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石窟中的腥臭之气,更是浓烈,左首角落,垂着一道竹帘,竹帘前一张高大的石案后,露出一颗白发苍苍的头颅,深目狮鼻,目光如电,额角之宽大,几已占了面部一半,那两道厉电一般的目光,冰冷地凝注在南宫平身上。

    南宫平只觉身仿佛俱已浸入冰凉的海水里,不由自主地躬身道:&a;quot;在下南宫平……&a;quot;白发老人轻叱一声,道:&a;quot;止水,你名叫止水,记得么?你一入此岛,便与世俗红尘完脱离,必须将以前所有的一切俱都忘去,知道么?&a;quot;语声尖锐急炔,另有一种神秘的魔力!

    南宫平垂手不语,目光直望着白发老人,他心中一无所惧,是以目光亦甚是坦荡、明锐。

    自发老人突地展颜一笑,道:&a;quot;你能住在止水室中,当真可喜可贺,你可知道止水室以前的主人,便是神雕大侠。&a;quot;南宫平冷冷道:&a;quot;世俗红尘中的声名荣誉,在下早已忘了。&a;quot;白发老人大笑道:&a;quot;好好。&a;quot;南宫平一入此岛后,第一次听到大笑之声,心中不觉甚是惊奇,只听他笑道:&a;quot;就凭此话,该喝一杯!&a;quot;双掌一拍,道:&a;quot;酒来!&a;quot;此地居然有酒,南宫平更是奇怪。

    只见竹帘一掀,一个四肢细长弯曲、身绑住白布、面目既不像人亦不像兽、仅有一堆灰发、一双碧眼和一张几乎无唇的阔口的&a;quot;人&a;quot;,手里托着一只木盘,盘上有杯有酒,轻轻走了出来,又轻轻走了回去。

    南宫平心头立刻便又泛起那种厌恶恐惧之感,只见此&a;quot;人&a;quot;手掌竟只有两根指头,耳朵尖尖细细,满生细毛。

    这些日子来他已见过许多半人半兽的怪物,但此刻这怪物却尤其可怖。白发老人见了他的面色,哈哈笑道:&a;quot;你以前曾见过这样的人类么?&a;quot;南宫平道:&a;quot;在下还未不幸到那种程度!&a;quot;

    白发老人手掌一挥,一满杯酒便于平稳稳飞了过来,仿佛下面有人托着似的。

    南宫平一饮而尽,酒味辛辣奇异。

    白发老人笑道:&a;quot;是了,你自然未曾见过,你可知道,这哪里是人,它根本就是只野兽……&a;quot;南宫平心头一寒,道:&a;quot;如此说来,那七哥,以及那……&a;quot;白发老人纵声笑道:&a;quot;那些也部是野兽,老夫一生致力华佗神术,费了数十年心血,才将十余只野兽创造成人……&a;quot;南宫平骇然道:&a;quot;但……&a;quot;

    白发老人道:&a;quot;百十年前,武林曾有一人,能将人类肢休随意移动,他能将你的手掌移植到头上,鼻子移植到手上,而且让它在那里生长,于是他便造成了不少妖物,他自己在世人眼中,也变成了妖物。&a;quot;他得意地一笑,接着道:&a;quot;但他这种技巧,与老天相比,却仍是望尘莫及,只因他这不过只是将皮肤甚至骨骼移殖,造成畸形之人,而老夫却是将人类的生命赋予野兽,想来纵然华伦复生,也未见得能有老夫今日的成就!&a;quot;南宫平越听越是心寒,他这才知道风漫夭将狮虎狼豹等野兽运到此间的用途,也明白了那腥臭之气的来源。

    只见白发老人笑容一顿,面容突地变为阴森愤怒,缓缓道:&a;quot;世人如此不幸、便因为世上庸医太多。老夫八十年前,便被庸医害了,是以不惜千辛万苦,寻得华佗神经。二十年前,老夫已将山羊变为骡马,骡马变为山羊,今日老夫却已将改变它们的头脑与喉舌,赋予它们人类的声音与思想,换而言之,老夫若要将人类变为野兽,自然更是容易得很……&a;quot;南宫平只觉四肢冰冰冷冷,他自人此岛后,见的怪事实在大多,虽然早已见怪不怪,但此刻听了这闻所未闻、骇人听闻之事,仍不禁为之微微颤抖起来,仿佛自人间突地进入魔狱,几乎忍不住要夺门而出。

    白发老人展颜一笑,道:&a;quot;这些玄妙的道理我此刻对你说来,还嫌太早,但日后你自会懂的。这岛上之人,虽然人人俱曾是武林名人,能入此室,却并不多,数十年来,岛上的一切开支,均赖你南宫世家接济,是以老夫对你特别优待一些。&a;quot;南宫平道:&a;quot;在下一入此间,一心已无别念,但却有一事,始终耿耿在心,只望能见到我那大伯父一面!&a;quot;他此话说来,表面上虽然平平静静,其实心中却激劝异常,要知他那时不肯张开眼睛去看梅吟雪一眼,为的便是他大伯的安。

