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城被攻破的那一天,正是大雨滂沱的黄昏。

    六个月的围攻,遭到坚决抵抗的宁王军队损失惨重,而付出巨大代价才进入城内后,却又遇到了陷入了巷战。于是,一寸一寸地争夺,一条街一条街地抢占,尸首在城里堆积如山,血混着雨水流得满地都是。

    秦王的守将符延敬殊死抗击,手刃了想要劝自己投降的儿子,手下军士为其忠烈所感,皆死战,竟无一生降。

    &a;quot;好个符延敬!&a;quot;看着城内遍地的尸体,听着将领通报这次攻城的伤亡,坐在马上的身穿银白铠甲的王族冷笑了起来,&a;quot;想和我拼个玉石俱焚吗?给我把他的尸体肢解示众!&a;quot;

    &a;quot;是!宁王殿下。&a;quot;旁边的将领迟疑了一下,似乎畏惧于首领的气势,终于出言,&a;quot;这次攻城太久,士卒疲敝,粮草也不继了,您看——&a;quot;

    &a;quot;传我命令,屠城三天!&a;quot;宁王毫不犹豫地下令,&a;quot;——我要让天下人知道,和我对着干的人会得到什么样的下场!&a;quot;

    外面有山洪爆发一般的喧闹,夹杂着恐惧、慌乱和喘息。

    十三岁的他站在客栈的天井里,看着门外无数熟悉不熟悉的人从各个地方涌了出来,一眨眼间汇成了巨大的逃难人流,跌跌撞撞地奔跑着。

    店家早就自顾自收拾细软逃命了,连对他们这些伙计也没有交代一声。店里乱成了一团,旅客来来去去,到处都是哭泣和尖叫声。

    他早已经收拾好了自己的那一点东西,却没有走,一直注意着旅客中那群扬州人——她们中的小姐据说是扬州富商的女儿,省亲归来却遇上宁王和秦王在台州一带动兵,于是便滞留在了这个客栈里。

    这样巨富人家的小姐,脾气却是非常的温柔,很亲切地对他笑,叫他小弟,然不以为他是一个低三下四的伙计。

    宁王发兵围城整整六个月,于是她们也停留了六个月——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竟然在内心隐隐约约地将她当作了在世上唯一可以亲近的人。

    那样温柔美丽的姐姐,是不应该遭遇这样的乱世的。她这样的人落到了那些乱兵手里,又会获得什么样的下场呢?——在听到宁王部队攻入城中的那一刹时,他就下了决心,就算是拼了命也要保护好她。

    他是一个孤儿,父母死前曾经对他说过:既然不想再过问天下的是非,那么就要学会内敛,不要轻易显示自己的才能,这才是乱世中保自己的好方法。所以,他藏起了自己从小学到的一切,一藏就是十几年。

    但是今天,他就是拼了命,也要在乱兵中保她们。

    &a;quot;小弟,你怎么还不走呢!&a;quot;慌乱中,小姐还是注意到了这个穿着粗布衣服的小伙计,关切地上来问了一句。她身边的家丁一见大难来临,早已跑得一干二净,她一个人手里提着小包袱急匆匆地往外走,身后只跟了一个叫樱红的丫鬟打着一把油纸伞。

    &a;quot;我带你出城去吧,漱玉小姐!&a;quot;他自告奋勇地上来接过了她手里的东西,却被樱红拦住,轻蔑地看了一眼这个贫寒的店小二:&a;quot;小姐,别把东西交给外人!咱们可只剩这些盘缠了!&a;quot;

    然而她却很温和地笑了,把包袱交给他:&a;quot;那么,就麻烦小弟你来带路吧!&a;quot;

    他点了点头,正准备领大家出去,门却被轰然踢开了——

    &a;quot;宁王有令:屠城三日!烧光所有的房子,砍掉所有人的头!&a;quot;

    随着狂暴口号涌入的是密密麻麻的士兵,每个人身上都溅满了血,手中拿着刀枪,眼里闪着火一样的凶光!

    他顺手操起了院子里的木棍,一步一步护着两个女子退到了墙角里。

    &a;quot;弟弟,弟弟……别和他们打架!&a;quot;身后,那个贵家小姐却是这样低声请求着,拉着他的衣角,&a;quot;你还是个孩子……你还是个孩子呀!&a;quot;

    &a;quot;小姐,没关系!他是个男孩子!别管他了,就让他挡一阵吧,我们快从后门出去……&a;quot;樱红急急地上来,从他手上扯走了包袱,拉着漱玉往后便走。

    &a;quot;哈哈,漂亮妞,你跑不了!&a;quot;有一个军士按捺不住冲了过来,然而他红着眼,只一棍便将对方打倒在地,然后狠毒地盯着那些如狼似虎的乱兵,仿佛一头发怒的小兽——如果要死在这里,也无所谓吧?他是男的,总不能眼看着姐姐被这群禽兽抢走……反正他没有父母,反正他没有亲人,反正他死在这里对任何人都没有损失。

