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黄堂显然也想过了搜查工作的困难,所以眉心打结,声音苦涩:“上头只怕不会批准大规模的行动!每幢大厦,至少动员八十到一百人,还要是有经验的人员……或许可以动员警犬……嗯……我看……”

    陶启泉一声闷哼:“我看这件事,和那两个姓陈的有关,找他们就行。”

    他这样说的时候,直望着我,我知道他的心意,就把陈氏兄弟为什么来找我,向他说了一遍,陶启泉扬眉:“他们没说过我有两个要员,在他们的大厦中失踪?”

    我摇了摇头:“据我猜想,他们甚至未必知道有这样的事发生。”

    陶启泉神情悻然:“过几天,有一个重要的国际会议要举行,那八个人之中,有五个非出席不可──他们如果不能出席,陶氏企业会蒙受重大的损失,其他的集团就可能得利。”他说到这里,顿了一顿:“利益牵涉到数以十亿计的英磅,所以,要估计任何手段都被利用的可能。”

    我想了一想:“你和陈氏兄弟的交涉,牵涉到了些什么利益?”

    陶启泉道:“就要那即将举行的会议有关。”

    我来回踱了几步:“我有一个提议──警方尽可能展开搜索行动,而我去见陈氏兄弟果真有商业阴谋,问题就很容易解决了。”

    黄堂连声道:“好!好!”

    陶启泉道:“我可不能承祷铺梦何应诺。”

    他这样精明的态度,有时并不令人好感,所以我只是挥了挥手,就在他的办公室中,和陈氏兄弟联络。

    等到陈氏兄弟之一听到我的电话之际──他惊讶莫名:“是卫先生?你要来看我们,那太好了!欢迎!欢迎之至,真的欢迎之至!”

    他连说了三次“欢迎之至”,确然是真的欢迎,因为在我到达“双子大厦”的正门之时,他们两人已在门口恭候多时了。

    常言道:“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受到了他们这样的礼遇,我自然很高兴,所以对他们的印象也相应变好,在直达他们的办公室的电梯中,我已把此来的目的,告诉了他们。

    陈氏兄弟皱着眉,互望着,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反应才好,显然我来看他们的目的,使他们感到意外之极,过了十来秒,其中之一才失声道:“天!这老怪物以为我们绑架了他的手下?”

    我不由自主扬了扬眉:陶启泉称他们为“两个怪物”,他们又称陶启泉为“老怪物”,可知“怪物”这个名词被广泛使用的程度。

    我看到他们有这样的反应,也知道先前的估计是正确的──他们和失踪事件无关,如果说在这幢大厦之中失踪,就是大厦主人绑架,那么,有一个失踪者,在陶氏大厦中失踪,陶启泉岂不是也难逃绑架之嫌?

    所以,我做了一个手势,表示相信他们是无辜,然后又问:“你们已知有失踪事件了?”

    陈氏兄弟的神情十分古怪,像是做了错事的小孩子一样。这时,电梯停了下来,他们中的一个才道:“我们……我们……今天并没有处理日常事务,所以,并不……知道这样的事发生。”

    他们这样说,使我想起刚才和他们联络的时候,第一个电话打去,听电话的职员用十分坚决的语气回答:“两位陈先生正在处理紧急事务,不接听任何电话。”

    后来,我记起了他们在我住所临走时给我的一个直线号码,这才和他们联络上的。

    以他们的地位而论,若是有紧急事务要处理,把日常事务放在一边,那也不是什么特别的事。

    电梯一停,门打开,外面是一个十分宽大的空间,至少有三百平方公尺,几乎没有任何布置,只是在正中放了一座塑像,所以格外显得宽敞。

    我在他们的带领下,才一跨出电梯,就忽然听得一下娇笑,两个红影,一个自左,一个自右,向我疾扑了过来。来势之快,难以形容,可是一到了我面前,立时站定,和我距离极近,几乎是贴身而立。

    能够有这样身手的人,自然是良辰美景了。

    良辰美景一站定,立时各自扬首,向陈氏兄弟看去。陈氏兄弟齐声道:“我们输了。”

    在这一刹间,我明白了两件事。第一件,这一双生子,放弃了日常事务不理,所处理的“紧急事务”,原来就是良辰美景在一起。

    第二件,他们和她们之间,必然有一场赌赛,而这场赌赛,又是和我有关的。

    我当下就沉下了脸,现出了十分不快的神色。良辰美景一看,一了吐舌头:“我们说,不论我们怎样向你扑过来,你都会有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镇定功夫,不会慌乱,不会退避,不会出手阻挡。他们不相信,所以才在你一出现的时候试上一试,好叫他们心服,知道世界上真有处变不惊的能人。”