    原来那日,海面啸声一起,他心神大是分散,是以一掌仅将自己震晕,等到他醒来之时,只见船上已多了个麻衣老人,正为风漫天解救毒性,当时他心中大喜,一跃而起,道:&a;quot;老前辈可有多余的解毒灵药么?&a;quot;那麻衣老人道:&a;quot;你身未中毒,要这解毒灵药作甚?&a;quot;南宫平一指梅吟雪道:&a;quot;但……&a;quot;

    那时他话尚未曾出口,麻衣老人便已冷冷道:&a;quot;这女子与诸神岛一无关连,我为何要解救于她。&a;quot;南宫平再三哀求,麻衣老人却有如不闻不间,南宫平惶急之下,动手去夺,却又不是那麻衣老人的敌手,只得一把抱起梅吟雪的尸身,便要与梅吟雪死在一处。

    麻衣老人那时面色才微微一变,道:&a;quot;你既有与她同死的勇气,却不知你有无把她救活、牺牲自己的勇气?&a;quot;南宫平自是断然应了,麻衣老人道:&a;quot;你若是答应此后永远效忠诸神岛,再不理她,我便把她救活。&a;quot;南宫平为了梅吟雪的性命,自然无不答应,哪知麻衣老人却又冷冷道:&a;quot;你此刻虽然答应,但到你一听到她的声音,只怕立刻便将此刻所说的话忘了,你此刻虽然一心想要救活她的性命,但等到势必要与她分手之时,只怕又宁愿和她作一对同命鸳鸯,一起去死了。&a;quot;这老人虽然冰冰冷冷,但对少年男女的心理,却了解得甚是透彻,当下南宫平愕了愕,寻思半晌,竟答不出话来。

    只听麻衣老人道:&a;quot;但只要你发下重誓,老夫却不怕你违背誓言,只因在诸神岛上若有一一人违誓,那么他岛上所有的亲近之人,都要受到株连,你可知道你岛上有什么亲人么?&a;quot;南宫平道:&a;quot;我岛上哪里有……&a;quot;突地想到南宫世家中先他而来的大伯父,岂非是自己的骨血亲人?立时改口道:&a;quot;我知道。&a;quot;麻衣老人道:&a;quot;知道便好。&a;quot;当下南宫平便发下重誓。船至&a;quot;诸神岛&a;quot;后,麻衣老人为他扎好头顶伤口,令他换了衣服,便将他带到那山窟之中,等到梅吟雪来了,他虽然千百次想睁开眼睛,与梅吟雪共生共死,但他又怎忍为自己的私情,害得他嫡亲的大伯父去应那杀身重誓,他自己虽不将生死之事放在心上,但他对别人的生命,却看得甚是珍贵。

    他心头有许多话,却要等到见着他大伯父时询问,此刻只听这&a;quot;诸神岛&a;quot;上神秘的主宰自发老人道:&a;quot;你可是想见一见你的亲人么?&a;quot;南宫平道:&a;quot;正是!&a;quot;

    白发老人冷冷一笑,道:&a;quot;你既然已将往事部忘去,却为何还想见你世俗中的亲人?&a;quot;南宫平愕了一愕,只见白发老人面色一沉,正色道:&a;quot;你要知道,我要求诸神岛上,人人俱都忘了一切,完做到绝情、绝欲、绝名、绝利之境界,是为什么,而凡是被我邀入此岛上的人,却又都是久经沧海的武林精英。&a;quot;南宫平冷冷道:&a;quot;这道理何在,在下实是不知,也想不透前辈可以用什么话来解释!&a;quot;白发老人道:&a;quot;只因我要在这诸神岛上,建立许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事业,我要求岛上每一个人,都能发挥他部的力量,完不受外物的扰乱。我这事业若是成功,古往今来的帝王名将的功业与我相比,都将要黯然失色,只可笑武林中人,却将这诸神殿视作隐居避世之地。&a;quot;南宫平忍不住脱口问道:&a;quot;什么事业?&a;quot;

    白发老人目光一亮,道:&a;quot;每个人童年中俱有许多幻想,长大后这些幻想就会变得更加美丽,你童年时是否也曾幻想过炼铁成金、隐形来去,这些虚无缥缈的荒唐无稽之事?&a;quot;南宫平在心中微笑一下,道:&a;quot;不错?&a;quot;

    白发老人道:&a;quot;炼铁成金,隐身来去,这两件事已可说是人类最通俗的幻想。无论什么人,他一生之中,在他心底深处,必定都曾有过这种幻想,但还有些事虽不如这两事那般通俗,想起来却更令人兴奋。有的人幻想不必读书,只要将书本烧成纸灰,和水吞下,便可成为博学通才,有些人幻想灯火毋庸油蜡,便可大放光明;有些人幻想车马能飞,任凭你邀游天下;有些人幻想只要吃下一颗丸药,便可变成极为聪明,或是便可终年不吃食物。&a;quot;他语声微顿,接口道:&a;quot;从前有个笑话,你必定听过,那人说若是眉毛生在手指上,便可以用来擦牙齿,若是鼻孔倒生,鼻涕便不会流出来,若是眼睛生得一前一后,便再也用不着回头,这笑话便是我的幻想,但这幻想却已变为事实。你此刻若想将眉毛移到手指上,鼻子位置倒转,老夫立时便可为你做到,不信你大可试上一试。&a;quot;他肩头一颤,似乎便想站起,南宫平道:&a;quot;在下觉得还是让鼻涕流下好些,回头也不太麻烦。&a;quot;白发老人&a;quot;吃吃&a;quot;一笑,道:&a;quot;不但老夫这幻想已自实现,便连那些虚无缥缈、荒唐无稽之事,此刻也都将实现。&a;quot;南宫平心头一跳,大骇道:&a;quot;真是么?&a;quot;

