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金逐流抬头一看,只见山上黑压压的一片人头,似是两阵对敌的形势。

    公孙燕恍然大悟,说道:“爹爹,原来你不是单身来的。”

    公孙宏道:“内外三堂的香主听说我要到徂徕山找阳浩算帐,大家都要跟来,他们一片热心,我想压也压不住,只好让他们来了。”要知红缨会乃是江湖上的第一大帮会,帮主给人暗算,受了重伤,帮中一众弟兄,自是认为奇耻大辱,是以他们虽然明知公孙宏与江海天联袂上山,决不会吃亏,也非跟来不可。

    公孙宏又道:“史姑娘,贵帮的李副帮主,也带了许多人来了。他们的消息很是灵通,我还未曾派人向他们报信,他们已经知道你和金少侠上徂徕山了。”公孙燕道:“怪不得不见阳浩的党羽跑来助阵,原来是给他们堵住了。”

    史红英大喜道:“李敦进来了吗?”公孙宏道:“他们夫妇都来了。”

    金逐流笑道:“李敦精明干练,一定早已识穿了那个假冒厉大哥的天魔教教主,料想咱们定然会来查探真相的。李敦能解天魔教所下之毒,他这一来,来得正好。”

    厉南星担忧道:“不知他们会不会和天魔教的人冲突起来?莫要为我一人,连累了许多无辜的人受伤才好。”

    公孙宏道:“我已经告诉他们,这次只找阳浩一人算帐,他们绝不会乱打一场的,天魔教的人,亦已知道我和江大侠同来,料想他们也没有这个胆量,先行动手。”

    说话之间,他们已经到了山上,两方面的人也都发现他们。

    只见红缨会的三大香主——石玄、秦冲、庄远,都在场,李敦则正在和对方一个老者说话。

    金逐流定睛一看,说道:“不但六合帮的人来了,还有其他帮会的人呢,咱们在华山碰见的那六个人也来了。”

    阳浩那班党羽,看见阳浩一副丧家之狗的神气,给他们押来,都是吃惊不已。天魔教的徒众看见了厉南星,更是惊奇。他们明明听得“教主”在地道中呼救的声音,那扇石门也还未曾凿开,不解何以“教主”忽然会从外面回来。

    李敦哈哈笑道:“这才是你们的真教主,如今水落石出,你们可相信我的说话了吧?”

    与李敦说话的那人,是天魔教的老人,对厉南星父母最是忠心,不过他却是未曾见过厉南星的。此时看见厉南星和那个假教主面貌甚为相似,但仔细看时,又似乎有点不像,而且装束也不一样,不禁惊疑不定,说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情?”

    厉南星道:“你是忠字堂的副香主韩正达吧?当年家父在冀南负伤,多得你护送他回山,家父时常和我提起你的。”

    这件事情,韩正达从未向别人说过,他在天魔教的职位,也是只有几个旧人知道,那个假冒厉南星的“教主”,却只知道他是资历甚深的旧人而已。

    韩正达又惊又喜,说道:“你,你果然是我少主人!那么,那个教主是假的了。”

    厉南星点了点头,说道:“这都是阳浩布下的骗局,我现在就和你去把那个假冒我的人揪出来。让他亲口告诉你们他是什么人!”

    天魔教的人都不禁哗然起来,有些人还在半信半疑,说道:“这是阳浩布下的骗局,为什么他要如此作弄我们?”

    厉南星道:“事情真相,让阳浩自己说罢!”

    阳浩无可奈何,只好当着众人,一五一十地说了出来。

    厉南星在他说话的时候和韩正达进入天魔教的内香堂,打开地道的石门,把那个假教主放出来。那人在地道中饱吸秽气,苦不堪言,幸而还未气绝。

    厉南星把他带到外面的广场。这时阳浩刚刚说完了他所干的坏事,正好叫那个假教主接上去说明他给阳浩摆布的真相。

    事情水落石出,天魔教当然是人人痛骂阳浩,阳浩邀来的一帮人,更是恐惧公孙宏和江海天将他们一同治罪,争着也都痛骂阳浩,把罪责推到阳浩身上,希望能够获得赦免。”

