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太空穿梭机有着三副主电脑,两副备用电脑设备。

    总共五副电脑设备,总不会出差错了吧?可是,在通过了安检查之后,太空穿梭机在升空之后不久,就爆炸成为碎片。

    这是世界人都知道的惨剧,也极其明显地说明了那是电脑的一次黑色谋害和破坏,可是,这种明目张胆的恶行,并没有引起人类的警惕!

    我吸了一口气,又问:“是不是到了提醒人类……电脑已经到了十分可怕的程度的时候了?”

    成金润摇头:“不,这个时机已经过去,来不及了,除非从现在开始,人类赶快熟悉如何逃命!”

    我没好气:“好!你们可称为逃命派,电脑强大到了什么程度,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看来,好像所有人都想回答,成金润举起了手,大家就让他说。

    他道:“最近,一种新的小型讯息处理设备,在美国空军研究所出现这种新的电脑,每秒钟可以有五亿次操作!”

    他讲到这里,略停了一停,然后一再重复:“五亿次!一秒钟有五万万次操作!而它的体积,只有一副纸牌那样大小──问题不在体积的大小,而是它的操作能力!”

    我眨着眼,我知道“每秒五亿次”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但是概念不是十分具体。

    成金润吸了一口气:“在这之前,高科技的电脑,每秒钟的操作是四百五十万次。而普通的家庭电脑,每秒钟有一百五十万次操作。”

    他说到这里,又停了一停。

    我的声音有点不自在:“一下子就把电脑的操作能力提高了一百多倍!”

    大家都不出声,过了一会,那小伙子才道:“说不定,过不多久,又有一种新的电脑芯片,一秒钟可以操作五百亿次,又提高能力一百倍!”

    成金润补充:“非常值得注意的是,新型电脑的出现和产生,并不单是人类的力量人类如果不利用原有的电脑设备,根本不可能产生新的、能力更强的电脑!也就是说,电脑的能力越来越强,根本是由于电脑的作用,电脑自己在一代又一代进化!”

    我听得有遍体生寒的感觉:电脑自己在进化!这种说法,十分骇人听闻!

    我们平日常听得使用电脑的人在说:“电脑已经进入第三代了,过一两年,电脑第四代、第五代了。可知电脑确然在进化,而且速度还十分之快。

    一直都以为,那是人类在研究、改进的结果,几乎人类都这样想。

    而成金润他们,却提了不同的看法,他们认为,电脑是自行进化的!他们的理论十分简单──不使用第一代电脑,就决不可以产生第二代电脑!离开了第二代电脑,人类也设计不出第三代电脑来……

    自从第一代电脑出现之后,是人类在不断改进电脑,还是电脑利用了人类在自行进化?

    大家都不出声,各人望向我,我也望向各人,煤油灯的灯光错黄,可是我们每一个人的脸色都煞白──我知道我自己的面色和别人一样,因为我的双颊,传来了一阵轻微的麻庳之感,那是失血的表示,而脸部失血的结果,自然是脸色发白。

    我首先打破沉默,声音十分软弱,我问:“人脑……每秒钟可以操作多少次?”

    我这个问题一出口,就听到各人发出的呻吟声,我知道一定很令人沮丧。

    成金润并没有直接回答,只是道:“有一个人,被称为数学神奇天才,他可以在一秒钟之内,得出两个八位数字相乘的积数,这已是普通人绝难做到的事了!”

    我点了点头,要在一秒钟之内,得到两个八位数相乘的积数,自然十分不简单。

    那小伙子道:“卫先生,请算一下,两个八位数相乘,需要操作多少次呢?”

    我一听,就不禁也发了“啊”的一声来──听来十分类似呻吟声。

    两个八位数字相乘,需要操作多少次,只要会乘法的人,都可以很容易就计算出来,那是八八六十四次的乘,十六次的加,总共是八十次。

    一秒钟八十次的操作,已经是神奇天才,普通人绝做不到的高难度。

    可是,新出现的电脑,一秒钟之内操作五亿次!

    八十和五亿之比:相差超过六百万倍!

