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相思,莱拉,玄田田手挽着手,兴高采烈地向宿舍走去。今天的这个大胜仗让相思极为高兴。她终于用自己的力量,证明了强权是胜不过民主的!她从心底瞧不起卓王孙这样的贵族,一事无成,骄傲自大。还不就是仗着自己的地位跟金钱?剥去了这些,他们还剩下什么?

    三位小女生亲密地挤在一起,宽阔的马路不走,非要挤在一起,簇成一团儿往前走前行。这三个女生住在同一个宿舍,彼此十分要好。只要她们在一起,就都回复了一惊一乍的本性。叽叽喳喳地不知说着什么,不时爆出一阵尖叫,惹来旁边的人侧目。

    相思:“我们一定要好好庆祝一下!我们要是发扬这种精神,说不定可以改变世界哦!”

    这句话又引来三个人的一阵尖叫。

    莱拉愁眉苦脸地说:“不要算我了,我有厌食症,什么都吃不了。”

    玄田田脖子上绑着一只奇大的x-style耳机,每个耳帽都有她脑袋那么大:“我们去喝酒吧!听说你们人类的酒很好喝!”

    相思:“田田,你还在幻想你是个外星人啊?”

    玄田田:“不是幻想,我就是外星人。可是我喜欢和你们人类在一起。”

    相思:“好啦好啦。可是我们三个女生去喝酒,这样好吗?”

    莱拉:“没什么不好的。在我们罗马,只要满18岁就可以进酒吧了。你还没满18岁吗?”

    莱拉来自意大利地区,深为本民族曾经的辉煌文明自豪,三句话不离罗马啊,广场啊,元老院啊,并经常在宿舍放《角斗士》《暴君焚城录》《罗马帝国》等影片,试图对相思和玄田田进行文化侵略。

    相思当然不甘示弱,骄傲地挺起了胸:“当然满啦!”

    莱拉看着她饱满的胸部,点了点头:“嗯,证据充足!”

    这句话引来相思脸色飞红,追着她一阵打。三人打打闹闹的,来到了北门。北门外就是华音大学最著名的酒吧一条街,莱拉看着那一串招牌,又开始习惯性地皱起了眉头。良久,她才选定了一间。

    木兰。这个酒吧的名字很传统很中国。

    她们进来的时候,天还没有黑,酒吧里没什么人,老板懒洋洋地擦着杯子,带领她们到了酒吧最vip的位置。反正这三个小姑娘一看就是第一次来酒吧,随便坐坐好奇完了就会走的。

    三个人都不知道该点什么。老板推荐:“尝尝我们的特饮吧,非常有特色。”

    特饮的名字叫火山,果然很有特点。切开的新鲜椰子壳里面,盛满血红的番茄汁,还在咕嘟咕嘟地冒着泡沫。刚加入的冰块泛出冷气,看上去酷似炽热的岩浆。上面漂浮着碎碎的黑巧克力片,用少许金酒加强口感,却再加上些薄荷酒,奉送一满口的凉爽。还没有喝,光看这气势十足的卖相,就足够震撼。

    玄田田却有些退缩了:“我们真的可以喝酒吗?听说喝醉了容易出现很坏很坏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

    相思笑了:“你一个小丫头,能够干什么坏事?”

    玄田田趴在桌子上,眼镜忽闪忽闪地看着火山。冷气带着番茄汁液不住地冒出来,这座火山处在很危险的喷发期中:“我……我还是不喝了,要是喝醉了就不好了!”

    莱拉拿出个密封杯,将火山小心地倒进去:“我打包,看看凯撒喝不喝。”

    凯撒就是莱拉养的那只黑猫,长相极为威武,酷似美剧《罗马》里面的执政官大人,仅被莱拉带过来一年,就已将宿舍里的三个人都当成了猫奴,理所当然地颐指气使。莱拉长期受厌食症的折磨,几乎一滴酒都喝不了,她不吃的东西,按惯例都会打包给凯撒。所以,相思无论如何都必须要抓住玄田田,否则她就只能一个人喝闷酒了。

    相思是个很传统的人,中国的传统就是庆祝一定要喝酒。她看了看那杯酒,犹豫了一下:“只是一杯酒,没什么吧?就算醉了又怎样?莱拉会送我们回去的。”

    玄田田忽闪着长长的睫毛,被她说服了:“好,就喝一杯。”

    两人举起椰子壳,小心翼翼地碰了碰。火山的口感还不错,酸甜凉爽。里面的金酒的味道极淡,只是恰到好处地提醒了一下舌头的注意力。不得不承认,它的确有招牌的水准。玄田田趴在桌上,又陷入了沉思。她盯着空了的椰子壳看。看了一会子,她说:“我还想再喝一杯。”

    她挥舞着手叫老板继续上酒,相思想要阻止她,忽然一阵晕眩袭来。那口潜伏已久的金酒仿佛一条蛇,终于瞅准了机会,慢慢攀附到她的身上,将她拖进一片浑噩中去。

    她感觉身边的一切喧闹都静止了,静止成一点光晕,在眼前不住地飘来飘去。她想要抓住那点光,却沉沉地睡了去。

    睡梦中,相思闻到一阵甜香,好好闻。她忍不住抽动了下鼻子,接着又沉沉睡去。

    直到过了很久,很久,她才渐渐清醒过来。

    “小姐,您醒了。”

    哦,玄田田在宿舍里看古装连续剧么?相思懒得动,伸出一只手使劲地揉着眼睛。今天的被子感觉特别松软。咦,什么东西这么香?

