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腾风是一个耍蛇人的女儿。

    腾凤十六岁那年跟着父亲从苏北的穷乡僻壤来到这个多水的城市卖艺谋生,扁担挑着两床棉被和装满毒蛇的竹篓,那段漂泊流离的时光现在想来已经恍苦隔世,但腾凤仍然清晰地记得露宿异乡的那些夜晚,她和父亲睡在一起,和六条毒蛇睡在一起,她和父亲只是偶然地经过这条香椿树街,父亲发现了铁路桥的一个桥孔是天然的躲风避雨的好去处。比家里的茅房还顶事呢,父女俩几乎是狂喜地占据了桥孔。腾凤记得最初几夜她常常被头顶上夜行火车的汽笛声惊醒,父亲在黑暗中说,你要是害怕就钻过来挨着我睡。十六岁时的事情腾凤是不敢多想的,她只记得那些夜晚的恐怖和茫然,当铁路上复归寂然后竹篓里的蛇却醒来了。六条蛇绞扭着在狭小的空间里游动,滑腻的蛇皮摩擦的声音更加令人狂乱不安。

    在香椿树街耍蛇卖艺,第一个看客好像就是李修业、李修业穿看一身沾满油污的工装,叉着双腿站在父女俩面前,他不停地往嘴里塞着油条和烧饼,耍呀,耍起来呀,李修业的鼓突的眼睛因为耍蛇人的来临而炯炯发亮,他低下头朝蛇篓里望望,用一种怀疑的语气问,真的是七步蛇?有眼镜蛇吗?不会是青蛇冒充的吧?腾风的父亲就笑着说,你不相信,不相信就把手放进去试试。

    李修业没有敢用手人试蛇毒,他后来非常大方地掏出一张贰元的纸币塞在腾凤的手里,腾凤的手被他顺势捏了一下。她注意到那个尖嘴猴腮的男人脖子上有一片黑红色的胎记,就像蛇血一样,而且他的工装裤的裤洞没有扣子,露出里面线裤肮脏的线头。腾凤捂着嘴噗哧一笑,脸就莫名地染七绯红色。腾凤绝然没想到那个丑陋的男人在一个月后成了她的丈夫。

    追本溯源要蛇的父亲是造成腾凤所有不幸的祸首,父亲把腾凤也当作他的一条蛇,耍过了就随手扔在这个陌生的街市上了,当李修上在他家腾出半间屋子给耍蛇人父女提供了栖身之处,香椿树街的左邻右舍对两个男人的交易已经有所察觉,十六岁的腾凤却懵懂不知。直到李修业那天清晨把她抱到里屋的床上,她下意识地向父亲高声呼救,没有听到任何回应,耍蛇的父亲带着他的蛇篓和另一床棉被不告而别,他把腾凤丢给香椿树街的光棍汉李修业了。

    他把你许配给我了,李修业像猛虎叼羊一样把腾凤叼到他粗短的双腿之间,他恶声恶气地警告腾风,不准你鬼喊鬼叫的,你爹收下了我的彩礼钱,二百块钱,我在厂里干了八年的血汗钱,你懂了吗?你从今往后就是我家里的女人了,天天要干这件事,鬼喊鬼叫的干什么?

    腾凤后来失魂落魄地从李修业身下爬出来、走到父亲的床铺前,看见地上扔着两只穿烂的草鞋,空气中仍然残存了一丝清苦微腥的气味,那是蛇或者耍蛇的父亲身上特有的气味。

    腾凤抱着两只烂草鞋哭着,喷位着,想想自己在父亲眼里还不如一条蛇,腾凤就突然打开门把两只烂草鞋掷到外面的香椿树街上。畜生,腾凤对着草鞋的落点一声声骂着,畜生,畜生。

    香椿树街上晨雾弥漫,提篮买菜的妇女们和密集的低矮的屋顶在雾气里若隐若现,卖豆浆的人敲着小铜铃从街东往街西而去,那是十三年前的晨雾和街景了,是耍蛇人的女儿腾凤对香椿树街生活最初的记忆。

    十三年前的春天和深秋之际,香椿树街的新妇腾凤两次离家出逃,两次都以失败告终。

    人们看见李修业衣衫不整地出现在石桥桥头,他手里拖拽着的不是重物,是新妇腾风瘦小的挣扎着的身体。李修业就那样揪着腾风的发辫把她拖下石桥,往家里匆匆走去,他的脸色铁青,眼睛里仇恨的光焰使围观者不寒而栗,逃,逃,再敢逃我挑断你的腿筋。李修业边走边重复看他的恐吓,杂货店的老板娘隔着柜台朝李修业拼命地摆手,打不得,修业你听我的劝,打死她也收不了她的心,杂货店的老板娘冲出柜台跟在李修业的身后,她诚恳地传授了一条经验,修业你趁早给她下个种吧,等到宝宝生下来你看她还逃不逃,那时候你让她走她也不走了。

    腾凤朝那个饶舌的老女人脸上啐了一口,但是后来的事实却被杂货店老板娘不幸言中了,第二年腾凤在一只红漆木盆里生下了达生,她看看新生的健壮的婴儿,看看床下手足无措的男人,唇边掠过凄艳的一笑,你应该去向杂货店老板娘报喜,腾风对李修业轻声他说,你应该多送三只红蛋给那个老妖婆。