    公孙宏笑道:“阳浩已经受到应得的惩处了,由他去吧。至于他请来的朋友嘛……”故意顿了一顿,那些人纷纷叫道:“我们也是受骗的!”“他恃势欺人,我们敌不过他,不敢不来!”“这件事我们毫不知情,公孙舵主,你高抬贵手。”

    公孙宏哈哈一笑,说道:“不必惊慌,我们只是惩治首恶,不问随从。至于你们平日的作为,是好是坏,你们自己反省反省,是否做了坏事,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好了,你们要走的也都可以走了!”那班邪派人物如奉大赦,登时四散,只有天魔教的人留下来。公孙燕对史红英悄悄说道:“依我爹爹往日的脾气,决不会如此宽容,看来他是受了江大侠的影响了。”史红英笑道:“逐流,人家称赞你的师兄呢,你凡事都不正经,倒是应该学学你的师兄才好。”忽然发现金逐流已经不在她的身边。

    史红英吃了一惊,失声叫道:“咦,逐流哪里去了?”公孙燕也是好生诧异,说道:“我刚才还看见他在你的身旁的,怎的一转眼就不见了?不过,你可不用担心,文道庄武功已废,邪派之中还有谁的武功比得上金少侠?或许他是碰上熟人,与朋友叙旧去了,决不会有什么意外的。”

    史红英道:“他是拴不住的野马脾气,我才不管他呢。”话虽如此,心里总是有点疙瘩,暗自想道:“就是碰上了熟人,也应该和我说一声呀。”此时阳浩和他的那班党羽已经走了,俱留在山上的六合帮、红缨会和天魔教三方面的人还有一千多人,史红英用眼光搜索,想在人丛之中发现金逐流,谈何容易。

    公孙宏道尽了阳浩的党羽之后,说道:“南星老弟,天魔教的事情我可不便越俎代疱了。”

    韩正达朗声说道:“少教主,我们都是冲着你才回到徂徕山的,想不到上了阳浩这老贼的当。如今假的赶跑了,真的自当即位。少教主,重开香堂,继日教主,你可是义不容辞啦!”一呼百应,天魔教的旧人都表示拥护。

    厉南星道:“各位盛情可感,但请听我一言。家父二十年前,遵金大侠之嘱,关闭香堂,如今又何必多此一举?再说我年轻识浅,德薄能鲜,也不配做各位的教主。”

    韩正达说道:“此一时,彼一时。当年金大侠劝教主解散本教,这是因为本教龙蛇混杂,邪正难分,恐怕会受人利用的缘故。如今那些坏人死的死了,散的散了,未死的也早已另谋‘出路’去了。我们这班人都是为了怀念故主,才回来向少主效忠的,我不敢说在我们里面没有一个坏人,但如绝对是正多邪少。我们之中,还有许多人是带了子弟来的,少教主,你可不能辜负了他们的好意。”

    厉南星甚是为难,想了一想,说道:“我倒有个两之策,希望各位考虑,目前在此的红缨会与六合帮,正是江湖上最大的两个帮会,红缨会行侠仗义,人所共知,不必多说。六合帮如今由史女侠,新任帮主,也是一个光明正大的帮会了。各位若是有心里端‘海底”大可分别投入这两大帮会之中,何须重起炉灶?”

    天魔教众人见厉南星坚辞教主之任,而且说的也是正理,商讨之后,也都表示同意了。韩正达道:“今日喜事重重,难得各位光临,天魔教弟兄也有了归宿,请让我们稍尽地主之谊。”于是众人都进入天魔教的总舵,参加韩正达所设的庆功宴。

    史红英正要去找寻金逐流,忽有几个汉子走来向她行礼,原来就是那天在华山清风观所碰见的那五个人。那天金、史二人正华山探访华山医隐的弟子漱石道人,不料漱石道人已经给阳浩派人毒死,这五个人分属五个帮会,他们的帮主因为拒绝天魔教新教主即位的观礼邀请,也都给阳浩的人暗中下毒,弄得半死不活,这五个人请他们的帮主上山求医,恰巧与金、史二人相遇。这才揭发了有人假冒厉南星之事的。

