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鬼车--十、奇特的空间旅行者

    十、奇特的空间旅行者

    在以后的很多天,我们也曾好几次讨论戈壁沙漠神秘消失的事,但都不得要领,虽然多次提到了时间和空间的交错等方面的问题,但那毕竟不是我们现有的科学水平能够到达的。别说以某种现行科学手段改变时间或者突破空间,就是解释都是一件极难的事。

    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除了空谈以外,别无他法,在几次讨论中,只有一点关于空间的认识,我们认为,目前科学水平根本无法突破空间限制,也无法使得时间产生变化,如果偶而出现到达另外一空间或是到达其他时间的情形,那只能是一种非常偶然的错误。

    但不管假设是对还是错,第一,我们根本无法证实,第二,戈壁沙漠毕竟是神秘地消失了,现在他们在什么地方,我们根本就无从知晓。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的情绪简直可以说糟透了,干任何事都无精打采,每天起床之后,只干两件事,第一件事便是给自己倒一杯酒,第二件事是捧一本书。

    这两件事,我真正去做了的,其实只有一件,杯中的酒干了再加,加满后很快又干了,而手中的那本书,在一天时间里,往往是连一页都难以读完。

    白素知道我的心境,所以也不管我。这些天中,她似乎特别的忙,但到底在忙些什么,她没有说起,我也毫无问的情绪。

    一直到十多天后的一个下午(这个时间我说得非常含糊,那是因为我的情绪实在太糟,根本就没有了时间这个概念,所以根本就没有弄清我回家已经过了多少天,也许十几天,也许二十几天,谁知道呢),我正一手捧着本书另一手端着只酒杯,呆呆地出神的时候,书房中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

    我的情绪不好,原本不想接听电话,可那电话响得非常固执,我只好放下手中的书和酒杯,抓起了话筒,刚刚应了一声,便听到两个人的声音在大叫:“卫斯理,你快点来。”

    除了良辰美景,再不会是别人的声音,我于是问道:“什么事?”

    良辰美景说:“霍夫曼回来了。”

    我一下就跳了起来:“你们说什么?霍夫曼回来了?他们从哪里因来?你们问过没有,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姐妹便说:“我们当然是问过了,可他们说,他们什么都不知道,所以,我们才要你快点来,事情非常奇特,或许你来了可以弄清楚。”

    另一个便说:“他们回来还不到一个小时,我们便给你打电话了。这件事真是奇怪之极,就连我们到云堡去这件事,他们都已经不记得了。”

    这么说,难道霍夫曼兄弟失忆了?但他们既然可以找回学校去,总应该还能记起些什么吧。

    我连忙问道:“他们从什么地方回来的,你们问过没有?”

    良辰美景于是说:“这一点他们倒是非常清楚,我们想,他们去的地方,或许对寻找戈壁沙漠有帮助,所以,我们才想要你快点来,然后我们商量一下,看能不能找到戈壁沙漠。”

    放下电话,我给白素留了一张便条,便向机场赶去。

    走下飞机,我便看到了良辰美景,她们将我带到了自己的公寓,在那里,早有四个人在等着我,其中两个是查尔斯兄弟,我是认识的,他们见了我,也主动站起来打招呼,脸上的表情与我们上次分别时比起来,要好许多。

    我也能理解他们的这种情绪变化,实际上,我跟他们也差不多,既然霍夫曼兄弟能够失而复归,那么,戈壁沙漠也一样可能回来,这真可以说是近段时间以来最好的消息了。

    查尔斯兄弟站起来的时候,另外两兄弟也站了起来,这是一对金发小伙子,有着运动员的体魄,而且英俊帅气,我当然知道他们就是霍夫曼兄弟,而他们也一样知道了我是谁。从霍夫曼兄弟的脸上,我还看到了倦意,甚至还有着伤痕,他们显然经历了许多的磨难,才回到这里来的。

    我与他们一一握手,然后分别坐下来。

    我坐下来后便迫不及待地问道:“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听我如此问,霍夫曼兄弟脸上顿时现出迷惑的表情:“我们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我惊问道:“不知道?你们不知道?”

    查尔斯兄弟说:“可能他们有一段记忆失去了。”

    我于是道:“那么,你们是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恢复记忆的?就从恢复记忆的时候开始。”

    霍夫曼兄弟想了一想,说道:“我们似乎昏过去了一段时间,当我们醒过来的时候,我们是在一个原始森林中。”

    我禁不住又问了一句:“原始森林?是什么地方的原始森林?”

