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我用力一挥手:“那太可伯了,应该劝阻她参加猜王的计划——整个计划,用一个少女的生命去作赌注,那决不是一个好计划!”

    温宝裕苦笑,伸手在自己的脸上,重重抹了一下:“降头师有降头师自己的想法,她,和猜王,都认为,如何在这次行动中,能令史奈失败,那是降头师一生之中,最高的荣耀:打败了降头之王!”

    我缓绥摇头,想说什么,还没有说出来,温宝裕已然道:“她完自愿,而且狂热,劝她不参加,一定没有用!”

    我忽然想起猜王对温宝裕的要求:“不是说,有一个关键,要你的帮助,而你又不肯做?只要你不做,只怕猜王的计划就难以实行!”

    温宝裕转过头去,望着窗外,过了半晌,才道:“她亲自来要求我做,我……我……已经做了。”

    他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颤得厉害,我又问了一句:“这次是蓝丝亲自来求你的?”

    温宝裕转过身去,背对着我,声音极低“呢”了一声,算是回答。

    我本来还想问“究竞猜王要你做些什么”的,可是温宝裕这时的“身体语言”,已经明显地在告诉我,要我别再问下去了,所以,我只是吸了一口气,并没有把那个问题问出来。

    从温宝裕的背影,可以看出他十分紧张,若是我问出了那个问题,他一定会十分反感,而且会有十分激烈的行动,所以我始终不出声。

    约摸过了一分钟左右,温宝裕才转过身来,他自然在我的沉默和精神上,可以看得出我不打算,至少是暂时不打算向他问那个问题了,他用十分正常的声音,突然说了一句:“谢谢你!”

    我仍然不出声,只是望着他,他已回望着我。他刚才忽然说“谢谢”,自然是感谢我没有再追问下去。这样一来,猜王要他做的事究竟是什么?我自然再也不能问他了。除非他自己说出来,不然我可能永远不知道。而从他的神态行为来看,他可能永远也不会说。

    然后朋友之间确然应该有自己的秘密,但是我也不免有多少不快,所以我闷哼了一声,算是回答。温宝裕的反应十分妙,他道:“对不起!”

    我笑了一下:“算了!小宝,我是一直把你当朋友的!不是小朋友,是真正的朋友!”

    温宝裕十分激动:“我知道,我罚誓我知道,真的知道!”

    他说着,望着我,祈求我原谅的目光,十分真挚,我忙在他的肩头重重拍了两下:“不必再提了,现在的情形是,蓝丝肯定已要去冒充那女子?”

    温宝裕咬着下唇,点了点头。

    我问:“她不被识穿的机会是多少?”

    温宝裕吸了一口气:“经过几个第一流降头师的合作,和……她本身的条件,她……不会被识穿。”

    我用力一挥手:“这说不过去,蓝丝去冒充,目的是使史奈失败,史奈一失败,自然可以知道毛病出在什么地方,怎会不识穿蓝丝的假冒?”

    温宝裕叹了一声:“所以蓝丝的责任十分重大,她必须在史奈失败之前,不被识穿——她有把握做到这一点。而为了她自己的安,又要在肯定史奈失败之后,安地离开!”

    我感到了一股寒意:“若是她不能安撤退。”

    温宝裕脸色煞白:“那不必说,自然遭遇惨绝……只怕远胜死亡!”

    我的神经也紧张之至:“事实上,就算她的冒牌身分仍未被揭发之前,史奈为了练降头术,也会有意料不到的凶险。发生在她的身上!”

    温宝裕叹了一声,神情极其难过。我大声道:“在这种情形下,我们就不应该坐着看事情发生,总要有些行动,去减少蓝丝的危险!”

    温宝裕的声音变得相当嘶哑:“我知道,可是我们能做些什么?”

    我想了一想:“猜王准备什么时候,才让蓝丝出现?”

    温宝裕道:“最后一天……就是说,还有四天,那时,史奈大发神威,击败了众多降头师对皇宫的护卫,从皇宫中把蓝丝抢走!”

    猜王的计划相当好,他让史奈在降头术的比武中获胜,然后得到蓝丝,自然减少了怀疑蓝丝是假冒的可能。

    (降头术比试,这种说法,十分拗口而不自然,有一个现成的名词,在中国语言中一直在使用,十分传神生动,这个词是:斗法。)

    (猜王和一些降头师,和史奈大师将要进行的行为,是降头师和降头师之间的大斗法。)

    (在这一场斗法之中,蓝丝充当了极其重要的角色。)

    (在这场斗法之中,温宝裕也充满了重要的角色,可是他何以会牵涉在其中,和他究竞做了些什么,我实在难以设想。)

    在那一刹那间,我和温宝裕同时想到,所以两个人几乎一起举起手来,齐声道:“既然争夺战在皇宫展开——”

    然后我作了一个手势,示意温宝裕说下去,他就道:“那我们就到争斗的现场,至少是现场的附近,去观察情况!”