    他们恭恭敬敬的向史红英施礼,史红英只好向他们叙话。问明来意,始知他们是听得风声,起来相助,并来求医的。

    为首的长练帮帮主之弟孙百寿说道:“那天我们听得史姑娘和金少侠要来徂徕山找那个冒名的假教主算帐,我们一向听令贵帮,如今史姑娘做了帮主,尽改过去的苛规,我们更是感激不尽。因此,我们虽然明知帮不了忙,也该来摇旗呐喊,史姑娘那天又似乎说过,贵帮有一位副帮主能够解天魔教之毒,我们的帮主业已毒发,只怕难以拖延,是以我们只好将帮主护送来此,请史姑娘允准贵帮的李副帮主为我们的帮主医治,助拳为名,求医是实,但这份人情,却是史红英乐意做的。

    史红英道:“贵帮的帮主在哪儿?”孙百寿道:“多蒙天魔教的韩老前辈照料,如今正在静室歇息,只等史帮主施恩了。”

    史红英道:“孙舵主言重了,这是应该的。”当下叫李敦过来,与他们相见。厉南星道:“李大哥,我给你帮忙。”那些人知道他是天魔教教主之子,解毒的本领料想比李敦更为高明,均大喜过望。

    说起那天的事情,这些人不免要问及金逐流。史红英道:“我也正想找他呢,也不知他到哪里去了?”此时已是日影西斜,将近黄昏的时分,江海天见师弟尚未回来,也是不禁惊疑不定,于是就和史红英一同出去找寻。那五个人和六合帮的头目也都跟着出去,帮忙他们,分头找寻。

    金逐流到哪里去了呢?原来他在阳浩那班党羽之中,发现了一个相识的人,这个人是封妙嫦的父亲封子超。

    在那些人纷纷下山的时候,金逐流看见一个人混在人丛之中闪闪缩缩的向后山逃去,这人拉起披风,罩过头部,但从他的背影,金逐流隐约还可以看得出是谁。

    金逐流想起替秦元浩做媒之事,此时发现了封子超,不由得心中一动,暗自想道:“此事尚未有个交代,封子超可是来得正好!他又是萨福鼎的旧属,曾经做过大内侍卫的。说不定此来或许还有别的阴谋,我倒是不能不找他问个明白了。

    此时封子超已经走得远了,金逐流不便声张,立即追去。他轻功超妙之极,是以连在身边的史红英也没发觉。

    转过一个山坳,只见封子超和两个人同在一起,低下头来小声说话,却听不到他说什么。阳浩的党羽都是向山下跑的,只有这三个人向后山,似乎是不愿和那些人同行。

    金逐流看清楚了封子超,立即使出“燕子三抄水”的绝顶轻功,一个起伏,到了封子超后面,伸掌向他肩头拍下,笑道:“你还记得起我这个媒人么?你的女儿就要出嫁了,你还没有谢媒呢。”

    金逐流这一掌拍下,掌势已是把封子超身形罩住,不论他如何躲闪,都是难以避过给金逐流点中穴道。

    金逐流艺高胆大,根本没有把那两个与封子超同行的人放在眼内,他准备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点了封子超的穴道之后,再看看那两个人如何,那两人若敢干涉的话,再对付他们也还不迟。

    哪知他这一掌拍下,忽呼得后面那个汉子一声冷笑,说道:“好个姓金的小子,你也未免太猖狂了。公孙宏都让我们走了,你却要来截人。好,我倒要看看你这小子有何本领,胆敢目中无人!”

    双掌相交,金逐流只觉得对方的掌心有如一块烧红的烙铁一般。登时热得他几乎透不过气来,不由得心中大骇!

    那人口中说话,掌力却是一浪高过一浪,连发出的掌风都像是从鼓风炉中喷出来似的,触体如烫。金逐流接连用了几招刚柔并济的大须弥掌式,竟然摆脱不开。

    虽然摆脱不开,但也逐渐化解了对方的掌力。那人刚刚说到“我倒要看你这小子有何本领”的“本领”二字,只听得“卜”的一声响,金逐流中指一弹,弹中了那人掌心的“劳宫穴”。

    “劳宫穴”并非那人的命门要穴,但给金逐流弹个正着,也是不由得陡然一震,急忙收掌。金逐流冷笑道:“我道是什么人,原来是仲帮主的手下败将,哼,我的功夫虽然比不上仲帮主,但你的雷神掌也未必就能胜得了我!”

