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写了那么多古古怪怪的故事,也自然每一个故事,都有一个古古怪怪的题目,那天,总览了一下,发现一个最现成、最普通的名字,竟然没有用过:“怪物”。

    有的时候,先定了名字,再来写故事,故事写得出了格,将就不到名字,就不免有点尴尴尬尬、勉勉强强的情形出现。如《大厦》这个故事,写的是一直上升不停止,不知升到何处去的电梯,其实应该叫作《电梯》才对。又例如《废墟》,说的是一群古怪莫名的古代遗尸的事,名字也就有点牵强。

    可是,用《怪物》来作题目,写卫斯理的传奇故事,却一定十分妥当,因为要在故事之中安排一个甚至多个怪物,实在太容易了──只要故事中一有怪物出现,这个故事题为《怪物》,就错不了,是不是?

    照例在故事之前,有点议论,也很有点和读者诸君闲话一番的味道。

    “怪物”这个名词,有一处怪的地方──明明是“物”,是没有生命的东西,可是一旦和怪字连在一怪,怪物就有了生命,凡被称为怪物的,都有生命,没有生命的,只好被称为“怪东西”。

    若问古今中外的小说之中,怪物出现最多的小说是哪一部?自然是我称之为“天下第一奇书”的《蜀山剑侠传》,原作者还珠楼主,我删改增注,前后花了四年多时间(比起曹雪芹的披阅十载,也差不多了),精简成为《紫青双剑录》,在删的过程中,对书中的怪物,一个也不敢动,因为实在太精采。那些怪物之中,有六个头九个身可以化为六个美女的、有只吃不排泄,在地底藏了几万年的──只要你想得出来的怪物,书中都有,想不出来的,更多,可称是小说中的“怪物大”。

    又或者问:卫斯理的故事之中,最怪的怪物,而且没有写到最后,还可以大为发展的,是哪一个呢?

    答案自然是《密码》这个故事中的那个大蛹──经过X光透视,蛹中是一个人形昆虫类的生物,这个蛹,在勒曼医院中等待出世,出世之后,毫无疑问,是一大怪物,可是这个故事,讲的不是这个怪物。

    那么,是不是讲的是在苗疆,把温宝园姿刁走的那个怪物呢?那个女野人,在怪物之中,也可以算是怪得可以的!不,也不是,女野人红绫的关系太重大,要写她,真得大费周章不可,要把许许多多、提也不愿提的往事,都挖出来──这些往事,由于实在太可怕了,有关人等,不但绝口不提,连想都不愿想。

    自然,绝口不提是可以做得到的──在那么多故事之中,真的做到了,连半句也没有提过。可是要不想,当然是十分困难,也正由于如此,所以不愿在笔下提起,反正还有别的故事可写。

    至于万一到了没有别的故事可写时,是写女野人的故事呢,还是宁愿停笔不写,也真难说得很。

    好像已不是“闲话”,而是剖白心声了,不必再多说;这个故事,写的究竟是什么怪物呢?

    自然要从头说起。

    从苗疆回来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知道原振侠医生打电话找过我──老蔡说:“这位原医生好古怪,久闻大名,可是行事却有点颠三倒四,他找你们两夫妻,不在,又说找温宝裕,我说也不在,他妈妈在,问他是不是要他妈妈听,这医生就把电话挂上了,也不知道什么地方得罪了大国手。”

    老蔡发了一轮牢骚,我绝对相信老蔡的叙述,他决不是加枝添叶的人,所以我想了一想,也想不出是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我只知道,这位俊俏的原振侠医生,最近情绪极坏,他找我,一定有事,所以立即找他,可是医院住所两不见,不知道他又浪迹何方了。一直到相当久之后,谈起来,才知道原振侠为什么匆匆挂电话的原因,所有在场的人,都笑的肚子痛。

    原来老蔡是扬州人,一直乡音不改,当他说到温宝裕的母亲的时候,温宝的母亲,接近一百二十公斤的温太太,真的是在我住所。可是原振侠绝想不到这一点,他听到老蔡连说了两声“他妈妈”,扬州话中,那已是俚俗粗言了。原振侠解释:“贵管家已然口出恶言,我还不挂上电话,难道要等着捱骂吗?”

