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一道嫣红的光芒若有还无的向屏风外探来,似乎带着一种温柔而诡异的召唤,让人不得不去凝视它浮动的影像。地平线上一道紫光冲天而起,照透十方诸界。红色的云雾漩涡一般层层席卷着绽放,在紫光和红云的交界,深黑的波浪和风轻柔的彼此交缠。

    一个长须老人伸展着四肢,被一枝长箭钉在天幕正中。他的胡须很长,几乎盘满了整个世界,让人看不清他的脸,更怪异的是他那极细的手足也象苍白的胡须一样柔软,在空气中轻轻的飘荡着,回绕折叠,不知尽头,似乎一直要伸出画面来。除了那支被埋在胡须和手臂中的神矢以外,画面没有一丝血腥,反而出奇的静谧,透出一种诡秘的温和来。

    小晏道:“传说当年阿修罗王掀动神魔之战,将天人两界化为般若地狱,一切众生皆受其荼毒。湿婆神箭毁三连城,神箭上沾染了阿修罗王的鲜血,自此,只要为湿婆神神箭所伤,灵魂将永受折磨,不得超生。画中就是第五天祭,也就是对湿婆战神化身的祭祀。”

    他凝视着曼荼罗,顿了顿,续道:“只是不知道这次出现的,是毁灭的阿修罗呢,还是拯救的大神湿婆。”他脸上露出一丝讥诮的冷笑,又道:“方大人十年进士,两榜功名,京官纳福已足,又放做外务,正是飞黄腾达之时,却不料就做了这战神之祭。”

    “什么?”方天随失声道:“如何是我?”

    岳阶也愕然道:“殿下如何知道?”

    小晏悠然指着屏风下端道:“就在这里。”

    众人随着他的手指看处,屏风下端却有个淡淡的三指掌印,掌印只浅浅的一层,若不仔细看去,当真还以为是方才唐岫儿与那少年厮打时留下的。

    方天随忍不住盯住那掌印看,只觉那掌印淡淡中竟似带着种诡异的色彩,仿佛能将人的眼神吸引住。那掌印越扩越大,似乎就要破屏风而出。他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就见卓王孙微微颔首,道:“本船中能与三相连的,就只有房间号了。”

    岳阶沉吟了片刻,道:“这掌印或许真是预示死者房间号的,然而方大人虽是住在黄字三号房,但是天字三号的郁小鸾小姐,地字三号的千利紫石小姐,包括玄三的唐大小姐个个都有可能是天祭的对象,殿下为什么又偏偏知道是方大人呢?”

    小晏淡然道:“这却只是在下的预感而已。”

    卓王孙微笑道:“看来殿下除文采武功之外,还能未卜先知了。”

    小晏冷冷道:“要说预知危险的本领,在下又哪里赶得上尊夫人。”

    岳阶也不明白他两在打什么禅机,沉吟道:“不过这几位之中,只有黄三所居的方大人蓄须,同曼荼罗的内容正相吻合。若真是如此,看那画中之相,下手的地点当在方大人房中。只是这次却没有将时间说出来……这个……”

    小晏看着卓王孙道:“紫光冲天,乃是黎明破晓之时,生之将起,亦是死之将起。此在下之愚测,郁公子可以为然否?”

    卓王孙微笑道:“殿下天纵聪明,自然是言出必中。”

    岳阶一声冷笑道:“只是这次凶手将时间预告得如此清楚,可谓步步进逼!老朽就是拼却这把老骨头,也定要与他周旋到底!”

    卓王孙淡淡一笑,道:“岳捕头又来了。”

    岳阶拱手道:“这次郁公子无论如何也要帮帮忙。凶手明知郁公子在此,却仍如此嚣张,显然不仅蔑视我岳某人,更加不将公子放在眼中。老朽斗胆请公子看在人命关天的份上,向受害人施以援手。好在凶手所示乃是黎明破晓的一瞬间,公子天纵奇才,想必定有完周策,可以将凶手手到擒来。”

    卓王孙道:“那你可知道要向谁施以援手么?”

    岳阶一呆,道:“难道不是方大人么?”