    原来此人名叫欧阳坚,乃是武学世家欧阳伯和之子。他们的家传绝学名为“雷神拳”,与孟神通的“修罗阴煞功”一冷一势,异曲同工。十年之前,欧阳伯在邪派中也是声名仅次于孟神通的一个大魔头。后来欧阳伯与在华山与丐帮的帮主仲长统较技,给仲长统废了他的武功。(二事详《冰河洗剑录》)三年前欧阳坚为父报仇,在徂徕山与仲长统相遇,双方恶斗一场,结果仍是欧阳坚败下阵来。那天恰巧金逐流和秦元浩到封子超家里找他女儿,封家也是在徂徕山上离天魔教旧址不远的,是以恰逢其会,目睹了这场恶斗。

    仲长统是武林中顶尖儿的人物,欧阳坚败在他的手下,本来不算得是什么耻辱。但因他极为自负,他败给仲长统之时,仲长统已经是个六十开外的老头,而他则正在壮年,他为父报仇,志在必胜,是以惨败之后,引为奇耻大辱,最忌别人揭他疮疤。

    此际,他给金逐流点着了“劳宫穴”,虽无大碍,毕竟也是输了一招,加以又听了金逐流的冷嘲热讽,不由得老羞成怒,“哼”的一声,冷笑说道:“好,你不惧我的雷神掌,那就让你再试一试吧!”

    两人再次交锋,欧阳坚双掌开发,热浪四溢。金逐流知道厉害,当下避免与他硬拼,使出“天罗步法”,绕身游斗。一见有隙可乘,便以追风掌式进袭。

    论真实的本领,金逐流并不在欧阳坚之下,但却吃亏在和文道庄先战了一场,此时虽然过了一个多时辰,精力仍未完渐复。而欧阳坚经过了三年苦练,功力又比斗仲长统之时高了许多,此消彼长,斗了一会,金逐流好像置身在烘炉之中,不禁呼呼喘气,大汗淋漓。

    封子超站在一旁观战,好像有点惶恐不安的模样,频频搓掌,金逐流见他没有逃走,倒是觉得有点奇怪,心里想道:“我纵使打不过欧阳坚,但有江师兄和公孙宏老前辈在这里,迟早会赶来的。封子超既然帮不上欧阳坚的忙,为何他不趁这机会逃走呢?”

    袖手旁观的还有一人,是个书生装束的中年汉子,只见他折扇轻摇,意态潇洒,看了一会,笑道:“好热,好热!恭喜欧阳兄,你的雷神掌已是大功告成,大胜令尊当年了!”

    欧阳坚听他一赞,大为得意,哈哈笑道:“扶桑岛武功绝世!区区这点微末之技,怎当得牟兄谬赞,不过用来对付这小子大约还可以取胜罢了。”

    金逐流吃了一惊,暗自想道:“听说扶桑岛的武功久已失传,怎的又钻出了这个姓牟的汉子?难道他竟是牟沧浪的后代子孙么?”

    原来扶桑岛这一派武功源远流长,始祖是唐代的虬髯客。其时天下大乱,虬髯客本有逐鹿中原之心,后来见了唐大宗李世民,为李世民的气度所慑服,不敢与李世民争霸,遂远走扶桑,自立为王。虬髯客传给牟沧浪,也是唐代一位鼎鼎有名的武学宗师,与当时的空空儿、铁摩勒二人不相上下,鼎足称雄(事详拙著《大唐游侠传》),牟沧浪之后,经过来、元、明、清四个朝代,也不知在什么时候早已失传了。许多年前,金逐流之父金世遗到过扶桑岛,想找牟家的后人,但也没有找着。

    金逐流暗自想道:“虬髯客、牟沧浪不但是当时的大侠,也是后世景仰的武学宗师,这人若然真是扶桑岛的一脉所传,他不与侠义道往来,却与妖邪结纳,这岂不是自毁家风?”

