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此时厉南星正在逐步向公孙燕移近,尚未会合。公孙燕的对手是高大成、杜大业二人,这两人都是一帮之主的身份,武功很是不弱。高大成的狼牙棒械重力沉,招数纯熟;杜大业的一对护手钩轻灵翔动,专克刀剑。双钩一棒。”配合得很好。公孙燕使出浑身解数,兀是不能突破他们的钩棒联手。她的剑术虽然精妙,却吃亏在气力较小,时间一长,不觉香汗淋漓,渐渐有点支持不住。

    厉南星这边,本来是和李敦夫妇合战安俊庭的,此时已经来了另外四名将军府的武士,成为以三对五的局面,这四名武士不过是二流脚色,但他们却练有一套四人合使的棍法,四人如同一体。攻守谨严,足可以当得一个一等一的高手。他们所使的齐眉棍,都是重兵器,厉南星的玄铁室剑可以损伤他们的兵器,但却不能在一招之间,将它削断。安俊庭的武功极高,得了这四个武士的协助,他从中策应,照顾四方,登时也扳回劣势,成了相待的局面。

    厉南星听得金逐流在叫“厉大哥”,抬头望去,只见金逐流与史红英在三大高手围攻之下,激斗方酣,看情形似乎他们也是自顾不暇。这刹那间厉南星又惊又喜,又是微感辛酸。稍一分神,安俊庭觅得他的破绽,霍的一鞭打来,在厉南星的肩头抽出了一条淡淡的血痕!

    但这一鞭也把厉南星打得醒了过来,心里想道:“为报知己,虽死何辞。”思念及此,登时血脉贲张,也不知哪里来的神力,呼的一剑,就把一根三十多斤重的齐眉捧劈为两段,剑锋一带,又将安俊庭的七节鞭削了一节。此时安俊庭的七节鞭已经是只剩下三节了。

    那四个卫士是同进同退,宛如一体的,一根齐眉棍给斩断之后,阵法立即破了。厉南星从缺口冲出,一个起伏,已是如掠波巨鸟般地冲到了公孙燕这边。

    高大成听得背后金刃劈风之声,大吃一惊,连忙回身招架。应招虽快,还是慢了半步,狼牙棒刚刚举起,厉南星已是一剑劈下来!高大成哪挡得住玄铁宝剑的威力,“当”的一声,狼牙棒当中剖开,高大成虎口流血,跌翻出一丈开外。

    杜大业连忙逃跑,公孙燕剑招何等迅捷,“卜”的一声轻响!剑尖已刺进了他膝盖的环跳穴,杜大业双腿一软,跪在地上。

    厉南星道:“燕妹,你快去接应李敦夫妻!”匆匆说了这句话,便即向金逐流与史红英那边奔去。

    公孙燕本来是跟随厉南星的,可是回头一看,却见李敦夫妻正在陷于险象环生的苦战之中!

    公孙燕与何彩凤情同姐妹,见此情景,大吃一惊,只好连忙回去,救援她与李敦。

    厉南星掠过两座假山,恰好碰上了出来寻觅贺大娘的帅孟雄。

    这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帅孟雄喝道:“好呀,你这小子也来送死!”抢上假山,居高临下,要把厉南星打下去。

    厉南星冷笑道:“那姓贺的老妖妇早已死了,你到黄泉路上会她去吧!”猛挥玄铁宝剑,立即抢攻。

    帅孟雄不知是真是假,心里想道:“且把这小子打发了再说。”他以前和厉南星曾经交过一次手,那次厉南星给他一掌打得重伤,是以他虽然知道厉南星手中拿的是玄铁宝剑,却也傲然不惧。

    不料刀剑相交,只听得“当”的一声,帅孟雄手中的一把长刀已是折为两段。

    帅孟雄自以为功力胜过对方不止一筹,却不知那一次他之所以得胜是因为厉南星受伤在先,这一次情形恰恰相反,是他先中了毒针,此消彼长,如何还能挡得住厉南星玄铁宝剑的一劈?

    帅孟雄大惊之下,人急智生,恃着占了居高临下的地利,脚尖一挑,把假山上的一块石头挑动,厉南星正在仰攻,这块石头照面就打下来。

    厉南星把剑一挥,“喀嚓”一声,火星篷飞,这块大石头又给他的宝剑劈为两半。帅孟雄连环起脚,第二块、第三块石头,……接续而来!