    卓王孙道:“方大人则是岳捕头职责所在了。”

    岳阶道:“郁公子的意思……”

    小晏微微一笑,道:“郁公子的意思是小鸾小姐自然不劳大人操心,紫石姬则有在下保护周,剩下唐大小姐和方大人则只有仰仗尊驾了。”

    岳阶想了想道:“从上次谢杉一案来看,众人汇聚一处并不是什么好的法子,毕竟凶手就在我们之中,这样分头行事,彼此牵制也许更要好些。”

    卓王孙道:“既然岳大人也以为好,那还不吩咐手下赶快准备?”

    岳阶道:“我立刻派人把守黄三玄三的大门。”

    卓王孙微笑道:“我是叫你让手下快去准备早餐。”

    岳阶愣道:“为什么要我的手下?”

    卓王孙笑道:“敖老板已死,就岳大人带来的人最多,不用来准备早餐岂不浪费?”

    岳阶突然明白过来,脸上恼羞交集,却也敢怒不敢言,只得道:“郁公子休要看轻了在下,在下此番一定……”正要多说两句场面话,却发现大厅里的人一个个不知什么时候都散去了。

    中午过后,海面上突然起了一阵浓雾。到了夜间,连海面都看不见了。天朝号在浓雾中摸索着,缓缓向海南进发。

    这一代分布着数以万计的礁石,在雾气的滋润下变得湿滑无比,突兀立在黝黑的海水中,时隐时现。让人感到海船像是在一直巨大的海兽的腹脏中穿行。

    失去了敖广的指点,水手们都显得有些战战兢兢。毕竟这些的礁石只要触上一个,就可能将巨大的天朝号整个撕开。何况水面下潜藏的暗礁更多,也更加致命。

    到了深夜,紧急停泊的笛声拉响,天朝号在浓雾中终于失去了方向,只有暂停在附近的一方孤岛上,等待浓雾散去。

    看样子,明日凌晨到达海南的计划是要泡汤了。

    相思静静躺在床上,额间刺痛和疲彼此倦纠,让她处于半梦半醒之间。不知什么时候,船身微微一震,让她彻底清醒过来。她睁开双眼,仿佛能看到不安宛如一种生根的藤蔓,在天花板上迅速生长着。

    她努力摇了摇头,眉心的疼痛更厉。她一手掩住脸颊,一手缓缓的将枕边的一堆衣衫整理好,仔细穿在身上,走了出去。

    走廊里一点风声也没有,烛光也灭了。

    寂静的走廊上,只有裙裾拖地时发出的淅淅梭梭的轻响。她缓缓从每一个房门口走过,潮湿的雾气和夜晚的寒露宛如幽灵一样缠绕在她身上,不时闪出点点幽光。

    突然,她止住了脚步。

    黑暗中她明亮的眸子宛如两颗晨星,闪烁不定。

    她目光所触,漆黑的房间里似乎也透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光,刚好映出房门上两个黯淡的字迹:“地三。”

    她犹豫着,不知是否要进去。这时,里边传来轻微的喘息声。

    声音很轻很细,透出极度的痛苦,仿佛来自一只垂死的母兽。

    她用力一推,房门无声无息的开了。

    房屋里摇曳烛火透过了蓝色水晶的灯罩,将整个房间映得虚虚渺渺,宛如注满了透明的海波。屋角那张大床上,垂地的帷幕已经被撕开,一重重散乱的缠绕在雕花的床梁上,整个大床看上去宛如一只幽蓝色的巨茧。

    巨茧中央,一人趺跌而坐,二指抵住眉心,另一手结印胸前。他身体周围三尺之内,都铺满了一圈晶莹的寒霜。

    相思打了个寒战,目光挪移开去,只见紫石姬侧身蜷缩在不远处,领口撕开,整个胸前被鲜血濡湿了,赤裸的胸膛不停的起伏。她艰难的伸出手,似乎想抓住那人的衣袖,而刚一触到他的身体,就被一种无形之力震开去。

    那人轮廓在光华后若隐若现,然而相思还是认出,那正是小晏。

    他似乎已经就寝,头上束发的金环已经解下,长发如云一般在身边散开。一身雪白的睡袍上幽光闪烁,让他看上去宛如冥界魔君,突现凡尘。寒光中,他长长衣袖在身旁临风飘舞,宛如张开一双洁白的羽翼。

    然而房间内分明一丝风都没有。

    四周一片死寂,海波一般的蓝光被他渐渐凝聚,重塑。森然寒气竟似已凝形而出,化作空气中游弋着的无数冰雪精灵,又似乎化作诸天落下的无边花雨,轮转、护卫在他身旁。

    然而,那无边的寒气似乎都在颤抖。

    他身边的微光也时强时弱,最终越来越淡。那张冰雕玉琢般的面孔上渐渐浸出了汗珠,仿佛他的身体正在承受着某种极大的痛苦。

    ——一种连神魔都不能承受的痛苦。

    紫石姬突然爬起来,用力抓开自己的衣领,努力向后仰着身子,嘶声哭道:“少主人,为什么这样,为什么不肯要我的血?”

