第一我不喜欢别人在我面前侮辱我哥哥,第二若非他用的兵器不称手,挨揍的不是他是你。”

    “石人”梅汝甲用的兵刃是石器,这点郭大路也听说过。郭大路只好笑笑,道:“却不知那真的南宫丑武功如何?”

    梅汝男淡淡道:“你遇见的若真是南宫丑现在也许就不会坐在这里了。”

    郭大路道:“不坐在这里在哪里?”

    梅独男道:“躺着,就算没有躺在棺材里,至少也在床上。”

    郭大路大笑,只不过笑得多少已有点不自然了。

    幸好梅汝男已接着道:“我们的计划从头到尾都进行得很顺利,直到……”

    她看了林太平一眼,林太平道:“直到我无意中看到了他。”

    梅汝男叹了口气道:“我真希望那天你们没有到城里去,没有看到他。”

    林太平道:“他生怕我们还要追查他的秘密,所以想来把我们杀了灭口。”

    梅汝男凄然道:“他是我们梅家的独生子,绝不能让我们梅家几百年的声名毁在他手上。”

    王动叹道:“所以他宁可承认自已是南宫丑,也不肯说出自己的真实的身份来,他宁可死,也不能丢人是么?”

    梅汝男点点头,眼圈儿已红了。

    王动忽然长叹了口气,道:“做个武林世家的独生子,的确有很多不足为外人道的痛苦。”

    郭大路道:“世上也许只有种人比他更痛苦。”

    王动道:“那种人?”

    郭大路道:“他的妹妹。”

    梅汝男瞟了他一眼,似笑非笑似怨非怨看来真是说不出的动人。

    林太平痴痴的看着她忽然道:“那口棺材是你送来的?”

    梅汝男道:“嗯。”

    林太平道:“为的是什么?”

    梅汝男叹道:“我知道你杀了人之后心里定很难受,送那口空棺材来为的就是告诉你,你杀的人并没有死。”

    林太平的样子更痴了,喃道:“无论如何我总该谢谢你。”

    郭大路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梅汝男也叹了口气道:“你真该谢谢他,他对你真不错。”

    燕七一直没有开口忽然冷冷道:“但棺材上还是写着南宫丑的名字。”

    梅汝男道:“无论如何我总不能出卖我哥哥。”

    她眼圈儿更红了接着道:“我虽然知道他做的不对,但也只能在暗中阻止。”

    燕七道:“所以你一直不敢露面。”

    梅汝男黯然道:“我不敢露面,也不能露面。但我还是尽我所有的力量来讨好你们只希望你们能看在我的面上原谅他。”

    燕七道:“他的人呢?”

    梅汝男道:“回家了。”

    燕七道:“是你把他救走的?”

    梅汝男道:“当然是我,他是我亲哥哥,我总不能看着他受苦……”

    她忽然始起头,道:“假如你们还不肯原谅他,也不必再去找他,可以来找我,我愿意承当一切过错。”

    林太平忽然站了起来大声道:“无论别人怎么说,我总认为你没有错。”

    郭大路道:“谁说她错了谁就是混蛋。”

    王动道:“我只能说她简直不是个人。”

    林太平立刻红了脸连脖子都粗了,瞪眼道:“你说她不是人?”

    王动叹道:“她的确不是人,因为像她这么样有勇气的人我还没见过。”

    郭大路拍手道:“一点也不错,这些话她本来根本不必告诉我们的,但她却一点也没有隐瞒,这种勇气谁能比得上?”

    燕七道:“你也比不上?”

    郭大路叹道:“若换了我,我倒真未必敢将这种事当面说出来。”

    燕七忽然笑了笑道:“你现在总该知道,女人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差劲吧。”

    郭大路道:“非但不差劲简直伟大。”

    梅汝男眼圈又红了道:“你们,…你们真的都不怪我?”

