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成金润对两陈的态度仍然相当冷漠,只是对良辰美景,不断投以奇讶的眼光。

    我正想把我们的设想提出来,听听成金润的意见,黄堂气咻咻奔了过来,大声叫:“陶启泉十万火急,要你到医院去。”

    由于发生的事实在太怪太多,我一时之间转不过念头来:“他到医院去干什么?”

    黄堂顿足:“不是他需要到医院去。他在医院,是由于他的六个手下在医院!他要你立刻就去。”

    我不禁大是恼怒:“去告诉他,我的行动,只受我自己的控制,不由他的意志而转变。”

    黄堂先是一怔,接着,他向我竖了竖大拇指——他对陶启泉这个大富豪并无好感,所以他觉得我的抗议,十分有理,我也相信他必然会一字不易地转达我的意思。

    黄堂走了之后,那位电脑管理专家问我:“卫先生的名字,常和一些稀古怪的事联在一起,是不是在这里又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他问得十分客气,可是我却不客气地瞪着他,反问他:“难道你也知道在大厦里发生了什么事?”

    成金润耸了耸肩——他个子又高又瘦,在做这个动作的时候,看来十分异样,他道:“我知道,也一直向主任反映过,可是主任叫我别多事,他是正职,我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然不好多事。”

    我听出了他的话中,大有文章,就道:“主任出了事,你知道了?”

    他点头:“听说在电梯槽底部找到了他,神智不清。”

    我吸了一口气:“在出事以后,我们曾和他有一次详谈,他似乎竭力想隐瞒什么,是不是他和电脑之间,有着什么默契?因为我们至少发觉有好几件事,是由于电脑出现了反常控制而引起的。”

    成金润伸手摸着下巴——这个人的小动作相当多:“我知道你怕的是些什么事,不过我认为那是……嗯,一般人称之为‘电脑病毒’侵入,局部扰乱了电脑运作的结果。主任确然想掩饰这种情形,因为那对他的职业荣誉有关。这大厦的电脑系统,毫无疑问,受到了病毒的侵扰。”

    良辰美景道:“没有法子消除?”

    成金润摊了摊手:“在世界的范围内,电脑病毒正在蔓延,至今为止,没有人有办法消除它们。”

    两陈骇然道:“受了病毒侵扰的电脑,结果……会变成怎么样?”

    成金润又摊了摊手:“也没有人知道。一般来说,电脑学者都认为,像是病毒侵入了生物的体内一样,不论是动物还是植物,如果有病毒或细菌侵入,都会使生物的本身变得畸形。”

    成金润说到这里,略顿了一顿,他是一个常识相当丰富的人,这一点,可以在他的谈话中,得到证实。他又道:“例如黑穗菌侵入玉米,玉米就长成满是黑粉的包,和原来的形状,大不相同。又例如过滤性病毒侵入了贝类生物,就会使贝类的外壳完变形,和原来的遗传,截然不同——曾有一个时期,海洋生物专家还以为在同时期出现了许多新的品种。”

    成金润说的话,相当专业,所以我们都听得十分用心。等他停了一停,陈氏兄弟才指着四周围的电脑设备:“那么,电脑如果被病毒严重侵入,也会……变得畸形,会……不再受控制?”

    成金润用力点了点头:“不过,应该说,是人不懂得如何去控制——因为已变得和原来的设计不一样了,譬如说——”

    这个人很喜欢在说话之中举例子,而这时他举的一个例子,更是匪夷所思之至:“譬如说,有人做了一只杯子,可是忽然之间,杯子变得密封了,这个人自然也就不知道如何去使用这杯子了。”

    他举的这个例子,要用心想一想,才能想像得出这种古怪的情景来。

    我有点无意识地挥着手:“你的意思是,这大厦的电脑管理系统,已出现了这种古怪的变异?”

    成金润有点不解地望着我:“不是已经发生了很多事,证明了这一点吗?”

    他说来理所当然,可是听了这话的人,都有点不寒而栗,两陈立即叫:“停止电脑的一切运作。”

    成金润用十分怪异的神情面对陈氏兄弟,两陈又把话重复了一遍,成金润忽然叹了一声:“陈先生,如果这样做,双子大厦就死了。”

    此人说话,用词比温宝裕还要怪,大厦怎么可以用“死了”来形容呢?不过,略想一想,他的话也不难理解,他的意思是,如果照两陈的话去做,整幢大厦,就瘫痪了,变成了死域——试想想,没有电梯,没有空气调节,没有电力供应的大厦,会是什么样子?