    欧阳坚得那人一赞,正自详洋得意,不料那人赞了他之后,跟着忽然又赞起了金逐流来,说道:“儿子如此,老子可知。人人都说金世遗的武功天下第一,果然名不虚传。这位小哥也当真不愧是金大侠的儿子!”

    欧阳坚听了,极不舒服,“哼”了一声,却不说话,双掌加紧进攻。心里想道:“称赞这小子了得,我就把他打得狼狈不堪给你看看。”

    金逐流吃亏在恶斗之后精力尚未完恢复,在欧阳坚猛攻之下,虽然还可以勉强应付,但大汗淋漓,好像落汤鸡似的,也的确是有点狼狈不堪的样子。

    姓牟的那个汉子摇了一摇扇子,又道:“听说金世遗所创的剑法博采众家之长,精深博大,而玄铁宝剑又是兵器中之王。这位小哥何以不用剑呢?”

    欧阳坚一怒收掌,说道:“金逐流,你亮剑吧!免得有人说我是欺负了你!”

    本来金逐流若然使用玄铁宝剑,便可立于不败之地,偏偏他是争强要胜的人,姓牟的提醒他用剑,他却偏不肯用。欧阳坚掌式一收,他的双掌便攻过去,喝道:“接招!”欧阳坚怒道:“叫你用剑,你聋了吗?”金逐流冷笑道:“我不用玄铁宝剑,也正是为了避免给人说我欺负你呀!你用什么我就用什么,决不占你便宜。”

    金逐流的追风掌式飘忽莫测,欧阳坚给他抢了先手,还不能不认真对付。他恨不得一掌打死金逐流,躁急之下,反而给金逐流一口气抢攻了数十招。

    姓牟的汉子摇了摇头,心道:“好个倔强的小子。”他是个武学的大行家,情知金逐流虽然暂时抢到先手,但再战下去,必定又要吃亏,正是禁不住又再说道:“高手比拼,应该各尽所长。雷神掌是欧阳兄的家传绝技,大须弥剑式则是金家的剑术精华。我说呀,金逐流你不肯用剑,你自讨苦吃不打紧,但这场比武也就不能算是公平了。你这不是故意要令欧阳兄受人耻笑吗?这如何使得!”

    欧阳坚是极要面子的人,他刚刚抢回攻势,受了这人的奚落,不由得面红耳赤,大感尴尬,收掌也不是,不收掌也不是。

    就在他进退两难之际,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欧阳坚我和你比掌!我要看看你这三年来的功夫高了几多!”

    金逐流笑道:“仲帮主,我刚才不过和这厮戏耍戏要,还未真正决个雌雄呢!”原来他是因见仲长统年纪老迈,而欧阳坚的武功却是大胜当年,恐防仲长统万一不敌,损了英名,故此不愿仲长统替他。他说这几句话也是话中有话的,既然是要“真正决个雌雄”,就有藉口可以使用玄铁宝剑了。

    仲长统哈哈笑道:“老弟,你是怕我这几根老骨头经不起打么?不妨事的,我正想活动筋骨呢。老弟,你就站在一旁等着瞧吧。”

    说话之间,仲长统已是抢到了欧阳坚面前,接着说道:“你先打一场,因我年纪比你大了一倍,你总不能说我占你的便宜吧!”

    欧阳坚情知金逐流若用玄铁宝剑,自己绝计没有取胜的把握,但若金逐流不用宝剑,自己又是胜之不武,还要给那姓牟的耻笑,是以他正乐得趁此落台。心里想道:“这老叫化子的一只脚已是踏入棺材的了,三年前我打他不过,难道现在还打不过他?”

    欧阳坚自忖可以稳操胜券,便即冷冷说道:“老叫化,你既然自己愿意送死,我只好成你了。不过,我也不想取你性命,当年你毁了我爹爹的武功,今日只是一报还一报罢了!”

    仲长统哈哈笑道:“我已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可不必手下留情。不过,谁废掉谁的武功,这可还要等着瞧呢!”