    郭大路道:“怪你?谁敢怪你?我们简直应该跪下来跟你磕头。”

    王动道:“若不是你,我们就算没有被毒死也饿死了。”

    梅汝男垂下头道:“其实我哥哥也并不是……”

    郭大路抢着道:“你也用不着为他解释,我们也不怪他。”

    梅汝男道:“真的?”

    郭大路道:“我若是他,说不定也会这么样做的。”

    王动道:“我做得也许比他更凶。”

    郭大路道:“我只担心你哥哥,他以后若知道你跟他捣蛋定会气得要命。”

    梅汝男苦笑道:“他现在就已知道。”

    郭大路怔了征道:“他知道后怎么样??

    梅汝男道:“气得要命。”

    郭大路道:“你怎么办?”

    梅汝男道:“我就溜了。”

    郭大路皱眉道:“但你迟早总要回去的,那是你的家。”

    梅汝男又垂下头,不说话了。

    王动忽然笑了笑,道:“她若回去,当然一定要受罪,但是她却可以不回去。”

    郭大路道:“为什么?”

    王动微笑着道:“一个女孩子嫁了人之后就可以不必回娘家。”

    郭大路恍然失笑道:“不错她若出了嫁,就不是梅家的人了,她哥哥就再也管不着她。”

    王动道:“所以她就不能不赶快出嫁。”

    郭大路道:“嫁给谁呢?”

    王动悠然道:“当然是嫁给她喜欢的人,也许是你,也许是我。”

    郭大路忽然怔住了。

    他忽然发现梅汝男在偷偷的笑。

    梅汝男一直垂着头红着脸,静静的坐在那里,好像很难受﹑很伤心的样子,但嘴角却已情不自禁露出了微笑。她笑得就像是只刚偷来了八只鸡的小狐狸。

    郭大路终于恍然大悟,原来这四个大男人都上了她的当了。

    在这种下无论她喜欢的人是谁看来都已非娶她不可。

    这小狐狸已在不知不觉中将他们都套住,套住了他们的脖子,现在只要她的手一提,就有个人被她吊起来吊一辈子。

    “看来女人的确要比男人想象中聪明得多。”

    只不过她想吊的人究竟是谁呢?

    王动还在笑,笑得也像是只狐狸老狐狸。

    他好像已知道自己绝不会被吊起来的。

    他好像还知道一些郭大路不知道的事,忽又笑了笑,道:“我们这些人虽然并不是什么大英族﹑大豪杰,但也绝不是忘思负义的胆小鬼对不对?”

    林太平道:“对。”

    王动道:“所以梅姑娘若是有什么困难,我们就定要想法子替她解决,对不对?”

    林太平道:“对。”

    他又是第一个抢着说话的!

    郭大路看着他暗中叹了口气:“到底是年青人随时随地都会热情过度,别人刚准备好绳子他就抢着往自己头上套。”他这口气还没有完叹出来,就发觉王动在瞪着他人道:“你呢?你说对不对?”

    郭大路想说不对也不行,只恨不得找个鸡蛋塞到王动嘴里去,燕七忽然道:“你根本就不必问了,若论起怜香惜玉﹑见义勇为这种种事,天下还有谁比得上郭先生?”

    王动点点头,好像被燕七说到心里去了,正色道:“这话倒真的一点也不假,但是你呢?”

    燕七笑笑淡淡道:“只要王老大一句话,我还有什么问题?”

    王动长长吐出口气,展颜笑道:“梅姑娘我们的说话,你听到了么?”

    梅汝男低着头从鼻子里“嗯”了一声,轻得就好像蚊子叫。

    王动道:“那么你若有什么困难为什么还不说出来呢?”

    梅汝男头垂得更低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轻轻道:“我不好意思说!”

    王动道:“你只管说。”

    梅汝男脸也红了,显得又可怜,又难为情的样子,费了半天劲才断断续续的说道:“我哥哥发现我这么做的时候,简直气得要发疯,直逼着我问我为什么要做这种事,为什么帮着外人害自已的哥哥?”

