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这一件怪事,有两个人亲身经历。

    可是,两个人所说的,却又绝不相同。

    这就令得怪事变得怪上加怪。

    不是想把事情拖慢来说,而是事实上,若不是从头说起,反倒不容易明白,只有愈看愈心急,倒不如从一开始说起,比较容易明白。

    首先,从温宝裕离开说起。

    不管温宝裕多么不满意,他还是陪着他的母亲,去了旅行。在临走之前,他一面愁眉苦脸,-面又兴高采烈,到处找人介绍目的地的熟人给他。其中包括要原振侠医生介绍史奈大降头师,要我介绍被我誊为东南亚第一奇人的青龙,等等。

    虽然人人告诉他,他想见的那些人,都行踪不定,而且,不见得很喜欢见外人,而且,也提醒他,他和他母亲在一起,那些人,个个身分古怪,和许多诡异神秘的事联在一起,任何一个,被本来就性格大惊小怪、夸张臭名的温太太知道了他们的来历,只伯早超过了肥胖标准的温太太会受不了这种刺激。

    可是温宝裕一意孤行,他大声抗议:“虽然说陪母亲去旅行,是做儿子的责任,但做儿子的至少也应该有权找一点快乐,不然,做儿子的在整个旅程之中都闷闷不乐,母亲怎会高兴?”

    大家都很喜欢温宝裕,听他讲得那么可怜,自然也只好尽量满足他的要求。乎日一直和他在斗嘴的良辰美景,甚至在听他说得可怜时,提出来:“如果需要,我们可以跟了去保护你。”

    她们的提议,令得温宝裕长叹一声:“不必了吧,一个女人已经够麻烦了。”

    良辰美景本待大怒,可是温宝裕愁眉苦脸的神情,又十分令人同情,所以她们也就只好鼓了气不出声。

    温宝裕一定,连带我的屋子,也静了下来,不然,他几乎每天都来大放厥词一番,也够吵耳的。

    第四天,我和白素在闲谈,白索忽然笑了起来:“温家母子不知相处得怎样?”

    我笑道:“放心,小宝其实很有分寸,不会做太过分的事,他想见的那些人,我看一个也不会见到,等他回来之后,多半可以听到他说他母亲见到了人妖就昏过去的故事,真要是见到了降头师、那会是悲剧了。”

    白素忽然摇了摇头:“真可惜,温太太实在是一个美人,不过真的太胖了。”

    (我们在这样说的时候,绝想不到,若不是温太太的体重,这宗怪事可能不是那样发生的。)

    (我们无目的地闲谈,却又和远在千里之外发生的事有联系,说宇宙万事万物,都有看不见摸不着的联系,看来真有点道理。)

    我想到最近一次见到这位温家三少奶的情形,也不禁摇头:“早几年,如果她肯下决心,还有得救,现在,看来她有决心争取成为中国最胖的女人了。”

    正说着,电话忽然响了起来,白素先拿起电话来听,一听之下,神情就古怪之极,我立时坐直身子——看到白素这种神情,我就知道一定有什么不寻常的事发生了。白素已把电话递给我,同时要压低了声音:“某地警察局打来的。”

    我已吓了一跳,我们正在谈论温家母于,他们正在某地,某地的警局就来了电话,这说明了什么?

    我接过电话,就听到了一个相当急促的声音:“卫斯理先生?我是陈耳,曾经见过你,育龙介绍过我。”

    我迅速转着念,立刻想起了这个人来——和这个人的相识过程,是另外一个故事,和这个故事然无关,反正不必提起。陈耳是一个高级警官,在该地的警界的地位相当高,曾有一个时期,是该国皇室要人的卫队的负责人。

    他高大,黝黑,漂亮,在枪法和武技上,都有过人的造诣,而且精明灵活,是最值得相识结交的一类人,我只见过他一次,就对他印象十分深刻。

    所以我忙道:“陈警官,有什么事?”

    陈耳立即道:“有一个育年人,叫温宝裕,他说是你的朋友?”

    我在接过电话的同时,按下了一个掣钮,所以白家也可以听到陈耳的声音。一听到陈耳那么说,我和白素互望一眼,神情苦涩,心中所想到的是:糟糕,小宝闯祸了。

    在那个国家那种地方,有许多风俗上的禁忌,在别的地方,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在那里,就可能是弥天大祸,所以我和白京都十分焦急。

    我忙道:“是,是好朋友,他……怎么了?”

    陈耳却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又道:“那么;他说的话,可以相信?”

