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夏奈最近迷上了摄影。动不动就跟我说起简,说起简和他拍的照片。就像当年跟我说起木天,说起木天和他的节目一样。

    但我却一直不提黄豆豆了,如果夏奈提到这个名字,我就会很粗鲁地打断她说:“STOP!谁提他我跟谁翻脸!”

    “唐池!”夏奈气咻咻地说,“你是我见过我最小心眼的人。你那该死的自尊心真是让人忍无可忍。”

    “忍无可忍你也得忍。”我慢吞吞地说,“谁叫你是我好朋友。”

    近朱者赤,在她的多年培养下,我也慢慢地学会了她斗嘴皮的本事。她拿我没办法,只好干瞪眼。

    课间的时候,陈有趣晃过来,气愤地问我夏奈怎么会找那么老一个男朋友。

    “那人起码有二十五岁。”陈有趣说,“哪有我帅气,夏奈脑子短路的哦。”

    “胡说。”我说,“那只是一个朋友。”

    “他把手放在她肩上呢。我看不是一般的朋友。”陈有趣说,“就在南郊公园,他背个像机,不停地替他拍照。”

    是吗?

    夏奈没有跟我提起。

    快要期末考试的时候雨辰打来电话,要我考完后替她的又一本新作画插图。我惊讶地说:“你能不能写慢些,一年写这么多书,小心把脑子写坏啊。”

    反正跟雨辰也熟了,不再把她当名人,说起话来也可以没大没小。

    “不写才会坏呢。”雨辰说,“听到没有,我相信你这次一定会有更好的创意,我对你有信心!”

    “我对自己没信心,一个月不提画笔了。”

    “有烦心事?”雨辰真是冰雪聪明。

    “可以这么说吧。”我说。

    “正常的,十六七岁谁没点烦心事,没有才叫不正常呢。”她下死命令:“放假就干活,小说我会发到你信箱里,越快越好。”

    “是。”我说。

    “双鱼甲呢?”她最后问我,“她恋爱谈得如何了?”

    “她谈恋爱了吗?”

    “你们是那么好的朋友你怎么可能不知道?”雨辰说,“到底是好朋友啊,还替她打埋伏呢,怎么你觉得我很古板吗?”

    “不是。”

    “放心吧,我劝过她了。”雨辰说,“她答应我会谨慎。”

    我的心再一次被夏奈深深地刺痛。这就是夏奈,这就是和我亲亲热热的夏奈,她有了心事,宁愿告诉别人,也不会来向我倾诉。

    我真觉得自己好失败。我对雨辰说:“长大真没意思咯,你说呢?”

    “正在长大的人都这么说,其实这才是意思的所在呢。”作家说话就是有哲理,不管懂不懂,反正说得你心里舒坦。不过我并不打算把我的黄豆豆的事情告诉她,我和夏奈是不一样的,我对友情太过于认真和执着,我渴望透明,心里眼里容不下一粒沙,这也许这也正是我比她傻的地方吧。

    老妈看出我的不快乐,拉住我说:“念书都念呆了,不念了!跟我一起到超市买点东西回来。”

    天太热了,买完东西,我们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了麦当劳,打算喝点冰可乐降降温。还没坐下呢就听到有人喊我:“小糖果,嗨,小糖果!”

    我吓一小跳,谁和我这么熟悉,叫得如此亲热?!

    定眼一看,竟是林家明。和一个女孩面对面坐着,一大堆吃的摆在桌上,却只有一杯可乐,上面插着两枝吸管。我走近了,女孩子也抬起头来冲我笑,她看上去很普通,脸上有好多的雀斑。

    林家明对那女生说:“来来来,我跟你介绍一下,这就是我的初中同学,大名鼎鼎的画家唐池小姐。”

    “神经。”我骂他,“这是你女朋友?”

    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算是默认吧。

    “我在电视上见过你。”那女生说,“林家明说你是他们初中班上最出色的女生呢!”