    霍夫曼兄弟说:“在最初,我们并不知道是哪里的原始森林,但是,过了很久以后,我们才弄清楚,是在南美的一个原始森林。”

    我暗吸了一口气:老天,他们从云堡消失,却意外地出现在南美的原始森林里,两者之间相距可能有几万公里,他们到底是怎么去的?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我进一步问道:“那么,你们到底是怎么去的,你们是一点都不记得了?”

    他们同时答道:“一点都不记得。”

    我再次问道:“你们所能记起的最后时间是什么时候?是去云堡之前还是去云堡之后?”

    “这一点我们也很难说清楚。”他们说。

    我问道:“为什么?”

    霍夫曼兄弟中有一个看了看查尔斯兄弟,然后说道:“我们非常艰难地回到学校以后,他们便问起我们的经过,然后对我们提起过在云堡的一些事,我们不能肯定那些是我们的记忆,还是他们讲述的结果。”

    我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查尔斯兄弟因为发现霍夫曼兄弟部分失忆,便想唤起他们对某些事的回忆,于是进行了提醒。他们不是心理学家,当然不知道这样做会造成一种结果。使得被提醒者的意识出现混乱,弄不清某一段记忆究竟是自己的真实经历或者是别人提醒的结果。

    其实,我们也往往有着这样的体验,很久以后,我们会以为某一件事是我们自己的经历,并且一直当然自己的经历储存在记忆之中,然而,某一次我们偶而看了一本书,才发现那段被认为属于自己的经历竟在那本书中,而那本书是我们在很久以前看过的。还有一种体验则是一些有关少年时的记忆,其实我们本人并没有这样的记忆,但我们又非常深刻地记得这样的事,其实,这种记忆并非我们自己的,而是在此事发生之后的一段时间之内,旁边的人告诉我们的。

    出现这种记忆混淆有两种情形,一种是记忆中的事情本就是自己所做识是自己根本就已经不能记起,而后来记着确有其事,这件事其实是由别人帮助记忆,然后再以某种方式“还”给我们的。另一情形则是这段记忆根本就是别人的,但因为我们非常希望有这样一段记忆,于是便“拿来”当作了自己的。

    霍夫曼兄弟所说正是前一种情形,他们或许并不记得在云堡所发生的事,经过查尔斯兄弟提醒以后,他们将这段记忆接了起来,却也弄不清楚,那段记忆到底是自己的记忆呢,还是查尔斯兄弟“还”给他们的。

    实际上,我很快便发现那段记忆并非他们自己的,因为他们对上了那辆鬼车之后所发生的情形,几乎是一点都不知道,他们甚至不知道那辆车的速度大大地出人意料,更不知道自己是怎样离开了那辆车。

    他们不知道怎样离开了那辆车或许可以理解,但如果没有感受到那辆车的速度出人意料,那就只能说他们并没有那段记忆了,因为作为赛车手的他们,不应该对汽车的速度没有特别的敏感。

    既然他们已经失去了那一部分记忆,再问下去也没有多大意义。下面,我的主要问题便集中在他们恢复记忆之后的情形。

    据他们的介绍,他们在恢复记忆之后,立即便知道自己是在原始森林中,至于是怎么到那里去的,一点记忆都找不到。他们分别检查过身上的东西,例如护照之类,那些东西都在,非常遗憾的是,身上并没有多少钱。他们也曾想知道当时的时间,但是,两个人的手表部停了。

    他们的手表都是非常高级的自动表,通常情形之下,是不会停的。除非他们曾经通过强磁场。

    有关他们到达南美的原始森林之后的情形,可以说是非常复杂,在根本不知道方位更不知道身在何处的情形之下,能够从原始森林中走出来,已经是他们的大幸了,如果不是运气好,说不定越走越进入原始森林的深处也有可能。过程虽然复杂,但与本故事无关,所以略去不说。

    霍夫曼兄弟失而复归,但他们的消失之谜却仍然没有解开。

    在此之前,我们曾讨论过时间交错以及空间突破的情形,但在他们讲述了自己的经历之后,这两种情形都被否定了,他们既没有到达时间的某一区段,如过去或者未来,而是仍然在现在,也就是说,时间是没有改变的;另一方面,空间也没有改变,他们仍然在我们生活着的四度空间,只是因为某种现在还不明的原因,发生了距离的位移。

    同一空间中,一个物体从一处到达另一处,必须具备一个条件,那就是有力的推动,而他们从云堡消失,然后神秘地到达南美的原始森林中的动力是什么呢?难道说自然界中还存在着一种我们至今不明的力量?