    白发老人道:&a;quot;我将那些人的俗尘都洗净后,便要他们来研究这些工作……&a;quot;他举手一指甬道两边的石窟,接道:&a;quot;那些洞窟,便是他们的工作之处,你且瞑目想上一想,这些幻想实现之后,这功业岂非足以流传百世。&a;quot;南宫平呆呆地望着这老人,亦不知他究竟是超人抑或是疯子。

    只见白发老人面色突又一沉,挥手道:&a;quot;今日我话已说得大多,耽误了不少工作,你进入此间后,言语行动,已无限制,但每年却只能见着天光一次。此刻你不妨去四下看看,然后随意选个石室住,等到明日,我再唤你。&a;quot;南宫平满心惊愕,依言跃下,望着那两排石窟,想到这些石窟中正在进行的工作,他心中虽然充满好奇之心,却又不敢去面对他们,只因他实在不敢想象,这些幻想若是真的变成事实,到那时这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心念一转,又忖道:&a;quot;难怪风漫天要买那许多奇怪的东西,难怪群魔岛要极力阻止那批珍宝运来,想来群魔岛必定已知道一些这里的消息,生怕他们这些幻想真的成功,到那时群魔岛上的人,岂非要变作诸神殿的奴隶。&a;quot;思忖之间,他脚步不觉已走进第一间石窟,只见这石窟甚是宽大,昏黄的灯光下坐着两个老人,桌上满堆着书纸与木块,见了南宫平,也不觉惊奇,南宫平不敢问起他们以前的名字,只是期艾着问了问他们此刻的工作。

    其中一个老人便耐心向他解释,他们是在研究一种建筑房屋的新法,先从屋顶开始,依次住下建筑,最后作地基,他又解释着说,这种方法和世间两种最精明的昆虫——蜜蜂和蜘蛛——的建筑方法完相同。

    南宫平茫然谢了,走到另一间石室,只见室中满堆着薄薄的面饼,和无数大小不同的瓦罐,两位埋头工作的老人告诉南宫平,他们已将研究出一种神秘的药水,再以笔蘸着这种药水,将经典书籍写在面饼上,然后绝食十日,吃下面饼,所有的知识,便会深入心里,十年寒窗的成就,你只要吃下几顿麦饼,便可代替,此时那药水的份量虽然还未完配妥,绝食十日也不太容易,但成功的日子,却已必定不远了。

    南宫平又茫然谢了,另一间石室中,灯火通明,有如白昼,四下零乱地挂着无数个水晶瓶子,瓶中盛放着各种颜色的药水,一眼望去,但见四下五光十色,色彩缤纷,当真是美不胜收。

    但在这石室中的老人,却是枯瘦憔悴不堪,宛如鬼魂一般,颔下庙须,几乎已将垂在地上。原来这老人苦心研究隐身之术,已有六十余年,一见南宫平,便拉着南宫平谈论隐身之道,那道理端的奇妙得无法形容。南宫平神凝注,却也听不甚清,只知道他说若是能使人身完透明,比水晶还要透明,那么别人便再也看不到他了。

    出了这间石室,南宫平更是满心茫然,此后他又见到以洪炉炼金的术士、坐在黑暗中幻想的哲人,以及许多千奇百怪、闻所未闻见所未见之事,他心中更是其乱如麻,哭笑不得,更不知这老人究竟是超人还是疯子,也不知这些工作究竟有没有实现的一天。

    只是他心中却仍存有着一种不可抑止的好奇之心,不由自主地自下层石窟转至上层,他耸身一跃而入,只见这石室中阴森黝黯,仿佛一无人迹,方待转身跃去,突听黑暗中响起一个低沉的语声,道:&a;quot;谁?&a;quot;南宫平凝目望去,只见黑暗的角落里,有一条人影背墙而坐,墙角中也零乱地堆积着一些瓶罐。他心中暗暗忖道:&a;quot;不知这个疯子又在研究什么?&a;quot;当下简略的将来意说了出来。

    只听那低沉而嘶哑的语声道:&a;quot;我正在研究将空气变为食物,空气……你可知道空气是什么!空气便是存在于天地间的一种……&a;quot;语声突地一顿,缓缓转过身来,颤声道:&a;quot;平儿,可……是……你么……&a;quot;南宫平心头一震,倒退三步,道:&a;quot;你……&a;quot;突地一脚踏空,陡然落了下去,他猛捉真气,凌空一个翻身,&a;quot;嗖&a;quot;地又跃了上来,只见黑暗中这条人影发髻蓬乱,目光炯炯,有如厉电一般,瞬也不瞬地望着自己。

    这目光竟是如此熟悉,刻骨铭心的熟悉,南宫平凝注半晌,身了突地有如风吹寒叶般颤抖起来,道:&a;quot;你……你……&a;quot;大喝一声:&a;quot;师傅!&a;quot;和身扑了上去,&a;quot;噗&a;quot;地跪到地上——坐在那阴暗的角落里的潦倒的老人,赫然竟是南宫平的恩师——那名倾天下、叱咤武林的江湖第一勇士&a;quot;不死神龙&a;quot;龙布诗!