    那怎么比较呢?刹那之间,我竟然也有“快点逃命吧”的感觉,因为强弱悬殊,实在太惊人了!

    我的思绪紊乱之极,各种各样的想法,纷至沓来。最突出的是,我突然想到了近代十分出色的中国青年数学家陈景润,他在世界著名的数学难题“哥德巴赫的猜想”上,有举世公认的突破。

    陈景润后来到美国去进修研究,然而他坚决拒绝使用电脑计算,而用纸用笔来计算,被研究所的其他人员,视为怪物。

    他不用电脑的表面理由,是使用电脑,需要相当高的代价,而他用公费留学,不想太浪费公帑。这个理由听来有点滑稽。

    真正的理由是什么?是不是这个数学天才,早已洞察了电脑的可怕?是不是他早已知道,人类依靠电脑的结果会十分悲惨,所以以他自已的行为,作为示范,在提醒人类的注意?

    这位数学天才后来回到中国──用纸和笔,用人脑计算的效果,当然比不上用电脑,而且,出了意外,结束了他数学天才的生涯。

    可以把他遭到的意外,当作是真正的意外。也可以把这意外,和连续发生的“电梯意外”联系起来看!

    那小伙子看出了我的神情怪异,他骇然问:“卫先生,你想到了什么?”

    我把我想到的说了出来,各人都默然无语。

    沉默并没有维持多久,那小伙子的声音有点发颤,他在说话前,大口呼一了口气,令得煤油灯的灯火,也向上窜了一下。

    这时,又有两个人口衔着烟,凑近煤油灯的灯罩,燃着了烟,冒起了一阵烟雾,使人在心情上更有腾云驾雾的感觉。

    那小伙子说的是:“卫先生,是不是还想听一下人脑和电脑优劣的比较?这些数字,其实人类早已知道,可是却一直没放在心上!”

    我点了点头,那小伙子继续道:“人脑的反应,最快是千分之一秒,而电脑的反应,最慢是百万分之一秒!”

    各人都眨着眼,我忽然想到的,不知是不是和别人的相同,但由于我一定出现了当滑稽的神情,所以引得各人向我望了过来。

    我所突然想到的是,在美国以西部开发为题材的电影场面。这种电影俗称“西部片”,电影之中,常有拔枪互相射击决战的场面。

    在这样的场面之中,自然是反应快的人,必然占上风!反应快,拔枪自然也快,快的人子弹已呼啸而出,慢的人还来不及扳枪机,决战的双方,何者胜,何者败,三岁小孩也可以答得出来。

    如果是电脑和人脑也面临这样的决战,是谁胜谁败呢?再一次看看下列的数字:

    人脑的反应,最快是千分之一秒。

    电脑的反应,最慢是百万分之一秒。

    相差,至少是一千倍!

    那小伙子至少知道我想到的是强弱相去太远,他又呼了一口气,声音低沉:“再听听另一个数据:人脑神经细胞传导速度,每秒钟是一百公尺,电脑的电脉冲速度,每秒钟──”

    他说到这里,略停了一停,才继续:“电脑的电脉冲速度,每秒钟是三十万公里!”

    我感到了一阵昏眩,一时之间,难以计算出两者相差是多少倍。只是在一阵“嗡嗡”声中,听到有人道:“三百万倍!”

    对,是三百万倍。

    怎么能和力量比你强三百多倍的敌人相抗呢?

    自有对抗以来,双方的强弱相差,有达到这种程度的吗?那简直不公平之极!

    我开始明白何以他们说逃得性命,已是万万大吉的道理了!

    过了好一会我发觉有人向我递过来一样东西,我接在手中一看,不禁苦笑,原来那是一只扁瓶子,是一小瓶酒!我打开瓶盖,喝了一大口,皱着眉,那分明是自酿的土酒,烈而且涩。

    递酒给我的人道:“虽然难喝,可是有一个好处,没经过电脑处理!”

    我叹了一声,抹了抹口:“你错了,你最多只能说,在酿酒的过程中,没碰过电脑!”