    这可以说是最有趣的误会,后来我转达给老蔡,老蔡听了之后,笑着脱口而出:“他妈妈。”

    找不到原振侠,打发了温宝裕的母亲,总算松了一口气,只有一件事,令我颇为不解,我不知道何以白素要为了那女野人留在苗疆。

    我真的想不通是什么原因,而白素又在相当久之后才告诉我。使我瞠目结舌──这且不去说它。且说良辰美景,为了过中国新年,从欧洲回来,一到,知道白素不在,大失所望,又知道白素是在苗疆,又立即表示要到苗疆去,吵着要我和白素联络,派那架直升机去接她们──我离开的时候,把杜令的那架直升机留在苗疆,给白素使用。

    我心想,良辰美景很有趣,让她们到苗疆去陪白素也好,可是还未等我和白素取得联络,这两个古怪的少女,却又改变了主意。

    令得良辰美景改变了到苗疆去的主意,是一双孪生兄弟。

    这一对双生子,姓陈:陈宜兴、陈景德。

    陈氏兄弟是一双十分奇特的双生子,他们如今的身份,是商业巨子,跨国经营集团的首脑、豪富,在繁盛的商业区,他们两兄弟各拥有一座六十层高的大厦,而大厦的顶层,有天桥可以互通,顶层布置奢华,城市闻名的空中花园。

    这对双生子有着十分奇特的经历──我和他们不熟,只是在偶然的公众场合,见过一两次,可是原振侠医生和他的女巫之王,却曾和陈氏兄弟有过交往,说起过他们的奇怪经历。

    可以用最简单的话,来叙述一下他们的怪异经历。

    他们是弃婴,被收留了之后,就被当作是一项实验的对象,实验的目的,是想证明双生子之间有心灵互通现象,是不是可以扩展为脑部活动的互相交流!

    这是一个相当骇人、十分大胆假设的实验课题,而且,实验的进行方法,也相当古怪骇人──单是用真人来作实验,已经骇人听闻了。

    实验的方法是,把双生子隔开来,一个,给以正常的教育,尽量发挥他的才能。而另一个,则令他在一个完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中,不给经任何知识,长大之后,就变成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不是天生的白痴,而是人工刻意培养出来的白痴。

    然后,再令双生子相会,令有知识的人,和人工白痴的另一个,作脑部活动交流,也就是说,把知识通过脑部交流,输送到另一个人的脑部去。

    原振侠医生在后期,参与了这件事,经过离奇之至,有整个故事的叙述,题名为《变幻双星》。实验的结果,完成功,一个人的知识,进入了另一个人的脑中,两个人享有同样的知识,就像一份文件,通过了复印,变成了两份一样。

    我知道陈氏兄弟有这样奇特的经历,是良辰美景告诉我的,她们和陈氏兄弟,在一个什么“双胞胎协会”之类的组织中相识,虽然陈氏兄弟和她们的年龄,相去甚远,可是良辰美景却十分欣赏陈氏兄弟的“成熟男性风韵”,所以双方成了好朋友──至于双方之间,有没有爱情的成分存在,良辰美景不说,我自然也不便问。

    良辰美景带了陈氏兄弟来见我,由于她们的缘故,我自然不好意思拒见,可是陈氏兄弟的言谈,不是很有趣,不到二十分钟,我已连打了三个呵欠,以良辰美景的聪明伶俐程度而言,她们应该知道我已经不耐烦,不必我下逐客令,他们应该自行告辞了。

    可是,只见她们不断和陈氏兄弟交换眼色,并没有要离去的意思。这等情形,分明是他们有事要向我说,可是又不知怎么说才好。

    于是,我又打了一个哈欠:“有话请说。”

    由于我和陈氏兄弟不是太熟,所以习惯上接在“有话请说”之下的那句,“有屁请放”就省略了下来。

    良辰美景未言先笑,显然是必有所求,她们说话的习惯,我以前已详加叙述过了,她们望着陈氏兄弟:“他们的经历,卫叔叔你是知道的了。”

    我“嗯”地一声:“知之甚详,就是你们告诉我的!”

    良辰美景又望了陈氏兄弟一眼。我又道:“和他们有同样经历的,还有一对姓方的孪生女,一个叫如花,一个叫似玉的,是不是?”

    良辰美景笑:“是啊,本来他们四个人,倒是很合适的两对,可是如花似玉是音乐家,看不起商人,这两兄弟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老是得罪人家这艺术家,我们两个,居中调停了几次,都没有效,看来他们是无望的了。”

    对于“看来是无望的了”,陈氏兄弟兄弟一点也不在乎,只是望着良辰美景笑,看起来,良辰美景绝不讨厌他们。本来良辰美景或许有意撮合方家姐妹和陈氏兄弟,但这样弄到后来,一心作媒人的,反倒自己上了轿子的例子多的是,在众多复杂的男女关系之中,属于热闹话题,不值得去深究。

    我看他们四人,说着把话题抛了开去,所以又提醒他们:“有话请说。”

    陈氏兄弟之一(也不知道是景德还是宜兴)道:“我们之间的思想交流过程,相当神秘。”