    看见一个同伴被打倒,那些暴虐的士兵只是怔了怔,然后立刻从四边围了上来……

    第七次被打倒了……肋骨发出清脆的断裂声,血从身上涌出来,随即被大雨冲到了泥泞的地上。他挣扎着,却再也站不起来——

    该死的,早知道有今天,就应该好好练武才对!以前总以为自己与世无争地躲在客栈里,学了那些东西没有什么用……可今天……

    &a;quot;小鬼,滋味怎么样?——居然敢反抗军爷!把他拖出去用马蹄踩死!&a;quot;士兵中一个队长悻悻地说,抓住他的头发拖了起来,一口啐在他脸上。

    &a;quot;不要打他!不要打他!&a;quot;陡然间,有个声音惊怒交集地响起来了。

    那个美丽的白衣女子居然又冲了回来,一把拉开了队长的手,死死把他护在了怀中,脸色苍白:&a;quot;他还小,还只是个孩子!——你们、你们要什么我都给你!求求你们放了他……&a;quot;

    &a;quot;漱玉姐姐!&a;quot;他用力挣扎,想重新站起来,可是身如同散了一般,嘴角的血不停地流着,他不可思议地看着她,喃喃,&a;quot;你回来干什么!快逃……快逃啊!&a;quot;

    把他护在怀里,漱玉小姐却低下头微微笑了:&a;quot;不能扔下你啊……而且能逃到哪里去?——外面是乱兵,我又是一个女子……这种世道,是无法活下去的。&a;quot;她笑着,但是眼睛里却是无法控制自己命运的悲伤。

    身上有淡淡的香气——那是白梅的香味。

    乱兵们放肆地笑着,上来拉扯她的衣服,然而她攀住门框,死死不放手,低头看着怀中的少年,抓紧最后的时间轻声叮咛:&a;quot;小弟,小弟!我没有什么要紧的,你年纪还小,要努力活下去!你是一个男孩子,要变得强起来……千万不能死,千万要努力活着……&a;quot;

    她勉强微笑着,可是泪水却如同珍珠一般扑簌簌地落在他脸颊上。

    听着她的嘱咐,看到那样的景象,忽然间,他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心底复苏了——那是蛰伏在他天性深处的种种,忽然间熊熊燃烧起来了!

    &a;quot;罗嗦什么!快回营里去陪兄弟快活!&a;quot;她的话还没说完,手已经被粗暴地拉开,队长和手下军士们哄笑着把他推倒在地,用力踢了他一脚,&a;quot;小兔崽子,看在你有个能陪大爷开心的姐姐份上,这次先放过你!&a;quot;

    &a;quot;老大,这次的小妞也是要由抽签来决定吧?可不能你一个人独占了!&a;quot;

    &a;quot;哇哈哈!放心,这么漂亮的货色,不会亏待了兄弟们的!&a;quot;

    那一群强盗,就这样扛着漱玉小姐扬长而去。

    一直躺了一个多时辰,他才挣扎着爬起。低头,就看见膝盖上白森森的骨头已经露了出来,血从衣领中不停往下淌,在雨中洇开了,满身血红。

    &a;quot;小姐!小姐!……&a;quot;到了这时,才看见樱红从躲藏的地方走了出来,手里紧紧攥着那个包袱,痛哭,&a;quot;小弟,快带我出城吧!——我去告诉老爷来救小姐。&a;quot;

    他没有说话,冷冷地哼了一声,忽然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a;quot;臭小子!你怎么能丢下我不管?!&a;quot;身后,那个本来还在哽咽的声音忽然破口骂了起来,&a;quot;你是男的,难道不应该保护我逃出去吗?!贱种瘪三!&a;quot;

    他还有些稚气的脸上忽然涌起了一丝抽搐,这种贱女人——

    &a;quot;兵大爷……&a;quot;在走出巷口的时候,迎面碰上了又一队抢得起性的乱兵,他忽然停下来,带着诡秘的微笑,指了指身后客栈的院子:&a;quot;那里还躲着一个漂亮的姑娘呢!……大爷可不要错过了!&a;quot;

    然后,他继续狂奔而去,耳边隐约听到了院子里乱兵的哄笑和樱红惊惧交加的尖叫。

    他反而笑了,眼睛里,有什么带着阴暗的东西悄悄漫了上来……

    到处是火光,到处是惨叫,到处是鲜血!——他平日经常去的那些房子都着火了,木版在火中劈啪燃烧,他甚至听得见骨头断裂的声音,女人和孩子的惨叫,滋滋拉拉的。

    那些街坊,那些大叔大婶,一天前还走动着的,开着玩笑的,在这一瞬间都变成了遍布刀痕的尸体和蒸发的油脂。而另一些人在庆祝,在狂笑……马上捆着掳掠来的美貌女子,鞍边悬挂着血淋淋的首级,手里拿着抢夺来的财物……——

    这还是人间吗?还是人所能够活着的地方吗?

