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他们才一进入地层,便停下来。

    当他们向四下看去时,他们不禁呆住了。

    他们两个人是真正地呆住了,足有十来分钟,他们一句话也讲不出来。眼前,绝不黑暗,而是一片光明,一片极其柔和光明。

    而且,那层被揭起的地面,只不过三尺来厚,而下面的空间,却是有几百尺,而且一望无际,只有间或有一些巨大的支架,支撑着地面。

    刚才他们还在感叹着火星的表面上没有人,没有建筑物,这时候,他们才感到自己的想法,是如何的无稽,因为这时他们所看到的建筑物,长、短。方、圆,什么形状的有,而来往在各建筑物和道路上的,是小型的飞行体。

    那些小型的飞行体积,这时在他们的眼中看来,自然是硕大无朋的,但是在仪器的光波测度之下,那些小型飞行体的大小,相当于地球上的中型汽车。

    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在呆了十多分钟之后,才一齐“啊”地一声,低呼了出来,森美度道:“他们的人呢?”

    “人?当然在建筑物中和飞行体中了。”

    “我们要找的那一批人呢?又在什么地方?”

    “那要我们去找!”蒙德斯说。

    然而,当他讲完了之后,他忍不住苦笑了一下。

    因为,他们如今不是闯迸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不是闯进了一个陌生的国家,而是闯进了一个他们对之完陌生的星体!

    在那个陌生的星体之中,要去找寻一批人,这实在是太难了,而更增加他们的困难的是他们的时间并不太多,过了时间,他们的微缩作用消失,而那时候,他们除了增加俘虏的数字之外,实在不能再做别的什么事情了,这正是令得他们最焦急的一点。

    森美度的面上,带着一种十分滑稽而可笑的表情,望着蒙德斯道:“我们试飞进一幢建筑物,去看看里面的情形。”

    森美度操纵着小飞船,他们是从一个建筑物的墙中,直穿了进去的,那墙上只不过出现了一个直径不到十分之一公分的小孔,当然是不会有什么人去注意的。

    一进了那幢建筑物,他们便看到一块黑色的、发亮的极大的平面,那块黑色的大平面,看来像是一个网球场,但他们立即可看出,那不过是一张桌子。

    令得他们又惊又喜的是,在桌旁,坐两个地球人。

    那的确是两个地球人,虽然这两人的头发式样和服装看来古怪一些,但他们是完和地球人一样的,森美度立即道:“我们找到他们了!”

    蒙德斯也感到自己的运气实在大好了,好到了不应该有的程度。但是一看到了那两个人,他也连忙按下了钮制,小飞船下降,停在桌面之上。小飞船的下降,显然并未曾引起那两个人的注意。

    蒙德斯还未曾下令,森美度已经遏制不住心中的兴奋,按下了微波扩音器的制,大声道:“你们别吃惊,我们来救你了,我是——”他的声音,通过了微波扩音器之后,变成了一个正常人所发出的声音,那两个坐在桌旁,看来是正在交谈的人,立时向桌上望来。

    也就在那一刹间,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知道他们都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了,因为那两个人,在乍一看来,和地球人一般无异,但是当正面对着他们的时候,却看出不同来了!在他们的眼睛之中,有着无数的眼珠!那无数的眼珠,闪耀着各种不同颜色的光彩!

    可以说,绝没有一个地球人会是那样的!

    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立时知道自己弄错了,这两个不是地球人,不是自己人,而是火星人!可是,他们却已暴露了他们自己!

    那两个人的眼睛,向桌面上望来,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立即看到他们眼中的光彩,迅速地变换着。那种光彩的迅速变换,显然是表示着他们内心情绪的剧烈变换。两人之中的一个,立即举起了一块黑漆漆的物事,向小飞船砸了下来!

    但是,蒙德斯一手却在他们之前!

    在他一发觉自己犯了错误,误将火星人当作了地球人之后,他立时按下了一个制,直射的“雷射”光束,立即射了出去。

    虽然缩小了无数倍,但是“雷射”光束的威力却没有灭,那种高热而成直线进行的光束,在两个火星人的头部,疾穿而过!

    那两个火星人眼中的光彩,立时消失了!

    他们的身子,也软绵绵地伏倒在桌上。

    他们已经死了!

    但是,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还呆了半晌。

    还是森美度先开口,他低声呼道:“天,我们杀死了他们,这两个是火星人,他们已死在‘雷射’光束之下了!”