    这一双小丫头,咭咭呱呱地说着,讲的话,又然都是颂扬之词,只怕脾气再大的人,也发作不出来了,而且,也少不免要客气几句:“明知你们不会有恶意,有什么好慌张的。”

    陈氏兄弟见我的脸色缓和,也松了一口气,他们立时向良辰美景诉起苦来:“卫先生来找我们,原来是为了──”他们把我来找他们的原因,说了一遍。

    良辰美景的反应是,杏眼圆睁,一副愤愤不平的神情,齐声道:“这姓陶的也太会恃势欺人了。”

    我不禁骇然失笑──因为我想不到陈氏兄弟和良辰美景之间的交情,已到了这样敌仇同忾的地步。

    我道:“不能说姓陶的仗势欺人──既然有人大厦失了踪,总要搜寻,只怕警方的搜索队,就快出动了。”

    陈氏兄弟皱起了眉,良辰美景却大感兴趣,她们道:“要是由我们先把失踪者找出来,那岂不是好?”

    我望着她们,看她们一副兴高采烈的样子,就提醒她们:“喂,我们约好了的,要到苗疆去!”

    良辰美景嘟着嘴:“也耽搁下了,找到了那两个人,再去不迟!”这时,她们以为在大厦中找两个失踪者,是十分简单的事,后来,当然知道不是那么简单,也真的耽误了她们的苗疆之行。

    当时,对她们兴高采烈的提议,陈氏兄弟的反应,像是并不热烈,他们把我让进了一间会客室,良辰美景跟了进来,打开酒柜,给我斟了一杯酒,像是那是她们自己的住所一样。

    陈氏兄弟这才道:“不论是警方来搜寻,还是我们自己寻找,都是十分麻烦的事。”

    这一点,我完同意。可是良辰美景却叫了起来:“有什么麻烦?”

    陈氏兄弟叹了一声道:“你们不知道一幢大厦究竟有多么大。”

    良辰美景一听,大是不乐,一翻眼,道:“一幢大厦能有多大?不就是一幢大厦吗?”

    她们这样说,自然是有赌气的成份在内,可是我却有同感,因为感到陈氏兄弟在提大厦的时候,很有点夸张的成份在内,听他们的语气,像是一幢大厦,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陈氏兄弟并没有注意到我的反应,只是针对着良辰美景,两人的神情十分严肃,一时之间,并不开口,像是在思索着该如何说,才能说服良辰美景,过了一会,才道:“现代化的大厦,就像是一团团皱了的纸,团在一起,看不出什么来,可是一展开来,却有意想不到的许多空间。有的空间看得到,有的空间看不到,有的空间,在大厦造成之后,就再也没有重现——除非到这座大厦被拆卸,复杂到了难以想像的地步。”

    良辰美景听的时候,听得很用心,可是陈氏兄弟才一住口,她们就口舌不饶人,两人用她们的方式反驳:“听听他们说些什么?竟叫人听不懂,深奥到了这种地步,不就是因为他们各人有一幢大厦吗?还好他们的大厦只有六十层高,要是有六百层,讲出来的话,就成了天书了!”

    良辰美景牙尖嘴利,陈氏兄弟力图讲事实,显然不是敌手,他们胀红了脸:“世界上根本没有六百层高的大厦,你们胡说些什么。”

    良辰美景道:“现在没有,将来就会有,不就是一团团皱了的纸吗?多团上几团,六十层就变六百层了。”

    我本来很同意良辰美景的话,可是她们越说越意气用事,无理取闹,所以我提高了声音:“听他们进一步解释,别着抢说话。”

    良辰美景给我一喝,作了一个怪脸,总算暂时,不再出声。陈氏兄弟松了一口气,一个道:“双子大厦建造的过程,我曾参与……虽然我不是建筑学家,但是也知道,单是设计图纸的定稿,已经有好几千张了。”

    良辰美景作出一副“那又怎么样”的姿态,十分可恶,但又十分可爱。

    当这两座大厦建造的时候,陈氏兄弟中的一个,还是一个一无所知的白痴,现在,两人的知识和记忆,经过了交流,自然如同一个人了。

    他们又道:“大厦之中,有各种各样的通道,也有各种各样暗的通道——包括了给电梯上落的空间,给空气输送的管道,让水到达每一层,让电到达每一层的通道,尤其是把整座大厦的运作,交托给电脑管理之后,一幢大厦,就像是……像是一个人的身体一样,一切都照规律运行……”

    现代化的大厦,确然是一个极其复杂的综合,先进的大厦,也由电脑操纵管理,这些,是事实。可是不但是良辰美景,连我在内,也不知道陈氏兄弟这时如此强调这一点,是为了什么。

    所以,我们三个人的视线,便一起投向他们。

    他们又十分认真地想了一想,说出了一句我们更莫名其妙的话来:“所以,要彻底搜查一幢大厦,根本没有这个可能。”

    我绝找不出他们达到这样结论的根据,但暂不出声,良辰美景已叫嚷起来:“是什么话,谁会阻止?”

