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战东来目中杀机又现,手掌往外一推,只听那苍鹰哀鸣一声,&a;quot;噗&a;quot;地,再次落到地上。

    郭玉霞心头一懔:&a;quot;先天真气!&a;quot;转目瞟了石沉一眼,石沉面色亦自大变,他两人再也想不到这狂做的少年竟有如此惊世骇俗的真实功夫,竟似比昔日昆仑掌门出道江湖时更胜几分。

    转念之间,一座玲珑剔透的假山石后,响起一声暴叱,一条长大的人影,闪电般飞掠而出,身形一顿,俯下身去,轻轻捧起了那具苍鹰的尸身,午间的阳光,映着他飘扬的自发,黯淡的目光,使得这本极高大咸猛的华服老人,神色间笼罩着一抹悲哀凄凉之意,巨大而坚定的手掌,也起了一阵阵颤抖。

    他呆呆地木立半晌,口中喃喃道:&a;quot;小红,小红……你去了么?你去了么?……&a;quot;假山石后,又自转出六个须发皆白的华服老人,但步履神态之间,却无半分老态,这六人神情、气度、身形,俱都大不相同,衣着装束,却是人人一模一样,只有腰间分缚着颜色不同的丝绦。

    一个面容清瘦、目光凛凛、神情极其潇洒、面上微带笑容、腰间缚有一条白色丝绦的老人,与&a;quot;飞环&a;quot;韦七、&a;quot;万里流香&a;quot;任风萍,并肩当先而来,见了这满头白发、腰缚红带老人的悲哀神态,面容微微一变,却仍面带着微笑地朗声间道:&a;quot;七弟,什么事,难道红儿受了伤么?&a;quot;红带老人身形木然,有如未闻,口中哺喃道:&a;quot;死了……死了……&a;quot;突地厉声大喝起来:&a;quot;是谁杀死你的……是谁杀死你的……&a;quot;喝声高激,声震屋瓦,众人只觉耳中&a;quot;嗡嗡&a;quot;作响。

    那锦衣童子&a;quot;玉儿&a;quot;,本自立在他身侧左近,此刻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

    红带老人目光一转,神光暴射,左掌托着那具苍鹰的尸身,脚步一滑,右掌急伸,其快如风,向那锦衣童子肩头抓去。

    那锦衣童子似乎已被他声势所慑,身形一侧,竟然闪避不开,只觉肩头一紧,已被那巨大而有力的手掌抓住。

    只听红带老人浓眉轩处,大喝道:&a;quot;红儿可是被你害死的?&a;quot;锦衣童子被他惊得怔了一怔,右掌突地闪电般穿出,直点他胁下&a;quot;藏海&a;quot;大穴。

    红带老人目光一凛,胸腹一缩,哪知锦衣童子左腿已无声无息地踢起,红带老人如不撤掌,立时便得伤在他这一腿之下。

    这一掌一腿,招式虽平凡,但时间之快,部位之准,却大出这红带老人意料之外,他手掌一撤,身形让开五尺,哪知肩头突地一麻,也被人一掌抓住,一个冷冰的语声在他耳畔轻轻说道:&a;quot;你那只扁毛盲牲是我杀死的,&a;quot;这一切动作的发生,俱都不过在霎眼之间,众人神情俱都为之大变,&a;quot;飞环&a;quot;韦七更是满面惶急之容,连声道:&a;quot;战少侠……洪七爷,你……两位这是干什么?&a;quot;另六个华服人身形早已展开,丝带飞扬,白须飘拂,已将战东来与那两个锦衣童子围在中间。

    战东来左掌负在背后,右掌五指虚虚按着红带老人的肩头,面上一副冷漠不屑之色,目光朝这六个华服老人面上,一个一个地望了过去,竟根本未将这三十年前便已声震武林、天下镖局中首屈一指的&a;quot;七鹰堂&a;quot;的&a;quot;天虹七鹰&a;quot;放在眼里。