    不仅仅在这里、这个城里,整个中原,这样战乱已经快五年了吧?

    &a;quot;唏律律!……&a;quot;奔驰中的骏马因为主人忽然的勒缰而惊起,前蹄立在空中,最终才重重踩到了地面上,雨水混合着冷汗从额上流下来,滴到铠甲上。

    &a;quot;什么人!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拦我的马!&a;quot;仗着绝佳的骑术,宁王才没有被突然冲出来的人绊倒,一惊回身,只看见泥泞的地上匍匐着一个满身是血的少年,勉力撑起身子,看着他。

    那样冷静深邃的眼神……简直不象是这个年纪的孩子该有的。

    宁王心里莫名地一惊,鬼使神差地下了马,来到那个孩子身边:&a;quot;小家伙,不要命了吗?&a;quot;

    &a;quot;宁、宁王殿下吗?……&a;quot;挣扎着,那个才十几岁的少年定定看着他,看着他点了点头,忽然说了一句让宁王一辈子都无法忘记的话——

    &a;quot;来做个交易吧!如果帮我把姐姐救出来的话,我就把这一生所有的才能奉献给殿下!&a;quot;

    看着这个满身是血的少年,宁王哑然失笑……真是个狂妄的孩子啊!

    &a;quot;哦?是吗?你能做什么呢?你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啊……&a;quot;

    显然是刚被自己的马踢断了腿骨,但出乎他意料地,那个少年居然还摇晃着站了起来:&a;quot;殿下想要的是什么?消灭各藩王的势力?君临天下?开创一个新的朝代?——如果只是那样的话,我可以帮您做到!&a;quot;

    那样不假思索的话,让宁王怔了一下,仔细看了他几眼。

    &a;quot;有这么大的本事?那么你大可以自立为王啊,小弟弟!&a;quot;宁王饶有兴趣地笑了起来,眼里渐渐有了杀气凝聚,手不易觉察地握紧了长剑。

    &a;quot;这样虽然也未必不可,但是天下要安定恐怕必然会晚上好几年吧?&a;quot;居然把王者的调侃当作真话,少年沉吟着,慢慢回答,&a;quot;而殿下现在就拥有了争霸的实力,不出三年就可以得到这个天下,迅速地结束这个乱世——那么我为什么又要来拖延天下一统的时间呢?&a;quot;

    &a;quot;所谓霸主的条件,我曾经听父亲说起过。而殿下您英勇、果敢、进取,又拥有了血统和兵权……我想,差不多就该够了吧?即使还有不足的地方,就让我来为您补足——哪怕是弄脏了自己的手,也在所不惜!&a;quot;

    那样一席话是入耳惊心的,宁王的手不知不觉松开了剑柄,有些好奇地走过去,开始对这个少年另眼相看:&a;quot;你的父亲是……&a;quot;

    他低下了头,一字一字:&a;quot;在下高群。家父高天成。&a;quot;

    宁王倒抽了一口冷气,忽然沉默——高天成。

    先帝的左右肱股,开国元老,被称之为国之柱石。这个在天下安定时就不知去向的开国大臣,是父王最为倚重的人,甚至在驾崩前父王还对着他叹息:&a;quot;朕死后,你的四个叔叔一定会造反……看来天下是不得不乱了……唉,要是高丞相还在就好了……&a;quot;

    原来,高天成是功成身退,携了家眷隐居在市井之间了吗?

    宁王收敛了眼里的玩笑和杀意,看着面前的少年,慎重地沉吟——

    无论这个少年到底有多少本事,反正,他所要求的也只是一个女子而已……对于他来说,简直是举手之劳。

    &a;quot;好罢!无论谁要拦我的马,在我面前说出这样的话来都是需要相当勇气的——看你小小年纪就有份胆气,我帮你把姐姐找回来……&a;quot;宁王终于笑了起来,拍了拍少年的肩膀,发现他单薄得惊人,&a;quot;——成交了!&a;quot;

    &a;quot;她叫漱玉。请、请赶快下令吧!不然来、来不及了……&a;quot;听到他的回答,少年的神色却迅速地委顿了下去,刚脱口说了一句话,便毫无知觉地瘫倒在了泥泞中。

    雨丝渐渐细了,在密布战云的城头斜斜地织起了一张无可逃避的天网,夕阳从乌云中现身出来,把血一样的颜色染遍了大地。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乱世 爱搜书 乱世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乱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沧月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沧月并收藏乱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