    厉南星一口气连劈五块石头,说时迟,那时快,已是抢上了这座假山。帅孟雄侧身一闪,反手擒拿他的左腕。厉南星一剑劈空,劈在假山石上,声如巨雷。

    帅盂雄的大擒拿手法极为了得,厉南星一剑劈空,他已经拿着了厉南星的手腕。可是厉南星这一劈之力威猛无伦,帅孟雄给他的剑风一荡,脚步已是站立不稳,拖着厉南星就滚下来。厉南星无暇转身挥剑,大喝了声“去!”一个心窝腿踢出,登时把帅孟雄踢下了假山。

    这几下兔起鹘落,迅疾异常。当帅孟雄与厉南星交手之时,府中好手已是纷纷赶来,可是仍是解救不了他这一腿之灾。

    但是厉南星虽然踢伤了帅孟雄,报复了一掌之仇,他要闯过去与金逐流会合,却也是不能够了。

    只见跑来救护帅孟雄的一群人中,有海砂帮的帮主沙千峰,有阳浩的第子龚平野,有圆海与董十三娘。厉南垦一个“鲤鱼打挺”跳起来时,这些人都已到了假山下面,转眼间史白都也飞一般地赶到了。

    厉南星倒吸了一口凉气,心里想道:“单史白都一人,我有玄铁宝剑在手,只怕还是打他不过,何况还有沙千峰等许多好手?罢了,罢了,拼将一死酬知己,但求逐流贤弟与史姑娘能够脱险,我今日虽死,死亦瞑目!”史白都后发先至,此时已经抢上假山。

    厉南星思念及此,心意立决,大叫道:“贤弟,接剑!”玄铁宝剑化作了一道银虹,隐隐挟着风霄之声,笔直的向金逐流飞去!

    这样沉重的玄铁宝剑,从高处飞下来,威势何等惊人?史白都深知玄铁宝剑的厉害,功刀虽高,也不敢抢接。一侧身,玄铁宝剑从他头顶飞过。

    此时只剩下文道庄与阳浩和金、史交手,金逐流的本领略高他们一筹,史红英则是不及他们。以一敌二,一时间难分高下。

    说时迟,那时快,玄铁宝剑己是扶着风雷之声笔直飞来,文道庄也是知道玄铁宝剑的厉害的,史白都都不敢接,他如何敢接?当下他和阳浩不约而同的左右分开,玄铁宝剑飞到了金逐流的面前。

    金逐流身形微侧,伸掌一拍,拍着剑柄,玄铁宝剑转了个方向去势立缓,金逐流左手一抄,已是紧紧地握牢了剑柄。原来厉南星曾得金逐流的父亲传授剑法,这一招掷剑的手法正是“大须弥剑式”的一招,金逐流对这一招掷剑接剑的手法比厉南星还更纯熟,是以厉南星敢于掷剑给他,而金逐流也果然不负所望,轻描淡写的就把玄铁宝剑接了下来。

    可是金逐流接了宝剑,却是不由得心头一凛,毫不欢喜,反而慌了起来,想道:“厉大哥弃了宝剑,如何对付史白都?”

    这柄玄铁宝剑重达一百多斤,从假山上掷下来容易,抛上去当然难得多。金逐流正要不顾一切,抛回去给厉南星。就在此时,忽听得厉南星大吼一声,原来他已给史白都一掌击个正着,骨碌碌的从假山的另一面滚下去了。

    厉南星坠地之处乃是在两座假山之间,金逐流和公孙燕各在一边,厉南星坠地之后,情形如何,他们都看不见!但只见到史白都已经从假山上跳下去,不用说是去捉拿厉南星的了。

    金逐流心痛如割,牙根一咬,想道:“我决不能让厉大哥为我送命!”当下运剑如风,霹雳一声大喝:“挡我者死,让我者生!”史红英跟在他的后面,便即向前硬闯,

    阳浩使出了第九重的修罗阴煞功,还想阻止他们,可是修罗阴煞功的厉害之处不在于掌力,而是在于那股阴寒之气,金逐流不惧修罗阴煞功,挥剑硬劈,阳浩的掌力焉能挡得住这样沉重的宝剑?

    阳浩眼看抵挡不住,蓦地一声大吼,抓起了一个卫士当作盾牌,金逐流一剑劈下,只见血光迸现,这个卫士当场了结。但阳浩自己却拾回了性命,扔下了卫士的尸体跑了。周围的卫士看见阳浩如此残忍,生怕无辜陪丧,哪个还敢向前?

    文道庄自恃三象神功已经练到炉火纯青之境,众卫士散开,他一人独上,“哼”了一声,说道:“我倒要试试你这玄铁宝剑的威力!”