    “除此以外,我们还有什么办法?”

    “或许我们当时可以立即飞走?”森美度是一个十分善良的人,他仍然感到十分内疚,连讲话的声音,也变了样。

    蒙德斯将手按在他的肩头上,道:“老森,我可是一个嗜杀的人么?我们若是飞走,由于我们已暴露了目标,他们也会立即通知火星上的防卫部门的,我们没有时间来逃避,我们必需利用所有的时间来工作,你可明白我们任务的重要么?”

    “明白。”森美度点着头,“天知道,原来火星人并不是八只脚、两条须,而是和我们一模一样的,只不过眼睛不同!”

    “是的,事前谁也未曾料到——”蒙德斯才讲到这里,便陡地停了下来。

    因为一扇门开,又有一个人走了进来。

    走进来的那个人,头发的样子,和衣服的式样更怪,他的身上不像是穿着一件衣服,却像是罩着一重色彩变幻不定的浓雾。

    两人立即推测那是火星上的“女人”。

    那“女人”来到桌子前,发出一种十分难听的吱吱声,那种吱吱声长短不一,音调的变化虽微,但仍可以听出,那是一种语言。

    然而那“女人”却是只讲到一半,便突然停止了。

    紧接着,“她”尖声地叫了起来。

    当那个火星女子尖声叫了起来的时候,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互望了一眼,森美度甚至还做了一个鬼脸,火星上的女人,原来和地球上的女人一样,都喜欢尖叫!

    然后,那个“女人”,急急地向外奔去,转眼之间,许多人都一齐涌了进来,将那个已死了的人,抬在肩上,不断地“吱吱”叫着。

    这些人的眼睛,也不断变着颜色,变动得如此之快。由于在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这时的眼中看来,这些和地球人身体一样大的火星人,简直像是座小山一样,因此他们不断变换着眼睛,看来也像是许多硕大无朋的洪炉,看来特别惊人。

    森美度低声道:“我们离开这里吧。”

    蒙德斯叹了一口气,道:“可惜我们没有翻译火星语言的电脑,否则,我们当可以听懂他们在讲些什么话了。”

    “是啊,如果我们会讲火星人的语言,那我们也可以抓一个俘虏,来问他们,地球上的那一批人,如今是在什么地方了。”

    “老森,”蒙德斯忽然道:“你看,那艘载宇宙尘的大空船有多大?是不是可以容纳一千多个人?你有记录没有?”

    “有,那艘太空船的直径是三百尺。”

    “好啊,我们有了离开火星的工具了,而且,由于地球人和火星人的外形一致,那一千多人需夺取交通工具,到达大飞船的基地,只要是有组织、有计划的进行,那也不是多么难的事情,就算不能部救出,总也可救出百分之七十来了。”蒙德斯讲得渐渐地兴奋起来。

    森美度只是一声不出地望着蒙德斯。

    他并不打断蒙德斯的话,只是在他讲完之后,叹了一口气,道:“蒙德斯,我并不想扫你的兴,可是我却不得不说——”“我知道——”蒙德斯的面色灰暗,“我知道,那一批人在什么地方呢?我们用什么方法,才可以在短促的时间中找到他们呢?”

    “是的,你有什么主意?”

    “我没有,但是我想,地球人熟知的无线电波,和火星上的无线电波可能大不相同,我们不妨开动小飞船上的无线电波追踪仪。”

    这时候,涌进房间来的许多人,又退了出去。

    这许多人中,没有一个发现桌上停着一艘小到如此程度的小飞船——这是情有可原的,我们不妨设想,如果在地球上,一家大公司的董事长和他的秘书,五分钟之前还好端端地在人的面前出现过,但五分钟之后却离奇地死了,在那样的情形下,谁还会去察看桌面上有臭虫大小的一件东西?

    森美度摇头,道:“你以为他们会发现无线电波来救么?那有什么用?”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被俘虏了来的那些人,绝大多数是月球基地上的工作人员,他们被俘虏的时候,一定是极其匆忙的,是不是?”

    “是又怎样?”

    “那么,在他们这些人中,有的就可能带有一点仪器,或是超小型的收音机,会发出地球上的无线电波,追踪仪上,多少应该有点踪迹可寻,是不是?”

