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在会议厅外,聚集着大群记者,李义德走的是后门,门口并没有什么人,所以他能够轻而易举地离开了防卫总部。

    李义德的心中,乱得可以,当然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祸变。如今,地球上的人类,除了防卫总部会议厅中的人之外,对于这件事,似乎还是好奇多过惊惶。因为祸变所破坏的一切,对于人们日常生活的影响并不大,但是李义德却深觉得这件事的惊人严重性的。

    第一,派在太空各站工作的工作人员,有一千多名,他们是地球上最优秀的科学家,和最勇敢健的人,这一群人,和地球已完失去了联络,其中,包括了刚一起飞,便遭受了祸变的人,他的好友蒙德斯在内,他们生死不明!

    第二,祸变在突然之间发生,而事前,世界任何一个角落,都是一点迹象也没有,这不禁令人感叹“敌人”手法之奇特。而且直到如今为止,仍然没有人知道,这一切东西,究竟是由于什么力量破坏的,被破坏得如此之彻底而不留余地。

    李义德低头疾行,来到了他的车房,他拉开了车门,刚想跨进去,便突然呆了一呆。他的车子中,早已坐着一个人!

    李义德的第一个反应,是立时身子转了一转,转到了车门之后,然后,他立即一伸手,要将车门再关上,那样的话,他就可以将车中的不速之客,关在车内。

    但是,当他伸手关车门之际,他停住了。

    坐在车中的,并不是什么敌人,而是一个十分美丽的女郎,她的肤色微黑,带着棕红色,看来十分悦目,她一双大而美丽的眼睛,是浅棕色的,她望着李义德,一声也不出。

    “娜莎!”李义德叫了起来:“是你!”

    娜莎是他的好朋友蒙德斯的未婚妻,李义德未曾想到,她忽然会来到了这里,而且坐在自己的车上,等候着自己。

    “是我。”娜莎的声音,异乎寻常的低沉,“告诉我,别隐瞒,他……他怎么样了?”

    “娜莎,”李义德想避而不答,“你问的是谁啊?”

    “当然你是知道的,蒙德斯!”

    李义德呆了片刻,进了车子,才道:“娜莎,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在他起飞之后三分钟,一切对太空的联络便中断了,我真的不知道。”“你知道的!”娜莎的大眼睛逼视着李义德:“你一定知道的——”她吸了一口气,“你不妨说,我是经受得起的。”

    “我只能推测,但即使是最坏方面的推测,他最多也可能落到了敌人的手中,而不会死去的。”李义德发动了车子,车子平滑地向前掠出。

    “为什么?”

    “我脑中有一个模糊的概念,”李义德缓缓他说,他刚才在会场上并没有将他自己的想法说出来,那是因为他觉得那许多人,是不会接受他的想法的。但是他知道娜莎会。

    因为娜莎-巴里摩本身便是一个杰出的天文学家,她是外太空研究的有数权威之一。“我想,一切灾祸,都在玛斯七号升空之后三分钟之内发生,那就有可能,发动祸变的一方,专在等待这一个时刻。”

    “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是说,”李义德停了一停,车子在塑料公路上,以极高的速度行驶,“祸变是针对着玛斯计划,针对着玛斯七号火箭,针对着蒙德斯而来的。”

    娜莎的面色,变得苍白了。

    她呆了好一会。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

    “刚才在会场上,我向太空总署署长请求,让我以玛斯七号火箭第一次试制的模型,升空去检查太空站上的情形,事实上,我是想法追蒙德斯!”

    娜莎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追得上么?”

    “追不上的,但是却可以使我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李义德紧紧地握着拳:“他虽然不批准,我仍然要去!”

    “义德,这是重大的罪行。”

    “是的,不经太空总署批准,而擅自进行太空飞行,是严重罪行,至少也要一生丧失太空飞行的资格,但是娜莎,你可曾想到,用试制的,只作为正式制造作参考用的火箭飞行,本身就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我要有极好的运气,才能——”“别说了!”

    “我还怕什么呢?”李义德苦笑着。

    “我不知道我的想法怎样,但是秀梅,她会怎样想呢?你准备和她商量么?还是准备连她也瞒着,便进行如此危险的飞行呢?”

    一提起秀梅来,李义德便默然了。

    秀梅姓王,和他是大学中的同学,但低他三年,而且学的是和他截然不同的东西:中古历史,她似乎完不属于这个新时代,她对太空飞行,那种新奇的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她只是沉醉在中古史,和李义德对她的爱情之中。

    秀梅就住在离零四四基地不远的伟达城中,是伟达城大学历史系的学生,李义德正在赶回基地去,他是要经过伟达城的,是不是要告诉她呢?