    那人瞪着我,我解释:“酿酒用的粮食──”

    他疾声抢着说:“是我自己种出来的,没有使用过化学肥料,浇灌的是雨水,是我利用雨季的时候,积聚起来的。”

    我扬了扬眉:“酿酒用的器具呢?”

    那人道:“所有的木工具,都是我亲自砍木制造的,可是……可是……”

    他说到这里,声音渐渐变得低,终于,他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下去。

    我伸手在他的户头上拍拍,又喝了一口他酿制的,实在十分难以入口的土酒:“你总不能自己去挖铁矿,炼了铁来铸造工具的,是不是?而且你看这瓶子,这玻璃瓶十分粗糙,可能是小厂的出品,这种小厂,现在可以还未曾使用电脑系统来管理,但到了人类真正需要逃难的时候,只怕没有不使用电脑的工厂了──所以,真正要完摆脱电脑,实在不可能!”

    成金润摇头:“不必为这个问题争论,逃不脱逃得脱,还是看逃的人的决心!”

    我叹了一声,各人的性格不同,有人选择逃,有人选择抗争,确然,问题的关键,不在于逃得脱还是逃不脱,而是逃与不逃!

    我造访成金润,会有这样的结果,自然是事先绝料不到的。我和各人握手,到我离开石屋的时候,我又说了几句话,我道:“各们都是电脑的专业人员,对电脑了解很深,如今又发现了这样可怕的危机,其实应该积极一些,至少,在大危机来临之前,提醒人们,岂不是比只想几个人逃亡的好?”

    我的话一说完,所有的人,都笑了起来。不过,他们都笑得无可奈何,那小伙子道:“提醒人们?人们要是提得醒,早该醒了!”

    那酿酒的喃喃道:“孙中山早就提出过‘唤醒民众’,过了那么多年,我看中国民众昏睡的多,醒的少之又少!”

    我骇然失笑:“你这不是拟于不伦吗?”

    那位仁兄大声道:“一点也不!群众是提不醒,唤不醒,推不醒的!我们都一致承认这一点,所以才不作徒劳无功的努力!”

    我摊了摊手:“人各有志!”

    我掉头向前走去,天色十分昏暗,走出了几步,难免有脚高脚低之感,这时,有一个人追了上来,把点燃了的灯笼交给我。这个人讲话最少,在把灯笼交给我的时候,也没有说话。

    刚好这时,我想到,有一个主要的问题,我竟然忘了问,所以我问他:“电脑有什么方法,可以使人丧失神智,变成木头人!”

    这人有一张十分朴实的脸,他听得我如此问,呆住了不出声,其余的人见我又不走了,所以又围了上来,看来他们也十分享受和我谈话。

    我又把这个重要的问题重复了一遍,各人互望着,那小伙子迟疑地道:“根本没有可能!电脑怎能令人丧失神智,不可能!”

    他在说“不可能”的时候,神情骇然。我道:“是不是这种情形超乎你们的知识范围之外?”

    各人都不出声,我又叹了一声:“看来人类对电脑所知实在太少了!”

    那一直不出声的,在这时冒出了一句话来:“不能直接,可以间接。”

    各人都向他望去,他看来实在不愿意多说话,向成金润作了一个手势。成金润明白他的意思,道:“电脑可以用间接的方法,使人丧失神智。”

    我忙道:“例如──”

    成金润在举例之前,先解释了一下:“我们已经就这种可怕的现象进行过讨论,以下所说的是我们一致的意见,这可以说是一群电脑从业员的意见。”

    我点了点头,同时,也很明白他何以不自称为“电脑专家”,因为事实上,没有一个人是“电脑专家”,电脑玩弄了人类,人类被愚弄了!

    他继续道:“在电梯中发生的情形,要使人丧失神智,电脑可以间接行凶。大厦的供电系统是由电脑控制的,它可以把电压提高,形成一股高压电,通过电梯的钢缆,传送到电梯中去!”