    我呆了一呆,这个问题,却不好回答。我和温宝裕之间,有着深厚的感情,毫无疑问,但是那并不代表任何人都可以相信温宝裕所说的话,温宝裕有时,胡说八道起来,简直是谁相信了他所说的一个字,谁都会倒霉。

    我迟疑了一下,陈耳已急不及待:“他说的话,不是很靠得住?”

    我叹了一声:“那要看什么情形。不过他不论做了什么,或者你们认为他闯了祸,他都不会是一个故意破坏法律的人。”

    陈耳沉吟了极短时间:“事情有点怪,这位温先生和一个极胖的女人在一起,在事情发生之后,警方有需要温先生协助之处,那个胖女人却在警署尖叫,她要是再叫下去,我们这里所有的玻璃,都要被震碎了。”

    陈耳才讲到这里,在电话中,就传来了一下刺耳之极的尖叫声——我一点也不以为陈耳的形容夸张,因为我也要以极快的反应,把电话的耳筒拿开,以免这种尖叫声,伤害到我的听觉器官。

    我心中又是焦急,又觉得十分滑稽,母子二人旅行,竟然会演出大闹警署的活剧,唯恐天下不乱的温宝裕,这时应该大感刺激了吧。

    我急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请你简单明了告诉我,同时,我建议,给温女士服食,或注射适量的镇静剂。”

    陈耳苦笑:“卫先生,事情真的无法在电话里说得明白,最好你能来一次。”

    我闷哼一声:“这算什么要求?”

    出乎意料之外,我突然听到了温宝裕的声音,他先对我说:“求求你,你真的要来一次。”然后,他又提高了声音,当然是在对她母亲说:“妈,你别再尖叫好不好?再叫下去,我们伯一辈子也离不开这里了。”

    情形十分紊乱,可以推测的是,温家母于,都在警局,而且看来并没有失去自由,只不过发生了一些意外,霄要他们留在警局,温女士是托大惯了的,自然用尖叫表示不满和抗议,为了这种情形,我自然没有必要去见他们。

    正当我要一日拒绝时,陈耳又道:“卫先生,温先生目击了……或者说经历了一宗凶杀案,案中的死者,是一个重要的人物——”

    他说到这里,压低了声音,说出了一个人的名字来,而且还有这个人的头衔。

    我一听之下,就呆了一呆,向白素望去,看到她和我一样,皱着眉,在那一刹那间,我们都知道,事情十分麻烦了。

    那个人的名字和头衔,不是很方便照实写出来。而且,就算写出来,在别的地方,人家也未必知道这是什么人。只有在指定的环境、特殊的势力范围之内,这个人才是头等重要人物,离开了这个特殊环境,他也只不过是一个豪富而已,不会有什么特殊的势力。

    总之,这个重要人物出了事,必然会有很多人;跟着奠名其妙倒霉。陈耳刚才说什么?说温宝裕“经历了一件凶杀案”,这事可大可小,看来我真得走一次了。

    由于这个死者的地位是如此特殊重要,温宝裕的母亲看来除了尖叫之外,不会有别的办法,那里的文明程度,在世界各地排榜,大抵不会在前三名之内,弄得不好,真可能如温宝裕对他母亲所说的那样,一辈子都离不开了。

    我一想到这里,不禁紧张起来,忙道:“陈警官、温宝裕会被怀疑和凶杀事件有关?”

    陈耳的回答,十分模糊,道:“他一直不肯讲实话,这使我们很为难。卫先生,他一说和你是好朋友,我已经尽量帮他。”

    陈耳道:“可是你知道,死者的地位如此重要,就算我是国警察总监,都没有办法一直帮他下去,他要是落到了军方的手里……”

    我听到这里,更是感到了一股寒意,忙叫了起来:“喂,你们那里,应该有法律的。”

    陈耳苦笑:“事关太重大,法律,怎能阻得住手握大权的人胡作胡为?”

    陈耳说得再实在没有,我鼻尖不由自主沁出汗来——小宝这回惹的麻烦实在太严重。我看到白素向我作了一连串的手势,我忙道:“请你叫温宝裕来,我想和他讲几句话。”

    在我这样说的时候,我又听到了一下尖锐无比的叫声,和陈耳以愤怒无比的声音在吼叫:“这胖女人要是再发出一下尖叫声,就把她的嘴唇用钉子钉起来。”

    同时,也听到温宝裕在抗议:“我当你是一个文明国家的警官,你怎么能对一位有身分有地位的女士,发出这种野蛮卑鄙的恐吓?”