    我一听,不禁挺直了身子,这个话题,我倒是有兴趣的──人与人之间的知识直接灌输和交流,虽然仅在同卵子孪生的双胞胎中进行成功,但那也是极了不起的一项科学成就,勒曼医院集中了那么多精英,又有外星人如杜令之类的帮助,也只不过可以做到给复制人思想和知识!所以,其间的过程如何,我很有兴趣知道。因为原振侠医生、良辰美景,虽然曾参与其事,可是到了最后关头,他们也不知道情形如何。

    我忙作了一个手势,请他说下去,他皱着眉──陈氏兄弟和良辰美景的说话方式不同,总是由其中的一个开口,但是他们的思想,显然是一致的,因为一个一皱眉头,另一个也立刻有同样的动作。

    那一个皱着眉说:“我们被一艘船,带到一个小岛上,那个组织的总部,就在小岛之上──那一群人,曾是一个皇族,在历史上,建立过一个王朝,深受孪生遗传之苦,所以……”

    我打断了他的话:“这些我知道,你说自己的经历就好。”

    陈氏兄弟同时红了红脸,那一个续道:“上了岸之后,我们和方家姐妹,一起被带到一间有很多仪器的密室之中,如同科学怪人的电影一样,被固定在座椅上,头上连结了许多电线之类的物体……”

    他说到这里,我又打了一呵欠,因为这个过程,殊不刺激。说话的陈氏兄弟之一唉了一声,那一个也唉了一下:“没有发生什么事,就丧失了知觉,等到醒来,我没有觉得有任何损失,他已经变得和我一样了──在感觉上,两个人简直就是一个人,那情形,比良辰美景她们还要怪……如果我们之中,一个捱了打,另外一个,也会有痛的感觉。”我“嗯”了一声:“痛感是由脑部神经活动产生的,那不足为奇。”

    两个人一起苦笑了一下,一个捋起了衣袖来,在他的手臂上有红色的一点,看起来是被什么昆虫叮咬的,另一个亦捋起了衣袖,在同样的部位,也有同样的一个小红点!

    我看到了这种情形,也有怪诞莫名之感,失声道:“一个给蚊子叮了,另一个不但会有痒的感觉,而且也会有红肿。”

    陈氏兄弟一起点头,我立时向良辰美景望去,良辰美景摇手不迭:“我们可没有那么玄!他们……两个人之间,像是有无数无形的联系,就像是镜子中的影子一样,一个不论发生了什么事,都必然在另一个身上发生。”

    我吸了一口气:“这种奇怪的情形,本来在双生子之间很常见,可是如果到了这种地步,却也未曾听闻过,可能是你们两人曾经有过思想交流的缘故。”

    良辰美景笑着,指着陈氏兄弟:“他们两个人,其实等于是一个双头怪物。”

    良辰美景的相当尴尬,我笑叹:“别胡说!说他们是一个人有两个身体,还比较恰当些──当然,这种情形,也够怪的了。”

    良辰美景忽然话头一转:“卫叔叔,你说,描写各种各样怪物最多的一部小说,是《蜀山剑侠传》,其中可有他们这样的情形?”

    我听得她们这样问,不禁失笑:“那部小说中的怪物,都不是人类,不是怪虫,就是怪兽。也有一个怪人,叫作黑丑,是有三个身体,可是却是连体人。”

    陈氏兄弟问:“希腊神话之中的怪物也很多,个个都怪得不可思议,有的有许多头,有的三个人合用一颗牙齿等等,卫先生,良辰美景说,你曾经有过一项假设,说神话中的怪物,有可能是异星人,所以才会有各种各样、古怪之至、匪夷所思的形体。”

    我点头:“只是假设,但很有可能,尤其是在有系统的神话之中,这种可能性更高。”

    说到这里,我有点明白他们前来的目的了,我指着陈氏兄弟:“怎么?你们疑心自己可能不是地球人?”

    陈氏兄弟显然正有这样的怀疑,所以两人默然不语,只是神情地望着我,良辰美景也十分有兴趣,看来他们之间,就这个问题争论了相当久了,因为没有结果,所以才来找我的。

    我笑了一下:“你们之间的异象,我看是生子之间的特殊现象,和你们是外星生物无关──当然,如果你们另有怪现象,那又作别论。”

    陈氏兄弟也失笑:“别的没有什么古怪,因为被她们取笑得多了,不免有点心中犯忌,所以……才向卫先生来请教一下。”

    可想而知,良辰美景和陈氏兄弟已经熟络到了何等地步,我看到他们狼狈的情形,不禁“呵呵”笑着:“就算是外星人,也不必怕成这样,我很知道有几个外星人在地球上叱咤风云,生活得极好,不想回去。”

    陈氏兄弟狠狠瞪了良辰美景一眼,作了一个要打她们的手势,良辰美景扬起了头,作出一副爱理不理之状来──陈氏兄弟在商场上,虽说不是顶尖人物,可是也算是相当成功的人物,可是就算是真正的大人物,和淘气之至的良辰美景在一起,也不免会举止轻浮起来,何况他们四人之间,还有可能有特殊的感情因素。

    我装着看不见,顺口问良辰美景:“你们不是想到苗疆去吗?”