    当天晚上,我给白素打了一个电话,将我在这里的情况告诉了她。她听说之后,觉得我留在这里估计也不会有太大作用,便问我下一步怎么办。我便告诉她,我想与红绫的干妈穆秀珍联系一下,借她的那架性能优越的飞机去南美的原始森林找一找,如果能找到戈壁沙漠,当然是最好。除此之外,再无别的路可走,再说,如果不找的话,他们若真是出现在南美的原始森林之中,而运气又没有霍夫曼兄弟那么好的话,说不定就会越来越进入原始森林的纵深,最后就不得不当野人了。

    我之所以想到穆秀珍的飞机,当然是有着我的考虑,她的那架飞机,本身就是戈壁沙漠设计的,后来经过了天工大王的改进,性能极其超卓。

    但是,我的这个计划并没有实行,这个计划终止的原因是那辆鬼车的残骸被发现了,那辆车被发现的地点是在爱尔兰的一座山中。

    那座山附近并没有居民,最近的居民也有差不多二十英里。

    据那些居民向警方提供,就在一天夜晚约十二点左右,他们突然看到一个发光的物体向山中飞去,接着,便在山中发出一声巨响。爱尔兰的乡民并不是太少见识,他们所知道的科学知识与其他国家的乡民比起来,可以说是够多了。当时,他们以为是有陨石落下来,于是打电话向天文台询问,也有人打电话报警。

    天文台的回答当然是否定的,而警方则非常重视,以为是有什么不明真相的飞行物在那里坠毁,而当地的警局又没有相应的搜索能力,便层层上报,直到第二天上午十点左右,警方才调来两架直升机进行搜索。同时,派出了另一帮人员带着先进的仪器设备进行地面搜索。也许是一辆汽车的目标太小的缘故,这种搜索工作一共进行了五天,才将那辆车找到。

    找到那辆车后,这件事立即惊动了许多部门。

    这里需要多介绍几句的是,他们找到那堆残骸的时候,并不能确定那是一辆汽车,只能判定是一种机械装置,因为那辆车的损坏情况实在是太彻底,几乎所有的零件都在高温下变形,有相当一部分已经融化,根本不可能从残骸中找到原来的形状。

    在这样的情形下,当地的一些机构真有一咱如临大敌之感,他们误以为这是某国派出的一种最新型的侦察飞机。

    于是,这些残骸在极其秘密的情形下被悄悄地运进了一个研究机构,此事也被当作最高机密。

    几天之后,有关研究人员在对一块残骸进行光谱分析时,发现这块残骸上曾经有过压缩痕迹,对这些压缩部分进行分析后,他们认为这很像一块车牌。他们认为像一块车牌,而不能肯定就是一块车牌的原因是因为经过还原处理之后,那块残片上共有三个字,其中前面一个是字母,后来两个则是数字。这种排列方式正是车牌的排列方式,但是,当今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车牌仅仅只有三个字母或数字组成。正因为如此,这是一块车牌的设想便被推翻了。

    再过了许多天之后,研究工作取得了新的进展,他们发现那竟是一辆车的残骸,但这样的结果,却又无法让研究人员接受,因为车是无法飞的,根本不可能自己到达那样的山中,更不可能自己跑到了海拔三千米的山上去。

    直到一个多月后,别克警长接受我的建议发出的一份协查通报才引起了这个研究机构的注意,这份协查通报上有那辆鬼车的车牌。这时,那些研究人员才知道那是一辆八十多年前的车,车牌也同样是八十多年前的。

    当然,他们在接到这样的一份报告之后,仍然不肯相信那会是一辆车的残骸,尽管他们的研究结果已经这样告诉了他们,但因为无法解释一辆车是怎样到达那座山中这一疑点,所以,他们连自己的研究结果也否定了。

    这件事几乎引起了一场外交上的纠纷,别克能够证实那是一辆车的残骸,却根本无法向爱尔兰人解释一辆车为什么会自己飞起来,并且坠毁在数千公里之外的一座山中。眼看此事可能引起两国关系的紧张,别克便打电话给白素,又设法将这件事通知了我。

    我于是赶去看了那辆车,那辆车已经被彻底地烧毁了,虽然多少有些遗憾,却也不能算是太大的事,我所关心的是,他们找到这辆车的残骸以及对其进行研究的时候,是否发现有人的残留物。

    如果他们作出肯定回答的话,那么,毫无疑问,戈壁沙漠被烧死在那辆车中了,非常值得庆幸的是,他们对此作了否定回答。那也就是说,这辆车在坠毁的时候,里面并没有人,是空的。

    至于两国之间的纠纷,我找了一次国际刑警组织,对他们进行了一番解释。

    他们当然也不肯相信一辆汽车会飞这样怪异的事,我只好对他们说:“是啊,我也一样不相信。但我至少知道,这样的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在许多年前,有一个英国卡车司机,在驾驶车辆时睡了一觉,他醒来后,却发现自己一觉睡过了英吉利海峡。这样的事你们相信吗?”