    “啊,你的确比我想得多。”森美度由衷他说,他立即半转过他所坐的椅子,在一具仪器之前,迅速地操作了起来。

    他按下了第一个按钮,一块两尺见方的金属板,便移了去。他按下了第二个按钮,金属板移开的地方,变成了深绿色。

    那一片绿色,十分深沉,像是一潭碧水一样。

    而且,那一片绿色,是如此之纯,简直一点杂色也没有,像是一块绝无暇疵的碧玉。森美度又按下了另外两个制。

    他们两人,都紧张地注视着那幅示踪屏。

    如果在六千里之内,有合乎这个追踪仪适应的波长的无线电波出现,那么,示踪屏上就会有白色的圆点闪动的。

    如果在地球上,使用这具仪器的话,那根本看不到一点绿色,而是一片闪耀的白光。可是如今在这里,却是一片深绿。

    两人看了半晌,仍是没有丝毫变化。

    “我们先飞出这建筑物再说,或许这建筑物阻隔了无线电波的传出。”蒙德斯一面说,一面便开动了小飞船,小飞船又直穿了出去。

    才一出那幢建筑物,两人便忍不住高声叫了起来!

    在那一片深绿色的示踪屏上,出现了一丝的白色。

    那一丝白色极其微弱,但无疑是有无线电波的反应。

    那反应是不是地球人所在之处发出来的,两人还不能肯定,但总算有了反应。

    森美度立即拨正方向,小飞船便向着有反应发出的地方飞去。

    在航程之中,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赞叹着火星人科学的进步。

    因为他们所看到的一切,只有极少数,是他们可以估计得出那是什么东西来的。

    有一些事,他们更是不解,譬如说,满空间乱飞行的飞行体,速度如此之高,而显然又绝无秩序,但何以竟能不碰撞,这一点,便令得他们莫名其妙了。

    他们飞过了一大群建筑物之后,便看到了绿野。那大片绿野上面,并不是天空,而是人工制造的光源,仍然是在地上。

    两人明白,地球人观察了火星好几百年,但是地球人看到的,却是火星表面上的情形,而不知道火星人是在表面之下活动的。

    看来,若不是有绝对的必要,那么,火星人头顶上的那层地面,颇有些像地球人头顶上的大气层,试想,有许多奇妙的仪器在操作着。飞过了那一大片绿野之后,那一丝白色的闪光,已渐渐地接近中心部分了。

    那也就是说,他们将要飞到目的地了!

    他们早已将飞行工作,交给了小飞船上的自动操纵系统。

    所以他们是不虞飞行方向错误的,他们只是注意着下面的情形。

    当示踪屏旁边的小红灯亮起来的时候,他们看到下面,是一个圆形的大建筑物。那正是球形,建筑物是银灰色的。

    整个建筑物,没有一点点的空隙,就像一个大银球,耸立在绿野之中。在大圆球的旁边,则停着不少飞行体。

    蒙德斯将小飞船的速度,陡地提高,又突然减低,在这一下变化之间,他们的小飞船,便已经穿进了那建筑物之中了。

    小飞船在空中停下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极大的空间,那空间几乎相当于个球体,他们两人,向下面看去,至少看到了近一百个人。

    那一百个人,他们两人只可以看到他们的头顶,在他们此时的眼中,那是头发粗如手指的巨人,因为他们这时,实在太小了。

    而在靠一堵墙处,则是一只巨型的电视机。

    出现在电视萤光屏上的是一个城市,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向电视一瞥,便失声叫了起来,那城市,那是地球上的巴黎!

    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叫了一声之后,又听得电视机旁,突然发出了一个宏丽的声音,讲的是地球上的语言,道:“你们看到艾菲铁塔没有?它立即就要消失了!”

    艾菲铁塔己在“原子分解光”下消失,这是每一个地球人都知道的了,但蒙德斯和森美度两人,却还一点也不知。

    这时,在电视出现的情形,正是千千万万地球人在巴黎的时候看到的实情,火星人竟将之摄成电影,在这里作电视放映!

    巴黎艾菲铁塔在原子分解光之下消失的一刹那,的确是极其惊心动魄的。大厅中的二三百人,没有一个人出声,人人都屏住了气息。

    而等到电视放映完毕之后,一个女人的精神,显然受了极大的刺激,她尖声叫了起来,道:“我在做梦,不,这不是现实,这是梦境!”

    那宏亮的声音又响了起来,道:“这不是梦境,你们刚才所看到的,是原子分解光,这种原子分解光是火星人的武器,也是地球人所无法抗拒的武器,我想你们看过纪录片之后,一定也已明白了。你们的安是没有问题的,如果地球人肯答应条件的话!”