    王动道:“你怎么说?”

    梅汝男的脸更红,道:“我想不出别的话说只好说……只好说……只好说……”

    她好像忽然抽了筋说来说去都只有这三个宇。

    郭大路实在受不了,忍不住道:“说什么?”

    梅汝男用力咬了咬嘴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红着脸道:“我只好说我帮的也不是外人。他就问,不是外人是什么人,我就只好说是───是……”

    郭大路又忍不住问道:“是什么?”

    梅汝男道:“我只好说是他的妹夫,因为我已和这人订亲。”

    说完了这句话她好像身都软了,差点跌到桌子底下去。

    郭大路也差点掉到桌子底下去。

    王动眨着眼道:“你哥哥听了你这话又怎么说呢?”

    梅汝男道:“他听了这话,气才算平了些,但却又警告我假如我在骗他,他就要把我活活打死,又逼着我带……带回家去。”

    王动道:“带什么回去?”

    梅汝男咬着嘴唇道:“带人…─!”

    王动道:“带什么人?”

    梅汝男道:“妹─…妹夫……”

    王动道:“谁的妹夫??

    梅汝男道:“我”…我哥哥的妹夫。”

    说完了这句话,好像整个人又都软了。

    郭大路的人也软了。

    王动又长长吐出口气,好像到现在才总算弄清楚她的意思。

    事实上要弄清楚一个女孩子说的话也的确不太容易。

    王动笑道:“看来现在已只剩下个问题了。”

    林太平道:“什么问题?”

    王动道:“我们这四个人谁是梅姑娘哥哥的妹夫呢?他是不是肯跟梅姑娘回去?”

    林太平道:“谁会不肯?难道他忍心看着梅姑娘被她哥哥活活打死?”

    王动道:“万一有人不肯呢?”

    林太平道:“那么他简直就不能算是我们的朋友,对这种不是朋友的朋友,我们就用不着客气了。”

    王动抚掌道:“不错就算有人不肯去,另外的三个人也得逼着他去,他们赞成不赞成?”

    林太平道:“赞成。”

    王动眼角瞟着郭大路道:“你呢?”

    燕七忽然又冷冷道:“这句话你也不该问的,你难道将郭先生看成了忘恩负义的人?”

    王动笑道:“那就好极了,现在所有的问题都已解决梅姑娘你还等什么呢?”

    梅汝男却偏偏还要让他们再等等。女人好像天生就喜欢让男人着急。

    她眼殊子不停的转,在这四个人脸上转来转去。

    郭大路真希望这双眼珠不要停在他脸上。

    其实他点也不讨厌这“酸梅汤:,今天早上她来的时候,若说她喜欢的是别人不是他,他定会气得要命。?

    但喜欢是回事,娶她做老婆又是另回事了。

    被逼着娶她做老婆,更是件完不同的事,就好像他虽然喜欢喝酒,但也不愿被人捏着鼻子,拿酒往他嘴里倒的。

    他只望这位酸梅汤的眼睛有毛病,看上的不是他是别人。

    酸梅汤的却偏偏连点毛病也没有,而且正在盯着他。

    不但在盯着他而且还在笑,笑得很甜很迷人。

    无论谁知道自己已钓上条大鱼的时候,都会笑得很甜的。郭大路也想对她笑笑,却实在笑不出。

    他心里在叹气:“算我倒霉,谁叫我长得比别人帅呢?”

    梅汝男忽然道:“我答应过我决定的时候一定第一个告诉你。”

    郭大路道:“其实你也用不着对我太守信,女孩子答应的事常常都会忘记的。”

    梅汝男嫡然道:“我没有忘记你跟我出来我告诉你。”

    她忽然站起来走出去脚步轻盈得就像是燕子。

    一只刚捉住七八条大毛虫的燕子。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欢乐英雄 爱搜书 欢乐英雄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乐英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欢乐英雄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