    他们信或者不信,都已经与我无关了。我所要做的事是设法寻找戈壁沙漠。

    但寻找戈壁沙漠实在可以说是一件毫无头绪的事,霍夫曼兄弟失踪之后,最后出现的地点是在南美的一处原始森林里,而那辆车却是在爱尔兰出现,那么,戈壁沙漠可能出现在哪里?根本就无从估计,这之中,一点规律都没有。

    我所能做的事便是知会国际刑警组织,无论在任何地方,只要出现了这样的两个人,便立即以最快的速度与我联络,并希望国际刑警组织尽可能让更多的人知道,第一外发现这两个人者,将会得到一笔相当可观的奖金。

    在办完这件事之后,我便回到了家里,希望国际刑警组织能给我带来好消息。

    二十多天很快过去了,各地也的确是报来了许多线索,但当我与那些被认为是戈壁沙漠的人通过电话之后,马上便知道对方并非我要找的人。

    就在我几乎要绝望的时候,我书房中那部极少有人知道的电话再次响了起来。我迫切地想得到戈壁沙漠的消息,而且,为了可能会有消息到来,我根本是连门都不出,因此,在这部电话突然响起时,我一把便将话筒抓了起来。

    “请问是卫斯理先生吗?”对方问道,说的是中国话。

    我应道:“我是卫斯理,请问阁下是谁?怎么知道这个电话号码?”

    我之所以如此问,是因为我已经听出,对方并非我所认识的人,而我的这部电话又是极少几个朋友才知道的,一个陌生人忽然打通了这部电话,这本身就很值得研究。

    对方并没有报出自己的名字,而是报了一个地名和一个单位名。这个地名和这个单位名让我惊得差点跳了起来,我知道,那个地名在某国的西北,大范围就叫戈壁,是一片沙漠地带,戈壁沙漠将自己的名字改成戈壁和沙漠,大约也正是受了那个地名的启发;而那个单位则是一个专政机关。我之所以惊得跳的起来的原因是想到了曹金福。

    曹金福是一个奇人,他们本身也是一个奇人的后代,更是一个奇人的关门弟子,他能与我产生联系,也是非常之奇,更奇的是,他在第一次到我们家之后,便与红绫之间建立了非常好的朋友关系,虽然他们这种关系到底发展到了什么程度,红绫从来没有向我和白素提起过,但我们一直都认为,他有可能成为卫家未来的乘龙快婿。

    我当然知道,曹金福此时在某国,对方说了那个专政机关的名称之后,我立即想到,会不会是曹金福闹出什么祸事来了?

    这样一想时,我便也就客气了许多,问道:“阁下有何指教?”

    对方显然不是那种非常干脆爽快的人,说话有些装腔作势,他并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问道:“你是否认识两个人,他们的名字叫戈壁沙漠。”

    我一听到戈壁沙漠的名字,这次可真是跳了起来:“戈壁沙漠?你有他们的消息吗?我正在通过国际刑警找他们,如果你有他们的消息,请立即告诉我,需要办什么手续,我也一定会办好。”

    对方冷冷地说道:“我们的确是抓到两个人,但他们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他们说自己叫戈壁沙漠,也是他们自己说的,有许多事,我们还需要进一步证实。”

    我一听说他们抓到两个人,便问道:“他们怎么样?有没有受伤?有没有什么不正常?是不是失去了某部分记忆?”

    我一连问了许多个问题,那人似乎乎不知道先说哪一个好,过了片刻,才说道:“他们的身体状况很好,只受了一点轻伤,是皮外伤,似乎是与什么东西磨擦造成的。你提到他们是否失去了部分记忆,按他们自己的说法是这样,不过,我们正在作进一步的证实。”

    戈壁沙漠从云堡消失之后,到了真正的戈壁沙漠,这可真是一件天下奇闻。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 爱搜书 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昂梯菲尔奇遇记之鬼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