    仲长统执意要上,听他说得又是甚有自信,金逐流是知道这位老前辈的倔强脾气的,只好让他。

    欧阳坚纵声大笑,说道:“老叫化,今天恐怕不能容你猖狂了!好,那咱们就骑驴读唱本,走着瞧吧!”

    欧阳坚一掌劈下,隐隐挟着风雷之声,仲长统却似漫不经意的轻轻一掌拍出,双掌一交,彼此都不由得心里暗暗吃惊。

    欧阳坚只道仲长统老迈可欺,不料一经接触,只觉对方的掌力柔和之极,但却像碰上了一团厚厚的棉花,自己的劲力竟是无从发挥。这才知道仲长统虽然年纪老迈,但内功却是比三年前更精纯了。

    仲长统也是暗暗吃惊,想道:“这小子口出大言,功夫果然是比三年前强得多了。一百招之内,我是一定可以抵挡得住的,百招之外,这可就难说了。”

    金逐流不知仲长统已是用上力,见他轻描淡写的就化解了“雷神掌”的猛攻,心里暗暗佩服,想道:“毕竟姜是老的辣,可笑我还为他担心呢。”放下了心上的石头,眼光一瞥,只见封子超也正抬眼望他,似乎是有点话要和他说。

    金逐流正想过去和他说话,忽见那姓牟的汉子轻摇折扇,已是来到面前,金逐流有心与他结纳,抱拳说道:“阁下武学高深,小弟佩服得紧,不知有何指教?”心里想道:“封子超这老家伙似乎并无逃走之意,谅跑谅也跑不出我的手心,待会儿向他问个明白,也还不迟。”

    那姓牟的汉子说道:“俗语说,旁观者清,我在旁边说说,倒还可以。认真较量起来,只怕还未必是你老弟的对手呢。”

    金逐流怔了一怔,不知他说这话是何用意,心念未已,只听得那姓牟的汉子跟着说道:“就不知老弟有没有精神再打一场?”

    逐流不由得气向上冲,心想:“原来他是要估量我,他本来是个有几分狂傲气质的人,此时虽然喘息方定,气力不加,但也不甘示弱,立即说道:“久仰扶桑岛的武林绝学,我只道早已失传,难得还有眼福见到,我正想向阁下请教。”

    那汉子哈哈一笑,说道:“金少侠不必客气,不错,敝祖师虬髯客的修为的确当得‘武林绝学’四字,但那是一千年以前的事情,数十传之后,小可所得,只怕已不及前人十分之一,令尊才是当世首屈一指的武学大师呢。小可冒味,想见识见识金少侠家传的天下无双的剑法。”

    金逐流料想此人的武功必定远在欧阳坚之上,当下就不客气地拔出玄铁宝剑,说道:“恭敬不如从命,请阁下亮剑!”

    那姓牟的摇了一摇折扇,说道:“金少侠已经打了两场,咱们虽然只是彼此切磋,我也不能占少侠的便宜。我就用这柄扇子接少侠几招,希望少侠不要误会我是小觑你的本领。”

    金逐流初时的确是有几分生气,以为他是存心轻视的自己,今日他把话抡在前头说了,倒是不便发作,心想:“我败给他不打紧,只怕折了爹爹的威名。我气力不济,仗着玄铁宝剑之利,那也只是扯了个直。不能说是胜之不武。”于是说道:“好,既然只是彼此切磋,那咱们就点到即止吧。请阁下赐招!”那汉子道:“客不僭主,还是请金少侠先行赐招!”

    金逐流性情豪爽,不耐烦与他婆婆妈妈,当下便道:“如此有僭了!”唰的一剑刺将过去。

    那人折扇一指,扇头轻轻一按剑脊,竟然把百斤重的玄铁宝剑牵过一边。金逐流吃了一惊,立即变招,宝剑一伸,将他的粘黏之劲化解,一招“夜叉探海”,横削那人手腕。那人赞了一个“好”字,折扇忽地指到了金逐流胸前的“愈气穴”,竟然也是一招极高明的剑法!

    这一招是攻敌之所必救,金逐流本来不是想和他拼命的,既然不愿输招,只好回剑遮拦。姓牟这汉子见他变招神速,不禁又赞了一个“好”字!