    我呆了一呆,因为我事先未曾想到会有那么惊人的“举例”。

    我自然而然摇着头,成金润向我作了一个手势,示意我先别打断他的话头,他继续道:“高压电会令人昏眩,会刺激人脑部的活动,使人丧失神智,使人神经错乱,使人行动失常,如果电脑深明其中的奥妙,控制得宜,还可以借高压电的刺激,指挥人去做事,像推开电梯顶的小窗子爬出去,在电梯槽的底部藏匿起来,等等!”

    他一口气说到这里,才停了一停,等我参加意见。我却僵在当地,这时,唯一能做的事,就是用视线寻找那位酿酒的朋友,他一和我的目光接触,就立时明白了我的意思,又把那瓶酒递了给我,我大大地喝了一口,虽然思绪十分乱,可是还是把成金润的话,迅速地想了一遍,也发现虽然他的话骇人之极,谁听了都会感到极度的振撼,可是也都得承认,他那种可怕的说法,在理论上可以成立的──可怕这处,也正是在这一点!

    高压电可以令人死亡,但是在某种情形下,会令人昏眩,这是普通的常识──雀鸟如果飞得离高压电的输送线太近,不必接触到电线,也会因昏迷而下坠。高压电对人脑的活动,肯定有影响,如果电脑懂得利用,自然可以轻而易举,令人丧失神智!

    那十二个在大厦中丧失了神智的人,是不是就是在这种情形下遇害的。

    如果是这样,那岂不是每一个──每天成千上万在大厦电梯中上落的人,都可以成为被害的对象?电脑这样做的目的又是什么?是展示它的力量,还是对某种大规模行动的预测?

    那口酒难以下咽,但是酒精对人的情绪,总有一定的安抚作用。我定了定神:“谢谢你们的意见,我会再去进一步了解!”

    各人都以十分悲哀的神情望着我。我曾称他们为“逃亡派”,确然,他们的看法十分悲观,或许这正是他们对电脑有一定程度的了解之故──例如两陈曾要成金润停止双子大厦电脑系统的运作,成金润就知道绝难做到,而普通人,则认为那是轻而易举的事!

    我的神情一定表示了一种和极度强大力量周旋到底的决心,所以各人虽然觉得我决无成功的可能,但也十分嘉许我有这样的精神,当我向前走去的时候,他们都跟在后面,一直跟到了我车子停放的所在,并且七手八脚,帮我搬开车上的树枝。

    当我进入车子之前,我和他们一一握手,成金润道:“卫先生,今日一别,不知何时再见了!”

    我听出他语音中的伤感成份,忙道:“何出此言?”

    成金润道:“我仍感到,危机已经十分迫近──不能等到危机发生时才应变,那时太迟了,我们要立刻开始行支,去过完不和电脑接触、电脑害不到我们的生活。我们体,已经有了这样的决定。”

    我吸了一口气:“找一个人迹不到的荒僻之处,去过桃花源式的生活?”

    那小伙子道:“可以说是这样!”

    我叹:“这种生活方式,其实一直是人类理想中的社会,不管是为了避暴政,还是为了避电脑,行动的,都是完一致的。确然,你们这一走,不知何时再见了。你们已选择好目的地没有?”

    我最后那句话,本是随口一问的,如果他们说没有,允可以提供建议,也可以提供帮助。可是我这一部,看到他们,都各有奇怪的神色,显然是他们有了目标,但不想告诉我!

    我打了一个“哈哈”,挥着手:“对,不必告诉我,我不是一个易于保守秘密的人!”

    成金润忙道:“我们……不是这个意思,是怕说了出来之后,你知道了,就有可能……也被电脑知道!”

    他解释了一会,结果仍然是怕我会泄漏秘密,我也不以为意,可是他还想再解释,涨红了脸,像是觉得十分难以启齿。

    我在他肩头上拍了一下:“不必介意,你们有保持秘密的权利。”

    成金润终于把他要说的话,说了出来,他道:“我们是为了防止你和电脑的接触期间,被电脑把你的记忆弄走,是指在这种情形下秘密的泄露,并不是由你说给什么人听!”

    我一时之间,没有听明白他的话,反问道:“你说什么?”