    红带老人双臂微曲,腰身半拧,空自双目圆睁,须发皆张,身形却不敢移动半步,口中更不敢怒喝出声。他此刻只觉一股暗劲,由肩头&a;quot;肩井&a;quot;大穴,上达太阴、太阳,下控心脉,此刻虽是含而未放,藏而未露,但只要自己身躯稍一动弹,立刻使会被这一般奇异的暗劲震断心脉而亡。

    &a;quot;天虹七鹰&a;quot;中的另六个华服老人,此刻虽然惊怒交集,但投鼠忌器,却是谁也不敢贸然出手。

    郭玉霞秋波一转,附在石沉耳畔,轻轻道,&a;quot;想不到天虹七鹰重出江湖,竟被一个少年制住。&a;quot;石沉轻轻道:&a;quot;他们此番到这里来,只怕是为了五弟的事,你看我们是不是应该为他们出手?&a;quot;郭玉霞秋波转处,只见&a;quot;飞环&a;quot;韦七满面俱是惶急之容,&a;quot;万里流香&a;quot;任风萍却是神色安详,从容负手,那两个锦衣童子四只灵活的眼珠,正在一闪一闪地向那六个华服老人的面上观望着。天上风声盘旋,地上黑影流动,振翼飞去的六只苍鹰,又已去而复返,翱翔在战东来的头顶上,似乎连他们都已看出了红带老人的危窘之状,是以各各不住发出低沉而奇异的鸣声。

    突地,六只苍鹰齐地一束双翼,宛如流星般坠下,向战东来头顶啄去,六个华服老人轻叱一声,闪动身形,合扑而上,战东来剑眉微剔,负在身后的手掌,向上一挥,只听一阵激厉风声,压住了漫天鹰翼所带起的劲风。六只束翼俯冲而下的苍鹰,竟在他掌凤一挥之下,势道为之大缓,红带老人胸腹一缩,沉腰坐马,战东来冷笑道:&a;quot;想走?&a;quot;笑声未敛,红带老人已自倒了下去,腰系白带的老人伸臂一扶,他身形最快,首先掠到了近前,但此刻却不能向战东来出手。

    两个锦衣童子身形闪处,扬掌接住了紫带老人与黄带老人的攻势,这两人年纪虽轻,面对强敌,却毫无惧色,紫带老人与黄带老人对望一眼,长袖拂处,突地后退数尺,&a;quot;七鹰堂&a;quot;数十年前便已名满天下,到底不能与两个垂髻童子动手。

    苍鹰势道一缓,又自凌空下扑,但战东来此刻却已投身于腰问分系翠、黑、蓝三色丝绦的老人掌影之间。只见他衣袂飘飞,举手投足,刹那间便已向这三个老人各各击出一掌,口中冷笑道:&a;quot;以多为胜,还以畜牲助咸,嘿嘿……中原武林之中,原来俱是这种角色。黑带老人面色如水,目光凛凛,有如未闻,蓝带老人脚步一错,拧身退步,口中轻呼一声,退到紫带老人的身畔。凌空下击的苍鹰,听得这一声轻呼,双翼一展,又自冲霄飞起。翠带老人长笑一声,朗声道:&a;quot;六弟,你且退下,让老夫看看这狂徒究竟有何惊人的身手!&a;quot;长笑声中,长髯拂动,已自拍出七掌,只见漫天掌影缤纷,只听漫天掌风震耳,这翠带老人身形最是瘦小,但掌力之刚猛,却是骇人听闻。

    黑带老人面色冷削,神情木然,此刻肩头一耸,果然远远退开,但目光却始终未离战东来的身上。

    白带老人托着红带老人的身躯,轻轻一掠,掠到大厅檐下,郭玉霞俯下身去,沉声问道:&a;quot;这位老前辈的伤势重么,我这里还有些疗治内伤的药物。&a;quot;她语声中,充满关切之意。

    白带老人微微一笑,道:&a;quot;多谢姑娘了,舍弟只是被他点中穴道而已,片刻之间,便可恢复的。&a;quot;目光闪动,仔细端详了郭玉霞两眼,对这聪明的女子,显见已生出好感。