    怎么最出色的不是夏奈吗?我用疑惑的表情看着林家明。他却不看我,亲热地替那女生理了理额前的流海。

    “再见。”我说,“我喝点水去,渴死了。”

    “再见。”林家明也说,至始至终,他都没有问到夏奈一个字。

    回家的路上我对老妈说:“就是那个林家明,以前死心塌地地追夏奈呢,没想到这么快就有女朋友了?真是无耻。”

    “哈哈哈。”妈妈大笑说,“年轻人,哪里懂什么是真正的爱情。”

    虽然我和妈妈之间无话不说,但这还是我第一次和她真正地触及到关于“爱情”这个字眼,见我有些怔忡,老妈补充说:“难道不是吗?在我看来,都是儿戏。”

    “我要是谈恋爱你会不会杀了我?”我试探着问她。

    “不用我杀,恋爱就会杀掉你。”不得不承认,我老妈有时候真的很智慧。我还没恋爱呢,好像就伤痕累累的样子了,真是没出息地要命。

    我告诉夏奈林家明的事,她好像也漠不关心地样子,而是说:“简找他的朋友替我设计了些服装,挺漂亮的,等考完试就可以好好拍了。”

    “怎么还没拍吗?”我装做不知道。

    “没正式拍,”夏奈说,“就前两天试了试。”

    “哦。不怕你妈妈知道?”

    “不管了。”夏奈笑着说,“你知道吗,简还答应教我摄影。”

    “夏奈你不会吧?”我有些担心地说,“你真的和那个简……”

    “死样。”她骂我。

    我的天啊,我的老天啊。看来陈有趣的情报属实,看来雨辰说的也一点不假。

    “没事的。”夏奈安慰我,“简是正经人。”

    我闭嘴了,我有读不完的书,画不完的画,烦不完的心事。我自身都难保,实在无力去管她太多。

    再说了,人家也不希罕我管。

    期末考总算是结束了,我考得差强人意,不过老妈也没有讲我。整个暑假我都关在家里画画,偶尔和夏奈一起逛逛街或是呆在空调房里聊聊天。

    夏奈也忙,我估计她整天都和简呆在一起。不过她不对我说,我就不问。有一次夏奈的妈妈电话打到我家来,说是找夏奈,实际上是问我学校今年暑假到底有多少门课要补,怎么天天都要往学校里跑。

    其实我们学校今年减负,没有一门功课要补。夏奈明摆着是在撒谎,好在我机灵,一一地替她搪塞过去了。

    不过夏奈妈妈也不是那么笨的,快挂电话的时候忽然问我:“你怎么没有去学校啊?”

    “我逃课了。”我说,“好多画画不完呢。”

    “有一技之长多好啊,不像我们家夏奈,以后还不知道靠什么吃饭呢。”夏奈妈妈叹气说。

    我差一点说出口:“没事,夏奈就快成最红的模特儿啦。”话都到了嘴边,舌头一卷硬是给卷回去了。

    夏奈知道后拍拍胸脯说:“哇,好险!”

    “你是不是天天和简在一起?”我问她。

    “对啊。”夏奈说,“他替我拍照么。”

    “要拍这么多天?不是说好三天么?”

    “不满意就要重拍呀,再说拍完了还要整理么。真的很不错啊,”夏奈得意地说,“等照片整理出来我就请你去看。”

    “夏奈。你为什么不对我说实话?”我直直地看着她说,“你在谈恋爱是不是?”

    “什么呀。”夏奈掩饰地说,“我谈恋爱怎么会不告诉你。”

    “你当然会!”我说,“你有很多事都不会告诉我,因为你是独立的,因为你有性格,因为你酷,因为友情对你而言不过如此!”

    “你心情不好我不与你计较。”夏奈生气地说,“但是唐池,希望你从现在起停止胡说八道!”

    “是我不与你计较。我要是计较我们早就不是朋友了!”

    “唐池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她呵斥我。

    “我当然知道,我对我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负责。因为我每一句话都是发自真心的,可是你呢,你问问你自己,你到底把我当成什么?”

    “我们是好朋友。”

    “狗屁!”

    “你最好收回这两个字。”夏奈说,“不然你试试?”

    “我就不收回!”我忍了她很久了,“我怕什么,我什么都不怕!”

    “白痴。”她又这样骂我,我最恨她骂我白痴,于是我说:“我是白痴,你走,你现在就从我家走出去,我永远都不要看到你这个聪明人!”

