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小冰抬起头来:“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我感到我实在无法再在这里耽搁下去了,我道:“走,我们回去再说!”

    在小冰的脸上,现出深切的悲哀来:“没有用,无法离开这里!”

    我呆了一呆:“甚么意思?有人看守?”

    小冰又摇着头:“没有,开始只有我一个人,后来,那管理员陈毛来了,他又走了,再后来,罗定来了,然后,你来了。”

    我听出他的话,十分混乱,有点语无伦次,我立时道:“陈毛可以离去,我们为甚么不能?”

    小冰望定了我:“陈毛不顾一切,从阳台上跳下去,我没有这个勇气!”

    一听得他那样说法,我不禁陡地打了一个寒颤!

    陈毛从阳台上跳出去的,小冰可能还不知道陈毛结果死在这幢大厦的天台上,致死的原因,是因为高空下坠!

    从这幢大厦的阳台上跳下去,会跌死在这幢大厦的天台之上,那简直是绝无可能的事。

    然而,陈毛却又的确是这样死的!

    一时之间,我不知道说甚么才好,只是望着小冰。

    过了好半晌,我才道:“你有尝试过离去没有?你如果走楼梯下去,结果怎么样?”

    小冰喃喃地道:“走不尽的楼梯,直到你走不动,我试过了,甚么都试过了!”

    他讲到这里,声音变得很尖锐:“我们在另一个世界里!”

    我又呆了一呆,走过去,按住了他的肩头:“小冰,镇定一点,你这样说,是甚么意思?”

    小冰在不由自主地喘着气,看来,连他自己也不知道那样说是甚么意思。可是他仍然不断地道:“我们在另一个世界!”

    我不知如何才能令小冰镇定下来,这时候,门打开,罗定像是幽灵一样地走了进来。我说罗定走进来的时候像幽灵,是因为我的确有这样的感觉,他的面色苍白,双眼无神,行动之际,几乎一点声息也没有。

    我望了罗定一眼,又向小冰道:“你曾经打过一个电话回去,那是怎么一回事?”

    小冰望着我,嘴唇抖动着,好一会才发得出声音来:“连我自己也不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了!”

    我有点怒:“电话是你打的,你应该知道那是怎么一回事!”

    小冰苦笑了起来:“那是我不知第几次试图离开,我在楼梯中向下奔着,一直向下奔,虽然有着走不完的楼梯,但是我还是向下奔,我……这实在是很可怕的,走不完的楼梯,就像是一个噩梦!”

    他说到这里,停了下来,抬头望着我。

    我点头,表示同意他的话,走不完的楼梯,这的确只有在噩梦中才会发生的事,而在现实之中,如果有了这样的事,当然很可怕。

    小冰继续道:“我不断向下奔,忽然,我看到了管理处,那是二楼,我知道有希望了,我又继续向下奔,管理处明明是在二楼的,可是我又不如奔了多久,仍然是楼梯,无穷无尽的楼梯!”

    他请到这里,不由自主,喘起气来,停了片刻。看到他这种情形,我怕催促他,会使他说来更加杂乱无章,是以并不出声。

    小冰又道:“后来,我想起二楼有一个电话,我不想出去了,只想回到二楼,去打一个电话,我又转头向上,又不如奔了多久,我又看到了管理处,我想走进去,可是像是有甚么东西阻挡着我一样,我用尽了气力,才挤到电话旁边,打了一个电话,事情就是那样。”

    我呆了半晌,小冰那个电话的录音,我听过许多次了,他讲话的音调极慢,当时,我们几个研究电话录音的人,一致认为,那并不是小冰亲口对着电话讲话,而是事先录好了音,再特地以慢速度放出来的。

    然而,现在听小冰说来,却又然不是这一回事了。

    我问道:“是你对着电话讲的?”

    小冰道:“是,我也听到我太太的声音,不过,她的声音,听来很尖锐,快速,好像是录音机弄错了播放的速度,像鸭子叫一样!”

    我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而你的声音,听来却像是录音带在播放的时候,弄慢了速度!”