    此时此地,他师徒两人竟能重逢,当真是令人难以想象之事。

    两人心中俱是又惊、又喜、又奇,有如做梦一般,甚至比梦境还要离奇,却又是如此真实。

    南宫平道:&a;quot;师傅,你老人家怎地到了这里?龙布诗道:&a;quot;平儿,你怎会到了这里?&a;quot;他心中的惊奇,当真比南宫平还胜三分,他再也想不到方自出道的南宫平,怎会到这退隐老人聚集的&a;quot;诸神岛&a;quot;来。

    当下南宫平定了定神,将自己这些天的遭遇,源源本本说了出来,又道:&a;quot;徒儿还有一事要上禀你老人家,徒儿已成婚了。&a;quot;龙布诗又惊又喜,问道:&a;quot;那女子是谁?&a;quot;

    南宫平道:&a;quot;梅吟雪!&a;quot;

    龙布诗更是惊奇,直到南宫平又将此事的经过完说出,龙布诗方自长叹一声,道:&a;quot;人道红颜多薄命,这女子却真是薄命人中最薄命的人,我只望她能有个安静幸福的暮年弥补她一生中所遭受的不幸与冤枉,哪知……&a;quot;干咳一声,不再言语。

    南宫平亦是满心枪然,师徒两人相对默坐,心中俱是悲哀愁苦,只因他两人生命中的情感生活,俱都充满了悲哀与痛苦。

    南宫平抬眼望处,只见龙布诗萎然盘坐,满面忧伤,不知比在华山之巅离别时苍老了多少,心中不禁也甚是难受,立刻错开话题,问道:&a;quot;徒儿曾见到那天帝留宾四字,还以为你老人家已到了另外一处神秘的地方。不知那日在华山之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师傅你老人家又怎会到了这里?&a;quot;龙布诗眼帘一合,垂下头去,喃喃道:&a;quot;华山之巅,华山之巅……&a;quot;随手一抹眼角,默默无语。

    南宫平知道他师傅自华山之巅来到此地的经过,必定充满了惊险、离奇之事,是以才错开话题,让他师傅借着谈话来忘去心中的忧郁,此刻见了他这般神情,才知道这段经过中充满的又只是悲哀与痛苦之处,是以他也不敢再问那&a;quot;丹凤&a;quot;叶秋白的下落。

    也不知过了多久,只听龙布诗长叹一声,道:&a;quot;四十年前,我初次听到诸神殿三字的时候,便对此地充满了幻想,今日我已真的到了此地,却对此地失望得很,但……唉!却已迟了。&a;quot;南宫平心念一转,强笑问道:&a;quot;师傅,那空气是否便是充沛于天地间的一种无形气体,你老人家却又能用什么方法将之变为食物?空气真能变为食物,那么天下岂非再无饥民了?&a;quot;龙布诗果然展颜一笑,道:&a;quot;平儿,你可知道这岛上之人大多是疯子,不是疯子的人,经过那数百日的幽禁,洗尘,过着那坟墓中死人一般的生活,只怕也差不多了……&a;quot;南宫平想到那些坐在木屋门口的麻衣白发老人,那种寂寞得不堪忍受的生活,不禁长叹一声。

    龙布诗又道:&a;quot;这些疯子中最大的疯子,便是那大头岛主。在此岛上,在他统辖之下,谁的心智清醒,谁便是疯子。为师到了这里,见到这般情况,实在无法整日面对着那些行尸走肉一般的老人,宁愿独自思索,便对那岛主大发荒谬的言论!&a;quot;南宫平笑问:&a;quot;什么言论?&a;quot;

    龙布诗道:&a;quot;为师对那岛主说,花草树木,之所以生长繁荣,便是因为吸入了空气中的养份,人们若是将风露中的一种神秘物质提出凝固,做成食物,那当真不知要节省多少人力、物力,而且天地间满是风露,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亦不知可救活多少饥民。&a;quot;他语声微顿,大笑道:&a;quot;那岛主听了为师这番言论,果然大是兴奋,大表钦服,认为是空前未有的伟大计划,是以不经手续,便将为师请来这里,一切东西,都任凭为师取用,是以我这里才有许多美酒。&a;quot;他虽然大笑不绝,但笑声中却充满了萧索与寂寞,这名满天下的武林第一勇士,于今竟然也借酒浇愁,南宫平虽想随他一起大笑,却无论如何也笑不出口。

    这&a;quot;诸神岛&a;quot;上的人,是天才抑或是疯子,是自得其乐的强者,抑或是无可奈何的弱者,南宫平实在分不清楚。

    龙布诗听他长叹了一声,笑声也为之一敛,正色道:&a;quot;平儿,为师虽然日卧醉乡,但却始终未曾失望灰心,时时在伺机而动,那岛主若再唤你,你便可求他将你派来此地与为师一起研究这神秘的食物,约莫再过数月,便是一个机会,那时我师徒能在一起,机会便更大了。&a;quot;南宫平精神一振,大喜应了。原来这诸神岛上,每年俱有一次狂欢之日,到那时,这些老人虽然仅有狂欢之名而无狂欢之实,却至少可以随意活动。第二日岛主果然又将南宫平唤去,他对南宫世家的子弟虽似乎另有安排,但听了南宫平也要去参与那&a;quot;伟大的计划&a;quot;,当下便立刻应了。