    如果告诉她的话,她一定不会赞成的。

    而且,她必会开始对李义德无尽的担心。

    当然,就算不告诉她,李义德不经太空总署批准,私自出发,不到五分钟,世界都会知道的,

    王秀梅自然也免不了会知道。可是,那总要迟上几个小时了。

    车飞速地在前进,李义德仍然不回答。

    这时,已经是黄昏了,伟达城辉煌的灯光,已然在望,李义德仍然决定不下。人的感情本来是十分奇怪的,李义德可以毫不犹豫地决定,冒险去乘坐设计并不完善的高速火箭,但是他却定不下是不是应该将自己的行动,去告诉生活如此平静的王秀梅。车子,已驶进伟达城了。

    刚一进伟达城的西郊,李义德便看到,有两个黑衣服的人,站在路中心,伸手拦住了他的车子,不让他的车子,继续前进。

    车子以每小时三百里的高速在前进着,但是车头的电眼,一碰到了前面有障碍,便立即截断了动力系统的电路,而强有力的刹车立即动作,将车子在高速之中,硬生生地收住。

    但是车子却也免不了猛地震动了一下。

    李义德抬起头来,他忍不住要叱骂那两个黑衣人,可是当他抬起头来看时,和娜莎两人互望一眼,心中却说不出的怪异。

    不错,车前是有两个黑衣人。

    可是,那两个黑衣人,是背对着车子的!

    这条是著名的高速公路,每小时最低速度是二百五十里,虽然现在所有的车子,都有着自动停车的电眼设备,但是背对着来车,站在路中心,又是为了什么呢?

    李义德探出头去,叫道:“喂,你们?”

    那两个黑衣人转过头来,他们直来到了车窗之前,由于他们来得极近,是以从窗子中看出去,便只能看到他们的上半身,而不能看到他们的脸部。

    李义德和挪莎两个人,觉得那两个黑衣人的动作,诡异到了难以形容,李义德正在想要喝问,可是黑衣人却已先发出了声音:“你是李义德?玛斯计划的主持人?”

    “这是谁都知道的,你们——”李义德才讲到这里,坐在他身边的娜莎,突然尖声地叫了起来,李义德立时转过头去,他从另一边车窗上,看到一个亮红色的球体,正以极高的速度,向前飞来。

    李义德立时打开了车门。

    由于他打开车门的动作,是如此有力,如此突然,因此车门重重地撞在那两个黑衣人的身上,将那两个黑衣人撞得重重地向后退出了两步。

    而就在这时候,李义德拉着娜莎,一齐滚出了车子!

    他们刚一滚出车子,那亮红色的球体,便已飞到了车子的上面,几乎是在一刹眼间,车子不见了,公路上其它疾驰而来的车子,因为前面有了障碍,也突然停了下来,突然停下的车子有七八辆之多,它们的喇叭,都“叭叭”地响着。

    那亮红色的球体在卷走了车子之后,看它本来的来势,像是仍要向李义德和娜莎卷来的,但或许是为了停在公路上的车子太多的原故,它突然转向,卷向那两个黑衣人,紧接着,只不过一秒钟的时间,它就只剩下一个亮红点,紧接着,消失了!

    停下来的车子中的人,都纷纷探出头来,问道:“什么事?什么事?刚才那一团亮红色的球体,可是什么玩意儿?”

    刚才那一瞬间出现的奇异情形,李义德几乎是疑心自己眼花的。他从路上跃了起来,道:“我不知道,各位请自顾赶路。”

    他和娜莎退到了路边,公路上车子继续通行。

    可是,李义德和娜莎两人,心情的激动,都是难以形容的,因为他们刚才所遭遇的一切,实在是太奇幻,太不可思议了。

    先是两个黑衣人拦住了他们车子。

    然后,一个亮红色的圆球以极高速度飞来,看情形,那球体本来是想将他们两人,连人带车,一起卷走的。

    但是,由于李义德的动作快捷,他们及时从车中滚了出来,而那个圆球,也只有卷走了他们的车子,以及带走了两个黑衣人。

    这可以说是一次超级的绑架行动!

    然而,主持这次行动的是什么人呢?目的何在呢?他们所用的是什么工具呢?李义德是世界著名的科学家、太空探险家,但是对这疑问,他却茫然无知。

    在路上边站了一分钟,还是娜莎先开口,道:“义德,怎么办,我们的车子没有了,你是先去找秀梅,还是到基地去?”

    孪义德心知,事情非常不寻常,极端不寻常。

    使他有如此想法的,是那个亮红色的球体。

    那个亮红色的球体,是从来也未见过的东西,而且,这忖他是清楚地见过那东西了,可是那是什么,他却说不上来。

    那球体不但速度快,而且,它的体积,像是可以任意变化的,因为它在忽然之间,变得如此之大,而且立即消失了。

    而那辆汽车呢?那两个黑衣人呢?

    那亮红色的球体,是用什么方法将之带走的?又将之带到什么地方去了?