    金逐流喝道:“好,那就来吧!”一招“横云断峰”,玄铁宝剑挟着风雷之声拦腰截斩。”文道庄亮出一口细长的兵刃,还了一招“大漠孤烟”,其直如矢的向金逐流的重剑轻轻点下。

    这口兵刃形式古怪,似刀非刀,似剑非剑,只有二指之宽,却有五尺多长。原来是文道庄用十几把缅刀打成的一把软剑。缅刀本身已是百炼精钢,聚十几把缅刀的精华铸炼而成的这柄软剑,当真是到了“百炼钢化作绕指柔”的地步。

    原来文道庄是个武学的大行家,深知以玄铁宝剑的威力,世间任何兵刃都不能与它硬碰,只有从“以柔克刚”方面着想,他铸成的这把软剑,就正是要用来对付玄铁宝剑的。软剑有个好处,弹力极强,与硬物相碰,决不会一碰即断。

    只听得“叮”的一声,软剑的剑尖轻轻点在玄铁宝剑的剑背上。软剑登时弯曲如弓,但玄铁宝剑的那股大力,却也给他卸去了几分,这一招文道庄虽然是略处下风,但总算是招架得住了。

    金逐流隐隐感到他的反击之力,也禁不住心头一凛,想道:“举重若轻还易,举轻若重更难,这厮能够用一炳软剑发挥出威力极大的三象神功,委实是不可小觑!但我若杀他不退,焉能救得厉大哥脱险?翻了性命,也要与他拼了!”

    金逐流一声大喝,玄铁宝剑疾劈出去。情急之下,也不知是哪里来的神力,百多斤重的重剑拿在他的手里,竟似轻若柳枝,运剑如风,横劈百刺,当真是翩加飞凤,矫若游龙,转眼之间,已是劈刺斫交互运用,使出了七招进手的招式!

    叮叮之声,宛如琵琶高手的轮指疾弹,震得文道庄的剑尖嗡嗡作响,颤动不休!文道庄本来自恃功力要比金逐流略高的,哪知七招过后,竟是虎口发热,软剑都几乎掌握不牢。每一次碰在之后,软剑就多弯曲一分。文道庄大吃一惊。心里想道:“若再硬拼下去,只怕当真要剑折人亡!”无可奈何,只好窜过一边,让开条路,放金逐流过去。

    此时史红英亦已杀退了文胜中等人,追上了金逐流。金逐流听得她的呼吸声息似乎有点异样,吃了一惊,问道:“你怎么啦?”史红英牙关打战,格格作响,应道:“没,没什么。”原来她是受了阳浩所发的修罗阴煞功的寒气所侵,跟着又是一场激战,她的内功造诣远远不及金逐流,自然禁受不起。

    金逐流一看她的面色,已知缘故,当下紧紧握看史红英的左手,一股内力透过她的掌心,助她驱除寒气。史红英道:“别为我耽误了,快去救厉大哥要紧!”金逐流道:“是!”拉着史红英便跑,两人轻功不相伯仲,史红英得了金逐流内力相助,跑起来不逊于精力充沛之时,两人同使“比翼双飞”的身法,转眼间便到达那座假山。

    董十三娘、圆海、沙千峰、龚平野等人一见金逐流来到,都着了慌,连忙四下散开,不敢接战。金逐流翻过假山,叫道:“厉大哥,厉大哥!”

    只见史白都哈哈笑道:“厉南星早已给我杀掉啦,你到黄泉路上会他去吧!”金逐流游目四顾,在这两座假山之间的平地上,影影绰绰的有十多个人,并无厉南星在内,地上横七坚八的有几具尸体,似乎也不是厉南星。

    金逐流心想:“厉大哥想必是翻过那一阵假山和李敦他们会合了。”但这只是从好处着而已,若从坏处着想,厉海星失了玄铁宝剑,决计打不过史白都,在这许多强敌围攻之下,他又焉能逃脱?

    金逐流猜疑不定,勃然大怒,喝道:“你敢诅咒我的厉大哥,吃我一剑!”当下也不理会史白都说的是真是假,立即便挥动玄铁宝剑,痛下杀手!

    史白都把长剑掷出,纵声笑道:“金逐流,你偷了我的玄铁宝剑,你以为我就奈何不了你吗?休说一剑,十剑百剑,只有何妨?”

    “喀嚓”一声,史白都掷来的长剑,已给金逐流削为两段,但史白都功力却在金逐流之上,这一掷之威亦是非同小可,金逐流竟然给他震退了三步。

    史红英连忙赶来给他掠阵,金逐流道:“你去找厉大哥吧!”说时迟,那时快,史白都已是从六合帮一个头目的手中,接过了一个独脚铜人,喝道:“臭丫头,躲开!我不想亲手杀你!”