    黝黯的洞窟中,日子当然过得分外缓慢,但南宫平此时却也早已学会忍耐,朝来暮去,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只觉一切都是那么平静,平静得丝毫没有变化,只有那岛主不时将他唤去,但只是出神地凝望他几眼,淡淡地询问几句。他发觉这奇异的岛主那明亮的眼神中,竟渐渐有了混乱与忧郁,而他每去一次,这种混乱与忧郁都已增加一分,他不禁又在暗中惊疑:&a;quot;难道这岛主已发觉岛上潜伏的危机?&a;quot;这些日子里,龙布诗极少说话,对于即将来到的计划,他只说了&a;quot;随机应变&a;quot;四字,南宫平却默习着他已背熟的那些武功秘籍,他只觉目力渐明,身子渐轻,却也无法探测自己的武功究竟有了怎样的迸境,有时他也会想起那些远在千里之外的故人,便不禁为之暗中叹息。

    这一日他正在静坐之中,突听岛上响起了一片鼓声,接着微风飕然,那麻衣老人飘然而上,目光四下一扫,缓缓道:&a;quot;日子到了!&a;quot;他面色虽木然,但眼神中却似蕴藏着一种神秘的光芒,仿佛已看破了许多秘密。

    南宫平心头一震,脱口道,&a;quot;什么日子到了?&a;quot;麻衣老人冷冷道:&a;quot;随便要做什么,日子都已到了。&a;quot;袍袖一指,飘身而下。

    南宫平怔了一怔,喃喃自问:&a;quot;他究竟已知道了多少?……&a;quot;只听身后冷哼一声,龙布诗道:&a;quot;无论他知道了多少,今日之后,他就要什么都不知了。&a;quot;南宫平栗然问道:&a;quot;将他除去?&a;quot;

    龙布诗沉声道:&a;quot;不错!&a;quot;轻轻一拍南宫平肩头:&a;quot;待机而动,随机应变,若是看不到船只木筏,便是游水也要离开此地!&a;quot;南宫平听得出他师傅语气中的决心,在有这种决心的人眼中看来,世上又有何难事?只见龙布诗双臂一振,骨骼山响,有如一只出柙的猛虎般,掠出了这阴暗的洞窟,地道中已有许多个沉默的老人在无言地行走着,除了一双双明锐的眼睛外,这些老人当真有如一群方自坟墓中走出的行尸。

    出窟的秘门,早已敞开,南宫平一脚跨出,清风扑面而来,这一阵清风,倏地激发了他生命的活力,游目四望,四下又是一片青葱。他暗中自誓,为了换取这一份享受生命的自由,他不惜牺牲一切。

    然而那群老人,却仍是呆板而僵木的,只有他们颔下的长髯和绿叶一起在风中飞舞。

    穿过绿叶苍苍的林木,又到了那一片竹屋,但此刻这些简陋的竹屋,景象却已大不相同。

    这里并没有豪华的布置与珍宝的陈设,但在竹屋前的空地上,却堆满了食物与鲜花,熊熊的烈火上,正烤着整只的牛羊樟鹿,一阵花香与肉香,混合在清新的微风中,使得这本是死气沉沉的地方,突然变得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只因这才是这些老人真正需要的东西,世人所珍惜的豪华珍宝,在这些老人眼中,实是不值一顾一一老人们对珍宝金银,虽通常都有一份不必要的贪婪,然而他们对于酒和美食的偏爱,却又通常在珍宝之上,何况世人所珍惜之物,在这里本是一无用处。

    那低沉的鼓声突地停顿,&a;quot;狂欢&a;quot;的日子立刻开始,酒肉与生机的刺激,终于使得这些老人面上渐渐有了光彩,但他们彼此之间,却仍然绝不交谈,&a;quot;言语&a;quot;在这里,似乎已变为一种极为奢侈的享受。

    南宫平放眼四望,突地发觉在一些衣衫较为洁净、也就是还未进入那山窟中去的老人的眼角间,似乎在彼此交换着一种奇异的目光,交换着一种不足为外人知道的秘密。南宫平心头一动:&a;quot;难道这些老人也已不能忍受这种生活,而想借机逃走?&a;quot;于是他立刻发觉在这肉香与花香之间,竟隐藏着一种危机与杀气,他心房怦然跳动,转目四顾,龙布诗却已不知走到哪里去了。

    他双眉一皱,悄然后退,想去寻找他师傅的行踪,哪知他方才退到树丛,突听树丛中轻轻一笑。

    笑声在这岛上,当真比雷鸣兽吼还要震人心弦,比凤啸龙吟还要珍贵希罕。南宫乎心头一震,霍然转身,只见风漫天斜斜倚在一株巨树下,他衣衫神情,俱己狼狈憔悴不堪,显见已不知受过多少日子的折磨,颔下的虬髯,也变得乱草般令人不快,但是,他的那一只未被眼罩遮盖的眼睛,却仍散发着逼人的光彩,锋利得一眼便能看人你心底深处。