    良辰美景倒很喜欢两陈有了这样的决定,她们斩钉截铁地道:“让它死。”

    成金润十分吃惊:“要停止电脑运作的最好方法,是截断电源,那是杀死它的好方法。”

    良辰美景又道:“那就截断电源。”

    成金润道:“在电源截断之后,还有后备电源,根据电脑程序,在电源一旦截断,后备电源就自动补充,保持电脑运作的正常进行。”

    良辰美景的神情也变得十分惊讶,瞧着成金润,想问,可是却又出不了声。

    她们想问的问题自然是:“后备电源难道无法截断?”

    成金润也知道她们想问什么,所以迳直回答:“后备电源的设计,是确保在任何情形下,都有电力供应,以保证电脑能继续运作,所以,和总发电站的电脑,有直接联系,除非把总发电站的电脑停止,不然,电源一样会得到供应。”

    他说到这里,停了一停,口角牵动了几下:“如果这样做,这个城市,大约会有三分之一地区,同时失去电力供应。”

    我们都不出声,因为情形可怕之极,竟然无法停止电脑的运作。

    电脑无论要干什么事,人力无法停止它。

    成金润也苦笑:“当我才一接触到电脑时,人还不知道什么是电脑病毒,只知道电脑可以大幅度提高效率,所以,任何电脑组合的设计,都向电脑永不停止这一目标迈进,时至今日,几乎已达到了目标,做到了尽善尽美的地步,就形成了如今的情形。”我们各人面面相觑,成金润叹了几声,搓着手,也不再言语。

    就在这时候,黄堂又闯了进来,大呼小叫:“卫斯理!陶启泉要亲自来找你。”

    我闷哼:“他要来,就让他来好了。”

    黄堂的神情有点异样:“他的直升机,会降落在双子大厦的顶层。”

    陈氏兄弟一听,直跳了起来:“他妈的,谁让他有这样横行无忌的权力的?”

    两陈一面说,一面望着我,我思绪紊乱之极,十分不耐烦:“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十分严重,陶启泉来了,正好和他一起商量,请不要再在意气上发生争执。”

    陈氏兄弟听着我的话,不好意思发作,可是看得出,他们对陶启泉擅自使用大厦顶部的直升机场,仍然表示了极度的不满。

    这时,成金润又向一旁走去,一面道:“去看看直升机到了没有。”

    他走开了几步之后,又转过头来,特地向我解释:“这大厦,到处都有闭路电视,只有老板的私人范围才没有,是为了安措施。”

    我不禁苦笑——为了安措施,设计了许多电脑的程序,更确保电脑的不断运作。可是,一旦电脑倒行逆施起来,却根本没有安可言。

    这算不算是人类行为中的作茧自缚呢?

    一行人跟着他过去,到了一座控制台之前,照例又是许多幅荧屏,成金润十分熟练地按着钮掣,中间的一幅有了画面,是屋顶的直升机停机坪,这时,正有一架直升机,已经在降落了。

    两陈闷哼了一声:“来得好快。”

    直升机停定,机舱门打开,先后下来了三个人,其中有一个老者,我认识,他姓杨,是陶启泉十分亲信的人物,在陶氏集团之中,地位仅次于陶启泉本人。

    另外两个我并不认识,可是两陈显然知道他们是什么人马,因为他们又闷哼了一声:“好,大集团的三驾马车到了,头脑怎么下来?”

    直升机上再没有人下来,这三个人走开了几步,可以清楚地看到,他们的神情,都十分惶急。这时,又看到有人迎了上去,互相交谈了一两句。迎上去的人,自然是双子大厦的管理人员。

    再接下来,几个人一起向前走,走出了画面,成金润又按下了另一个按钮,看到一行人已进入了走廊,两陈又咕哝了一句:“看来,还要用我们的专用电梯。”

    良辰美景不满:“你们怎么变得这样小器?”

    陈氏兄弟大声道:“你们不知道陶氏集团给我们受了多少气,看,直到现在,他有求于我,还要摆架子,自己不肯来,只派了三个人来。”

    良辰美景冷冷地道:“他不是有求于你,是有求卫斯理。”

    两陈道:“那也应该自己来。”

    他们在说话的时候,在画面上看到的情形是:一行人在等电梯,确然是在专用电梯的门口等,那个工作人员,这时说了一句话,听不到声音,可是我根据唇部的动作,知道他说的是:“两位陈先生在地下管理室。”

    我把这句话直译了出来,两陈道:“专用电梯是到大堂为止,不能下到下层,他们要转电梯。”