    我的手直直地指着门,一动也不动。过了好半天,夏奈说:“唐池,你会后悔的,你总有一天会后悔的,你会一个朋友也没有!”

    “那是我自己的事。”

    “你会去找黄豆豆是吗?”夏奈笑笑说,“你一定会去找他诉苦,告诉他夏奈这个人是多么多么的讨厌,对吗?不过我提醒你,你要去最好早点去,因为,再过两天,你就看不到他了!”

    她又提这个该死的名字,我真恨不得揍她一拳。不过我听不懂她话里的意思。

    夏奈扬声说,“好吧,告诉你吧,黄豆豆辞职了,他就要走了,还有两天。”

    “呵。”我忽然觉得夏奈这个人很可笑,居然编出可信度这么低的无聊的故事来。

    “信不信由你,我一直想告诉你,可是你一直不让我告诉你,因为你一听到他的名字就跳脚,而且说实话,我也不忍心告诉你。但是现在我不心疼你了,我一点也不心疼你啦!”她大喊大叫起来,“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没心没肺的人。”

    说完,她转身走掉了,把我家的防盗门甩得砰砰响。我在那惊天动地的声音里相信了她的话,我不得不信。

    我立在那里,数秒钟脑子里不能思想。然后我拔足飞奔下楼,拦了一辆的就往黄豆豆的家里冲。

    到了他家楼下,我一口气跑上四楼,发疯般地按响了他的门铃。

    开门的是黄豆豆。

    我靠在门边看着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看样子他正在收拾行装,整个家显得凌乱不堪。

    “进来坐。”他拉我进门,递给我一瓶矿泉水说,“冰箱坏了,没冷饮喝,你就将就点吧。”

    我接过来。

    他看着我说:“瞧你,跑得一身都是汗。”

    他真恨他用这种充满关心的语气来跟我说话。把他递给我的那瓶矿泉水狠狠地扔到对面的墙上,随着一声巨响,瓶子破了,水花四处飞溅,墙上留下一大片肮脏的水渍。

    屋子里静极了,我慢慢慢慢地蹲到地上,然后我听到自己不争气的呜咽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黄豆豆走近,在我的身边蹲了下来,他的声音依然要了命的慈祥:“好了,唐池你别哭,你别哭好不好?”

    我哭得更厉害了。

    他伸出手来,把我扶到了沙发上。“我本来是想今晚给你打个电话的。”他说,“我当然会跟你告别的。”

    “为什么要走?是不是因为我?”

    “不是。”他肯定地答。

    这答案并不让我宽心,而是让我绝望。我真傻,我竟会以为他走是怕影响我的学业,我真不是一般的自作多情。

    “为什么不是?”我嘶哑着声音。

    “唐池。”黄豆豆伸手替我抚去脸上的泪水说,“你不要哭,这样我会难过。”

    “为什么一定要走?”我不折不挠地问。

    “好吧,我告诉你。”黄豆豆说出一个名字,这个名字我知道,很多很多的人都知道,就是那个如日中天的大明星,人们传说的黄豆豆的前任女友。

    “不久前,她在拍电影的时候从马背上摔了下来,左腿摔断了。如果你看新闻应该知道这个消息,她不得不中断她的演艺生涯,所以,我得去照顾她。”

    我惊讶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说:“你们不是早就分手了吗?”

    “我们是青梅竹马。”黄豆豆说,“十七岁的那年,我为她许下了承诺,我会守护她一生。要知道,许诺容易守诺难,现在,是我去实现自己诺言的时候了。”

    “你真伟大。”我说。

    “谢谢。”他并不在意我的讥讽。

    “你一直爱她,一直没有忘记她对不对?”

    “对。”他站起身来。

    “所以,”我慢慢地说,“忘记一个人很难的对不对?”

    这下他不说对了,而是说:“还有一件事要告诉你,我带走了你一幅画,是你挂在学校画室里的那张。”他从行囊里把那幅画抽出来说,“我一直一直非常喜欢这幅画,我会把它挂在我们的家里,对她说,瞧,这是我最得意的学生的作品。”

    “不胜荣幸。”我捂住脸,泪再次滚滚而下。

    他回到我身边坐下,说:“我说过,我会等你功成名就的那一天,我相信我一定可以等到那一天。”

    我在心里忧伤地想:“那又有什么意思呢?”