    她迷迷糊糊地睁开眼,一幅海棠春睡图映在眼中。花与叶相互簇拥,被工巧的笔意描摹在轻纱上,化成一顶华丽之极的幔帐。而自己,正躺在这顶幔帐中。

    刚清醒过来,相思的思维还没恢复,眨着眼睛,看着这顶帐子,困惑地想到底发生了什么。

    “小姐,您醒了。”这个声音再度响了起来。

    相思转头,只见一个小丫鬟笑嘻嘻地站在幔帐之外,手中捧着一只铜盆,上面搭着一条红色的丝巾。

    相思呆呆地道:“你是叫我吗?”

    丫鬟点了点头。

    相思:“我还在做梦是不是?”

    丫鬟:“小姐,现在都是巳时一刻了,您还在做梦?”

    相思用力摇了摇头——真不该喝那些该死的酒。

    她却惊奇地发现,自己的脑袋很清醒,一点宿醉的感觉都没有。她的目光掠过幔帐之外,字画,妆台,绣礅,捧着铜盆、穿着荷叶裙的小丫鬟。相思终于忍不住,发出了一声尖叫!

    过了良久,相思还瑟缩在这张大床的角落里,不肯让小丫鬟靠近她。她已经从小丫鬟口中得知,她是李小姐,李家是附近有名的大户。至于这是哪里?那当然是益州府。现在?现在是大宋宣和三年。

    这怎么可能?她明明叫相思,是华音大学的学生,现在已经是21世纪。相思想要冲出去,但小丫鬟慌忙拦住了她。她乃是堂堂李家小姐,金枝玉叶,怎么可以随便抛头露面?何况她晨妆未竟,衣衫不整。

    过了一会子,房间里渐渐热闹了起来。小丫鬟见小姐病得厉害,赶忙通知了家人。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祖母在小丫鬟的搀扶下,颤巍巍地走了进来。一把搂住相思,就大哭了起来:“苦命的孩子啊,她这个病,定是你们逼着她嫁给表叔才得的!可怜我的孩子!”

    表叔?一般古装片里,女孩被父母之命嫁给表哥就够凄惨了,她竟然要嫁给表叔?

    相思心中一阵慌乱。眼前不禁闪过一个猥琐老头的形象,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她大哭道:“你们肯定是认错人了!我不是李小姐,我是相思!我是华音大学的学生,你们赶紧送我回去,否则……否则我告你们去!”

    祖母唉声叹气:“孩子啊,‘想死’可不行啊。人总要看开些才好。咱们女人,自己的命自己做不了主。你还是想开些,赶紧准备嫁了吧。”

    陆陆续续的,更多的人进屋。有表姐,表妹,大嫂,二嫂,三嫂,表嫂,侄女,婶娘,伯母,统共来了三十多人,将屋子挤得满满的。每个人都穿着在相思在电视剧里常看到的古装,脸上涂着厚厚的铅粉,七嘴八舌地劝着相思。

    相思脑袋越来越昏,她也渐渐地困惑了,她究竟是相思,还是李小姐?最后,一位老中医满脸严肃地走了进来,隔着纱帘,给相思把脉了良久,沙哑道:“小姐这是心有郁积,虚火上升,攻了心。我开个方子,疏通一下,就好了!”

    说着,提笔开了个方子,霎时间煎了药来,让相思服下。相思感觉自己真的病了,昏昏沉沉地躺在床上,就像是躺在云端里。

    嫁给表叔?她一想到这个问题,就惊恐万分。

    “相思!相思!”

    迷迷糊糊中,有人用力推着她。相思咿咿唔唔道:“翠文,不要闹。”

    翠文是伺候她的小丫鬟的名字。

    “什么翠文!你该去事务所上班了!”

    相思猛然一惊,飕的一声从床上跳了起来。

    凯撒“喵呜”一声,从枕头上探出头来,伸出舌头舔了舔相思的头发。相思迷迷糊糊的,宿舍中熟悉的一切,在她看来,却恍如隔世。她呆呆地发了半天愣,傻傻地笑了:“是个梦,原来是个梦……”

    她大大地松了口气。莱拉皱着眉说:“你怎么跟见了鬼似的?”

    相思这才完清醒了过来。宿舍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她,是那个叫做相思的迷糊的女大学生,住在19号楼301房间里,不是大宋宣和年间的李小姐,也不用嫁给表叔。

    她太高兴了!她跳下床来,却见玄田田呆呆地坐在床上,双手紧紧地抓住裙子,就像是一副雕像一样。

    相思忍不住笑了:“田田,你怎么也跟见了鬼似的?”