    陈耳喘着气:“如果你能叫这位有身分有地位的女士,发出比较合乎她身分地位的声音,我就允许你和卫斯理通话。”

    温宝裕叹了一声:“我不能,不过我仍然要和卫斯理讲话。”

    这时,我不知道陈耳采取了什么措施,或许,他真的派人取了大针来,并且穿上了线,在温女士的身边伺候,因为接下来的时间里,至少在电话里没有再听到那种可伯的尖叫声。

    我听到了温宝裕的声音,他一开口就道:“真倒霉,那个大胖子,就在我身边中了箭,谁知道他是那么重要的人物,这里的人。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了。”

    我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温宝裕大声叹气,我也可以听到他的重重顿足声(或许是一拳打在什么地方的声音),他大声道:“真的不明白,搅七捻三,一塌糊涂,事情复杂之至,求求你,还是来一次吧,这里有理说不清,我明明什么都照实说了,他们偏偏说我不合作。”

    我迅速转念,我要去,最快要六七小时才能到达,在这段时间中,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我已想了几个有势力和有能力保护温家母子的人物,我说得十分清楚:“小宝,你听着,我尽快赶来。在我没有到之前,你要坚持留在警局,要求陈耳警官保护你们的安。要是军队方面,或是死者的私人卫队想要你到他们手里去,绝不能答应。”

    我一口气说到这里,白素凑了过来:“如果有别方面的武装力量一定要抢人,让他们攻打警局好了,你也可以在混乱中逃走。”

    白素一向遇事镇定,不是大惊小怪的人,可是这时,她显然十分清楚温家母子的处境,极之危险,他被牵涉在一椿那么重要的人物的凶杀案之中。

    凶杀案可能有复杂之极的政治内幕和军事阴谋,小则和一个国家的政权军权的转变有关,大则和整个东南亚、亚洲地区的形势变化有影响。

    在这种错综复杂的情形下,若是幕后的那种势力,不想把事情扩大,那么,通常的做法,就是随便指一个人是凶手,然后再令这个“凶手”不明不白地死去,这种事,在西方,在东方,都曾发生过。

    要是温家裕竞然成了这样的牺牲者,那真是可怕之极了。

    白素的话才住口,温宝裕可能对他自己的处境之危险,还不是十分了解,居然还笑了一下:“我自己趁乱逃走容易,我母亲她老人家的体型,我想不出有什么方法可以令她在混乱中逃走。”

    我叱道:“少废话,你立刻请陈警官和该国储君联络,一联络上了,再进一步联络史奈降头师,请他们保护你,真要是变生不测,能保护你的,只有他们两个了,你可以声称是原振侠医生的好朋友。”

    温宝裕吸了一口气,他也觉得事情相当严重了:“是,我知道.我身上还有原医生给史奈大师的信。”

    在这时,我听得陈耳加了一句话:“天,你这小家伙究竟是什么来头?怎么天下的重要人物,你都认识?”

    我趁机提高了声音:“陈警官,在我赶来之前,请你保护他们母于的安,并且告诉所有想有不测行动的人,史奈大降头师,必然会保护他们母于两人。”

    白素对我的话表示同意,连连点头。我们都知道,若是有什么阴谋诡计要实行,抬出太子、皇帝来,都未必可以阻止得住,但是再凶悍的人,在那里,也不敢得罪一个降头师,尤其是史奈大降头师。

    陈耳答应着,他又叮嘱:“你要赶快来,事情真的很怪,怪得很。”

    我苦笑:“我也不是解决怪事的专家,别把希望寄托在我的身上。”

    陈耳叹了一声:“要是你也解决不了,那不知怎么才好了?”

    他在说了这句话之后,忽然又说了两句话,显然不是对我说的,他说:“回答乃璞少将,这件事由警方处理,再告诉他,三个在场的人之中,最主要的一个是游客,一个极不平常的游客,是史奈大师的朋友。”

    在听他说了那几句话之后,电话已挂上,我和白家互望了一眼,都知道那个“乃璞少将”必然不是等闲人物,可知军方也已经开始行动了。

    我向楼上奔去,一面向白素道:“联络机场,要是有班机快起飞,请通过任何卑鄙的手法,让我可以搭上飞机,最快赶去。”

    等我提着手提包下楼时,在白素的神情上,可以看出有好消息:“四十分钟之后有班机起飞,你不必太赶路,大抵不会迟到。”

    我拉了她的手,一起向外走去,通常,在这样的情形下,都由她来驾车,以免我心急慌忙,会生意外。

    一宣到飞机起飞,都十分顺利,当飞机在半空中时,副机长过来告诉我:“卫先生,你一到,就有高级警宫接你,他们要我先通知你。”

    我点了点头,那年轻的副机师又盯了我几眼,才试探着问:“你是大人物?”

