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在推开猜王曾下令不准人擅到的那道门之前,当然没有什么事发生,只是一阵阵的枪声,听来十分刺耳。一推开了那度门,本来门外,至少有十几个人在争吵和七嘴八舌呼喊的,猜王在门一推开时,就发出了一下尖啸声,随着那一下尖啸声,门推开,盘在猜王腰际的那条怪蛇,突然落地,而且竖直了身子,只以尾尖的一小截贴着地,向前移动,替我们开路,它竖直之后,比人稍矮一些,蛇信极长,作绿色,至少有五十公分长,吞吐之间,刷刷有声,快疾无伦,怪异莫名。,一时之间,所有的声音都静了下来,也就只有蛇信吞吐的刷刷声。

    在外面的将军、军官,还有不少穿着便衣,但几乎没有在额上写上“我有特权”的人,都神色大变,一起静了下来,连大气儿也不敢出,一个神情彪悍的将军,一伸手,按到了佩枪上。

    看他的样子,便是受不了这种场面,想到他所佩的连发手枪,来找回他应有的尊严。

    可是他的手一按到了枪上,猜王就发出了一下闷哼声——那是十分轻的一下声响,绝对不是呼喝。

    猜王在发出这下声响的时候,视线直投向那个想拔枪的将军而已。

    说也奇怪,随着猜王的一哼,那条怪蛇的蛇头,向着那个将军,倏地伸了一伸,那将军按在枪上的手,便不由自主,发起抖来。

    猜王开口说话,声音十分低柔,就像是女人在责备顽皮的小孩子一样,他道:“别闹着玩,别挡着锦衣蛇的去路,猜王的降头术会保佑你们,不会有人会和猜王的降头术作对吧,哦?”

    他最后那一个“哦”字,倒是声色俱厉,同时,他目光炯炯,缓缓向众人扫过,双臂向上微扬,身上那些古古怪怪的东西,更叫人看了心里发毛。

    刹那之间,更是人人连大气都不敢出,仍然由那条怪蛇开路——那蛇行进的姿势怪异莫名,它只有尾尖一截点地,先是头向前极快地一冲,然后再挺直,七彩斑澜的蛇身,在一斜一直之间,就已经向前移动。

    三人一蛇的行列,我在最后,只觉得像是时光倒流,或是时间转移到了武侠神怪小说的年代之中。

    我跟在温宝裕的后面,自然看不到他的神情如何。可是从他的背影和步法上,也可以看出,他这时心中,兴奋到了极点,.他在开始走出来时,虽说大胆,毕竟也有点害怕,所以一步一步,走得战战兢兢。而这时,他看到猜王降头师具有这样的神通,把一干凶神恶煞的人,镇得个个屏住了气息,他不但脚步轻松,简直是手舞足蹈,若不是气氛又诡异又紧张,只怕他会忍不住脱口高呼。

    一行人向前走着,出了那个看来像是议事厅一样的房间,外面是一条走廊。

    在出房间的时候,温宝裕回头向我望了一眼,作了一个鬼脸,向我的腰际指了一指。

    我明白他的意思,是说我要了那柄M十五,十分多余,只要有猜王降头师在,一切都不成问题。

    我却并没有那么乐观,降头术虽然神奇莫测,在这个国度中又长久以来,深入人心,令许多人在心理上对它产生畏惧感,也更增加了它的气势。但是这宗凶案所牵涉的事实在太大,说一定会有憨不畏死的人,出来生事,所以小宝向我做鬼脸的时候,我狠狠瞪了他一眼。可是,我又立即同意了他的暗示——我要了那柄自动步枪,确然没有什么用处。

    因为,我们才走入那走廊,走廊的一端,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跑步声。在离我们约有二十来步的对面;四个军官已并排站定,他们的肩上,都负着小型的火箭简。

    走廊相当宽,这四个带了那么强力的攻击性武器的军官,两个一边站定,中间还有点空位,一个神气活现的将军,在这时出现,就站在中间,不过比那四个军官较后,不是并排。

    一看到阻住去路的四个军官肩上的火箭简,我自然不会认为凭一支自动步枪就可以对付得过去。这四支小型火箭若是一起发射的话,不但是我们三个人一条蛇,连我们身后会议室中的那些人,连会议室,连被射中的整幢建筑物,都会化为乌有,被摧毁。

    我清楚听到温宝裕的喉间,发出了一下难听的声响,脚步也停了下来,令我几乎撞到了他,我立时伸手,在他的背上,轻按了一下,示意他必须绝对保持镇定。温宝裕年纪轻,冒险生活的经验不足,可能在这样的局面不惊惶失措。

    而在这种情形下,最忌就是惊惶,一开始害怕吃惊,就是处于下风的开始。

    猜王降头师显然十分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看来像是那几个人根本未曾出现过一样,仍然如常向前走着。