    郭玉霞轻叹一声,伸出一只纤纤玉手,为红带老人整理着苍自的须发,低语着道:&a;quot;这位老前辈实在太大意了些。&a;quot;红带老人眼帘张开一线,望了郭玉霞一眼,又自合起眼皮,石沉暗叹一声,忖道:&a;quot;为什么她对任何人都会这样温柔,难道她真的有一副慈悲的心肠么?&a;quot;就在这刹那之间,翠带老人与战东来交手已有数十招之多,两人身形飞跃,俱是以快击快,但翠带老人刚猛的掌力,却已逐渐微弱,华服老人面容俱都大变,黄带老人一步掠到郭玉霞身前,沉声道:&a;quot;这少年可是与你一路?&a;quot;郭玉霞抬起头来,轻叹道:&a;quot;他若与我一路,就不会对老前辈们如此无礼了!&a;quot;白带老人盘膝端坐,正在为红带老人缓缓推拿,此刻头也不抬,沉声道:&a;quot;这少年是昆仑门下,武功不弱,叫六弟可要小心些。&a;quot;黄带老人目光下垂,呆了半晌,皱眉道:&a;quot;七弟的穴道尚未解开么?&a;quot;自带老人默然不语,黄带老人长叹一声,转目望向韦七,他眼神中满是愤激、怀恨之意,突地双掌一握,大步向韦六走了过去。

    韦七满心惶急,却又无法劝阻,不住向任风萍低语道:&a;quot;任兄,任兄,你看这如何是好?&a;quot;任风萍缓缓道:&a;quot;身为武林中人,交手过招,本是常事,韦庄主也不必太过份着急了。&a;quot;言下之意,竟是然置身事外。

    语声未了,黄带老人已走到&a;quot;飞环&a;quot;韦七身前,冷冷道:&a;quot;想不到终南门人,竞与昆仑弟子有了来往。&a;quot;&a;quot;飞环&a;quot;韦七愕了一愕,只听黄带老人冷冷道:&a;quot;我兄弟此来,并无恶意,只不过是为了一位故人之子弟,到此间来请韦庄主高抬贵手而已,想不到阁下竟如此待客,哼哼……&a;quot;他冷笑两声,右掌疾伸,突地一掌向&a;quot;飞环&a;quot;韦七当胸拍去。

    &a;quot;飞环&a;quot;韦七一惊退步,但黄带老人掌势连绵,右掌一反,左掌并起,一掌斜挥,一掌横切,衣襟扬处,襟下亦自踢出一腿,他一招三式,炔如闪电,根本不给&a;quot;飞环&a;quot;韦七说话的机会,&a;quot;天虹七鹰&a;quot;中,此老性情之激烈,并不在&a;quot;红鹰&a;quot;洪哮无之下。

    这边战端方起,那边紫带老人&a;quot;紫鹰&a;quot;唐染天、&a;quot;蓝鹰&a;quot;蓝乐天突地齐声轻叱一声,双双向战东来扑去。

    原来正与战东来交手的&a;quot;翠鹰&a;quot;凌震天,昔年虽以&a;quot;大力金刚&a;quot;连创江南十六冠,但此刻竟不是这狂做少年的敌手,数十招一过,他败象已现,战东来冷笑一声,竟又将左手负在身后,满面轻蔑,不住冷笑,竟以一只手与这成名武林已四十年的&a;quot;翠鹰&a;quot;过招,犹自占了七分胜算,不但&a;quot;天虹七鹰&a;quot;见了改容变色,便是郭玉霞与石沉,亦是暗暗心惊。任风萍的目光中,却又泛出了他初见南宫平时的神色。

    锦衣童子齐地冷笑一声,展动身形,又待挡住紫、蓝双鹰的去路,哪知眼前黑影一闪,一个冷削森寒的高瘦老人,已冷冷站在他们身前,两道目光,有如严冬中的冰雪,见了令人不由自主地心里升出一阵寒意。