    小冰双手捧着头,喃喃地道:“为甚么会这样?为甚么?我们在另一个世界中?”

    小冰说了几次“在另一个世界之中”,或许我是新的来客人,所以我还没有这样的感觉,而且,对小冰为甚么一再有这样的说法,我也不是很明白。

    就在这时,一直站在一边,幽灵一样,不动也不出声的罗定,忽然开口道:“不是在另一个世界,而是在另一个空间。”

    我震动了一下,小冰也陡地抬头向他望去,从小冰的反应来看,显然他也是第一次听到罗定这样说法。

    我在一征之后,立即问道:“罗先生,另一个空间,是甚么意思?”

    罗定苦笑着:“我对科学不是很懂,但是王直义对我说过,那是另一个空间。”

    我竭力使我自己镇定下来,因为在那一刹间,我想到,在罗定和王直义之间,一定还有许多我不知道的秘密,如果催得太急,罗定可能反倒不会说出来。

    罗定这家伙,一切事情,本来是由他开始的,而我也早已怀疑他心中另有秘密,或许他早将心中的秘密对我说出来,就不会有现在这许多事发生!

    我望着罗定,想了一会,才道:“罗先生,现在我们三个人在同样的处境之中,是倒楣还是能逃出去,命运是一样,我想,你不应该再对我们隐瞒甚么!”

    罗定苦笑着,转身走到了墙前,将自己的额头,在墙上连连地碰着,发出“碰碰”声响。

    我和小冰互望着,都不去睬他,过了片刻,他才陡地转过身来:“好,我对你们说,他们到底还是害了我,我为甚么不说!”

    小冰站了起来,我们一起注视着罗定。

    罗定道:“我是第一个在电梯中有那种怪异遭遇的人,我后来撞了车,逃了出去,在医院中,接到了王直义的电话。”

    我不出声,罗定以前没有说过这些,虽然我早已知道,他和王直义之间一直有联络。

    罗定又道:“王直义在电话中问我对警方讲了些甚么,我说我已将我的遭遇说了出来,他说那还不要紧,人家不会相信我的遭遇,不过他希望和我见面,我在出院之后,就和他会了面。”

    我和小冰仍然不出声。

    罗定停了片刻,又道:“他一见我,就给我十万元,只要求我不再向人家提起这件事,而且不加追究,我当时就答应了他。后来,我越想越奇怪,觉得他如果一下子就肯拿出十万元来叫我别说甚么,一定会拿出更多的钱来,所以我……”

    我打断了他的话头,实在我忍不住想讥嘲他,我冷笑道:“看不出你是这样贪婪的人!”

    罗定苦笑了起来:“我接连又向他要了两次钱,他都给了我,我还跟踪他到郊外的住所,去见过他几次,每次他都给我钱。”

    罗定继续道:“我想向他要一笔很大的数目,保证以后不再去骚扰他,他说,一切费用,是人家拿出来的,数字太大,他作不了主,接着,他又提及他在研究的工作。”

    罗定一说到这里,我和小冰两人,都紧张起来。

    罗定吸了一口气:“他责怪我贪得无餍,说他在进行的工作要保守秘密,但是决对不是甚么犯罪行为,而是科学领域上,划时代的创举,他说,他要使人进入另一个空间,可以自由控制,已经接近成功的边缘了。他又说,只不过因为一些不能控制的技术问题,我才会在电梯中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他是那样说的。”

    我和小冰互望了一眼,都惊骇得说不出话来。

    另一个空间,这种说法,可以有好几个解释,而任何解释,都超乎想像之外,因为自有人类以来,人都是生活在三度空间之中,另一个空间究竟是甚么,谁也不能精确地说出来。

    小冰问道:“那么,你是怎么来的?”

    罗定苦笑着:“王直义最后答应我,可以给我那笔钱,但是必须我帮他一次,进行一次试验,他要我进那座电梯,他对我说,那是进入另一个空间的过程,那电梯……”

    我尖声道:“那电梯是一座极其复杂的机器,是改变空间的机器。”

    罗定道:“是的,我答应了他。因为上一次,我只不过受了一场虚惊,结果并没有甚么,谁知道这一次,我搭了那电梯上来,却再也回不去了!”