    小晏痛苦的摇了摇头,轻轻将她推开。

    她却又再次扑了上来,跪在他脚下,嘶声道:“杀了我吧,或许这样能解开月阙的血咒!”她满面血泪,仿佛正在承受一种非人的折磨,秀婉的面容也整个扭曲起来。

    相思已经面无血色,她颤声道:“你对她作了什么?”

    小晏突然平静下来,缓缓睁开双眼。他双眸中泠泠神光就宛如这无边的夜色。相思身一凉,惊退几步,但是终于扶着门栏站立定身形,道:“放开她。”

    小晏看着她,苍白的脸上,悲悯和欲望痛苦的纠缠着。

    那种悲悯,仿佛是德望俱高的大师,在万人顶礼膜拜的时刻,突然中断说法,走下讲坛,用片尘不染的手指挑开长明灯,救起一只扑火飞蛾,而后望着掌心那只垂死的生灵。

    然而他眼中神光变换,不时又闪过一丝魔鬼般的欲望。

    那是对她身体的欲望。

    相思似乎意识到什么,她猛地转身,向门外跑去。

    身后风声一带,他雪白的袍袖就宛如流云一般向她席卷而来。浓郁的寒香让相思忍不住打了个寒战,她刚要出手抵挡,身已仿佛被蝶翼整个包裹起来,恍惚中只觉四周淡蓝的幽光不住旋转着,突然她身体重重一顿,竟已被他按在床上。

    他的眼睛离她只有两寸。

    那广如沧海的眼波里只有无穷无尽的痛苦与忧伤,仿如已洞悉了芸芸众生的一切悲哀,也承担着这些悲哀。

    两人目光相触,相思猛然觉得一阵迷惘。她似乎已经渐渐忘记了恐惧和痛苦,只觉得眼前这个少年诡异的行止后边一定藏着难以告人的秘密——一个让他甘愿承受一切孤独与痛苦的秘密。

    就这一念之间,她满心的寒冰竟如浸春水,缓缓散开了,她几乎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双眼睛,想温柔的与他交谈,想尽力帮助他,减轻他所承受的苦难。

    就在这个时候,他轻轻一挥衣袖,身后的房门无声无息的关上了。他修长的手指上彩光蜿蜒,赫然正是一道蝶丝。

    他似乎不忍看她,将目光挪向远方,指尖的蝶丝却毫不迟疑的向她眉心刺来。他似乎轻轻叹息了一声,又似乎没有。

    他指间的月光柔和得宛如从午夜窗前一纵即逝的梦境。你越是想要回忆,它就越是坚决的沉入你脑海的深处。

    这种感觉是如此的温柔而忧伤,就算到死也不会觉得有一丝疼痛。

    然而相思的心却仿佛被这道柔和的月光扎开了一条口子,同情和温柔瞬间退去,惊恐、愤怒、还有甲板上屈辱的记忆猛然涌了出来。

    她猛地一个耳光向他脸上抽去。

    指尖传来一阵锥心的剧痛,她食指指甲几乎整个断开了。而他的脸上顿时也显出一条血痕。

    一滴的血珠迅速的流到他苍白的唇边。

    血的颜色似乎很浅。在幽蓝的烛光下显出一丝病态的嫣红。

    他伸手在唇边缓缓拭了拭,整双眸子突然被烈焰一般的疯狂淹没了。他一把抓住她的头发,猛地将她按在床上,一手撕开她的衣领。

    昏暗中传来丝帛脆弱的响声,她的身体几乎完暴露在昏暗的烛光里,凝脂一般的肌肤已经因为挣扎而变得粉红。相思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他冰凉手已经轻而坚决的卡住了她的脖子。

    她惊恐的仰望着他。

    他苍白的双唇突然变得红润无比,仿佛上帝呕心沥血造就的雕像终于涂上了最后一点色泽。

    那张容光绝世的脸真正完美无缺,就连诸神见到了都忍不住要叹息。

    然而,此刻那张脸上却只剩下疯狂。眼中浓烈燃烧的欲望似乎是打开了两扇地狱的窗口,几乎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这种欲望不是情欲。

    是食欲!