    我来回踱步,想到了更具体的办法:“向陈耳商量,警方一定有设备先进的侦察军,这种车辆中,都装有先进的电子侦察仪,可以有助于我们的行动!”

    温宝裕立时赞成:“这就去找陈耳!”

    再见到陈耳,是三小时之后的事了,在陈耳的办公室,他才把温太太,据他说,是“塞”进了飞机,并且拜托了机上的人员,对温太太要特别照顾,千万别令得她情绪激动,以策飞行安。

    而当陈耳听到了我们的计划和要求之后,神情古怪之至,他先是注视了温宝裕好一会,好像温宝裕的脸上,有着可供开采的钻石矿一样。

    而温宝裕则半转过头去,避开了他的目光。

    然后,陈耳皮笑肉不笑地发出了几下“嘿”声,阴阳怪气地道:“用最新的电子仪器去观察降头术的争斗?”

    我皱了皱眉:“我们在一旁观察,目的是蓝丝姑娘需要帮助的时候,可以最快地出手!”

    陈耳的笑声令人听来更难受:“你以为降头师的争斗是怎么样的?猜王放出一蓬浓烟,史奈一扬手,就有一阵风把烟吹散?还是猜王祭起一条捆仙索,而史奈就飞起一把金光闪闪的剪刀?”

    陈耳的话,令我十分反感,我立时道:“那么,照你说是什么样的情形?”

    陈耳的神情变得十分疲倦,他挥着手:“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对降头术一无所知,让降头师他们自己去闹吧,别参加进去2”

    我闷哼一声:“我需要一辆装备先进的侦察车,你去安排,不但要车,我还要你,参加侦察工作,我们三个人轮班!”

    我一面说一面用手指重重地戳他的肩头,表示我的话,必须实现3

    陈耳眨着眼:“要是……我拒绝呢?”

    我早已料到他会这样问的了,而我也有恃无恐。我立时回答:“那你只有一件事可以做,就是把我和温宝裕杀了灭口。”

    陈耳直跳了起来,“什么意思?”

    我学着他刚才那种阴阳怪气的声调:“我去向史奈大师通风报信,蓝丝也可以得免去冒险,贵国也可以多一个半人半鬼的新国王!”

    陈耳双手紧握着拳,看来他倒并不是想打我,而是想痛骂我一顿。不过,他毕竟是聪明人,聪明人通常,都不做没有意义的事,他知道是不是骂我一顿,都不能改变事实,所以他只是吸了一口气:“你计划的行动,其实不会有用处!”

    我道:“或许是,可是我们必须有行动,对不对?”

    陈耳终于知道扭不过我,他对国王忠心,绝不想史奈的“鬼混降”练成,所以就一定要听我的话——我相信他在那时,一定曾十分认真地考虑过把我们两人杀了灭口,可是他自然知道那不太容易,所以才没有付诸实行。

    他叹了一声:“好,我去准备那种车子,最先进的科学,对付最不可测的玄学,这种念头,卫斯理,只有你这种怪人才想得出来!”

    我自己也觉得十分古怪,而且,是不是有用处,一点把握也没有,所以我道:“实在是太没有办法了,才会有这种办法!”

    陈耳一宜摇头,我们约好了时间和地点之后,离开了他的办公室。温宝裕一直显得伤心又焦急,不住地在提出各种办法,有的根本不知所云,有的有点帮助。例如他提出:“降头术和巫术大同小异,是不是和原振侠医生联络一下,请他那位超级女巫来押阵3”

    我觉得可行,我试用电话和原振侠医生联络,可是完联络不上,电话录音就是说“有事远出”这种情形,也常发生在我自己身上,所以不足为奇。连原振侠也联络不上,自然更没有办法找到他那位超级女巫了!

    (后来,才知道其时,原振侠医生正在北非洲,参加了一个考古队——这个医生,不务正业,古怪得很。)

    陈耳答应的是第二天交侦察车给我们,我和温宝裕,先到皇宫附近,观察地形,发现有一株大树下,很可以利用。皇宫附近,看来平静之极,一点也不像有什么事发生的样子,经过皇宫的人,在望向皇宫的时候,神色都十分敬置,我和温宝裕溜达了一会,就回到了酒店,温宝裕不但坐着发怔,而且大口喝酒。

    温宝裕既然和蓝丝一见钟憾,那么他现在的行为,也很可以了解,每一个在恋爱中的人和爱人分别了,都会这样子的。

    我并不阻止他喝酒,只是告诉他:“喝醉了酒,十分痛苦,而且绝不会有好的心情!”