    看他们两人的神情,似乎来的这三个人,要增加转电梯这样的小麻烦,他们也觉得开心,由此可见,双方之间的嫌隙,是何等之甚。

    接着,电梯门打开,一共是四个人,走了进去,电梯门关上。

    成金润转过身来:“专用电梯中没有闭路电视,看不到他们在电梯中的情形。”

    良辰美景道:“看他们抵达大堂的情形吧。”

    大堂的画面,一共分成三个部分,包括了大堂的部,这时正是人进出最多的时候,电梯之间,等满了人,专用电梯的出口在大堂的一个转角处,比较静一些,有两个警卫守护着,不准人接近。

    专用电梯的门外,也没有指示灯,成金润根据电脑的运作在报告专用电梯的情形:一切正常。

    他在说“一切正常”的时候,声音有点异样。接着,我们所有人都不出声,气氛更是古怪之极。黄堂就在这时问了一句:“我们在等什么?”

    两陈连想也没有想就回答:“等出事……”

    良辰美景闷哼一声:“一切都正常,会有……什么事?”

    两陈道:“谁知道——观众看马戏团的空中飞人的时候,看高速赛车的时候,潜意识之中,都会有等出事的念头,我们现在就是这样。”

    两陈说到这里,向我望来,我苦笑:“是,现在我们每一个,都有这样的念头。”

    黄堂骇然:“会出什么事?”

    成金润在这时冒出了一句话来:“任何事。”

    大家都向他望去,他作了一个不明所以的手势:“电梯中发生的事,无从监视,所以也就可能发生任何事。”

    他在这样说的时候,仍然一直在留意电脑终端荧屏上的各种数据的显示,然后,又喃喃说了好几次:“一切正常,一切正常。”

    良辰美景又叫了起来:“怎么那么久还未曾到?”

    成金润道:“那是你们心急等待的心理作用——从顶楼到大堂的时间,是一百一十秒,一秒也不会多,一秒也不会少,如今才过去了七十四秒,电梯现在二十五六楼,只要一切正常,它一定会准时到达大堂,再需要一秒钟,打开电梯门。”

    他一直在说着,时间自然一直在过去,几十秒的时间,弹指即过,他的伟论还未曾发表完毕,那专用电梯的门,已经打了开来。

    我们首先看到的是:那两个警卫,转头向电梯看了一眼,那时十分自然动作,看了之后,他们的神情,也没有什么异样。

    闭路电视装设的角度,可以在荧屏上见到打开了门的电梯中一半的情形,并不能看到部。

    我们当然在等那三个陶氏集团的要员和工作人员走出来——并没有等多久,只有两三秒钟,并没有人从电梯中出来,我们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发出了一下惊呼声来。

    出事了!一定出事了。

    我向各人看去,人人的脸色,都苍白之极,各人都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人,可是在那一刹间,也都僵呆着不知如何是好。

    只有成金润,他僵呆的时间最短,他的双手还在发抖,就本能地按下了很多按钮,同时,盯着显示数据的荧屏看着,神情怪异莫名。

    我虽然对电脑不算外行,但是每具电脑都储存着不同的资料,要在一具陌生的电脑之前,弄明白荧屏所显示的数据内容,是不可能的事,正如任何人都无法了解一个在马路上擦身而过的陌生人的内心世界一样。

    不过,我可以知道,成金润必然注意到了什么,因为他的神情古怪,揉合着惊惧疑惑。而且,他一发现我在注意他,立刻停止了动作,并且努力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这就更令我肯定,有一些事发生了,可是他却不想对别人说。

    本来,我可以立即揭穿他这一点,可是一发现三个进了电梯的人,又不见了,所引起的混乱,实在可想而知。黄堂大声叫:“电梯槽底部,他们又躲到电梯槽底部去了。”

    黄堂的叫声,并不如何恐怖,可是他叫出来的事实,却难免令人遍体生寒。

    管理室中还有一些工作人员,有的也和我们一样,目睹三个重要的人物下直升机,和工作人员进入电梯,可是这时又见有人从电梯中出来,这种怪异的现象,也令他们不知如何才好。

    良辰美景首先身形闪动,离开了管理室,其他人跟着,一到了大堂的专用电梯外面,看到了部电梯内的情形,所有人都不约而同,去看电梯顶部的那个小门,而那个小门,有着明显的,被推开过的迹象。

    和管理室主任一样,这四个人通过电梯顶上的小门,攀出了电梯,所不同的是,主任在攀出去的时候,通过闭路电视,有人看到。这四个人攀出去的时候,没有人看到。那么,他们应该也在电梯槽的底部了?