    他缓缓抬起手掌,锦衣童子心头蓦地一惊,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目光一起凝注在这只黝黑枯瘦的手掌上,哪知他手掌抬起,便不再动弹,面容木然,也没有任何一丝表情,只是目光冷冷的望着这两个锦衣童子,他眼神像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魔力,便是&a;quot;万里流香&a;quot;任风萍见了,心里也不觉为之一懔,转过头去,不敢再看一眼,暗暗忖道:&a;quot;他目光之中,难道也蕴藏着一种奇异的武功么?&a;quot;心念转动间,突地一惊,想起了一种在江湖中传说已久的外门功夫,情不自禁地回目望去,只见那两个锦衣童子面色苍白,四只灵活的眼珠,睁得又圆又大,却没转一下,只是呆呆地望着这黑带老人的手掌,黑带老人脚才抬起,向前进了一步,锦衣童子如中魔法,竟立刻向后退了一步。

    黑带老人连进三步,锦衣童子便也连退三步,只听黑带老人以一种极为低沉而奇异的声音缓缓说道:&a;quot;站在这里,不要动。&a;quot;锦衣童子果然呆呆地站在那里,动也不动,只是眼珠睁得更大,面色更加苍白,黑带老人缓缓道:&a;quot;天黑了,睡觉吧!&a;quot;锦衣童子一起倒在地上,合起眼帘,竟真的像是睡着了。

    黑带老人手掌一垂,转过身子,目光忽然望到&a;quot;万里流香&a;quot;任风萍的脸上。

    任风萍话也不说,立刻垂下头去,强笑道:&a;quot;老前辈好厉害的功夫!&a;quot;黑带老人冷冷道:&a;quot;这不过是小孩子听话而已,算什么功夫。&a;quot;双目一合又张,仍未有出手之意。

    任风萍暗暗忖道:&a;quot;久闻江湖传言黑鹰冷、翠鹰骄、蓝鹰细语,红鹰咆哮,黄、紫双鹰,孤独狂做,一见白鹰到,群鹰齐微笑。别的尚未看出,这黑鹰冷夜天,确是冷到极处。&a;quot;他目光犹自望在足下,心念转动间,突见一缕淡淡的白气,自地面升起,缭绕在众人足下,渐渐袅袅四散,他目光一亮,嘴角立刻泛起一丝奇异的笑容,拾目望去,庭园中的战况,更是激烈了。

    &a;quot;黄鹰&a;quot;黄今天袍袖飘拂,身形潇洒,但眉字间却是一片森寒冷削,施展的虽是江湖常见的&a;quot;双盘三十六掌&a;quot;,但准确的时间与部位,以及沉厚的掌力,却已使&a;quot;飞环&a;quot;韦七难以应付。

    &a;quot;飞环&a;quot;韦七的武功,虽是江湖中一流身手,但此刻心中顾忌,不敢放手,招式之间,守少于攻,数十招晃眼即过,他却已渐渐招架不住,浓眉一扬,厉声道:&a;quot;西北慕龙庄与七鹰堂,素无冤仇,阁下莫妥逼人太甚!&a;quot;黄令天冷&a;quot;哼&a;quot;一声,道:&a;quot;我七弟在你慕龙庄身受重伤,南宫平被你终南派苦苦相逼,这难道还不算仇恨?&a;quot;&a;quot;飞环&a;quot;韦七面容一变,身躯的溜溜一转,逼开一招&a;quot;凤凰展翼&a;quot;,双拳齐出,拳风震耳,击出一招&a;quot;击鼓惊天&a;quot;,口中大喝道:&a;quot;南宫平……群鹰西来,难道便是为了南官平么?&a;quot;&a;quot;黄鹰&a;quot;冷笑道:&a;quot;不错!&a;quot;撤掌换步,忽地踢出一脚,闪电般踢向韦七脉门,韦七变拳为掌,下截足踝,他此刻虽仍不敢与&a;quot;七鹰堂&a;quot;为敌,却已被激发了心中豪气,招式之间,再无顾忌。

    哪知&a;quot;黄鹰&a;quot;黄今天腿势向左一转,右掌便已乘势切向他左胁。

    这一招变招快如急电,招式变换之间,无半丝抽撤延误,&a;quot;飞环&a;quot;韦七目光一张,不避反迎,一拳击向&a;quot;黄鹰&a;quot;胸腹,两下去势俱急,眼看便要玉石俱焚。