    相隔不过二十来步,自然很容易接近,等到只有十步左右的距离时,那将军徒然喝:“站住,把凶手交出来。”

    猜王仍然向前走着,只发出了一下冷笑声。

    那将军大叫一声,扬了扬手,四个军官肩上的火箭简,也立即被抬到可以立即发射的位置上。

    温宝播紧张地反伸出手来,我在他的手上,轻拍一下,示意他放心。

    眼前的情形,看来虽然骇人,但是我一点也不紧张——那位将军,十分明显地不值得如何打仗,他的四个手下,这时所带的武器,要不是那么夸张,只是自动步枪的话,那我也会害伯。

    可是,这位将军为了追求慑人的效果,却忘了这里不是旷野,是一幢建筑物之中,而且在建筑物之中,还聚集了许多各方面的重要人物,这四枚火箭一发射,一切都被破坏,再大军衔的将军,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所以,当猜王在怪蛇的开路之下,仍然稳步向前走着的时候,将军的神情,又惊又怒,又是慌乱,连那四个肩上有着强力武器的军官,也不知所措,频频向将军望去。

    等到距离愈来愈近时,猜王降头师开始发出冷笑声来,他只笑了三下,那种听来阴冷之极,令人毛发直竖的笑声,已令得将军和那四个军官,连退了三步,等到他发出第四下冷笑声时,对方已经彻底崩溃,那将军挥着手:“等一等。”

    猜王降头师冷冷地道:“命令你所有手下完撤退,乃璞将军,这里没有你要的凶手,我会在请示史奈大师之后,由史奈大师主持,运用降头术的力量,使凶手现身,到时,可以考虑交给军方处置。”

    乃璞将军大口喘着气,先是后退几步,然后,转过了身,大声发布着命令,显然猜王的一番话,令他感到了相当程度的满意。

    紧张的局面明显地缓和了下来,我也松了一口气。

    猜王刚才所说的那番话,我不是十分太容易接受,因为我对于降头术不是懂得很多,降头术是一个极其奇异的领域,完完独立于实用科学之外,是玄学的一门非常高深的学问,其牵涉到的范围之广,令人咋舌,它包括各种巫种、法术、生物学、细菌学、遗传学等等方面的知识——史奈大师就有两个博士的学位。

    我早年接触过的有关蛊术的经历,只不过是降头术干百种内容中的一种而已。原振侠医生在这方面的经历,比较丰富得多。

    猜王向乃璞夸下口,说是可以通过降头术找出凶手,说不定降头术之中,真有这样的本领。他说的话,虽然不容易接受,但也不能随便否定。

    (后来,在降头师的行动中,我更进一步知道,降头术的法术部分,真是匪夷所思——这是后话,由于情形实在太奇妙不可思议,我性子又急,所以忍不住先提一提。)

    将军的命令生了效,可是警局外,仍有许多军人,三三两两在一起,看来仍然随时会有变故发生,猜王到了警局之外,高声撮唇一啸,那条蛇一转身。窜了回来,自动围在他的腰上,仍然是蛇口咬住了蛇尾,猜王也穿上了上衣,这时,有一辆看来十分残旧的车子,驶到了猜王的面前,停了下来。

    车子深灰色,十分特别的,在引擎盖上,有一个鲜黄色的圆圈,圈中是一条彩色绚丽的蛇,正是猜王围在腰际的那条,这显然是猜王降头师的徽号,我也注意到了车子在驶过来时,横冲直撞,如入无人之境,其余人车,纷纷走避,可知猜王降头师在这里,绝不是简单的人物。

    这一切,把温宝裕刺激得乐不可支,他真正有点得意忘形了,不但手舞足蹈,发出没有意义的叫声,竟然对我道:“麻烦你照顾一下我的母亲,我跟降头师去,我要拜师学艺,说不定什么时候——”

    他自然想说“说不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而我听到这里,已是忍无可忍,大喝一声:“说不定什么时候,把你绑到刑场,执行枪决。”

    温宝裕眨着眼,我指着他,狠狠地道:“你惹的麻烦极大,要是真凶不出现,你就是凶手。”

    温宝裕仍然眨着眼:“史奈大师一作法,真凶就必然现身,我怕什么?”

    他说着,一副有恃无恐的神情,望定了猜王,猜王作了一个手势,示意上了车再说。

    温宝裕拉开前面的车门,闪身就坐了进去,可是车门还没有关上,只听得他发出了一下惊呼声,立时又向外眺了出来,脸上一阵青一阵红一阵白,指着车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看到了这种情形,我并不感到意外——这辆车子属于猜王所有,猜王是一个降头师,他身上就不知道有多少怪东西。

    车子之中若有什么怪异,把温宝裕吓成这样,自然也不足为奇。

    这时温宝裕的神情,真是怪异莫名,指着车子,张大了口,喉间“咯咯”有声,却是一句也说不出来。

    我觉得十分好笑,温宝裕被吓成这样子,这种情形十分少见,我也向猜王望去,意思是,若是车中有什么太怪异的东西,能不能请他先收一收。同时,我也十分疑惑车中不知究竞有什么?