    李义德决定先回基地。

    当然,他原来的计划,并未曾因之打断。

    他沉声道:“娜莎,你进伟达市去,告诉秀梅,我到基地去了,虽然我的决定,将使我陷入一个十分危险的境地中,但是我不得不这样做。”“我和你一起去,我要找蒙德斯!”娜莎倔强他说。

    “你去了是一点作用也没有的,你得听我说,我相信有一个极大的危机,正在威胁着地球,你应该明白事情的严重性!”李义德一面说,一面已截住了一辆车子,不由分说地拉开车门,将娜莎塞了进去。“请你们将这位小姐送进市区去。”

    他简单他说了一句,便将门关上。

    然后,他又截住了第二部车子,请车上的人将他送到零四四基地去。娜莎的那辆车子,一双年轻的夫妇,他们将娜莎送到了王秀梅的家前,娜莎到了门前,按铃,但是却没有人应门。

    娜莎不断地按铃,足足按了十五分钟,她奔到最近的警署,要求协助,当警员和她一起,弄开了屋子的门,走进屋子去的时候,他们发现那是一幢空屋子,王秀梅已经不在了!

    在基地的控制室中,李义德赶到之后,正和控制主任起着剧烈的争吵。

    “不行,李博士,这是不行的,没有太空总署署长的批准,任何人载火箭,都不准飞行。”控制主任大声叫着:“何况你要求飞行的,根本是一个试制模型,谁都知道,这火箭是绝对不适宜飞行的,你要自杀,不妨找第二个办法。”

    李义德比较沉着一些。

    他双手按在桌子面上,道:“如今,地球和太空间的一切通讯,都停止了,你知道么?在战地中,战壕之间的电话线若是断了,那么即使冒着生命危险,电话兵也要将之接通的,不由我去闯开和太空间的联络,还有别的办法么?”

    控制室中所有人都停止了工作,望着他们。

    玛斯计划的十几个执行人员也来了。

    控制主任不以为然道:“现在没有什么人和我们打仗。”

    “可是,我却说如今地球正在极大的危机之中!”李义德大声疾呼:“和太空的一切联络断了,那等于一个人双眼盲了一样!”

    “我同意你的形容,但是,”主任摊了摊手,“没有太空总署署长的命令,我是绝对不能替你安排这样一次自然飞行的!”

    “那么,你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吗?”

    “没有,”控制主任摊了摊手,“没有办法,不但我没有办法,太空总署、防卫总部的联合紧急会议也没有办法,紧急会议只是呼吁镇定,照我看来,地球上的人也的确够镇定的,”或者他们根本不觉得这是一个极大的危机!”

    “是的,”李义德耐着性子,“可是我却有办法!”

    “不行。”控制主任依然摇头。

    李义德向前踏出了一步,几乎是突如其来地,他一伸手,便抓住了控制主任的一只手,用力一扭,将控制主任的手臂,扭了过来,然后,他自己后退一步,靠住了墙,再伸手一拉,拉断了一条通过高压的电线,将电线的断口处,对准了主任。

    电线的断口处,发出轻微的“拍拍”声,紫色的火花在进射。断口离控制主任的身子,只不过两寸左右,那是生与死的距离!

    只要电线的断口,一接触到控制主任的身子,那么他和李义德两人,立时身亡,那是绝对没有疑问的事情,每一个人的神色都变了。

    “你疯了么?”主任尖声叫着。

    “听着,你立即下令,准备火箭升空的工作,要不然,我就和你同归于尽,地球已经遭受了这样打击,我相信如果置之不理,那离人类毁灭,也不远了!”李义德的声音。

    却十分沉重、十分坚定,有一股令人不得不听从的力量在内。

    “李义德,”主任喘着气,“你将被判终身囚禁!”

    “我愿意接受这个判决,但是如今,你却必需照我的话去做!”李义德将电线移近了一寸,“快下命令,要在二十分钟内准备好一切!”

    控制主任望着李义德的面,那种坚定的,大无畏的神色,使他非常感动,他的心中,忽然之间,兴起了一个念头,那便是:李义德十分伟大,而他自己,则十分卑小!

    李义德如今,是在用十分不正当的手段要胁他,不错,可是李义德要胁他的目的是什么呢?是要去作极端的冒险行动。

    然而,他是可以完不必去冒这个险的,他可以像防卫总部所号召的那样:保持镇定,静候变化,但是他却不那样做,因为他看出了地球目前在遭遇着的大危机,他要勇敢地去解决这个危机,可是自己呢,却在卑劣地阻止他的行动!