    在经过一番扰攘之后,确然在这部专用电梯槽底,发现了那四个人,和失踪者一、二以及管理室主任一样,四个人都如同木头人一样,除了间歇性的眨眼之外,简直就只是四个活的身体,这是十分恐怖的情形。当四个人被找出来之前,已经料到可能情形会令人极度震骇,所以警方封闭了大堂一角,不让人接近,同时,围起了帆帐。所以,当四个人被医护人员带走的时候,只有有关人员在场。

    这是一段时间之后的事,当时,由于极混乱,而且,还有一些别的、意料不到的事发生,所以无法按顺序叙述,只好先把后来发生的事说了,再转过头来,说当时发生的意外。反正电梯并没有把人“吞吃”下去,而只是令人变得丧失神智,屈着身,躲在电梯槽底——当然,如果长时间不被发现,也必然会饿死。

    专用电梯一共有两部,当我们发现电梯中一个人也没有而大惊失色的时候,那两个警卫,还莫名其妙,不知道何以我们会对着一架没有人的电梯,如见鬼魅。

    而就在这时,另一部专用电梯,就在旁边的,也亮起了灯,表示电梯到达了大堂,门一打开,就有三个人,一起跨了出来。

    这三个人的出现,令人感到十分意外,因为谁都知道,专用电梯,是陈氏兄弟专用的,谁也不能擅进,所以,一看到电梯居然被人使用了,他们两人自然而然的反应,是脸色一沉。

    可是,这时一马当先,自电梯中跨出来的那个人,脸色更加阴沉,而一看到了那人是谁之后,陈氏兄弟的神情,变得惊讶之极。

    f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大豪富陶启泉。

    黄堂曾接报告,说陶启泉要到这里来找我,没想到他和随员,会乘两架直升机来,第一架直升机,载来了他的三个重要助手,他自然是乘搭了另一架直升机来的。第一架直升机先到,三个要员由工作人员陪同,搭一号专用电梯下来,结果失了踪。陶启泉后到,搭第二号专用电梯下来,从他生龙活虎跨出电梯的情形来看,他显然没有遇到任何意外。

    陈氏兄弟在商场上的地位不算低了(他们拥有两幢六十层高的大厦),可是若和陶启泉一比,还是小巫见大巫,尽管在商业行为上,陈氏兄弟屡次向陶氏集团作挑战,可是在面对面的情形下,他们也不免有点气馁。

    (这是十分奇怪的一种人类行为——处于弱势的人,即使明知强势的一方无奈自己何,自己也决不必向强势的一方要求些什么,地位应该是平等的,可是一旦相会,弱的一方,就自然而然,会感到气馁,无法在心理上得到平等的地位。)

    陈氏兄弟一脸的惊讶神色未消,已准备迎上去,可是陶启泉却根本未曾把他们放在眼中,眼光甚至不肯在他们的身上多停半秒钟,只是冷冷地望了他们一眼,就立刻向我望来。

    陶启泉这种不可一世的神态,令得陈氏兄弟僵在那里,不知如何才好,陶启泉已指着我,嚷了起来:“卫斯理,你欺人太甚了。”

    我不禁苦笑,明明是他自己欺人太甚,他却把这罪名派到我身上。我也不和他争,只是道:“这里发生的事太多了,我需要处理。”

    陶启泉大声道:“我六个重要的手下出了事,我要你帮我处理。”

    我望着他,一字一顿的说:“是九个,不是六个。才到的三个,我目睹他们进入电梯,可是电梯到达大堂,却是空的。”

    我一面说,一面向他身后的一号专用电梯指了一指,陶启泉立即回头去看,饶是他不可一世,这时,也现出了骇然之极的神色来。

    陈氏兄弟这时,略为定过神来,想和陶启泉去接近,可是一下子,就被一个身形高大魁悟之极的人,拦阻在他们和陶启泉之间。

    那人是一个真正的巨无霸,身高绝对超过两公尺,身子札实得像石雕,双手握着拳,拳头的直径,接近二十公分。这个巨无霸,是陶启泉的贴身保镖,是一个奇特之极的奇人——在这个奇人的身上,有许多奇怪的故事,但是和这个故事无关,所以介绍他的外形就算。

    电梯中出来的是三个人,另一个则是双子大厦的工作人员,这时正和陈氏兄弟在说着话,样子十分惶恐。

    陶启泉望向我,想说话,可是张大了口,却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我吸了一口气:“希望可以在电梯槽底找到他们,不过他们也可能……”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怪物 爱搜书 怪物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怪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怪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