    我叹了一声:“小之又小,小到现在最大的愿望,是不被一些蠢问题骚扰。”

    副机师碰了钉子,红着脸走了开去。

    我一直心神不宁,虽然表面看来,我像是在闭目养神,可是思绪翻腾,不能宁贴。我不知道事情的经过情形究竟如何,虽然我已指出了史奈大降头师来——他的地位,相当于国师,要是小宝真的牵涉在内,一样麻烦之极。

    我更不明白的是,温宝裕母子二人是游客,游客所到的地方,应该和军政要人所去的地方,泾渭分明,互相不发生关系的。以死者地位之显赫,出入至少有十个八个保镖在保护,怎么会那么轻易被人凶杀?

    我又想到,事情一定才发生,因为新闻传播还未曾来得及报道,也或者是有鉴于死者地位显赫,所以要暂时封锁新闻?

    而更使我忧虑的是,这种事,发生在理性文明的国度,虽然轰动,总还可以照现代文明的方式来解决,而在那个国家,传统的、迷信、怪诞的、军事的种种影响太本,事情会向哪一个方向发展,然无法作出理性的预测和猜度。

    才一下机,就有人高叫我的名字,停机坪旁的空地上,停着一辆警车,我的名字是用警车上的扩音设备叫出来的。我向警车走去,两个警官跳下车,迎向我,向我敬礼,态度十分恭敬。

    等我上车之后,两个警官才向我道:“卫先生,似乎世界的要人都在等你。”

    我呆了一呆,一时之间,不知道他们这样说,是什么意思,他们补充说:“我从来也没有见过那么多人集中在警局,光将军就有好几个,各种军种都有,还有特务系统的,有的直接来自皇宫,好家伙,每一个人都有手下带来,要不是来了猜王,看来这些人会把警局掀翻了。”

    这两个人讲话有点无头无脑,我又问:“猜王又是什么人?”

    他们吸了一口气:“猜王是降头师,是大国师史奈的得力助手。”

    我一听得他们这样说,就大吁了一口气,知道温宝裕的求救已经生效,那个叫猜王的降头师,当然是史奈派来的。

    史奈派出了他得力的助手,看来原振侠医生的面子不小。

    我心定了一半,顺口问:“那么多人集中在警局,目的是什么?”

    一个小伙子道:“都想知道案发时的情形怎样。”

    我挥了一下手:“不是说,至少有两个目击者吗?”

    警官回答:“是,可是怪就怪在这里,两个人在场,说法却然不一样。”

    我听到这里,不禁呆了一呆。这句话,很难使人理解,这也正是这个故事一开始时提到的两句话——是不是要从头说起才能明白?现在,故事已经渐入佳境了。

    我想了一想,才道:“我不是十分明白,两个人在现场,看到的情形,必然是一样的,除非有人故意说谎,想隐瞒事实。”

    两个警官道:“是啊,事情那么重大,又有在现场的目击者,结果两个人说的话不同,叫警方如何向上头交代?陈警官头痛极了。”

    我一扬手:“他不应该头浦,他应该相信我的那个小朋友的话。”

    两个警官听得我这样说,用一种十分怪异的目光望定了我,分明表示我的提议不可靠。

    我有点恼怒:“你们别看他年纪轻,他有极丰富的神秘生活经验,而且,他和贵国一点关系也没有,根本不知道死者是谁,没有理由胡说八道。”

    两个警官互望了一眼,支支吾吾了片刻,才道:“这……我们也不敢肯定,只是……事情有点怪,唔,卫先生,你的大名,我们久仰了,你听了之后,或者会有确当的结论。”

    我心中大是疑惑,因为看他们的神情,听他们的话,竞像是温宝裕作为一个目击者,所说的话,是然不可信的,怎么会有这种形。

    我又问:“不是说有两个目击者吗?另外一个人是什么身分,他们又说了什么?”

    两个警官神情犹豫:“卫先生不必心急,到了警局,自然知道了。”

    我闷哼了一声,心中充满了疑惑,也无法作任何设想,因为究竞情形如何,我一点也不知道,所以只好生闷气,索性不再问。

    约莫四十分钟之后,车子驶达目的地。

    那是一幢相当大的建筑物,车子才一停下,就可以感到气氛的特异,可以知道在建筑物中,正有极不寻常的事在发生。

    除了警员和警官之外,有穿着各种不同军种制服的军人在来回巡逻。在围墙外的街角上,甚至赫然有两辆褪了炮衣的坦克车在。

    在这种国家里,两辆坦克车,有时,可以轻而易举地造成一场政变了。

    我在下车的时候,忍不住大大地叹了一口气。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鬼混 爱搜书 鬼混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鬼混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鬼混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