    想不到这个问题的答案来得极快:“电脑,负责管理大厦运作的电脑。”

    一听得这样的回答,刹那之间,我有一种诡异莫名的感觉。

    当时我想到的,还十分简单,但已极具诡异之感,我想到的是,电脑负责整幢大厦的正常运作,而彻底的搜寻,必然会破坏正常的运作,所以电脑和搜查行为之间,就必然会产生矛盾。

    刚才,陈氏兄弟曾把一幢大厦,比喻为一个人,我倒觉得,一幢大厦,和一棵大树,比较接近,看起来,一棵大树,竖立着,一动不动,但是从树根吸收营养水份开始,大树的树干、树枝、树叶,每一部分,每一秒钟都有繁忙之极的活动。

    大厦也是一样,外表看来是静止的,但是内部活动之频繁,也超乎普通人的想像,这些内部活动,若都由电脑控制,自然会对搜查,形成一种对抗。

    陈氏兄弟刚才说“不知一幢大厦有多大”,引起了良辰美景的反应,如果他们的意思是说“不知一幢大厦有多少不为人知、不为人见的活动”,那么虽然给人的感觉很怪异,却又是实在的情形。

    我猜想良辰美景在听了陈氏兄弟的话之后,思路和我一样,因为在她们的脸上,也有一种透着怪异的神情表露出来。她们道:“你们的意思是,电脑控制了大厦……电脑……不听人的指挥……和人对抗?”

    陈氏兄弟看来,也不是十分明白他们自己所说的话,因此他们的神情,也十分怪异——这种现象,十分值得注意,我可以了解,这是由于他们的思想,虽然有了一种强烈的感受,可是却又不知道如何适当地表达这种感觉。一般来说,只有那种感觉真的十分怪异,才会有这种情形出现。因为若非感觉怪异之至,人类的语言,通常是可以顺利表达的。

    陈氏兄弟迟疑了一下,才道:“有点……这样的意思,可是也不是完是,我们的意思是,一幢现代化,交给了电脑来管理的大厦,实在太不可测了,有许多隐蔽的运作不为人知,有许多隐蔽的所在,不为人知。”

    他们努力想表达他们的感觉,可是到这时候为止,看来并不是很成功。他们向我望来,投以求助的神色,我实在不能帮他们,因为我根本不知道他们想说什么!

    我只是向他们做了一个手势,鼓励他们努力说下来。

    陈氏兄弟各自舔了舔唇:“就拿这两幢大厦来说,我们对它们,可以说再熟悉也没有了,在建造之前,就详细看过每一层的图纸,对它们了解极深,可是等它们造好了之后,就变得……变得……”

    他们说到这里,顿了一顿,才继续道:“变得陌生之极了。”

    我和良辰美景都不是一下子能明白他们的意思,所以反应一致:“怎么会?”

    陈氏兄弟又各自托了头,沉默了片刻,这才道:“就像父母对儿女一样,在儿女小的时候,对儿女的了解反而多,等到儿女长大了,可能变得然陌生,根本不知道儿女在想什么。”我皱着眉,在深思陈氏兄弟的比喻,而且,很奇怪何以陈氏兄弟会有这样的比拟。

    而良辰美景则已叫了起来:“这是什么话?拟于不伦,至于极点。”

    陈氏兄弟的态度,异常认真:“还有什么更好的比拟?”

    良辰美景道:“儿女是有生命的,大厦是死物。”

    陈氏兄弟叹了一声:“刚才我们已经说过,现代化的大厦,是活的,它的活动,有许多甚至是表面化的,可以看到的,例如电梯的升降。”

    良辰美景互望着,撇着嘴,一个道:“这两个人走火入魔了。”另一个道:“可不是,就算是由电脑管理,大厦总是死的。”一个又道:“他们说是活的,怕有一天,活的大厦,会把他们吞掉。”另一个道:“看来他们会下令把大厦炸为平地,再在空地上搭上两个竹棚。”

    说到这里,两人肆无忌惮,哈哈大笑起来。

    她们瓷意在嘲笑陈氏兄弟的见解,说的话也堪称尖酸刻薄,可是她们的样子,偏又十分可爱,看她们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作为她们嘲笑的对象,陈氏兄弟虽然神色悻然,却也发作不得。

    他们只是提高了声音:“被大厦吞了,又有什么稀奇,不是在这幢大厦中,已经有两个人被吞没了吗?”