    黄豆豆继续说:“还会有一个好男孩,为你许下诺言,陪你走完长长的一生。你会爱他,他也会爱你,我向你保证,一定会有。”

    “你简直比雨辰还要抒情。”我说。

    他呵呵地笑,捡起地上的那个破瓶子说:“真没想到唐池也会发这么大的脾气。”

    “你不了解我的地方还多着呢。”我说,“以后就更没有机会了。”

    “可不?是我的今生最大的遗憾。”他说。

    “真的?”

    他看着我半晌,然后点头。

    我心里溅起一阵铺天盖地的浪花,够了,就这样,也应该满足了。

    走出黄豆豆的家,天色已暗,迎面吹来的是盛夏干燥的热风。黄豆豆一直送我下楼,他向我伸出手来:“再见,唐池。”

    “不说再见。”我硬是没有伸出我的手。

    他耸耸肩,对我的任性表示出极大的容忍。我在暮色里努力地看他,希望可以永远记住他的容颜。

    然后,我勇敢地转身离开。

    远远站着的,好像是夏奈。没错,是夏奈。

    我没有走上前去,也没有和她说话,而是招手拦下了一辆出租车。

    黄豆豆其实不知道,她走的那天,我还是去了机场,我躲在角落里,看到他跟夏奈还有简告别。我看到他轻轻地抱了简,甚至轻轻地抱了夏奈。我并没有太多的难过,我内心相当的平静,我只是固执地不想说再见而已。

    夏奈没有电话打来,我也没有给她电话,我们也许都需要冷静一段时间,来思考一下我们之间的问题到底会出在哪里。有一次我们在雨辰的聊天室里遇到,她在,我也在,雨辰也在,过了很久,我给她发悄悄话说:“好吗?”

    “你呢?”她问我。

    “还行。”

    “我也还行。”她说,“那些照片拍完了,简也走了。”

    “哦。”我淡淡地应了一声,因为我并不奢望与她分享一些秘密,我并不需要同情。

    “我在跟雨辰聊天。”她说,“你还记得吗,雨辰答应替我们写个故事的。”

    我当然记得,很早以前,我和夏奈在聊天室里跟她吵吵闹闹的时候曾跟她提出过这样的要求,我还记得雨辰问我们说:“你们希望写成什么样呢?”

    我说:“就是两个女生,好得没有命的那种。”

    夏奈补充说:“就是两个女生,吵起来也没有命的那种。”

    我跟她和雨辰说再见,独自下了线。

    雨辰是个天才,她没有食言,她真的写好了这个故事。给我发来这个故事的时候,雨辰还有一封信给我,她在信中说:“我相信,你会为这本书画出最漂亮的插图,我和小甲会充满信心地等候。”

    我迫不及待地打开文件,在电脑上一页页地细细地读它。毫无疑问,这是我和夏奈的故事,里面有黄豆豆,有木天,有林家明,甚至有陈有趣。最后,还有简,简离开了双鱼甲,他对双鱼甲说:“我会回来,在你长大的某一天,我一定会回来。”

    那夜,双鱼甲一直徘徊在双鱼乙的窗下,她想给她打一个电话,可是她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关心她。她想对她说:“我们生活在同一个温暖的水域,也许偶尔会被水草缠绕,但因为彼此温暖的呼吸,相信都不会是死结。如果我说我爱你,我一直爱你,不知道不知道你会不会相信?”

    那段字,雨辰用了别的字体,加粗加深了它。

    我知道,她是希望我可以认真地读到它。我也知道,这话是夏奈亲口说的。

    新学期就要开始了,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秋天。我在国很知名的一家青春杂志上看到了简替夏奈拍的一组照片,那些照片拍得美奂,让人爱不释手。

    我打通了夏奈的电话,轻声地喊道:“KIKO。”她在电话那端骂我:“白痴。”然后,我又听到了她咕咕的熟悉的笑声——

    文完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双鱼记 爱搜书 双鱼记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双鱼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饶雪漫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饶雪漫并收藏双鱼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