    南宫平心头一阵堵塞,他忽然发觉他终是还不能麻木自己的情感。他缓缓俯下身子,哽咽道:&a;quot;前辈,为着我们,你受了苦了。&a;quot;风漫无微微一笑,缓缓道:&a;quot;受苦?……&a;quot;他笑容里突地充满了尖锐的讥讽,接道:&a;quot;受些苦反而好,这些痛苦,已将我快要麻木的情感刺得复活了,这些痛苦,刺得我终于生出反抗的勇气!&a;quot;他仿佛在喃喃,但忽然间,他目光又变得利剑般敏锐。

    他一把抓着南宫平的臂膀,兴奋他说道:&a;quot;孩子你看,那边那些老人,你可看得出他们有什么异样么?南宫平觉察出他语声中的兴奋,也想起那些老人目光中的神秘之色,刹那间,他心头也怦然跳动起来,脱口道:&a;quot;你们要……&a;quot;风漫天颔首道:&a;quot;不错!我已偷偷地扇动起他们的怒火和野心,今天,就在今天,这岛上立刻就要有一场好戏,不是住在山窟里的那群疯子立刻滚到地狱里去,便是我们死!就算死,也要比这样不死不活地活下去好得多,是么?&a;quot;南宫平赞同地点了点头,立刻便又想起一事:&a;quot;船呢?这里有没有船……&a;quot;风漫天道:&a;quot;船!要船做什么?&a;quot;

    南宫平怔了一怔,道:&a;quot;没有船,怎能回去,难道有谁能插翅飞越这万丈汪洋不成?&a;quot;风漫天晒然一笑,冷冷地道:&a;quot;回去?谁说要回去?&a;quot;南宫平又是一愕,只听风漫天长叹一声,道:&a;quot;你可曾想过,若是让这些怪异的老人一起回到中原,那么武林中将会惹起怎样的风波?&a;quot;南宫平默然垂下头去,他实在连想也个敢去想。

    风漫天展颜一笑,振衣而起,他铁拐已失,此刻支着一技短杖,笑道:&a;quot;先去饮酒,静观好戏。&a;quot;南宫平道:&a;quot;前辈……&a;quot;

    风漫天道:&a;quot;你的心事,我已知道,只可惜无舟无船,你也无法回去的。&a;quot;短杖一点,飘然出林。

    南宫平木立在巨树的浓荫下,心事有如潮水一般突地涌起。过了半晌,突听颦鼓之声又起,五个麻衣黄冠的老人,并肩前行,后面跟着五个半人半兽的侍者,十条金毛闪闪的手臂,高高举起,手托着一具石床,石床上盘膝端坐的,正是那锐目高额的诸神岛主。

    日正中天,这诸神岛主的面色,在日光下惨白得有如透明一般,他似乎甚是畏惧阳光,是以便命那些兽人侍者将石床放在林边的浓荫下,石床方自放下,人群中便爆起了一阵狂笑之声。

    在这岛上,笑声已是罕闻,何况如此放肆的狂笑。

    诸神岛主眼神一扫,立刻捕捉注笑声的来源,沉声道:&a;quot;守渊,你笑什么?&a;quot;风漫天短杖一点,&a;quot;嗖&a;quot;地自人群中窜出,大声道:&a;quot;风乃祖宗公姓,漫天乃父母所名,大丈夫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便是风漫天,谁叫守渊?&a;quot;原来&a;quot;守渊&a;quot;两字,正是渚神岛&a;quot;赐予风漫天之名,正如南宫平也被另外取了个名字一样。这班老人想是因为已有多年未曾听说如此豪快的言语,是以大家虽然俱已心如槁木,此刻神情也不禁露出了激动之色。一点星火,落入死灰,使得死灰,也有复燃之势!诸神岛主阴沉的面色却丝毫不变,缓缓道:&a;quot;好!风漫天,你笑什么?&a;quot;风漫天仰天笑道:&a;quot;可笑呀可笑,今日在这岛上的人物,想当年有哪个不是叱咤一时的英雄,但如今却俱都变成了走肉行尸,竟都要听命于一个半疯半痴、半残半废的怪物,此事若是说将出去,势必无人相信,岂非令人可笑!&a;quot;诸神岛主锋利的目光,瞬也不瞬地凝注在风漫天面上,他面色更是苍白,闭口不发一言。

    风漫天胸膛一挺,笑声突顿,大声道:&a;quot;我等来到此间,本是厌倦风尘,以求避世,却不是为了要来受你的虐待,过这囚犯一般的日子。我且问你,你有何德何能,要位居这一群天下武林精萃之上?&a;quot;老人们虽仍无言,但神情却更是激动,南宫平更是热血奔腾,不能自己,几乎要鼓掌喝起彩来。

    诸神岛主目光不瞬,缓缓道:&a;quot;好极,你此刻挺胸狂笑,放肆胡言,必定是有了几分把握,那么……&a;quot;他目光突然厉电般一扫,道:&a;quot;还有谁与他意见一样的,都请站出来!&a;quot;南宫平恰巧站在他身后的树林里,是以看不到他的目光,但只听得他语声中确实有一种慑人心神的力量,放眼望去,只见他目光扫过之后,立在他面前的一群老人,却都变得面如死灰,非但毫无前进之意,反而情不自禁地微微后退。