    良辰美景齐声道:“是啊,你和白姐姐联络了没有?”

    我在前面说过,她们要到苗疆去,后来改变了主意,令得她们改变了主意的,是陈氏兄弟──在当时,我问她们之际,她们还没有改变主意。

    我只是在想着这两个女孩子到了苗疆之后的情形,又想到那个女野人,行动快绝,在悬崖峭壁之上,纵跃如飞,和她们的轻身功夫相比较,不知是谁更擅胜场。

    那女野人是自小和猿猴一起生活,才自然而然练成了那等身手的,若是有轻身功夫的决窍,能得到良辰美景的指点,只怕会青出于蓝也说不定。

    我想到了这里,就和他们简略地说了一下那个女野人的情形,听得他们四个人,都目瞪口呆,我指着良辰美景,笑着对陈氏兄弟道:“这不算稀奇,她们两人的来历,才叫古怪。”

    良辰美景一起叫了起来:“不准说!让他们去猜!”我不禁大笑,良辰美景的来历古怪之至,要猜,只怕别说地球,就是整个宇宙之中,也不会有人猜得到;但那既然是他们之间的游戏,我自然不必去破坏。

    临走的时候,陈氏兄弟显得很高兴,连声说“幸会”,我和良辰美景约好了,叫她们明天一早,就到我这里来听白素的消息。

    一切看来相当正常,并没有什么特别。陈氏兄弟之间的异象,虽然奇特,也可能假设──至于他们由此怀疑自己是外星人,那确然十分有趣。

    我在门口,看他们四人上了车,那是一辆相当大的开篷车,车子不是良辰美景的,所以不是鲜红色,陈氏兄弟在前,良辰美景在后,引擎一发动,轰然作响,车子就绝尘而去。

    这四个人,男的不失英俊,女的更是俏丽,自然和怪物的形象沾不到边,可是若是有人见了一双一模一样的男人,和一双一模一样的女孩子,同在一辆车内,也难免会啧啧称奇──如果有城令人瞩目的人物选举,他们一定会当选!目送他们离去之后,才转回屋内,就听到楼上书房的电话响,我上楼,取起了电话,就听到了一个十分急促的声音:“卫斯理?”

    声音可说不是很有礼貌,但由于我一下子就听出了他的声音,所以惊讶异常,心知他找我,一定是有急事,自然也不支计较他的态度了,我先答应了一声,还没有问他是什么事,一旁又有一个听来十分满的声音传来:“这是警方的事,不必劳烦卫斯理。”

    那在一旁表示不满的声音,也是熟人,我也是一听就听出了那是警方的高级警官,专门处理特别事务的黄堂──我和黄堂,在好几中上,有过交往,对他的印象相当好,但是黄堂和我之间,是那种不能成为十分亲热朋友的那一种交往类型。而我一拿起电话,就直呼名字的那个,却是亚洲数一数二的豪富陶启泉!

    陶启泉和我相识更久,在好几件事上,都或多或少,有他的份。他收养的一个被弃的女婴,竟然成了女巫之王,是原振侠医生的密友,这个女婴的来历和经历,也古怪得不可思议。

    这时,我定了定神:“什么事,陶大老板?”

    陶启泉闷哼了一声:“扯蛋!有点事,想请你帮忙查一查。”

    这时,黄堂的声音又传来:“陶先生,我坚持,这是警方的职责。”

    陶启泉大是不耐烦:“警方由警方查,卫斯理由卫斯理查。”

    他们在电话那边乱七八糟地吵,陶启泉更像是肯定了我一定会替他去查案子一样,未免令我有点啼笑皆非,而且,也莫名其妙,可是我至少知道一点,一定是一件十分严重的事,不然,不会牵涉到超级大豪富陶启泉和高级警官黄堂。

    我还没有再发问,陶启泉又道:“你能不能来一次?”

    我又好气又好笑:“陶翁如唤,敢不应命?可是尊驾何处?”

    陶启泉又说了一句:“扯蛋!我在办公室。”

    我叹了一声:“那请你先通知警卫部门,不然,我在超过十度关卡盘问时,可能会忍耐不住脾气。”

    陶启泉忙道:“自然,你来,没有什么人敢问你半句话。”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怪物 爱搜书 怪物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怪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怪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