    他天性本极激烈,是以才会施出此等同归于尽的激烈招式。

    &a;quot;黑鹰&a;quot;冷夜天眼观四路,心头一震,立刻腾身而起,哪知&a;quot;万里流香&a;quot;任风萍却已抢在他的前面,双掌齐出,人影又分。

    &a;quot;黄鹰&a;quot;黄今天、&a;quot;飞环&a;quot;韦七同时斜斜冲出数步,任风萍一招解围,手下绝无轻重之分,竟是一视同仁。

    &a;quot;黑鹰&a;quot;冷夜天一愕,收回手掌。

    他这一掌本是击向任风萍的后背,因为他忖量任风萍的解围出招,必定不会如此公正,此刻事出意料,掌力虽撤,但手掌边缘,却已自沾着任风萍的衣衫,只见任风萍侧目一笑,道:&a;quot;在下不过也只是慕龙庄的客人而已。&a;quot;冷夜天道:&a;quot;原来如此。&a;quot;面容虽冷削如旧,语气却已大是和缓。

    只听一声轻叱,&a;quot;黄鹰&a;quot;身形再展,又已和韦七打做一处,盘旋在空中的六只苍鹰,此刻均已落在大厅的飞檐上,扬翼剔羽,神态惊猛。

    郭王霞立在檐下,秋波膘了她身旁犹在盘坐推拿的七鹰之首&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一眼,轻轻叹道:&a;quot;这位万里流香任大侠,当真是位聪明人物,永远骑在墙上,随风而倒,永远不会吃亏的。&a;quot;她语声虽不大,却已足够使白劝天听到。

    石沉凝注着厅前的战局,目光瞬也不瞬,此刻突也轻叹着道:&a;quot;想不到这姓战的竟有如此惊人的武功,他年纪也不过二十左右……唉!武学之中,难道真有一条速成的捷径么?&a;quot;郭玉霞微微一笑,秋波便又转到战东来身上,只见这来自&a;quot;西昆仑&a;quot;绝顶的少年,身形盘旋在&a;quot;蓝鹰&a;quot;蓝乐天、&a;quot;紫鹰&a;quot;唐染天、&a;quot;翠鹰&a;quot;凌震天三鹰之间,直到此刻为止,仍然未呈败象。

    &a;quot;七鹰堂&a;quot;名慑黑白两道,&a;quot;天虹七鹰&a;quot;,武功自有不凡之处,虽然自从七年之前,&a;quot;天虹七鹰&a;quot;洗手归隐,南五北三八家&a;quot;七鹰堂&a;quot;镖局,同时取下金字招匾,由南七北六十三省镖局所有的成名镖头,飞骑换马,一路送到&a;quot;江宁府&a;quot;的&a;quot;七鹰堂&a;quot;总局,以无根水洗去匾上的金字后,武林之中,便再无一人见到过&a;quot;天虹七鹰&a;quot;的身手。

    而此刻这雄踞武林的七鹰兄弟施展起身手来,竟是宝刀未老,只见蓝、紫、翠三鹰白发飘舞,叱咤连声,刚猛的掌力,有如连天巨浪,浪浪相连,涌向战东来身上。

    他兄弟闯荡江湖数十年,与人动手千百次,此刻连手相攻,各人武功门路虽不同,但配合得却是妙到毫巅。

    战东来独战三鹰,仍无丝毫败象,只见他缤纷的掌影,有如天花一般,四下散出,骤眼望去,竟不知他一人究竟生了多少条手臂,明明看到他一掌拍向&a;quot;蓝鹰&a;quot;,但一股强劲的掌风,却击向&a;quot;翠鹰&a;quot;与&a;quot;紫鹰&a;quot;身上,&a;quot;蓝鹰&a;quot;心神一懈,却又立刻有一道掌凤,当胸击来。

    &a;quot;昆仑神掌&a;quot;虽然早已名动武林,但他此刻所用的招式,却绝非昆仑掌法,在场众人,虽然俱是武林高手,却无一人认得他这套掌法的来历。

    郭玉霞柳眉微皱,惊喟一声,&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目光望处,见到她面上的惊异之色,转目望去,神色问也不禁大是疑惑。