    温宝裕长叹一声,仍然继续发怔。

    我不再理会他,这一天,在接下来的时间内,温宝裕除了自言自语之外,没有说过话。

    我和白家通了一个电话——讲了足足两小时,我把在这里发生的事,详详细细告诉了她,包括温宝裕现在的反应,和他与蓝丝一见钟情的事。我用正常的声音说电话,以为说到要紧关头时,温宝裕会插口,可是他却一直在发怔。

    白素一直是最好的听众,她不会打断他人的叙述,只会在最重要的关头,说上几句十分有用的话。我和白素通话的目的,就是要听她在几处疑难处的意见。

    白家的意见不多,但十分有用。首先,她对温宝裕的行为,表示谅解:“猜王要小宝做的事,小宝一开始,一口拒绝,后来,也绝没有考虑答应,然而在见了蓝丝之后,他说已经做了,可知他无法拒绝蓝丝的请求,这也很正常,育年人肯为自己所爱的异性做任何事。小宝所做的事,一定异乎寻常,他要是不肯说,你不必再逗问他。若不是真正有难言之隐,他不会对你有任何秘密。”

    白素又道:“你想不出那是什么事,我也想不出。降头术的内容千变万化,连降头师也不能部了解,我们是局外人,怎能知道?”

    在她知道了我们现在的计划时,她说:“真是,有趣极了,用先进的科学设备,企图捉捕降头术的踪迹,经过情形如何,一定十分刺激!”

    我趁机道:“还有好几天才到重要关头,你来不来7你要是来,我们可多一个得力帮手。”

    电话通到这里,已经是尾声了,我听得出白素略想了一想:“我不来了,我这里有点事,也很出入意表。”

    我忙问:“什么事?什么时间发生的?我才走没多久就有事了?”

    可能是我的语调太紧张了,白家笑了起来:“没有什么特别,每分钟都可以有怪事发生在你的身上,为什么我不能?等你回来才告诉你,小心,别被降头术分解了,有机会,应该去看一下降头术如何把一个死得如此彻底的人和鬼混合的经过!”

    白素说话十分轻松,所以,我想多半不会有什么大事,所以没有再追问下去,我只是道:“那是史奈大师练鬼混降的过程,外人怎能参观?”

    白素笑道:“至少蓝丝姑娘可以参观,她是整个降头术的关键人物之一,应该会有很多过程,需要她在场!”

    我咕哝了一句:“但盼到她到时有惊无险,那就好了。计划的目的是要鬼混降失败,就算可以参观,过程也绝不会完整。对了,请继续联络原振侠,他那女巫朋友,可能对了解降头术有点帮助。”

    白素答应了一声,在那时候,我仿佛听到了别一个人说话的声音,是一个女人的声音,说了一句“你看那些鱼”之类的话,我不是很敢肯定。

    我想要问那是什么人在说话,可是白素却已把电话挂上了。

    我自然没有再打过去,只是心中疑惑了一下——电话是打到书房的,如果另外有人,那就是在书房中,白素很少邀请人到书房去,除非十分亲密。

    有了那么多线索,我想我应该很容易猜出那是什么人来,可是想了一想,却又没有头绪,也就放过一边,不再去想他。

    温宝裕仍然在发怔,有一口没一口地喝着酒,催了他几次,才呆呆地倒在床上,仍然睁大着眼。他虽然在发怔,可是一定在翻来覆去,想着同一件事,因为他脸上,来来去去是那几个表情,先是发怔,接着,是忍不住的,打从心底深处冒出来的微笑,然后深深地吸气,慢馒吁气,再接着,又是发怔。

    我不再理他,自顾自休息,第二天一早,陈耳的电话就来,温宝裕却唾得很沉,陈耳道:“上午十时,在警局门口见,那辆侦察车,比想象的更先进,本来绝无可能调用,通过了皇宫的某卫长,向国王说明,由国王出面,向警察总监说了才到手的。”

    我答了一声“好极”,直到九时半,才叫醒了温宝裕。温宝裕由于睡眠不足,一宣揉着眼,神情闷郁,一直到他进入了侦察车,看到了车内的种种设备时,他才发出了一下呼叫声:“好家伙!”