    这个独脚铜人虽然不及玄铁宝剑的沉重,也有五十来斤。金逐流一剑刺去,只听得“当”的一声,火星飞溅,铜人身上给削去了一小片,金逐流虎口也是微感酸麻。史白都准备了这个独脚铜人,正是要用来对付玄铁宝剑的。

    转眼之间.金逐流使出了十七八剑,史白都挥舞钢人,一一抵住。只听得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欲聋,铜人身上伤痕斑驳,但也毕竟是把玄铁重剑的威力抑制了。

    沙千峰刚才被史红英打了一鞭,心中含恨,见金逐流已经和史白都交上了手,当下便放心上来捉拿史红英。阴恻恻地冷叫道:“乖侄女,有本领你就再打我一鞭吧。”

    史红英的本领不在沙千峰之下,但却吃亏在久战之后,气力不加。十数招一过,香汗淋漓,罗衫尽湿。沙千峰双掌盘旋飞舞,迫得她步步后。

    龚平野见有机可乘,鼓起勇气,也来加入战团,从旁发掌;协助沙千峰,夹攻史红英。

    龚平野的修罗阴煞功不及乃师深厚,但亦已练到了第七重。掌风发出,寒风侵肌。史红英在激战中正自浑身发热,突然给冷气一冲,不由得牙关打战,花容失色,更感支持不生。

    沙千峰喝道:“撤鞭!”左掌一拨,右手已是使出“虎爪手”的功夫,抓住了史红英的鞭梢。

    史红英银牙一咬,力贯鞭梢,坚不放手。她的鞭法委实是刁钻无比,虽然落入了对方的掌握,依然能够反击敌人。沙千峰只觉指缝间好像有一条小蛇要钻出去,咬得他手指隐隐作痛。

    沙千峰大怒,喝道:“好呀,你这个臭丫头还要逞强。”一个沉肩坐马,使出了千斤坠的功夫,用力一拉。史红英已是用尽了气力,这一拉之下,登时将她牵动,身向前倾。龚平野一跃而上,五指如钩,朝着她的琵琶骨抓下。

    眼看史红英难逃魔掌,忽听得金逐流一声大喝,声到人倒。脚未沾地,已是挥剑向沙千峰斩去。

    原来史白都的独脚铜人虽然足以与玄铁宝剑相抗,但却毕竟不灵活。金逐流胜他不得,要摆脱他却并不难。

    沙千峰本以为金逐流无暇兼顾的,此时见他突如而来,焉得不慌?史红英那条软鞭已给他打得像绷紧了的弓弦,只见剑光一闪,鞭梢断了一截,沙千峰斜身窜出,吓得面无人色!原来金逐流的剑来得太快,他本来是要立即松手的,终于还是给他断了鞭梢。也幸好他躲避得快,否则手掌也要给割了下来!

    龚平野那一抓本来可以抓住史红英的琵琶骨,便给金逐流一声大喝,不由得他不心头一震,这一抓势道略缓,金逐流左手一掌,“砰”的把他打得翻了一个筋斗。

    史红英软鞭疾扫,冷笑说道:“沙伯伯,这一鞭是你叫我打的!”沙千峰刚刚窜过一旁,惊魂未走,避过了玄铁宝剑,却避不开史红英的软鞭,这一鞭刚好打着他的面门,打得他皮肉开裂,眼泪鼻涕齐流,面上好像涂上各种颜料的画布。可惜史红英气力不足,未能打裂他的头颅。但也是够他受了。

    金逐流握着史红英左手,一股其力输送进去,助她驱除寒气。说时迟,那时快,史白都又已扑到,铜人击下,隐隐挟着风雷之声。此时他已是急怒交加,即使把妹妹一齐击毙,也是顾不得了。

    史红英叫道:“别再顾我了,你自己逃吧。”她深知金逐流的轻功卓绝,手中又有玄铁宝剑,要逃的话,无人能够将他拦阻。

    金逐流道:“生则同生,死则同死!”仍然紧紧握着史红英的左手,只用右臂之力,挥剑抵挡铜人。

    当当当几声响过,史白都把独脚铜人向前推压,金逐流抵挡不住这股猛力,身形虽未移动,双足已是陷在泥中。

    史白都叫道:“快来人啦!”要知金逐流是把真力分作两股使用的,此时已是只能勉强支撑。倘若有人向他偷袭的话,此人不必武功很强,己足制他死命,可惜距离最近的沙千峰与龚平野二人,受挫之余,已是给金逐流吓破了服,伤得虽然不重,但听了史白都的叫喊,依然是迟迟疑疑的不敢向前。