    金逐流却是不禁暗暗惭愧,心里想道:“怪不得扶桑岛的武功名垂后世,受人累仰,果然是不同凡响,可笑我刚才还恐怕胜之不武呢,谁知我用了玄铁宝剑,竟斗不过他一把折扇!”

    姓牟的汉子也是好生佩服,心想:“倘若他真个和我拼命的话,我即使不致落败,也是难以对付的了。玄铁宝剑的威力固然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但他如是剧战过两场的,依此看来,金世遗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头,的确是殊非幸至了!”原来这人本来是想去找金世遗比试的,想不到未找着金世遗,却先碰上了金世遗的儿子。对方连斗两场之后,自己也不过稍稍占了一点便宜,不觉冷了半截。

    两人惺惺相借,但为了本门荣誉,却也是谁都不愿输招。金逐流自知气力不足,当下仗着玄铁宝剑之利,展开了大须弥剑式,紧紧封闭门户,不让对方有可乘之机。姓牟的汉子把一柄小小的折扇使得出神入化,时而当作五行剑使,时而当作判官笔用,一柄扇子,竟然可以变作许多种不同的兵器,但虽然如此,一时间却也攻不破金逐流严密异常的防御。

    忽听得一个苍老的声音说道:“居然还有人敢在这里撒野,我倒要看看是谁?原来是仲帮主来了!这小子是欧阳坚!”跟着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江大侠,你快未行,逐流恐怕不是这个人的对手。原未是公孙宏、史红英、江海天等人联袂来到,公孙宏首先注意的是仲长统与欧阳坚这一对,史红英则当然是关心金逐流。

    公孙宏抬眼向金逐流这边望去,一看之下,不由得大吃一惊:“这人是谁?如此了得?看来也不过三十左右年纪吧,我若是在他这个年纪,恐怕还当真不是他的对手呢!”

    江海天看了也不禁啧啧称异,对公孙宏道:“这人的武功不知是什么武派的,但看来却似乎并无恶意。咱们不必忙于干预,免得造成无心之失,得罪了朋友。”

    公孙宏点头称是,却又说道:“但欧阳坚这小子可是和仲帮主拼命啊!咱们不能不管吧?”

    仲长统哈哈笑道:“老叫化和这小子玩玩,公孙老弟,你可不许多事!”

    此时欧阳坚与他已经斗到百招开外,刚刚扳成平手。仲长统固然是气力不加,欧阳坚的雷神掌甚耗元气,斗到了百招开外,亦已是渐渐成了强弩之末了。

    公孙宏与江海天虽然只是袖手旁观,但欧阳坚看见他们来了。却是不由得越发心慌。激战中猛听得仲长统喝声:“去!”双掌相交,声如郁雷,欧阳坚一个倒头筋斗,翻出数丈开外!

    忡长统冷笑道:“你回去再练十年吧,但一年之后,老叫化只怕是见不着你了。但愿你懂得老叫化饶你的一番心意,十年后重新做个好人。”原来仲长统已是用“混元一气功”破了欧阳坚的‘雷神掌”,欧阳坚的武功虽未废,但这最厉害的“雷神掌”若想再练成功,至少也得十年之后了。

    欧阳坚哪里还敢答话,一个筋斗翻出数丈开外,立即便似一溜烟地跑了。封子超“啊呀”一声,一副失魂蒋魄的模样望着欧阳坚跑下山去,也不知他打的是什么主意,心里似乎正在犹豫不决,但却没有跟着逃跑。

    仲长统叫了一声“好险!”笑道:“江大侠,公孙老弟,幸亏你们两位来到,给我掠阵。你们虽没出手,却也吓坏了欧阳坚这小子了。说老实话,若不是他心里发慌,只怕我还当真胜不了他呢。”

    公孙宏笑道:“毕竟姜是老的辣,想不到你非但是宝刀未老,而且是功力越老越纯,老叫化,我算是服了你了。但你何以不废了他的武功,以免后患?”仲长统笑道:“公孙老弟,你别给我脸上贴金。我的一只脚已是踏进攻墓的了,哪里还有与少年人争强斗胜之心?欧阳坚这小子虽然屡次我我麻烦,但他只是代父报仇,未明邪正而已。本身作恶倒是不多。老叫化已经废了他父亲的武功,又何妨适可而止,给他十年功夫,让他有个反省的机会。”

    封子超走近了来,望了望仲长统。又望一望江海天,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似乎是有什么话要说,却又吞吞吐吐,欲说还休。

    仲长统道:“封子超,你也来了。你有什么话说?”