    我呆了半晌,又向小冰道:“你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小冰道:“当晚,我驾车直驶到海旁,我只觉得心中很乱,离开了车子,沿海旁走着,想使头脑清新一下,忽然被人偷袭,打昏了过去,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已经在电梯中,等到电梯停止,我走出来,就一直在这里。”

    我道:“已经有很多天了,你靠甚么生活?”

    小冰摆着手,道:“奇怪得很,我所有的感觉,似乎都停止了,不觉得饿,也不觉得冷和热,所以我才说,我在另一个世界里!”

    我心中极乱,罗定虽然已经说出了他的秘密,可是事实上,对事情仍然没有甚么帮助。

    我知道了在另一个空间之中,是被王直义送进来的,他送我们进来的工具,就是那幢大厦中的电梯那肯定是一座奇妙复杂无比的机器。

    王直义一再表示,一切是技术错误造成,并不是有心如此,而且,他也表示过,他的研究,还未臻成熟的阶段。

    换句话说,在某种情形之下,他可以通过那架机器,将我们送入另一空间,但是,他却没有力量,再将我们弄回原来的世界去!

    现在,我完明白他要我来见小冰时,所说的那些话的意思了,他说过,我可能永远不能回去!

    当时,不论我怎么想,也想不到他会将我带到另一个空间来,别说当时想不到,就算是现在,也有点不可思议!

    我将王直义带我来这里的情形,约略说了一下,罗定绝望地叫了起来:“那样说来,我们永远没有机会离开了?”

    我不出声,那是因为我知道,眼前的情形,的确如此,除非等王直义的研究,有了新的成功,但是,那要等到甚么时候?人的寿命有限,或许,他这一辈子,再也不会有任何成就了!

    我觉得自己的手心在冒汗,小冰忽然叫了起来:“陈毛呢?大厦的管理员陈毛也来过,可是他跳了下去之后,却不见了!”

    我望着小冰:“你知道陈毛怎么了?”

    小冰望着我,没有反应。

    我道:“陈毛的体,在大厦的天台上被发现,他是摔死的,从很高很高的地方摔下来,跌在大厦的天台上跌死的!”

    小冰听了我的话,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寒颤。

    我又道:“太不可思议了!从大厦一层单位的阳台上跳下去,会跌死在大厦的天台上,倒好像他当时不是向下跳,而是在向上飞,飞到了一定的高度后,再向下跳下来……”

    我讲到这里,陡地停了下来。

    在那一刹间,我的心中,电光石火也似,闪过一个念头,我已经捕捉到了一点东西了!

    我突然想到的这个念头,是荒谬绝伦的,但是当我想到这一点时,我觉得心头陡地一亮,觉得甚么不可思议的事,可以解决了!

    小冰究竟和我在一起久了,他一看我的情形,就可以知道,我一定是想到了甚么,他立时问道:“怎么,你想到了甚么?”

    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才讲出了两个字:“时间。”

    罗定和小冰用疑惑的眼光望着我。

    我又道:“所谓另一个空间,是时间和原来不同的一个空间,你们明白么?”

    我大声叫了起来,“那电梯,是使时间变慢的机器,在时间变慢的过程之中,我们到达了另一个空间,时间变慢了的空间!”

    罗定和小冰着来仍不明白。

    我又道:“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原理,如果时间变慢,所有的一切,都按比例伸展,举个简单的例子,时间慢了一倍,这幢大厦,就高了一倍!”

    小冰失声道:“我们在电梯中……”

    我立时打断了他的话头:“我们在那具使时间变慢的机器之中,一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时间慢了,我们之所以可以觉出这一点,是因为我们一直习惯正常时间的缘故,电梯一直在向上升,在时间变慢的情形下向上升,大厦也在相对地向上升,所以,要那么久,电梯才停下来,而我们也到达了另一个空间!”

    小冰道:“我们现在……”

    我道:“我们现在,是在时间变慢了的空间之中,我们自己看来动作正常,但如果我们和时间正常的空间中的人联络,那么,我们一切,是慢动作,我们的声音,听来也像用慢速度放出来的录音带!”