    金逐流感觉史红英的掌心已经微微发热,这才放开了手。一声大喝,拔出双足,身气力都运到剑上,猛的一挺一挥,史白都的铜人身上又添了一道伤痕,不由自己的退开一步。

    忽听得有人叫道:“可惜,可惜,我来迟了一步!但也不算太迟。”原来是文道庄匆匆赶到。

    文道主当然不是沙千峰等人可比,他以三象神功运剑,剑出如风,硬插进来,不过数招,已是把史红英和余遂流又隔开两边。

    史白都道:“你替我拿这个臭丫头,金逐流这小子不是我的对手。”要知金逐流为史红英驱除寒气,业已耗了几分真力,他的功力本来就不如史白都,此时自足相差更远了。纵有玄铁宝剑在手,史白都自恃亦可胜他,是以不愿文道庄和自己争功。文道庄看出便宜,不过他对金逐流总也还有几分顾忌,于是微微一笑,说道:“好吧,既然是你的吩咐,那我就只好得罪令妹了!”这样一来,变成了各自为战的局面,强弱之势,越发悬殊!

    忽听得了个少女的声音叫道:“厉大哥,厉大哥!咦!厉大哥,你怎么啦?”你在哪儿?”原来是公孙燕杀来了。

    公孙燕被假山隔在一边,厉南星刚才和史白都交手的情形,她也没有瞧见,但厉南星那一声裂人心肺的呼叫,她是听见了的。

    公孙燕一急之下,豁了性命,招招都是杀手,她本来是和李敦夫妇合战安俊庭以及另外四个武士的。那四个武士中有一人的齐眉棍早些时候已给厉南星的玄铁宝剑劈撕,他们练热了的一套棍法,缺了一人,威力大打拆扣。不过片刻,另外三人亦都伤在公孙燕的剑下,对方高手,只剩下安俊庭一人未伤,公孙燕料想李敦夫妇足可以应付得了,于是赶忙过来找寻厉南星。”

    公孙燕家传的快剑乃是武林一绝,只见她指东打西,指南打北,衣袂飘飘,剑光加练,端的便似水蛇游走一般,龚平野、文胜中等人哪里拦得住她?转眼之间,又有三名武士中剑,公孙燕已是越过假山,到来与金史二人会合了。

    金逐流吃了一惊道:“你没有见着厉大哥?”要知金逐流一直以为是厉南星已经跑去和公孙燕会合的,哪知此刻忽然见到公孙燕跑来找他,金逐流焉得不惊?是以明知公孙燕没有遇到厉南星,还是忍不住要问她一问。

    高手比斗,哪容得分了心神?史白都趁此时机,陡地一声大喝,铜人使劲压下,金逐流的玄铁宝剑竟也禁受不起,给他压得倒摔回来。史白都使上了“隔物传功”的本领,金逐流紧紧握着剑柄,只觉一股巨力倒撞回来,胸口竟似如受铁锥猛击一般,震得他胸中气血翻涌,五脏六腑都好像移了位置!

    眼看金逐流就要给铜人压得重伤,史白都正自得意,叫道:“撤剑!”忽觉微风飒然,公孙燕一招“七星聚会”,长剑指到了史白都的后心。

    史白都是个武学大行家,一听这金刀劈风之声,便如公孙燕这招,竟是同时刺他背心的七处穴道!

    此是史白都武艺高强,也不禁大吃一惊:“想不到公孙宏的女儿,年纪轻轻,竟是如此厉害!但不知公孙宏这老儿来了没有?”当下只好放松对金逐流的压力,左手反手一掌扣出,荡开了公孙燕的剑尖。

    此时史红英在文道庄急攻之下,也又是吃紧非常,金逐流正面的压力一松,立即便回转头来,抡起玄铁宝剑,当作大刀来使,一招“独劈华山”,朝着文道庄劈下。文道庄吃了一惊,连忙闪过一边,其实金逐流此时气息尚未调匀,文道庄倘若是敢于和金遂流相拼的话,金逐流决不是他的对手。

    史白都一掌荡开了公孙燕的剑尖,立即变为大擒拿手,欺身进迫,强抢公孙燕的兵刃,曲臂回肘,按拍勾抓,掌劈指戳,招招险狠,每掌都似乎就要打到公孙燕的身上。公孙燕剑走轻灵,居然在十招之中还攻了四招。但因趴离太近,只觉掌风劈面,几乎透不过气来。

    公孙燕一飘一闪,斜窜三步,叫道:“史白都这厮欺侮孩儿,爹爹,你还不快来帮我?”史白都心中一凛,一招凌厉之极的攻势按住不发,说道:“我和你爹爹是好朋友,你别胡闹,赶快走吧!”要知公孙燕的父亲乃是红缨会的帮主,红缨会是江湖上第一大帮会,势力尚在六合帮之上,公孙宏本身的武功也远远胜过史白都,正是史白都所最顾忌的人物之一。