    控制主任在忽然之间,感到自己的卑劣的最大原因,是因为他竭力阻止李义德作这次飞行,并不是真正关心李义德的安危,而且为了他自己,因为如果他准许李义德作这次飞行的话,他由于违例,也是要受惩处的,所以他才更觉自己卑微。

    而当他想到这一点,决定以不怕惩处的精神,来支持李义德的行动之际,他那种恐惶的神态,也自然而然地消失了。

    “李博士,你放开我,我立即下命令,我对你这场飞行,负部责任!”控制主任以庄严的、缓慢的声音,说出了这样的话。

    李义德呆了一呆。

    在那一刹间,他也已明白为什么控制主任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了。他忙道:“不,你是被逼的,众人共睹,这次飞行,由我个人负责。”

    他一面说,一面放开了控制主任。

    控制主任立即下令。那巨大的“玛斯七号”试制火箭,也从火箭仓中,被搬运了出来,庞大的火箭载运车,将火箭运到发射台上。

    李义德则忙碌地准备起飞前的工作。

    整个基地上的人员,都在一种十分沉默的气氛下工作着,这是因为他们每一个人的心头,都感到十二万分沉重的原故。

    李义德是一个出名的受人崇拜的科学家,而基地上的工作人员,都可以知道,他要从事一次如此危险的飞行,然不是为了他自己!

    人们在他的身上看到了一种极其崇高的品质。

    但是一个具有如此崇高品质的人,却处身在这样危险的行动之中!谁都知道试制火箭是有许多缺点,可以说是根本不能飞行的!

    可能它还未升空,便已爆炸!

    在沉默之中工作,进度更快,十八分钟,一切都准备妥当了。李义德守在火箭架旁,已经准备跨上载他进太空船的升降机了!

    但也在这时候,在他身旁的一个工作人员,捧过了一具电话机来,道:“李博士,你的电话,是一位小姐打来的!”

    “秀梅!”李义德立即想到是她。

    她拿起了电话,那面传来的,却不是他所想像中的王秀梅的声音,而是娜莎的急促的声音:“义德吗?秀梅失踪了!”

    李义德的手,忍不住震了一震。

    “当地警官说,今晚上他们还拜访过她,她应该是在家的,但是却失踪了,在西郊,这是第二宗失踪案,一个小女孩,在向秀梅诉说,看到了两个黑衣人之后,也失踪了。”

    娜莎用最简单的同句,将事情告诉李义德:“小女孩也还未出现。”“黑衣人!”李义德反问。

    “是的。”

    “娜莎,”李义德道:“我要起飞了,我想,这一切,你不妨向防卫总部作报告,他们或许不会受理,而推给警方,那也无可奈何了。”

    “义德,你不理秀梅了么?”

    “娜莎,”李义德的声音,可以说是十分痛苦,“你不应该不了解我,你应该知道我是多么希望赶来调查秀梅的失踪。”

    “那你为什么不来?”

    “我如果来了,那就不能进行这次飞行了,如果不能的话,那么,地球面临的危机,进一步地加深,那时就太迟了!”

    李义德一讲完,便立时放下了电话。

    在放下电话的时候,他这样一个坚强如钢的铁汉,居然也感到了一阵昏眩,他虽然立即跨进了升降机,但是他的脑中,却在嗡嗡作响!

    他这时所想到的,只是一件事。

    那便是:秀梅失踪了。

    秀梅为什么失踪了呢?她上哪里去了呢?纤弱的、文静的、清深的像水仙花儿一样的秀梅,为什么会失踪了呢?

    李义德不相信有什么人会忍心去伤害秀梅这样一个可爱的少女,但娜莎当然是不会说谎的,秀梅的确是遭到不幸了!

    由于李义德对秀梅的爱情,是如此的诚挚,是以此际,他心头的镣乱。伤痛,也是难以比拟的,也虽然竭力克制,也无能为力!

    一个太空飞行员,需要面对着几百个仪器,留意着它们的情形,以应付太空之中,瞬息万变,难以预料的变化。

    所以一个太空飞行员,需要高度的意志集中。

    然而此际,他却思想混乱到了升降机停止了,都忘记将门拉开的地步,如果不是传来了主任的询问,他可能会一连呆下去!

    当他跨进太空船,坐下来的时候,他不禁苦笑了一下,检讨了一下他所进行的事情:一具试制火箭,要将一个神经刚受了重大打击的太空飞行员,送到一个和地球然无法联络的大空中去,这情形像是什么呢?李义德觉得难以比拟。

    因为这比“盲人骑瞎马,半夜临渊池”更加危险万偌!

    李义德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他自己告诉自己:如果自己的估计不错,地球已面临着一个前所未有的危机的话,那么自己的这次飞行,可以说是唯一可以探到危机是从何方来,将是怎样的一个危机的一次飞行了,这次飞行的成功机会,可以说只有万分之一!

    但是,他必需成功!

    李义德可以听到控制主任开始在数数目了。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异军 爱搜书 异军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异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倪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倪匡并收藏异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