    可是,猜王的神态,也奇怪之极,他望着温宝裕,一副莫名其妙的神情,像是根本不知道温宝裕为什么要害怕一样。

    他的这种神情,我也不以为怪,因为一个降头师看惯了的东西,他不以为意,可是平常人看了,可能要作三日呕,或者做三晚恶梦。曾听说过有一种降头术,叫“血鬼降”的,竟然是一个行动如飞、带血腥气的血红色的影子,普通人见了,能不吓得昏过去吗?

    同时,我的好奇心也大增,心想在车子的前座,不知究竟有什么可怕的东西,我也瞪了温宝裕一眼,怪他太胆小,在降头师面前丢人。

    温宝裕直到这时,才结结巴巴道:“那开车的……司机……那司机……”

    我不等他说完,就已经打开了车门,俯身前看,把温宝裕吓成那样子的那个“开车子的司机”。一看之下,我也不禁怔了一怔。

    那“开车子的司机”,小宝由于惊骇,有点语无伦次,才会有这样累赞的说法,我之所以自然而然学了他,也是因为一看到那司机,就十分吃惊的原故。

    那司机其实绝不至于令人感到可伯,相反地,看到她的人,会感到她十分可爱,因为她的确极可爱,她是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这时,正睁大着滚圆的眼睛望着我,脸上又有稚气,脸庞娇艳俏丽,散发着无可形容的青春气息,仿佛她身的每一个部分,都在告诉看她的人:我有生命的活力,我可以飞跃,我青春,我美丽动人。

    我在一看之下,自然也知道了何以温宝裕忽然发出惊呼声,跳出车子来的原因了,因为这个肤光如雪,身子已经发育到然是一个成熟女性身体的少女,身上的衣服,穿得极少,不但少,而且极怪。她穿着一条有荷叶边的短裙,短得不能再短,以致一双粉光致致、浑圆结实的大腿,裸露在外。

    她赤足,在小腿近脚跟处,套着五六双金锡子,金光烂然,十分好看。我打开车门望过去,只看到她身上的一边——她双腿的一边,我看到她的左腿上,在雪白的肌肤上,有殷蓝色的刺青,那是一条足有三十公分长的蜈蚣,生动之极,也诡异之极。

    短裙上,是她的细腰,然后是一件短短的小背心,恰好能遮住她饱满的胸脯,可是双肩和双臂,却是部裸露在外。

    裙子和衣服,都是十分怒目的宝蓝色,在她一边的肩头上,也有小小指甲大小的刺青,那是一朵花,她的额上,勒着一根两公分宽的蓝色缎带,上面有着同色的许多刺绣,由于同是蓝色,所以不是很容易看得清楚上面绣的是什么。

    蓝色的缎带把她的一头长发束在一起——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视线,一接触到了她的头发,就觉得她的头发不是黑色,仿佛是一种极深极深的深蓝色,就像是夏日没有月亮的晴空的那种深邃无比的蓝色。同样的,她那一双灵活无比的眼珠,在颜色上也给人以同样的感觉。

    我这样详细地形容这个少女,是由于她在以后的故事中,占着相当重要的地位之故。

    我一看到她,在怔了一怔之后,也知道了为什么温宝裕会怪叫着逃出来的原因了。温宝裕介乎少年和青年之间,这年龄,正是对异性十分敏感的年龄,他刚才一进来坐下,多半有想对司机表示亲热的行动,例如想去拍拍司机的肩头之类;可是忽然之间,看到的是一个大半裸的美艳少女,他怎会不怪叫起来?

    我这时,觉得这样盯着人家看,十分不礼貌,所以我对她笑了一下,打招呼和自我介绍:“我叫卫斯理。”

    那少女巧笑嫣然:“我叫蓝丝,蓝色的蓝,丝绸的丝。我是一个苗人。”

    这时,车后座的门也已打开,温宝裕神情尴尬忸怩地进车子来,猜王也跟着进来,坐在车后面,所以,蓝丝的自我介绍,他自然也听到了,他立时现出极有兴趣的神情来。猜王关上车门,进一步介绍蓝丝:“蓝丝是中泰边境,著名的蓝家峒的苗人,她那一族对降头术很有研究,现在,她是我的徒弟。”

    温宝裕听得惊讶不已,“啊啊”连声,忽然又发起议论来:“是啊,苗人中,多有姓蓝的。”

    我低声道:“小宝,别乱说。”一面我向蓝丝介绍他:“他叫温宝裕,是很有冒险精神,有时也不免乱说些什么的一个人。”