    史白都心里想道:“公孙宏这老儿难缠得很,不知他来了没有?但不管是假是真,却何苦与他结怨。这小妮子放过也不打紧,金逐流这小子却决不能让他走了。”于是在放掉公孙燕之后,回过头来,又再与文道庄联手,攻打金逐流。

    幸亏有公孙燕缠了史白都片刻,金逐流喘息一过,护体神功自然发挥作用,内力源源而来,虽没有充恢复,亦已恢复了七八成。当下长剑划了一道圆弧,剑光闪缩不定,左攻史白都,右攻文道庄。攻向史白都的是虚招,不让他的铜人碰着,但剑凌势厉,却是在一招之内袭他七处大穴。史白都回转铜人护身,只听得“叮”的一声,文道庄却已给金逐流逼退两步。原来金逐流攻向文道庄的乃是实招,文道庄的软剑虽然不致给他折断,却是抵挡不住玄铁宝剑的威力。

    公孙燕寻觅厉南星不见,文胜中冷笑道:“姓厉这小子早已给史帮主杀啦,你这小妞儿还是跟了我吧!”文胜中生性好色,虽知公孙宏本领了得,但欺她一个单身女子,已陷重围,插翼难飞。于是就大着胆子,与郑雄图联手,上来拿她。

    公孙燕刚才和金逐流说没有见着厉南星,心中已是隐隐感到不妙。文胜中此言一出,严如晴天打了个霹雳,公孙燕脑袋里“嗡”的一声,险险晕了过去。

    文胜中见她惊得好似呆了,心中大喜,立即向她扑去,想捡这个现成的便穴。公孙燕瞿然一省,怒气陡生。郑雄图叫道:“小心!”话犹未了,只见剑光一闪,公孙热已是痛下杀手,“噗”的一声轻响,剑尖穿过了文胜中的左肩。

    公孙燕不理文胜中死活,抽出剑来,第二剑便向史白都攻去。史白都怒道:“我看在你爹爹份上,指点你一条生路,你自己要来找死,我可不和你客气了!”

    公孙燕哑声叫道:“厉南星是不是你杀,是不是你杀的?”史白都心想:“我若说不是我杀的,旁人一定以为我是怕了公孙宏。”当下傲然说道:“原来你是喜欢上这小子呀,这小子有什么好?不错,是我杀的!乖侄女,你莫伤心,我赔你一个女婿就是。”其实厉南星的确是给史白都打得重伤,但死活如何,史白都都还不知。不过料想他是必死无疑的了。

    公孙燕叫道:“厉大哥死了,我也不想活啦!你杀了我,自有爹爹给我报仇。史白都,今日我和你拼了。”话犹未了,已是向史白都疾攻了十七八剑。

    金逐流与史红英都是不约而同地想道:“原来厉大哥已有了意中人,这位公孙娘对他当真是深情无限。”心中甚感安慰,但想及厉南星生死未卜,却又不免心中担忧。但在面对强敌之下,也只有振奋精神作战,无暇多所思虑了。

    两座假山之间地方有限,金逐流、史白都、文道庄都是一等一的高手,在这三大高手剧战之下,旁人哪里插得进手来?郑雄图不自量力,恃着有铁砂掌的功夫,上来助战。给玄铁宝剑扬起的劲风一撞,恰好撞在史白都的铜人身上,登时一命呜呼。

    文道庄挂念儿子,叫道:“胜中,你怎么啦?”文胜中嘶声叫道:“我给那臭丫头伤了,爹,你要为我报仇!”文道庄不知儿子伤得如何,不觉心慌意乱。史白都说道:“令郎决死不了,我听得出来,你放心吧。”文道庄道:“他好像伤得很重。”

    史白都冷冷说道:“死不了的。就是死了,这也是为皇上尽力。”文道庄霍然一惊,心道:“不错,在这紧要关头,我是决不能退缩的了。我顾得了儿子,可就顾不了富贵功名啦!”但话虽如此,总是不免有点挂心。

    此时双方成了以二敌三的局面,金逐流这边虽多了一人,但史红英、公孙燕不但本领较弱,而且都是在久战之后气力难以支持的了。幸亏史白都对公孙宏有点顾忌,不敢伤他女儿。而文道庄挂念儿子,精神也是不能集中,双方这才打成了平手。

    激战之中忽听得炮声隆隆,越来越响。不久,连大军厮杀之声,马群奔驰之声,也隐隐可闻了。

    再说帅孟雄正在到处找寻贺大娘,听得炮声,惴惴不安,忽见安俊庭给一双男女追着逃跑,原来他的助手给公孙燕部杀伤之后,已是打不过李敦夫妻。

    帅孟雄迎上前去,替安俊庭挡了一招,他虽然受了伤,功力还是远在李敦夫妻之上。帅孟雄击退了李敦夫妻,立即问道:“贺大娘呢?”