    腾凤在香椿树街的十三年只是弹指一挥间,十三年后腾凤挎着尼龙包去煤黑厂上班,她头发上的白绒花去时雪白,回来却沾满了炭黑,因此腾凤几乎天天更换那朵孀寡女人特有的白绒花,腾凤现在是香椿树街十一名寡妇中的一员,而且她与邻居应酬谈话已经不见苏北地方的口音了。有人还叫她修业家里的,有人习惯直呼腾凤,有人却喜欢叫她达生他娘了。

    我是被修业打怕了,腾凤有时候向叙德的母亲素梅含泪诉说她诸种不幸,说到男人腾凤美丽的眼睛便变得木然无光,那个禽兽不如的东西,你不知道他多么吓人,整天脑子里就想着那件下流的脏事,我要是不肯做他就动拳头。腾凤解开她的衣裳,脖子以下的许多地方果然都是淤伤,腾凤掩上衣襟眼泪像水一样地流下来,那畜生把我当石臼那样弄,就没把我当过活人待,腾凤说,我是让他打怕了,有时候碰到下雨打雷的天气,我就想天公为什么不可怜我,雷闪劈死了这个下流东西,我就可以把他从身下搬走了,我就可以喘口气了你常常咒他不得好死?素梅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面前仇怨交加的女邻居,她说,你真舍得咒他死?

    对,我咒过他死。腾凤说。

    这场推心置腹的谈话当然发生在两个女人亲如姐妹的和平时期,那时候腾凤和素梅留着相似的齐耳短发,两个人的衣裳也是由一块花布套裁了缝制的,她们抬着一盆脏被单结伴到河埠石阶上漂洗,话题就像肥皂沫子源源不断,素梅对她与沈庭方的床第生活也毫不讳言,与腾凤不同的是素梅对她男人的一切都很满意。素梅曾经和腾凤开过一个很不正经的玩笑,她向腾凤悄悄耳语说,修业要换了沈庭方,你肯定就会喜欢那事了。

    几年以后两个女邻居因为几只鸡蛋冷眼相向,各自都很后悔在河埠石阶上的那些掏心话。腾凤尤其不能原谅的是素梅耸人听闻的谣言,谣言给李修业的死因平添了几分鬼怪之气。素梅以知情者的口吻告诉另外几个女邻居,车祸是一个假托,李修业是给自家女人咒死的。索梅的手指指向腾风家虚掩的门,她以前自己讲的,她会用蛇毒咒人,素梅的眼睛和旁听的妇女们一样惊恐地睁大着,她说,不骗你们,她以前亲口告诉我的,她会用蛇毒咒死活人,是她耍蛇的父亲教的。

    鸡蛋风波在腾凤和素梅的嘴里有两种解释。腾凤说她好几次看见素梅在李家的鸡窝里掏了鸡蛋往家里拿,第一次她忍着,第二次腾凤走到沈家门口暗示素梅的手摸错了鸡窝门,素梅当时脸上就挂不住了,她说,腾凤你还不老,怎么眼睛就犯花了?到了第三次事情就闹大了,两个女人在鸡窝旁边扭起来了,腾凤那天从门后迅速地窜至鸡窝旁边,捉住了素梅抓着鸡蛋的手,给你脸你不要脸,邻里邻居的非要让我撕破了脸说话,腾凤高亢而愤怒的声音惊动了周围好多人,人们看见两个女人的衣服上都沾满黄白相间的蛋汁,而素梅的手里仍然坚定地抓着几片破碎的蛋壳,素梅说,瞎了你的X眼,我看你是穷疯了,你家母鸡会生蛋,我家母鸡就不会生蛋?我要是真的吃了你家的鸡蛋,当场就让蛋黄噎死,撑死、呛死。

    素梅的男人沈庭方那天出来劝架,劝了几句就被素梅踢了一脚,女人家的事你男人别插嘴,沈庭方朝天翻翻眼珠子做了个鬼脸,女人家的事就像地上的鸡屎又多又臭,谁想来插嘴?沈庭方满脸不屑地在人堆里做起了扩胸运动,你们别围着看,别围着劝,越看越劝她们吵得越凶,他说,女人家的事叫个什么事?昨天两个人还好得合穿一条裤子,今天为了只鸡蛋就翻起脸来了。

    沈庭方不偏不倚的评点也代表了香椿树街的公众看法,类似的邻里风波往往在不偏不倚的舆论裁决中结束,没有绝对的胜方和负方,公正之绳本身也是模糊而溃烂的,就像街上随意拉起的晾衣绳,或者就像化工厂从香椿树街凌空高架的那根输油管道,人们每天从此经过却易于忽略它们的存在。

    香椿树街典型风格的另一种含义在于人们的记忆常常在细小入微处大放异彩,不管是制造风波的人还是观赏者,多少年过去后他们对某场街肆风波记忆犹新,某种感情也像一瓮被遗置床底的黄酒静静地发酵变色,多少年过去后素梅仍然在后悔当初把鸡窝和李家鸡窝垒在一起,白白受了腾凤的一顿侮辱和冤枉气,她只能一次次提醒别的香椿树街的妇女,别去跟腾凤噜嗦,她冤枉我偷鸡蛋是小事、让他用蛇毒咒死了就倒霉了,与此同时,在香椿树街的另一侧,在李家潮湿的堆满了腌菜坛的堂屋里,腾凤用自己瘦弱的身子挡住了儿子达生的去路。不准到叙德家去。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沈家一家五回没一个好东西,腾风的声音变满了恨铁不成钢的悲凉意味,她说,我一天到晚忙得腰酸背痛,你就不能帮我干点家务事?叙德跟他娘一样尖酸刻簿,你怎么让他弄得鬼迷心窍?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城北地带 爱搜书 城北地带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城北地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苏童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童并收藏城北地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