    他们在这样说的时候,为了加强语气,用力在地上顿着脚。由于铺着厚厚地地毯,当然没有什么声音发出来,但也足以证明他们的态度,十分认真!

    我一听得他们那么说,心中就陡然一怔——这个说法,奇特之极。他们口中的“两个人”指的自然是陶氏集团中的两个重要人物。这两个人是在大厦之中,神秘失踪的,陈氏兄弟却说成他们是被大厦“吞没”的。

    这当真是怪异之极,大厦若是会把人吞没,一幢六十层高的大厦,可以吞没多少人?

    看陈氏兄弟的样子,他们说得十分认真,所用的“吞没”一词,也是认真的,而不是文学形容,象征式的。

    我的思绪十分紊乱,忽然之间,我想到的,是不知在什么时候看到过的一则小说还是笔记,说是在一处地方,每到晚上,空中就亮起两盏明亮的灯光,而在云雾缭绕之处,有一道没有梯级的斜梯,伸延而下。于是,看到的人,都以为那是登天的途径,一传十,十传百,传了开去,聚集了很多人,大家争先恐后,顺着那斜梯向上攀,攀进了云雾之中。

    每天晚上,总有好几百人攀上去,再也没有回来,人们仍然一直相信那是登天的途径,直到一个有道之士出现,才道出了真相,原来,那是一条奇大无比的蟒蛇吞食人的方法:两盏明灯,是巨蟒的双眼,那道斜梯,是巨蟒的长舌——人顺着长舌爬上去,就自动投进了巨蟒的口中,被巨蟒吞没了,再也没有回头。

    那则小说笔记,写得相当生动,我在这时想了起来,是由于一幢大厦,都不止有一个入口处,每天,不知有多少人,自动投进大厦之中,当然,进去的人,都能再出来,可是,如今就有两个人,不,八个人,进了大厦之后,没有出来。

    用警方的话,是失踪了。用我的感觉来说,是神秘消失了。用陈氏兄弟的话来说,是被大厦吞没了。

    陈氏兄弟为什么会有那么特别的说法,我知道必有原因,可是这时,我没有机会反问,因为良辰美景也叫了起来:“这更不像话了,大厦怎么会吞吃人?把人吞吃了,吞到什么地方去了?”

    陈氏兄弟说“吞没”,良辰美景又进一步将之理解为“吞吃”,自然更是怪异,但是事实则不变:人在大厦之中不见了。

    对良辰美景的责问,陈氏兄弟回答得十分认真:“谁知道?没有人能知道一幢大厦暗中在进行什么活动。大厦之中,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空间,谁知道它利用来作什么用途?在这幢大厦之中,若是藏着一百几十个人,想不被人见到,再容易也没有。”

    他们说到这里,神情骇然,不由自主,喘了一口气:“同样的道理,大厦可以窝藏许多根本不知是什么东西的东西。”

    他们在顿了一顿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只要它愿意那么做的话。”

    陈氏兄弟的话,令得听到的人,进入一种怪异莫名的气氛之中,良辰美景也显然受到了这种气氛的感染,她们还想努力嘲笑他们,可是说出来的话,已不是那么有力。她们只是道:“看,哪有人自己吓自己,吓成了这样子的。”

    陈氏兄弟没有立即回答,这时,轮到我来说话了,我道:“我想,两位作了这样的假设,自然有一定的缘故,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

    两人欲语又止,良辰美景这时,神情也变得紧张起来。刚才她们还在不断嘲讽,可是这时,也十分认真,而且她们的说话用词,也十分怪。她们道:“要是这两幢大厦真的成了精,那也总有办法可以降妖捉怪的。”

    在中国的神话传说之中,的确什么都可以成为精怪的,他们说大厦成精,未有先例,连茅舍成为精怪,似乎也没有听说过。

    本来,良辰美景这样的说话,正好给陈氏兄弟有反唇相讥的机会,可是两人都神色凝重,嘟着嘴,不出声。

    这使我感到事情的严重性,我忙问:“你们曾有过什么异常的经历?”

    良辰美景虽也有点骇然,可是不忘说笑,她们一起张大了口道:“可是给大厦吞下去过?”

    两人说了这一句,忽然又笑成一团,用手捂住了口,瞪着陈氏兄弟,不住眨眼。

    陈氏兄弟没好气:“我们没有被大厦吞没过,所以,既不是被大厦从口中呕出来,也不是从大厦的肛门之中滑出来的。”

    良辰美景的怪模怪样,显然就是这个意思,所以陈氏兄弟一说,她们就不再嬉笑。

    我则听得十分骇然,大厦而有“口”,这还像是语言。而大厦若有“肛门”,那不知是什么话了,当然是绝无可能之事。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怪物 爱搜书 怪物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怪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怪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