    蓝丝十分大方,转过身,向温宝裕伸手出来,温宝裕喜极,连忙也伸手,握住了蓝丝的手,忘形地摇着。蓝丝道:“刚才你说什么?说要投师学艺?如果师父肯收你,我就是师姐,你就是师弟。”

    蓝丝的性格,看来也十分活泼,她样子俏,语言动听,一番话,直说得温宝裕双眼发直,只知道“哦哦啊啊”,不知如何应对,就差没有口喷白沫了。

    我看了他这种情形,心中不禁暗叫一声不好,知道在温宝裕的心中,一定有一些什么事情发生了,发生的事,对他来说,可能重要之极。

    我曾经见过许多次,温宝裕和良辰美景在一起的情形,良辰景同样是十分俏丽动人的少女,可是我从来未曾看到过温宝裕在她们的面前,有这样的神情。

    良辰美景,温宝裕的口中,可能甚至不觉得她们是异性,但是这时,温宝裕举止失措,神情失常,正是少男在一个异性之前,而且是使他感到震荡的异性之前的正常反应。

    蓝丝看到温宝裕这种神情,想笑而不好意思笑,俏脸上笑意洋溢,令她看来更是动人,温宝裕忽然叹了一声:“你真好看。”

    蓝丝一听,眼脸下垂,长睫毛抖动,声音更轻柔动人:“苗家女于,有什么好看的。”

    温宝裕深吸一口气:“你真好看,我要是说话言不由衷,叫我……”

    我大吃一惊,温宝裕真是太胡闹了,就算他对蓝丝有好感,也不必承诺什么,蓝丝是一个降头师,要是温宝裕一时口快,承诺了什么,后来又做不到的话,那可能会形成极可怕的后果。

    (在我很年轻的时候,曾有极可怕的经历,和一个青年人和苗女之间的事有关,整件事,记述在名为“蛊惑”的这个故事之中。)

    所以我连忙打断他的话头:“小宝,你刚才胡说什么,怎知苗人有姓蓝的?”

    温宝裕被我打断了话头,没有生气,也没有再接下去,只是仍傻乎乎地望着蓝丝,蓝丝也不转回头去,和他互相望,看来她也忘了自己要开车子。

    他们对望的时间,其实并不是太久,可是谁都可以看得出,他们两人之间眼神的交流,已胜过了干言万语。

    我向猜王望去,猜王向我作了一个他不好意思催开车的神情。

    小宝的神情,用“失魂落魄”四个字来形容,再恰当也没有,我不禁摇头,想不到温宝裕到这里来,会有那么多奇遇。

    过了半分钟,温宝裕才如梦初醒,身子忽然震动了一下,吁了一口气,蓝丝也在这时,发出了一下低叹声,转回头去,十分熟练地驾着车,向前疾驶而去。

    温宝裕直到这时,才又突然记起我的问题来:“我当然知道,云南五毒教的教主,就姓蓝,叫蓝凤凰。”

    我呆了一呆,猜王不知道温宝裕何所据而云然,神情十分紧张,失声问:“五毒教?”

    蓝丝却知道这个“蓝凤凰”究竟是什么样人,所以她格格娇笑了起来:“你这个人真有趣,小说里的人,怎么当真的了。”

    温宝裕自己也笑了起来:“还有,‘蜀山剑侠传’里的红发老祖,是苗人,就叫蓝苗子,可知苗人多是姓蓝的,像蓝丝。”

    蓝丝侧了侧头:“我算什么。”

    我就坐在她的身边,看到她满脸笑意,眼神荡漾,虽然望着前面,却一秒中有好多次自倒后镜中看她身后的温宝裕,我敢打赌,她此时绝无法集中注意力注意路面的情况……

    苗家女子多早熟,我不想温宝裕的母亲又怪我——想想温太太知道了温宝裕和一个苗女降头师要好的情形?光是蓝丝的打扮,和她两腿上的刺育,就会把她吓得四分五裂。

    (我坐在蓝丝的身边之后,看到她两腿上都有刺青,左腿是一条蜈蚣,右腿是一条蝎子,这种造型,还真有点像五毒教的教主。)

    我干咳了一声:“是不是由我来驾驶?”

    蓝丝立即知道我在暗示什么,刹那之间,满脸通红,不敢再去看倒后镜。温宝裕多半由于情绪高涨,所以滔滔不绝:“你姓蓝,一定很喜欢蓝色了?天和海都是蓝色的,哈,你可知道,有一种异星人,血是蓝色的,卫斯理早年就曾遇到过。”

    蓝丝也有闻所未闻的神情,车子的行进,自然也就不是十分正常。猜王看来对蓝丝十分纵容,并不阻止,反倒笑嘻嘻的十分欣赏,我心中暗叹了一声,也就只好听到自然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鬼混 爱搜书 鬼混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鬼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鬼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