    相思吓得几乎忘了抵抗。她剧烈的喘息着,双手在身边摸索,突然摘下耳环向那双眼睛刺去。

    这枚耳环宛如星月,本来就是她护身的暗器之一。

    小晏猛地一侧身,两道青光闪电一般钉在墙上。他披散的长发缓缓垂到她胸前,脸上一片慑人的寒意。

    突然。他用力抓住她两只手腕,重重的扣在床沿上。

    这一次相思痛得眼泪都流了出来。

    她身一颤,张口向他肩头咬去。眼泪和血腥味混合成一种诡异的气味,让她身剧痛,她也搞不清自己是如何厮打的了,一切招术武功都无用处,她只是疯狂的用尽一切可能去伤害眼前这个人,或者说,是伤害自己。

    她知道自己也已经疯了,她死死咬住他,奇特的快感如暖流一般浸遍身。她很想呕吐,但是一点也呕不出来,反而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饥渴——对他体内鲜血的饥渴。又或者说,自己体内的鲜血受了一种魔力的蛊惑,变得如此渴望,渴望和他的血合为一体。

    难道他们两人的身体,都已被同一种恶魔控制,是如此希望,痛饮对方的鲜血?

    这时,小晏冰凉的呼吸似乎正在自己双眉之间。

    眉心一阵剧痛让她几乎叫出声来。难道他想洞穿自己的额头?或者是用牙齿……

    相思突然想到了紫石姬胸前的齿形伤口,想到了兰葩额前的血洞,一阵恶寒顿时从她脊背上窜起。

    紫石姬突然扑过来,拉住他的手,哭道:“少主人,放开她,你要我吧,放了她……”

    小晏似乎清醒了一点,他合上双眼,痛苦的道:“你不能!只有她的血能解开……这是最后一次。”

    “我看这一次还是算了吧。”

    相思仿佛能感到小晏身的血液突然冷下去。他轻轻将她推开,一招手,床边那件绣着九瓣菊花纹的紫袍如蝴蝶一般飞起,瞬时已披在身上。

    他站起身,顺手将长发绾在身后,缓缓道:“原来是郁公子。”

    卓王孙正站在门口,冰凉的幽光罩在他身上,一如他冰凉的神色。

    相思脸色绯红,似乎已经不知道如何是好。紫石姬已将自己的衣服掩好,顺手撕落半幅帷帘,抛给相思。

    相思双手紧紧握着那幅残了的帷帘,身颤抖着,突然飞一般的扑到卓王孙的怀中。

    她用那帷帘紧紧堵住自己的嘴,窒息和痛苦的感觉让她身抽搐,仿佛随时都要昏倒。她就这样毫无声息的痛哭着,眼泪一串串滚落在他肩上。

    卓王孙一言不发,缓缓解下自己的衣衫,披在她身上。

    小晏注视着他们,又已恢复了以往优雅的神色。他轻叹一声,道:“如果你要杀我,这是最好的时机。”

    卓王孙淡淡的道:“我不必。”

    小晏脸上掠过一丝黯淡,脸色顿时又无比苍白。身子再也忍不住,轻轻颤抖起来,而且越来越厉。

    小晏合上双眼,用最后的力量让自己能站得很直。广袖垂地,飞霜零落,他此刻的姿态仍如同寂灭前的佛祖一般,高傲而尊贵,无可挑剔。然而他自己知道,如今正是他力量最弱之时。卓王孙只要轻轻一击,他就会如同一尊耗尽了生命的木偶一般倒下。他所有的秘密,痛苦,忍耐也会在这一刻烟消云散,毁灭殆尽。

    他叹息一声,道:“你现在不出手,等日后我有了机会,还是会杀了她。”

    卓王孙道:“非此不可?”

    小晏顿了顿,沉声道:“非此不可。”

    卓王孙再也没有回话,突然一声轻响,门已被关上了。

    黑暗中只传来紫石姬凄凄的啜泣。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海之妖(华音系列) 爱搜书 海之妖(华音系列)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海之妖(华音系列)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步非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非烟并收藏海之妖(华音系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