    诸神岛主冷冷道:&a;quot;就只你一人么?风漫天面色大变,霍然转身,大声道:&a;quot;你们怕什么?我们多日来的商议,各位难道忘了么?&a;quot;老人们垂手而立,一言不发,风漫天面容渐渐苍白,缓缓转回身子,他手掌紧捏着木杖,指节也变得一如他面色般苍白。

    诸神岛主面色一沉,冷冷道:&a;quot;既是如此,想必只是你要来谋夺岛主之位,那也容易得很……&a;quot;他阴沉沉冷笑一声,五个麻衣黄冠的老人身形齐闪,围在风漫天四侧。

    诸神岛主道:&a;quot;我若令他们将你擒下,谅必你死了也难以心服,这些年来,你身为执事弟子之一,武功谅必未曾搁下,只要你能胜得了我,从此岛上之事,便任你策划!&a;quot;风漫天手掌越握越紧,指节越捏越自,只见他缓缓抬起手掌,掌中的木杖,杖头仿佛挑起了千钧之物,一寸一寸地缓缓抬起,突地手腕一震,杖身不动,杖头却有如蛇首一般,不住颤抖起来。

    诸神岛主目光凝注着那颤动的杖头,亦有如猎人窥伺着蛇首,两人身形不动,但风漫天面上的神色却越来越见沉重,众人的目光,也越来越紧张。

    要知他两人此刻正是以绝顶的武功在作生死的搏斗!风漫灭杖头颤动虽然轻微,但每动一下,便无异发出一招,只要诸神岛主稍露破绽,胜负立可分出,正是武林高手之争,争在一招之间!

    两人互寻对方的破绽,各各均想以自己的气势,震慑住对方的心神,这一仗不但是他两人生死之争,更关系着世上许多退隐了的武林高手的命运。

    风漫天呼吸渐渐急促,他虽有许多次要待力击出一招,怎奈诸神岛主身一无破绽,他怎敢随意击出一招。

    日色虽极盛,但大地上却弥漫着阴沉沉的杀机。

    南宫平凝息而望,他心中反复告诉自己,不要忘了他师傅的吩咐:&a;quot;待机而动!&a;quot;龙布诗不知去向,南宫平怎敢随意出手!

    此刻他胸中所学,已贯通百家,早已看出风漫天杖头每一颤动,都蕴着一记绝妙高招,含蕴不攻,意在招先,南宫平心领神会,固是欣喜,但却又不禁更是担心,只因这每一招发出来俱是石破天惊,而风漫天却仍不敢随意出手,那么这安坐不动的诸神岛主,武功岂非更是高得不可思议?

    只见诸神岛主神态越来越见从容,风漫天神情却更是凝重!

    到后来他宽阔的额角上,已沁出了豆大的汗珠,日光下有如珍珠般晶莹夺目,汗珠渐渐下流,流上了他乱草般的虬须……

    风漫天暗叹一声:&a;quot;罢了!&a;quot;杖头一横,正待拼死发出一招!

    突听林中大喝一声:&a;quot;且慢!&a;quot;南宫平一跃而出,只因他想起了风漫天对自己的许多好处,便再也顾不得别的。

    众人微微一惊,南宫平朗声喝道:&a;quot;南宫平也与风前辈站在一边!&a;quot;双臂一横,挡在风漫天身前。

    诸神岛主双目一张,目中闪过一丝讥嘲之色,冷冷道:&a;quot;你可是也来谋夺岛主之位么?&a;quot;南宫平昂然道:&a;quot;错了!只是在下与风老前辈心意相同,若是心怀畏惧,不敢说出,实有如芒刺在背,骨鲠在喉!&a;quot;诸神岛主冷笑道:&a;quot;好一个芒刺在背,骨鲠在喉,你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此刻你眼中所见之人,哪一个不是震赫一时的武林高手!哪里有你说话之处!&a;quot;南宫平朗声道:&a;quot;若是风老前辈言论错了,这里纵然俱是孺子老妇,我也袖手不管,若是风老前辈言论无错,这里纵然俱是武林高手,我也要挺身而出!在下行事,只问是非,不顾利害。在下武功虽不高,却比那些曾经震赫一时的武林高手,要问心无愧得多!&a;quot;神色木然的老人们麻木的面容上,也不禁泛起了一些羞愧之色。

    诸神岛主沉声道:&a;quot;你年纪轻轻,难道不知爱惜生命么?&a;quot;南宫平大笑道:&a;quot;与其苟且而生,不如慷慨赴死!&a;quot;风漫天大声喝道:&a;quot;好男儿!&a;quot;

    诸神岛主目光一扫,冷冷道:&a;quot;你如此做法,莫要后悔!&a;quot;南宫平道:&a;quot;生死都早已置之度外,难道还会后悔么?&a;quot;突听远处又是一声大喝:&a;quot;好男儿!&a;quot;

    一条人影,有如苍鹰般横飞而来,&a;quot;嗖&a;quot;地落在南宫平身侧,满面铁髯,目光如电,剑痕斑斑,往复交错,正是江湖第一勇士&a;quot;不死神龙&a;quot;龙布诗!