    成金润现出相当悲哀的神情:“你以为那些丧失神智的人,他们的记忆到哪里去了?”

    我一听,头顶之上,如同炸开了一只大炮杖一样,“轰”的一声响,甚至连身子,都不由自主,晃动了一下!

    我明白他的意思了!

    我再也没有想到,和成金润他们的讨论,可以一层又一层的深入,我已经就快和他们分手了,但是无意中的一句话,又引起了另一个层次更深的讨论!

    由于CRJ刚才所说的,更加惊人,我要定了定神,才能反问一句:“你的意思是,电脑攫走了……抢走了那些人的记忆……把他们的思想……据为己有了?”

    所有人都十分自然地点着头。

    我无意识地挥着手:“电脑要人的记忆有什么用?”

    这个问题,居然是那个最不喜欢说话的人,立刻给了我答案。这位仁兄不爱说话,可是一开口,却是言简意赅!几个字,就一针见血,把问题说得十分明白。

    他这时说的,只有八个字:“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这句话,自小到大,我不知听过几千百遍,可是这时听了,却大有寒意!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电脑虽然已经有了人类的一切知识──人类慷慨地把自古以来所累积的一切知识,输进了电脑之中,但是真正的一个人,思想运作的情况如何,电脑还是不知道的,为了知道这一点,电脑就必须掠夺人的记忆,目的是可以更有效地对付人类!

    我一定是自然而然地身子在震动,所以那小伙子按住了我的肩头,他沉声道:“这种情形,在世界各地都有发生,尤其是在工上接近电脑的,会无缘无故变得痴呆──所以我们认为世界的电脑,是联合起来在行动的!”

    我直到这时,才勉强使自己的呼吸,畅顺了一些,我由衷地道:“谢谢你们,真的,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长了不少学问!”

    成金润苦笑:“我们都是自身难保的人,能给你什么帮助,你太客气了!”

    我由于心情激动,所以上车之前,又再和他们一一握手,这才驾车驶去,思绪紊乱之极,我想到,陶氏集团的几个重要人物的记忆思想知识,自然丰富之极,被电脑抢走了,自然对电脑大大有利,不知道是不是可以逼电脑把他们的记忆“吐”出来?但就算可以,只怕他们的记忆,也只能显示在荧光屏上,而难以再回到他们的脑中,除非电脑愿意那么做。

    我又想到,成金润那批人,要躲到电脑根本接触不到他们的地方去,如果成功了,有可能将来灾难结束之后,他们这批人,就是地球上唯一的幸存者了!

    我也想到,我这时驾驶的汽车,也有简单的电脑设置,控制油量、记录机件的动作畅顺程度等等。而更复杂的电脑设备,正被应用在汽车上,例如自动认路的驾驶系统等等。这些电脑设备在设计的时候,自然都正常,可是当它们受了病毒的感染而起了畸变之后,又会变成什么样的怪物呢?会不会忽然之间,所有在行驶中的汽车,都由于突然的大量汽油进入油缸(作用和用力踏下油门一样),而变得疯狂地在路上互相追逐碰撞?

    这时,幸亏是凌晨三点多钟,路上除了我一架车之外,别无其它车辆,不然,我一面想,一面驾车,只怕不等电脑作怪,我已经造成连环大撞车了!

    车子直驶抵家门,我只觉得头昏脑胀,心中在盘算,是放一缸热水浸一浸呢,还是干脆再大口喝酒,让自己在醉意之中沉睡。

    可是当车子停下之后,我就看到客厅中有灯光透出来,我下车,先向上跳动了一下身子,心中叫着:“要是白素回来了,那就好了。现在,我正需要和别人好好商量,除了白素之外,还有谁更适合?”

    当然,我知道那只是我的希望,白素留在苗疆陪那个女野人,她替那女野人取了一个名字:“红绫”,这两个字的音,在苗语之中就是非人非猿的怪物之意,我不知她何以要这样做,但是知道她决不会半途而废,也就是说,这时在里面的,不会是白素。也就在这时,门打开,我看到门口,并肩站着一男一女两个人。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怪物 爱搜书 怪物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怪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怪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