    此刻庭园林木间,不知何时,已升起一阵白朦朦的雾气,竟使得日色也变得有如月光般朦胧。

    &a;quot;黄鹰&a;quot;黄令天与&a;quot;飞环&a;quot;韦七,不知何时,身手俱已放缓,似乎体内的真力,已渐感不济,是以谁也不敢力出手,再耗真力。

    浓雾中,&a;quot;黑鹰&a;quot;冷夜天的面色,更是显得阴沉而冷削,那两个锦衣童子,仍然沉睡在地上,只有&a;quot;万里流香&a;quot;任风萍,神色越发安详,似乎对这一切事的变化,俱已胸有成竹。

    白劝天目光扫过,面色微变,伸手在&a;quot;红鹰&a;quot;洪哮天的&a;quot;甜睡穴&a;quot;上,轻轻一按,将之送到厅前的一张木椅上,沉声道:&a;quot;麻烦姑娘照顾一下。&a;quot;此时此刻,事态一变至此,重入江湖的&a;quot;天虹七鹰&a;quot;,实已身入危境,但这群鹰之首&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神态间却仍是稳稳重重,丝毫没有慌张之态。

    他向郭玉霞托咐一声之后,便缓步走下石阶,&a;quot;黑鹰&a;quot;冷夜天一一步闪到他身侧,沉声道:&a;quot;大哥,老四使力太猛,此刻……&a;quot;白劝无微一摆手,截断了他的言语,他此刻神贯注,正在研究战东来的身法招式,只见蓝、紫、翠三鹰,招式散乱,已渐无还击之力,只是凭着他们丰富的经验与深湛的内力,尚能勉强支持,而战东来旋转着的身形,却似越转越急。

    自劝天双眉微皱,沉声道:&a;quot;六弟,你可看得出这少年步法的变化?&a;quot;&a;quot;黑鹰&a;quot;冷夜天缓缓道:&a;quot;我也知道他这一路招式的巧妙,俱在步法的移动之间,但却始终无法看出他脚步是如何移动的。&a;quot;&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手捋长髯,深深透了口气,突地朗声道:&a;quot;老五住手。&a;quot;黄鹰&a;quot;微微一愕,&a;quot;呼&a;quot;地一掌劈去,身形倒退数尺,双臂一抡,身躯拧转,掠到白劝天身侧,胸膛犹在不住起伏。韦七亦是喘息不止,只听任风萍冷冷道:&a;quot;韦兄,你又结下了这等强仇大敌,只怕以后的麻烦更多了,&a;quot;韦七愕了一愕,忍不住长叹一声,讷讷道:&a;quot;这……这算是什么,好没来由……算我倒霉就是了。&a;quot;任风萍冷笑一声,道:&a;quot;群鹰西来,为的是南官平,南宫平若是从此失踪,韦兄纵有百口,这笔帐也是要算在慕龙庄头上的。&a;quot;韦七面色一变,望着庭园袅袅飘散的白雾发起呆来。

    &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直待&a;quot;黄鹰&a;quot;胸膛起伏稍定,方自轻叹一声,缓缓道:&a;quot;你我兄弟,已有多久未曾一起出手了?&a;quot;黄今天沉吟道:&a;quot;自从……&a;quot;语声一顿,目光忽然凝注到战东来身上,讷讷道:&a;quot;对付这样一个少年,难道我兄弟……&a;quot;白劝天长叹截口道:&a;quot;如此胜了,固不光彩,但总比让老四他们都败在他手下好得多!&a;quot;黄今天沉吟半晌,瞧了冷夜天一眼,只见他面上仍是未动神色,亦不知是赞成抑或是反对,迷朦的雾,缭绕在他们兄弟身形面目之间,良久良久。

    &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突地厉叱一声:&a;quot;走!&a;quot;