    封子超道:“我、我、我是有一件事情,想、想、想和江大侠说!”仲长统喝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封子超给他一喝,底下的话更说不出来了,就在此时,只听得史红英“啧”了一声,江海天抬头望去,只见金逐流正在一剑劈下,姓牟的那汉子折扇轻轻一按,贴着剑脊,把玄铁宝剑引过一边。金逐流似乎想要抽剑变招,但如抽不回来。对方的那把折扇贴在剑上,也拿不开。两人登时僵在当场,好像变成了两尊石像,动也不动。但头上却都是冒出了热腾腾的白气。

    江海天道:“好,封子超你想好了,等会儿冉说不迟。”说话之间,已是走到金、牟二人之前,笑道:“你们胜负未分,正好适可而止了!”说罢,轻轻在玄铁宝剑上一弹。

    金、牟二人,同时觉得虎口一热,玄铁宝剑移开数寸,那把折扇也才能收了回去。两人各自倒跃三步,不由得都是暗暗叫了一声“惭愧”。

    原来他们两人都不愿意输招,姓牟那汉子使出了以柔克刚的绝顶内功,想把金逐流的玄铁宝剑夺出手去,哪知金逐流亦是早已练成了正邪合一的内功的,他虽然不识扶桑岛的内功心法,但那姓牟的汉子借力打力,却是不能。双方既然都不能够化解对方的力道,剑扇相交,这就变成了内力的比拼了。金逐流吃亏在剧战了两场,内力自是稍逊一筹,但他却占了兵器之利,姓牟那汉子用一把折扇与他的玄铁宝剑相抗,万一支撑不住,就有杀身之祸。金逐流也是一样危险,他的内力不及时方,倘若支撑不住,过后不死也得重伤。

    他们本来只是相互切磋,变成了内力比拼,实非始料所及,高手搏斗,最忌的就是比拼内力,一到了这个地方,谁也不能罢手,除非有个功力更高的人出来化解,否则就只能拼个两败俱伤了。

    江海天出来化解,其实也是颇为冒险的。假如他的内力不是胜过金、牟二人的总和,那就非但化解不了,而且两人的内力都将反震到他的身上,他自己也要重伤。”

    姓牟那汉子见江海天举重若轻的只是一弹指就将他们分开,不由得又是感激又是惭愧,心里想道:“金世遗的徒弟尚且如此,我凭什么与他争雄?”当下连忙收了折扇,向江海天施了一礼说道:“江大侠绝世神功,佩服佩服!”

    金逐流道:“这位牟先生是扶桑岛的传人。”江海天吃了一惊,也连忙拱手道:“贵派武功,千年之前已享盛名,我只道久已失传,不料今日有此眼福,得见贵派的惊世骇俗的武林绝学,当真是名不虚传,在下更是好生佩服!”

    江海天说的绝非虚伪的客气说话,原来他的当世无敌的内力,大半是由于他在少年之时幸得奇遇,服食了对于增进内力最有功效的奇药“天心石”所至。江海天自忖:“本门的内功心法固然是奇妙无比,但我若不是服食了天心石,循序渐迸,在他这个年纪,决不能有他的功力。这人只用一把折扇,能使出各种不同兵器的招数,虽说也未必就能够胜得过师父所传,但如是非我所及了。”

    公孙宏哈哈大笑,走上前来,说道:“扶桑岛武功重现中土,这真是武林中一大喜事。但老朽却有一事不明,不解牟先生何以会与欧阳坚同在一起,莫非牟先生不知他的来历么。”正是:

    岂有明珠投暗室,从来泾渭不同流。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黄金书屋扫校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侠骨丹心 爱搜书 侠骨丹心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侠骨丹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梁羽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羽生并收藏侠骨丹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