    整辆车子,在外型看来,如一辆普通大小的公共汽车,约有十八公尺长,外表并不起眼,只有内行人,才能一眼看出,车顶上的若干形状不同的凸起物,是各种用途不同的探测仪的“触角”,其中包括了声波探测接收仪,无线电波接收发射仪,雷达设备,激光发射设备等等。

    进入车厢,有一座复杂之至的控制台,台上有许多组钮掣之外,是六幅荧光屏,那是显示不同方法所测到的结果用的,控制台前,有舒适的座椅,另外的空间,还有许多别的仪器,也包括了三具可以把目标距离缩短五十倍的远距离监视的电视摄影机。

    我们大约化了一小时左右,研究各项仪器,大致了解它们的性能,温宝裕坐了下来,吁了一口气:“用这来作监视,飞进皇宫的蚊子有多少只,电脑的操作,也可以把它们一只只数出来!”

    他说了之后,还嫌不够,又补充道:“电脑也可以判断出有多少只雌蚊和多少雄蚊!”

    温宝裕的话虽然夸张了一点,可是我相信这车中的电脑,一定可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分析出十分详尽的探测所获的资料!

    温宝裕又发起愁来:“怎么办呢?我们甚至不知道要探测的对象是什么东西!”

    陈耳的办法很干脆:“把所有的探测仪用上——这车子的性能极佳,最高时速可以达到两百公里,而且还有火力相当强的武器!”

    我随口问了一句:“真出色,是哪一个国家的产品?我还不知道哪里有这么先进的设备!”

    陈耳道:“我也奇怪,说是顶级秘密,听说是两个人的私人作品!”

    我“叼”地一声,温宝裕也挺了挺身子,我们都同时想到了两个名字很古怪的精密仪器制造者:戈壁沙漠!

    只伯除了他们之外,地球上再也不会有人以私人的力量造出那么精密的东西来了。

    在陈耳表示疑惑,还没有发问之前,我就简单地向他介绍了戈壁沙漠的一些事,听得陈耳叫叹一声:“这世上能人异士真多2”

    陈耳驾着车,离开了警局前的空地,由于车子的外型并不特别,所以一点也不引人注目,我和温宝裕打开了所有的探测设备,六幅荧光屏上,通过电脑运作所展示出来的资料,令人眼花缭乱,看得头昏脑胀。

    车子一直在街上行驶,街道两边的一切东西,都在探测范围之内,忽然一幅荧光屏上,显示至远处电线中流过的电流,电压是多少,忽然一幅石墙,是由什么成分的花岗岩砌成的,忽然有各色的金属光谱出现,原来正有另一辆车子在探测的范围之内,看得温宝裕大叫有趣,暂时也忘了忧虑。

    车子驶到了皇宫附近,就在我们昨天相中那两株大树下停了下来,温宝裕先对那两株树进行了探测,立即知道了木材的成分、坚硬程度等等资料。

    陈耳却低声道;“别玩了,我看皇宫中有不寻常的事发生,你看,有一辆装甲车,停在皇宫门口!”

    我们所在的位置,可以看到皇宫的正门,在正门外,确然有一辆装甲车在,还有几辆一边有“船”的摩托车,有军方的标记。

    陈耳把电视摄像管对准了门口,并且把距离缩短,在荧光屏上,就可以看得很清楚,过了没有多人,只见几个军人和几个平民,自皇宫中走了出来,神情十分悻然,陈耳闷哼一声:“一定是史奈大师派来索取那女人的!”

    我盯着荧幕看:“如果是,那史奈大师的要求,一定被拒绝了!”

    那几个军阶相当高的军人,悻然地上了车,陈耳又道:“那另外几个人,看来像是降头师。”

    这时,温宝裕也已把所有探测设备的目标,都对准了皇宫的门口,只见那另外几个人走到了离门口有二三十步处,忽然一起转过身来,指手划脚,动作愈来愈快,神情也怪异之至。

    陈耳的声音压得有低:“他们在施降头术,只盼宫里的降头师能顶得住!”

    我有点不明白:“史奈大师既然天下无敌,他为什么不亲自出马?”

    陈耳道:“我猜,一定是练鬼混降,也需要他亲自主持,分不出身来,所以才一批批派人出来,到了紧要关头,他自然会出现。”

    这时,那几个降头师的动作,愈来愈快,而温宝裕在这时,忽然叫了起来,我和陈耳转头向他看去,只见他张大了口,指着面前的六幅荧光屏,神情讶异之极!

    我向那六幅荧光屏一看——也不禁为之怔呆。在那六幅荧幕上,都呈现不规则的、急速在变幻波动的许多线条,那显示不论是声网探测装置也好,是雷达探测设备也罢,都同时摄收到了一种能量,而这种能量,又是电脑资料无法分析的!

    所以,才会有杂乱无章的、闪动的线条!

    而探测设备的探测方向,正有七个降头师在施术!

    荧幕上所显示出来的杂乱线条,是不是和降头师在施降术有关?

    如果有关,那又说明了什么?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鬼混 爱搜书 鬼混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鬼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鬼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