    他宽大的衣袖一扬!已到了战东来缤纷的身影边,蓝、翠、紫三鹰精神俱都一震,白劝天已自双掌齐飞,&a;quot;呼&a;quot;地一掌,拍了过去。

    他态度虽然潇洒稳重,但动起手来,招式却剽悍已极,&a;quot;黄鹰&a;quot;黄今天叹道:&a;quot;大哥今日已动了真怒,看来你我兄弟今日又要一拼生死了。&a;quot;&a;quot;黑鹰&a;quot;冷夜天面上,突地泛起一丝笑容,缓缓道:&a;quot;正是如此。&a;quot;语声尚未结束,他身形已加入战团,&a;quot;黄鹰&a;quot;黄今天双手垂下,调息半晌,亦自和身扑上,白劝天三招一过,突地挥手道:&a;quot;散开!&a;quot;蓝、紫、翠、黄、黑五鹰身形一分,避开五尺,但仍不断以强烈的掌凤,遥遥向战东来击去,&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掌势一引,突地和身扑向战东来的掌影之中,刹那间但见战东来脚步渐乱,身法渐缓,额角上也已沁出了汗珠。

    任风萍负手旁观,缓缓道:&a;quot;久闻白鹰壮岁闯荡江湖时,本有拼命书生之名,若是与人动手,不死不休,方才我见他一派儒雅之态,还不相信,此刻方知盛名之下,果无虚士。&a;quot;他语声一顿,突又冷笑几声,接口道:&a;quot;但是这战东来若是死在慕龙庄里,那么……韦兄,你看昆仑弟子可会放得过你。&a;quot;&a;quot;飞环&a;quot;韦七钢牙一咬,狠狠地望了任风萍一眼,恨声道:&a;quot;你如此逼我,我偏偏……&a;quot;语声未了,只听&a;quot;白鹰&a;quot;白劝天又是一声清叱:&a;quot;上!&a;quot;蓝、紫、翠、黄、黑五鹰身形由散而合,齐地向战东来扑去,这一番他兄弟五人各尽力,三招一过,战东来败象便呈。

    &a;quot;万里流香&a;quot;任风萍神态越来越悠闲,口中不住冷笑,缓缓道:&a;quot;天虹七鹰,果真不是庸手,再过三招,这位昆仑弟子,只怕……&a;quot;&a;quot;飞环&a;quot;韦七突地长叹一声,垂首道:&a;quot;我纵然投入贵帮,又有何用,我……我已老了,不中用了,你们何苦还要这样逼我!&a;quot;任凤萍面色一沉,道:&a;quot;谁逼你了?你若不愿,大可不必加入。&a;quot;&a;quot;飞环&a;quot;韦七黯然叹道:&a;quot;反正我的身家性命,俱都已将不保,唉……&a;quot;郭玉霞卓立阶前,回首道:&a;quot;沉沉,你看那边韦七愁眉苦脸的样子,任风萍扬扬得意的神情,你倒猜猜看,他们是为了什么?&a;quot;石沉目光不离战局,此刻微一沉吟,缓缓道:&a;quot;今日在慕龙庄,发生了这般事,无论谁胜谁败,飞环韦七俱是不了之局……唉!江湖中恩怨仇杀的纠纷,有时的确是不大合理的。&a;quot;郭玉霞微微一&a;quot;笑,道:&a;quot;还有呢?&a;quot;石沉一愕,道:&a;quot;还有什么?&a;quot;