    玄田田立刻哭了出来。

    莱拉叹了口气:“她的确是见了鬼了。”

    相思:“什么鬼?”

    莱拉:“酒鬼。”

    “你知不知道她昨天晚上喝了多少酒?”

    相思摇了摇头。她的确不知道,她昨天晚上在宋朝,九百多年后的事情,她怎么可能知道?

    莱拉的表情变得有些古怪:“木兰酒吧里所有的酒都被她喝光了。我是说,包括酒吧那个小小的藏酒窖。那的确不能算大,也就藏一百多瓶酒而已。”

    天哪!

    相思大吃一惊。“田田,你究竟喝了多少酒?”

    玄田田呆呆傻傻的,一个字都不说。

    莱拉:“整整两百一十二瓶酒。包括啤酒,红酒,白酒,青稞酒,药酒。甚至害得木兰酒吧今天只能歇业,因为所有的酒都被她喝光了!”

    相思:“老板就让你们喝?他不怕你们没钱付账?”

    谁都知道,酒吧里的酒极贵,212瓶酒,一想到这意味着多少钱,相思就快晕过去了。

    莱拉:“钱倒不用担心。等田田喝到第五瓶酒的时候,酒吧里的顾客开始拿她打赌——赌她究竟喝到第几杯才会醉。他们都输了。”

    莱拉叹了口气:“输的最惨的是木兰酒吧的老板,他说无论田田喝多少酒,他都不要钱!显然,他没想到田田居然将他的酒窖都喝空了。”

    相思又惊讶又笑:“然后呢?”

    莱拉的脸色又变得很奇怪,玄田田真的哭了出来:“然后田田就开始唱歌。她戴上x-style耳机,跳到桌子上又蹦又唱。你绝对想不到那是什么样的情景。”

    相思看了看玄田田。她穿着黑色的连衣裙,从裙摆、袖口、领口里翻出白色的蕾丝,上面缀着古典哥特的纹路与蝴蝶结,正是这几年极为流行的日系哥特loli造型。她在桌子上跳舞的样子,应该好看到爆才是。

    莱拉点头:“的确是爆——暴龙的暴。等田田好不容易停止了跳舞,人们才发现,木兰酒吧里所有的桌子、椅子都毁掉了。木兰酒吧因此而停业整顿了一整天。”

    相思惊讶地张大了嘴巴。

    她实在看不出来,看上去甜美可爱的玄田田,居然有这么大的破坏力!

    怪不得大人一直告诫说,千万不要喝酒。

    她们只喝了一次酒,就发酒疯,几乎毁掉了一个酒吧;还穿越一次,不知道会不会毁掉时空。幸好莱拉并没有喝,否则还不知道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但莱拉的脸色看来却非常不好。

    玄田田还在哭,莱拉怔怔地发了会呆,说:“我……我昨晚也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

    “昨晚我拖着田田往回走的时候,路过图书馆。图书馆门口有两只石狮子,你还记得吧?我看见……我看见……”

    莱拉眼睛中闪过一丝惊恐之色:“我看见那两只石狮子,其中一只活了过来,正在图书馆门口扑飞蛾玩!”

    这句话顿时让相思脸色苍白:“这怎么可能?”

    莱拉摇了摇头:“我也很想那是幻觉。可那一瞬间,我的手机惊得掉在地上,无意中触动了拍照键,拍下了这张照片。”

    她拿出手机来,屏幕闪了闪,显出一张照片来。照片极为模糊,灯光也极为灰暗,只依稀可以分辨出,照片的确是在图书馆门口拍的。探照灯的光晕中,一个巨大的黑影在狰狞地舞动着,占据了几乎部屏幕。

    相思吓得一声尖叫,将手机摔回了床上。

    莱拉的脸也一片苍白,没有半分血色。

    相思开始碎碎念:“不会真的有鬼吧?不会真的有鬼吧?”

    莱拉皱起眉头:“相思,听说你的老板是位很出色的侦探,你能不能求她帮忙分析一下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你知道,我有轻度抑郁症,心里有事情,就再也睡不着的。”

    相思眼睛禁不住一亮:“对啊!你将照片传给我,我带给boss看看,说不定她立即就能知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玄田田仰起头来,满脸都是泪痕,可怜巴巴地看着相思:“你能不能让她也帮我分析一下,我的身体到底怎么了?”

    相思点了点头。一个小女生竟然能喝这么多酒,的确也有点奇怪。她安慰玄田田,让她好好休息,不要多想。

    玄田田:“喝酒真的很可怕,我再也不喝了!”

    相思点了点头,正要安慰她。一眼扫到闹铃,突然一声惨叫:

    “惨啦,我要迟到啦!”

    她抓起书包,风一般向紫诏帝都跑去。

    莱拉傻傻地看着她的背影:“难道……难道穿着睡衣就可以出去吗?”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相思惨叫着又跑了回来。

    唉,她就是这么迷糊。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玫瑰帝国·潘多拉之盒 爱搜书 玫瑰帝国·潘多拉之盒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玫瑰帝国·潘多拉之盒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步非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步非烟并收藏玫瑰帝国·潘多拉之盒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