    安俊庭喘过口气,说道:“贺大娘已给那姓厉的小子杀了。”帅孟雄失声叫道:“什么,她已经死了?”心中一急,哇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安俊庭大惊道:“帅将军,你怎么啦?”话犹未了,只见有个人匆匆跑来,上气不接下气的也在叫道:“帅将军,帅将军!”

    帅孟雄吸了口气,定一定神,睁眼一看,认得这人是他派出去察看军情的一个参将,连忙问道:“外面打得怎么样了?”那参将道:“东西两面城门已给‘贼兵’攻破,张、孟两位统领请将军出去亲自督师,否则恐怕是守不住了。”

    帅盂雄中了毒针,仗着深厚的内功支持了这许多时候,已经是元气大伤。贺大娘一死,解药又已无望。此时他正是意乱心烦,强自支持,哪里还有精神去亲自督师?但义军业已进城,指顾之间就要打来,守在将军府也不是办法。当下强作镇定,说道:“好,我马上出去督军。安副将,你把府中的弓箭手尽都调来,叫他们换上毒箭,将这几个小贼乱箭射杀!”

    安俊庭道:“不怕误伤了史白都和文道庄吗?”帅孟雄怒道:“哪还顾得了这么多!”要知他恨金逐流如同刺骨,宁可玉石俱焚,也决不能容忍金逐流与史红英结成连理。

    帅孟雄口里说是“督军”,心中却在想道:“北门未破,趁着混战之际,我且扮作一个小兵逃走。我个安的地方疗伤,性命要紧,功名富贵不要也罢。”

    心念未已,只听得厮杀之声已是越来越近,看情形似乎是已在进行巷战。帅孟雄蓦地抓着一个卫兵,剥下他的号衣,披在自己的身上,匆匆便跑。

    刚跨出院门,迎面来了一个身材魁伟,髯须如戟的老者,两人打了一个照面,那老者猛地喝道:“帅孟雄,吃我一掌。”这老者正是受过他一掌之伤的上官泰。

    双掌相交,“砰”的一声响,帅孟雄倒跃出一丈开外,“哇”的又是一口血吐了出来。上官泰不知他业已元气大伤,一掌将他震退,倒是颇感意外。愕了一愕,帅孟雄钻进乱军之中,出了院门。

    董十三娘不知上官泰的厉害,喝道:“哪里来的这个老匹夫?”飞身扑上,一招“回风扫柳”,长鞭挥舞,便向上官泰打来。

    何彩凤叫道:“这妖妇最为可恶,上官前辈,不能饶她!”上官泰道:“是吗?”口中说话,左手一抄,已是握着鞭梢,在掌斩下,长鞭断为两截,董十三娘跌了个四脚朝天。李敦、何彩凤两柄飞刀同时掷出,登时取了她的性命。李敦在六合帮之时,曾受过她不少的气,此时方得泄愤。圆海见董十三娘毙命,吓得扭头便跑。

    将军府中本是好手如云,但此际人心慌乱,自顾不暇,哪还肯为帅孟雄卖命?安俊庭费尽力气,才找得十几名弓箭手,叫他们躲在假山上放箭。

    史白都大怒喝道:“岂有此理,连我你们也要射杀了!”倒提独脚铜人,跃上假山,正要找安俊庭算帐,忽地里一阵骤雨般地暗器打来,但这些暗器却不是向假山下面的金逐流射去的,只听得“哎哟,哎哟!”“不好了,不好了!”的惊叫之声四起,那十几名弓箭手都着了暗器,滚下假山。

    只见墙头屋顶,东面几个,西面几个几条人影捷如飞鸟般的扑下来,他们是:宇文雄、江晓芙、李光夏、林道轩、上官纨、竺清华——这三对夫妻是江海天的门人弟子。女婿、女儿——还有陈光阴、石霞姑和秦元浩、封妙嫦两对情侣。

    义军大队未至,但这十几个人如飞将军的从天而降,已是足以大寒敌服;上官泰喝道:“义军已经破城,要性命的快快投降。”将军府的卫土有的逃跑,有的伤亡,还有更多的人自忖顽抗无益,乖乖的听话的放下了武器。帅盂雄延揽来的那些好手,则似没头苍蝇的到处乱钻。