    诸神岛主冷笑道:&a;quot;你也来了!&a;quot;

    龙布诗厉声道:&a;quot;不错,老夫也来了,平儿,风兄,闪开一边,待老夫来领教领教这名满天下的神秘角色,到底有何惊人绝技!&a;quot;他一句废话也不愿多说,随手取过了风漫天手中的短杖,双拳一抱,杖头上挑,厉声道:&a;quot;请!&a;quot;诸神岛主似乎也未曾见过这样的人物,怔了一怔,道:&a;quot;你要动手?&a;quot;龙布诗大喝道:&a;quot;不错!&a;quot;

    喝声未了,&a;quot;唰&a;quot;地一杖当头劈下!

    诸神岛主更未料到他与自己动手,也敢如此毫不迟疑地猝然出手,当下袍袖一指,身形不动,便已轻轻移开三尺!

    龙布诗杖风激荡,有如剑风般锐利,身随杖走,刹那间连攻七招,七招发出,杖风更激,但树上的木叶,却丝毫不动,只因龙布诗杖上的真力,仅及诸神岛主之身而止,绝不肯无谓浪费一分一毫!

    他招式之空灵飞幻,可称一时无两,但他出招之间,却绝无一般武林高手之小心顾虑。

    风漫天长叹一声,道:&a;quot;难怪武林人士,将令师称为江湖第一勇士,今日看来,果真名下无虚!&a;quot;南宫平展颜一笑。风漫天又道:&a;quot;常言道强必胜弱,勇必胜怯,那岛主武功虽神奇,只怕也挡不住令师这种石破天惊的勇气!&a;quot;说话之间,龙布诗又已攻出数十招,他攻敌为先,自保为后,然不顾及自身的安危,一片杖影之中,几乎已看不见诸神岛主的身形,只听诸神岛主道:&a;quot;你果真不要命了?&a;quot;龙布诗横杖三击,大喝道:&a;quot;不错!&a;quot;

    诸神岛主道:&a;quot;你若死了,你那计划谁来完成?&a;quot;龙布诗大笑道:&a;quot;什么计划,不过是骗骗小孩子的!&a;quot;诸神岛主怒叱一声,突地伸手一抄,抄注了杖头,左掌直击龙布诗前胸,众人大惊!只听&a;quot;喀喇&a;quot;一声,木杖断为二截,中间一截,凌空激起,&a;quot;噗&a;quot;地击人树干之中,深深入木。

    龙布诗左掌捋住了诸神岛主手中的杖头,右掌之中半截杖尾,急刺而出,只听&a;quot;砰&a;quot;地一声,龙布诗被诸神岛主掌力击中前胸,仰面跌开丈余,但左掌却已夺过了诸神岛主手中的杖头,右掌中的杖尾,竟将诸神岛主肩头划破一条血口。

    老人们不禁耸然动容,南宫平一掠而前,惊道:&a;quot;师傅,你……&a;quot;龙布诗双臂一振,翻身跃起,怒喝道:&a;quot;闪开!&a;quot;&a;quot;嗖&a;quot;地一个箭步窜到那石床之前,两截断杖化为判宫双笔,直打诸神岛主前胸、头顶、双肩的七处大穴!

    诸神岛主见了他这种打法,也不禁微微变色,双肩一沉,双掌白胁下翻出,并掌直击,口中喝道:&a;quot;回去!&a;quot;龙布诗甩肩滑步,以攻制攻,连击三招,怒喝道:&a;quot;放屁!&a;quot;哪知他方一张口,便有一股鲜血,直射而出,原来他方才一掌,已受了内伤,血箭自诸神岛主耳侧掠过,星星点点,却都激射在诸神岛主头脸之上!

    南宫平心头大震,只见他师傅仍然毫无畏色,力进击,这一股鲜血,似乎又激动起那些老人的热情,三三两两纷纷押了上来,只有那些本在山窟中的老人,却仍然远远站在一边,袖手旁观。

    风漫天双肩一耸,对南宫平沉声道:&a;quot;你可看到,只要前面的老人群情一怒,这岛主便立刻陷入孤立之境,除了这几个执事老人,或许还会为他一战,后面的那些老人,身上的血早已冷透了。&a;quot;南宫平神凝注着师傅的安危,答非所问,沉声道:&a;quot;只到此刻,这岛主犹未站起身子,他若站起身子,家师只怕……&a;quot;风漫天冷笑道:&a;quot;此人早年走火入魔,双腿已成残废,再也站不起来了。&a;quot;南宫平心头一动,突听&a;quot;砰砰&a;quot;两声,龙布诗再次翻身跌倒,诸神岛主的身子也摇了两摇,原来不死神龙与诸神岛主两人,又已各各中了对方一掌,要知诸神岛主掌虽先发,但龙布诗不救自身,垂危出掌,是以才能击中对方,他若不拼得自己先挨一掌,又怎能击得中诸神岛主?

    南宫平惊呼一声,奔到龙布诗身前,道:&a;quot;师傅,你怎么样了?&a;quot;龙布诗面如金纸,惨然一笑,道:&a;quot;你先看看那些人怎样了!&a;quot;南宫平回首望去,只见那些麻衣老人,竟在刹那间恢复了生气,齐地展动身形,将那诸神岛主围在中央。

    诸神岛主瞑目端坐,面色更是苍白如死,过了半晌,突也张口喷出一股鲜血。风漫大双目一张,大呼道:&a;quot;他也受了重伤!&a;quot;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护花铃 爱搜书 护花铃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护花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护花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