    大厅之中,没有人出声。

    “老森,”蒙德斯低声道:“这些是我们自己人了。”

    “是倒是自己人,可是你认得出那一个是熟人么?”

    被俘地地球人,大部分是月球基地上的工作人员,还有一部分是各个太空站的科学家,他们两人应该是有许多熟人的。

    但是这时候,就算是他们最亲密的人站在他们的前面,他们也是没有法子将之认出来的。因为他们这时,是经过了微缩的。

    在经过了微缩的两人眼中看来,每一个人,都有近两千尺高,每一个人的脸面,像是凹凸不平的山峰一样,如何再去分解他们的容貌?

    蒙德斯给森美度一讲,也不禁呆了一呆。

    但是他随即道:“那不要紧,我们可以利用远程广角的电视摄像管,将他们的样子摄迸电视荧光屏,我们就可以认出他们来了。”

    森美度点了点头,按下了几个钮制,电视光屏上立时出现了许多人,而每一个人脸上的表情是惊愕之中,带有愤怒。

    两人并且立即看到了梅尔博士!

    这位头发成了银白色的老博士,正在紧握着拳头,和他身边的一个人在交谈,他的声音是十分激动的:“可耻,地球人太可耻了,竟连有这样的强敌在侧都不知道,如今,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我们竞成了第一批的星际俘虏!”

    另外有人道:“我们可以逃出去的!”

    梅尔博士是以脾气暴躁出名的,他一听那人的话,便立时咆哮道:“怎么逃?走回地球去么?还是在太空中挖一条地道?”

    蒙德斯听到这里,低声道:“将音波扩大器给我,并替我准备个人飞行器,我要飞到梅尔博士的肩头上去和他讲话。”

    森美度很快地将个人飞行器和音波扩大器交给了蒙德斯,蒙德斯配上了飞行器,出了小飞船,飞到了梅尔博士的肩头之上。

    那时候蒙德斯的重量,还不到十分之一克,他落在梅尔博士的肩头上,正在情绪激昂的梅尔博士,自然是不会觉察到什么异状的。

    蒙德斯小心地将声音放得极低,那是低到了即使经过音波扩大之后,仍然只有梅尔博士一个人听得到的耳语声。

    “梅尔博士,”他叫着:“你听得到我在叫你么?”

    “谁在叫我?”脾气暴躁的老博士大声反问。

    人丛中并没有人回答,因为事实上,谁也不曾出声叫过梅尔博士。蒙德斯又道:“博士,你听我说,我是在你的肩头上。”

    “见鬼!”

    “博士,你别出声,千万别出声!”蒙德斯急急他说着,因为博士若是大声嚷了起来,火星人就会惊觉了,是以他非警告博士不可:“我是一个经过了微缩的地球人,我曾是你的学生,蒙德斯!你记得么?那个调皮的小家伙!”

    梅尔博士笑了起来,显然是想起了那个“调皮的小家伙”,便令得他有一段甜蜜的回忆。可是,他的笑容才一展开,便冻结了起来。

    他陡地回过头,心中的惊讶,也到了极点!

    而且,在他回去过头去之后,他也看不到什么!

    “梅尔博士,”蒙德斯继续说着,他要用最简单的言词,使对方在最短的时间内明白一切,是以他急急地道:“地球遭到了空前的灾难,由于你们在火星上,所以地球人简直没有考虑抗战的余地,你们必需逃离火星,回到地球上去,请小声回答我的话。”

    “谁——”梅尔博士已大声讲了一个字,但立即压低了声音,“谁不知道?可是怎么逃呢?见鬼,你究竟在什么地方广“我被微缩得极小,你是看不到我的——你们只要夺门而出,我看有许多工具可供利用,我已发现一艘飞船,可以容纳一千多人的。”

    “废话,离得开火星么?”

    “离得开的,只要我们起飞在火星人未曾追到我们之前,就有一股宇宙尘,以极快的速度,将我们卷向地球,火星人是追不上的。”

    “啊,宇宙尘听你的指挥么?”

    “不听我的指挥,可是听在金梭星上居住了许多年的霍伦斯的指挥,我到这里来,一切是依照他的指示所进行的!”

    “霍伦斯,这老家伙没有死么?”梅尔博士忍不住又高声叫了起来,他和蒙德斯的交谈,并没有什么人听到,而他这一声大叫,却令人吃了一惊!