    郭玉霞轻轻道:&a;quot;今日情况之复杂,你毕竟是看不出来。&a;quot;她轻叹着接口道:&a;quot;我们方入慕龙庄时,韦七对任风萍的神态,就不太正常,任风萍的举止,也不像个客人模样,他此次入关,必定是有着极大的图谋,他甚至会强迫韦七入伙,而韦七年龄大了,又有身家,雄心壮志已失,是以不大愿意,但他却又对任风萍有些畏惧,只是其中的微妙关节,我还不大清楚就是了。&a;quot;她微笑一下,又道:&a;quot;战东来身怀绝技,初入江湖,除了寻找那破云手之外,自然还想乘机扬名立万,是以他才会摆出一副惹事生非的样子,找着天虹七鹰动手。他本来就看不起镖师之流的人物,何况天虹七鹰又都老了,哪知事情大大出了他意料之外,他不但自己出不成风头,还害得韦七两面为难,任风萍却是左右得利,心里自然是得意得很。&a;quot;她语声方了,突听身后轻轻一笑,道:&a;quot;夫人观人心事,宛如目见,当真叫人佩服得很。&a;quot;语声清晰,仿佛发自她耳畔,她心头一震,花容失色,霍然转身望去,大厅中烟雾缭绕,那&a;quot;红鹰&a;quot;洪哮天仍在椅上,除此之外,便无人影,她心中愈是惊震,忍不住脱口道:&a;quot;谁?石沉愕然回过头来,道:&a;quot;什么事?&a;quot;郭玉霞轻轻道:&a;quot;方才的语声,你难道没有听到么?石沉面色更是惘然,讷讷道:&a;quot;什么语声?&a;quot;郭玉霞心头一震,摇了摇头,转回身去,暗暗忖道:&a;quot;这难道是传音入密的功夫?&a;quot;秋波一转:&a;quot;这些人里,又有谁会这种内家绝顶功夫呢?&a;quot;她心中虽仍惊疑不定,但面上已渐渐恢复镇静。

    只听耳畔那声音又自响起:&a;quot;在下入关以来,所闻所见,只有夫人能当得上是人中豪杰,在下若能与夫人合作,何息不成大事,夫人若是也有与在下相交之心,但请轻轻颔首三次。&a;quot;石沉满心诧异地望着郭玉霞,只见她垂眉敛目,仿佛在留心倾听着什么,忽然又轻轻点了点头,微微一笑,目光中开始闪动起奇异的光彩,石沉忍不住问道:&a;quot;大……大嫂,究竟是什么事?&a;quot;郭玉霞微笑道:&a;quot;没有什么……&a;quot;纤手忽然向前一指,石沉不由自主地顺着她的指尖望去,只见战东来身手已越来越缓,而那武林群豪的攻势,竟也并不十分激烈,出招动掌之间,竟仿佛是多日未睡,疲倦已极,只不过在强自挣扎着而已。

    雾气更浓重了,石沉突然感觉到,这乳白色的迷雾,委实来得奇怪,他甚至不能完分辨大厅前、庭园间众人的面容。

    渐渐,他自身也感觉一阵沉重的倦意,遍布身,呼吸渐渐沉重,眼帘渐渐下垂,眼前的人影,也渐渐模糊、模糊……。

    他心头一惊,这阵倦意,竟是来得如此迅速,像是浪花卷去贝壳一般,霎眼间便吞没了他的惊觉之意。他挣扎着张开眼睛,转目望去,立在他身侧的郭玉霞刹那间便像已变得十分遥远,他放声大呼:&a;quot;大嫂,大嫂!……&a;quot;忽然间,他发现自己的呼声,竟也是那么遥远,他胸膛一挺,想冲出厅外,但那白朦朦的雾气,却沉重地压在他身上,压得他几乎难以举步。方自冲出数尺,便&a;quot;噗&a;quot;地坐到地上。

    朦胧中,他仿佛觉得庭园中的人影、花木、俱已被浓雾吞没,他看不见:飞环&a;quot;韦七,看不见任风萍,看不见战东来,也看不见那&a;quot;天虹七鹰&a;quot;,他看得见的,只有那浓厚的白雾。朦胧中,他忽然感觉到有一阵脚步声,缓缓自大厅中走出,他想回头去看一眼,但那脚步声已走到他身畔,他只能看到一只像是发着亮光的鞋子,在缥缈的白雾中缓缓移动着。然后,有一阵轻蔑的笑声,在他耳畔响起:&a;quot;天虹七鹰,西来折翼,昆仑弟于,东来铩羽……&a;quot;接着,又有一阵得意的笑声,仿佛是那任风萍发出的,他狂笑着道:&a;quot;远山高大,飘香风雨,中原武林,白雾凄迷……&a;quot;然后,一切归于静寂,无比的静寂中,石沉终于沉沉睡去,让无边的黑暗将他吞没。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护花铃 爱搜书 护花铃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护花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古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古龙并收藏护花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