    史白都抡起独脚铜人,泼风般地打将出去,喝道:“不要命的就来送死!”宇文雄道:“好,你是六合帮的帮主是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厉害?”剑身合一,一道青光滚来,“嗖”一声,青钢剑劈在铜人之上,只觉虎口酸麻,宇文雄身形一晃,立即又是一招“醉八仙”的招式,斜身进剑。

    史白都吃了一惊:“这小子居然没有跌倒。”心念未已,只觉微风飒然,竺清华的长剑刺到了他的背后。这一剑轻灵迅捷,委实是一招极精妙的剑法。史白都一个“旱地拔葱”,窜起七八尺高,铜人击下,竺清华给铜人击下的那股劲凤一撞,胸口好似受了一锤,几乎透不过气,知道厉害,身形飘闪史白都的铜人击了个空,不禁又是一惊。

    说时迟,那时快,李光夏,林道轩左右齐上,一刀一剑,都攻向史白都的下盘,刀臂腔骨,剑刺膝盖。史白都的铜人是重兵器。不够灵活,下盘正是弱点。史白都又是一惊:“这两个小鬼的眼光倒是厉害。”双足连环踢出,林道轩长剑给他踢飞,李光夏气力较大,一刀斫着他的鞋跟,给他震退数步。这一招因为是以力碰力,史白都鞋跟给刀尖划破,立即便将他震退,是以没有受伤,但史白都亦已是吃惊不小,心想:“哪里来的这几个小鬼头,竟然一个比一个厉害!“若不快走,只怕是要在阴沟里翻船了。”原来史白都在与金逐流恶斗之后,功力已不及原来的一半,宇文雄等人却是生力军,这才能够和他勉强抵敌的。

    李光夏叫道:“小师叔,小师叔!”他和金逐流感情最好,一别年余,对这“小师叔”十分挂念。此际他尚未知金逐流是否平安,是以急于想与金逐流见面。

    话犹未了,只听得一声长啸,金逐流应道:“来啦!”一人应声,却有两条人影腾空飞起,一个从假山侧面掠过,一个跃上假山。跃上假山的是金逐流,掠过假山的却是文道庄。

    文道庄无心恋战,避开了宇文雄这班小豪杰,便去找寻儿子。此时将军府的贺客和卫士或死或伤,剩下来的也大都逃了。文道庄游目四顾,不久就发现了文胜中,文胜中正在给一个女子杀得手忙脚乱,衣裳满是血污。

    这个女子是封妙嫦。

    原来和文胜中同在一起的龚平野先自逃了,文胜中身上受伤,生怕死在乱兵之中,只好勉力挣扎,爬起来想找个地方躲避。他还未钻入山洞,就碰上了封妙嫦。

    封妙嫦恨他往日逼婚之辱,但也并无一定就要杀他之心,文胜中自己惊慌,一见了她就口不择言地说道:“嫦妹,请念在昔日之情,放我过去吧!”在他以为这是求情,在封妙嫦嫦是勾起了旧恨。封妙嫦冷笑道:“我与你有什么情?哼,我若放你过去,倒显得是我行为不端了!”不由分说,唰的便是一剑。

    文胜中业已受伤,如何能是封妙嫦的对手?不过数招,封妙嫦一剑刺着他的手腕,只听得“嗖”的一声响,文胜中手中的长剑脱手,飞上空中,但他身上的血汁,却是刚才受了公孙燕的剑伤所至。

    文道庄喝道:“休得伤害我儿!”声未到,掌先发,一记劈空掌把文胜中飞上空中的那柄长剑改了一个方向,流星闪电般的向封妙嫦背后的秦元浩射去,迅即奔到,左手抱了儿子,右手的软剑已是抖得笔直,攻向封妙嫦。

    发掌、救子、攻敌,三个动作一气呵成,的确不愧是武学名家的身手。文道庄虽然刚刚是经过一场恶斗,但功力之高,仍是远在封、秦二人之上。

    幸亏秦元浩己得武当派的内功心法,当下长剑一圈,消了那柄青钢剑飞来的劲道,侧身一闪,那柄青钢剑插在地上剑柄兀自颤动不休!

    秦元浩化解他掷来的一剑较易,封妙嫦要抵挡他从手中刺出的一剑,可就难得多了。只见剑光闪处,封妙嫦的半截衣袖已是化作片片蝴蝶,随风飞起。秦元浩赶到,一招“白虹贯日”向他抱着的文胜中刺去。文道庄逼得回剑遮拦,封妙嫦这才得以脱离险境。

    文胜中惊魂稍走,咬牙说道:“爹,你替我把这小子杀了!”

    正是:

    祸福无门唯自招?死到临头尚不知。

    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黄金书屋扫校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侠骨丹心 爱搜书 侠骨丹心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侠骨丹心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梁羽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梁羽生并收藏侠骨丹心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