    大厅中的一些人,互相望着,有的人立时窃窃私议起来:“这老家伙可是气疯了?”“或许是的,年纪大了,究竟禁不起打击!”

    还有的人,更是惶急无主起来,道:“他是月球基地的负责人,又是我们的领导人,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二短,我们更不得了!”

    但众人的议论,梅尔博士却没有听进去。

    因为他这时,神贯注在他和蒙德斯的交谈之上了。

    他立即又压低了声音,道:“真的么?”

    “你看,我飞起来在你的眼前绕一绕,或者你会看到一些东西,那就是我了,这还会是假的么?”蒙德斯操纵着个人飞行器,飞了起来。

    梅尔博士只觉得眼前像有一个小飞虫,幌了一下一样。

    蒙德斯再停在他的肩上,道:“看守得可是十分严密么?”

    “不,恰好相反,我们几乎等于没有看守,因为我们是没有可能逃走的,我们甚至被允许离开这里,去自由行动!”

    “你们遇到过火星人没有?”

    “没有,和我他们接触最多,但他们是什么样子,我却未曾见过,我想,他们的样子一定很难看,所以自惭形秽吧!”

    老博士在这样的情形下,还不离幽默,倒令得蒙德斯笑了起来,他随即道:“不,不,事实上,除了眼睛之外,他们外形,和我们完是一样的,所以,你们既然可以自由行动,要夺取交通工具,也是十分容易的,只要在赶赴大飞船之前,不被发觉,事情便等于成功了!”

    “嗯。你讲得自有道理,可是大飞船在什么地方?”

    “我可以用无线电波作你们的向导,其余的人在什么地方?你可能通知他们行动,而不被火星人知道么?这是逃亡,需要机密。”

    “当然可以的,我想火星人纵使有可以翻译我们的语言的机器,但是绝不会注意我们低声交谈的,我们可以一个传一个地传递消息,而我们最有利的是,火星人根本未曾料到,我们会大逃亡的,我们将要使他们知道,地球人也不是好惹的!”

    梅尔博士越讲越是兴奋,声音又大了起来。

    众人又听得梅尔博士忽然讲了一句“地球人不是好惹的”,每一个人的视线,再度都集中在他的身上,梅尔博士却瞪着众人。

    “博士,我先走一步,因为我必需去校准无线电波,来作你们的向导,尽可能减少使用交通工具,抢夺太多的车子会被火星人更快地知道我们的行动的。”

    “知道了,你不要教训我!”博士又不满意起来了。

    蒙德斯笑了一下,事情进行到如今为止,总算是相当顺利的,他们找到了地球人,而且也和梅尔博士进行了交谈,将事情进行的计划,都讲给梅尔博士听了。接下来,要看这许多人如何行动了!

    他们是不是还可以帮忙呢?

    蒙德斯在操纵着个人飞行器飞回小船的时候,想到了这一点,他一想到了这一点,便立时想到自己这时候的超绝的能力。

    他和森美度两人,是被微缩了的,他们驾驶的小飞船,如果速行驶的话,可以穿过任何物体,他们的本身,就是最厉害的杀人武器!

    他们如果穿了一个人的脑部,那么这个人是绝活不了的。他们是不是可以用这种神不知鬼不觉的方法,去帮助那些人夺取飞到大飞船去的交通工具呢?

    蒙德斯已回到了小飞船上,但是他却仍然沉浸在思考之中,不错,他是可以这样做的。但是这样一来,就必然会杀死许多火星人。

    火星人既然在对地球不利,那么,为了逃亡,似乎也不应该再对火星人表示仁慈了。可是,如果那样的话,自己的良心会安逸么?

    因为究竟不是每一个火星人都是对地球人有敌意的。

    可能还有许多火星人愿意和地球人做朋友,怎可以不分皂白,令他们死去?

    蒙德斯的心情,十分沉重,直到他身边的森美度用力地推了推他,他才如梦初醒。森美度一面推他,一面在讲着话。

    他们的声音十分兴奋,道,“你看,老家伙的确是有一点组织能力的,他已在发动了,你看,人们的脸上,已有兴奋的神色了。”

    蒙德斯也在那片刻之间,作出了决定。

    他决定:绝不轻易乱杀人,但是,到了迫不得已的时候,他也只好下手了,他将在附近巡弋,帮助那些遇到困难的地球人。

    他命令森美度驶着小飞船,穿出了这球形建筑物。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异军 爱搜书 异军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异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异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