    罗定神情骇然:“那么,陈毛……”

    大约是我的解释,的确不是一时之间所能弄明白的,是以小冰也抢着道:“陈毛的情形又怎样?为甚么他在这幢大厦的阳台上跳下去,结果会跌死在这幢大厦的天台之上,这实在太不可思议!”我吸了一口气:“事情本来就是不可思议的,我刚才说过,根据爱因斯坦的相对论,若是时间变慢了,那么,其他的一切,也呈正比例扩展,譬如说,时间慢了一倍,这幢大厦也就高了一倍。”

    小冰和罗定两人,皱着眉头。

    我挥着手,继续道:“这是很奇妙的情形,在我们的空间中,大厦变高了,但是在正常的空间中,大厦还是和原来一样高。”

    讲到这里,我停了一停,又道:“在两个不同的空间中,一切是不能想像的。”

    小冰和罗定两人,仍然不出声,依然皱着眉头。

    我再道:“陈毛的情形就是这样,他在一个时间变慢的空间之中,向下跳去,结果在他向下跃去之际,忽然之间,他突破了这个空间,当他突破那空间的一刹间,他还在半空之中,而大厦却回复了原来的高度,结果,他跌下来,就落到了大厦的天台上。

    罗定和小冰两人,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过了好久,他们才慢慢地点了点头。

    又沉默了很久,小冰才苦笑道:“那么,我们在甚么样的情形下,才可以突破这个空间?”

    这正是我想寻找的答案!

    我想了片刻,才道:“看来,王直义的研究,还不完成功,他只能将我们送到这个时间变慢了的空间中来,却无法令我们回去。”

    罗定忽然冒冒失失地道:“可是陈毛却出去了!”

    小冰当时瞪了他一眼:“陈毛跌死了!”

    罗定嘴唇掀动了几下,没有发出声音来,不过从他的神情来着,他一定是想说:死了也比永远被困在这样不可思议的空间之中好得多!

    小冰似乎还想继续责备罗定,在那时候,我的心中十分乱,但是,我却又好像捕捉到了一些甚么,我唯恐他们两人的争吵,妨碍了思路,是以我连忙挥着手,令他们别出声。

    当他们两人,静了下来之后,我深深吸了一口气:“不错,陈毛突破了这个空间,不然,他就不会死在天台上!”

    小冰摇着头:“这样的突破有甚么用,我可不想就那样死。”

    我望着小冰:“现在问题是,我们所在的空间中,时间究竟慢了多少?”

    小冰道:“那有甚么分别?”

    我道:“大有分别了,如果我们所在的空间,时间慢了一倍,那就是说,原来三百高的大厦,就会变成六百高当然,这只是一种比喻,事实上,大厦的高度在同一空间中的人是不变的,但是在不同空间的人来说,就大不相同!”

    小冰和罗定两人,都用心地听着。

    我又道:“假设是一倍,那么,在这里跳下去,如果立时能在下降中突破空间的阻碍,约莫相当于从二百五十的高空中跳下去!”

    小冰补充我的话:“还要恰檬锹湓诖笙玫奶焯ㄉ希如果直落下地,就等于从五百五十的高空跳下去。”小冰讲到这里,苦笑了起来:“没有人可以从这样的高度跌下去而仍然生存!”

    小冰说得对,没有人可以在这样的高空跳下去而仍然生存。

    罗定又冒冒失失地说了一句:“若是有一具降落伞,那就好了!”

    小冰简直在对罗定怒目而视了,我挥着手:“罗先生,照我的设想,就算有降落伞,也没有用。一定是在急速的下降中,才能突破空间的阻碍,如果用降落伞,说不定永远在变慢了的空间之中飘荡,那就更加凄凉万分!”

    我的话,令得罗定苦笑了起来,小冰摊着手:“那等于说,是完没有办法了!”

    我不出声,在室中来回走着,眉心打着结,过了半晌,我才道:“我愿意冒这个险。”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厦 爱搜书 大厦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大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