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彭宗铭慌的站起,拦在她面前,含着一份刁钻而央求的口吻,道:“姊姊,今晚上月色多好,再过几天,就看不到这么美的月色啦,姊姊,让铭儿再吹奏几曲给你听,好不?”

    说到这里,故意把这支精致绝他的太玄银笛,在她脸面前耀了几下,敢情这枝镶嵌金丝龙凤线的太玄银笛,确是人间少见的珍品,是以,这少女亦不禁多看了一眼。

    这时,彭宗铭接着又道:“姊姊,你是不是亦喜爱吹笛?”

    姑娘一对澄澈如水的大眼睛,朝他看了眼,轻轻的嗯了声,接着螓首垂胸,轻轻地道:“吹倒喜欢吹,就是吹不好!”

    彭宗铭听到这里,一手指太玄银笛,若有其事地,道:“这就是啦,铭儿如用其他笛子,吹来亦刺耳不好听,就是用了这支银笛子,吹起来特别好听,姊姊,你若不信,试试看。”

    说着,将手握的这支太玄银笛,递给少女。

    姑娘听得半信半疑,微带迟疑下,接过太玄银笛。

    彭宗铭似乎要证实他说的话,强调地又道:“用这支银笛吹奏,就是三四分造诣的人,亦能吹出极美妙的曲子来。”

    姑娘听得微微颔首,轻嗯了声。

    须知,彭宗铭虽然信口雌黄,满口胡诌的在说,在这少女听来,倒有几分道理,诚然-个十几岁的男孩子,饶是音律造诣再好,亦绝对不可能会吹奏出这等美妙的曲子出来。

    姑娘纤手握了那支太玄银笛,樱唇微绽,露出一排白玉般贝齿,含了-缕浅笑缓缓道:“这么好的-支银笛子,要是我吹脏了,弄坏了,多可惜。”

    姑娘说到这里时,彭宗铭故意抬头向天色看了看,很快接上道:“姊姊,不碍事,不碍事,今晚上你留着用,现在天色要快亮了,我该回去拉。明晚这时候,我到这里来拿。”

    说着,不待姑娘回答,扭身一溜烟似的飞出树林。

    第二天的上午,欧庄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位年有四十余岁的武生,带了一个身穿银灰劲装,英姿挺拔的少年,突来造访欧庄庄主。儒侠欧振天年届六十,颔留清须,目吐精光,身穿一袭天蓝长衫,一派文士打扮。

    当他在大厅见到这两位不速之客时,脸上顿时显出一层诧异惊愕,掺入一份厌烦倦腻的神情,双眼寒光闪烁,朝向二人扫过一瞥,随即露出一缕极不自然的笑意,抚须缓缓道:“不知二位莅临敝庄,有何贵干?”

    彭宗铭抬眼之际,正吃着儒侠欧振天一对精眸扫下利剪寒冰似的冷芒,心头骤然掀起一缕极不舒服的感触,暗自思忖道:“你这老头儿,怎地不近人情,上门来访好歹总是客,你怎地这等傲慢无礼,咱彭宗铭可没有少欠了你半分钱。”

    彭宗铭在心内沉思之际,一边的梁上客廖清听儒侠欧振天说后,咧嘴嘻嘻地笑了声,道:“在下梁上客廖清,伴同师侄彭宗铭来到贵庄,特来索回留在尊处的一支太玄银笛。”

    儒侠欧振天听到梁上客廖清名号,神色之间骤然错愕一怔;敢情,梁上客廖清的名称,天下周知,闻名江湖的一位神偷儿。

    儒侠欧振天见武林上烟酒茶客痴魔僧,双奇三怪四修罗中人物来到,当下亦不敢过份怠慢,可是当他想到对方说是索回太玄银笛等语时,心里已暗自怀了-份成见,心想:“你这小偷儿,在儒侠欧振天身上偷不着东西,居然耍出一套欺骗敲诈的名堂,咱欧振天岂是轻易可惹的人。”

    儒侠欧振天意念落此,就即一阵纵声朗笑地道:“廖英雄,欧庄金银倒有,就从未听到过这支太玄银笛的名目,敢问廖英雄是否错眼看错地方了?”

    梁上客廖清转首狠狠地向彭宗铭瞪了眼,薄责地道:“小娃儿,真没出息,司马相如琴挑卓文君,他可没有连琴都送了卓文君,谁像你傻小子,偷鸡不着蚀把米,把太玄银笛掉了,别人不但不认帐,还以为咱们有意敲诈来的,走吧,别赖在这里啦!”

    彭宗铭给粱上客廖清没头没脑骂了一顿,星眸眨眨,一时回不出话来。

    这时,儒侠欧振天除了一身武艺外,文事上亦是-位饱学之土,他一听梁上客廖清以司马相如与卓文君的一段艳事,来责骂这少年,心里不由猛的一震,渐渐有点会意过来。

    突然地,在他脑海掠过一瞥意念,不由朝彭宗铭多看了一眼,这少年方面大耳,英姿挺拔,可说是人龙之材。

    是以,恢地拦住梁上客廖清含笑地道:“廖英雄,方才你说那支太玄银笛,不知交与何人手里?”

    说到这里,又添加了一句,道:“是否交在老夫欧庄里的人?”

    梁上客廖清恍若受了委屈似的,重吁了口气,指了指彭宗铭大声道:“这事咱廖清亦不甚清楚,你问这小娃儿就是啦!”

    梁上客廖清这把这事推在彭宗铭身上,倒使儒侠欧振天暗暗一怔,于是就问彭宗铭道:“小兄弟,你这支太玄银笛,什么时候掉的?”

    欧振天话才问到这里,彭宗铭很快的接口道:“不是掉的,是这里一位姊姊借去用的,本来说定是今晚上还的,因晚辈与廖叔父临时决定今天白天起程,所以,不得已来此向姊姊要回这支太玄银笛。”

    彭宗铭清脆利落的口口声声叫姊姊,一时倒把这位儒侠欧振天搞糊涂。当然,他知道小娃儿所指的姊姊,是自己女儿婉丽,他从彭宗铭宅心笃厚之相,与自己女儿玉洁冰清之貌,他更相信这对小儿女,决不会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苟且污事。

    这时,儒侠欧振天不禁心问自己:“这孩子跟丽儿什么时候认识的,怎地自己一点不知道?”

    当他想到这里,突然又怀疑地思忖道:“或许不是丽儿!”

    倏地,脸上挂了一层困惑的神情,朝向梁上客廖清道:“廖英雄与这位小兄弟暂请稍待。老夫去去就来。”

    梁上客廖清咬了彭宗铭耳边轻轻地道:“小娃儿,要得这口飞虹游虹剑,人财两得,再娶上这么一位似花如玉的少闺女,一定要记得你廖叔父说的话,胆大心细厚脸皮。”

    就在这时候,儒侠欧振天从里厢出来,后面紧随着一位,一身浅绿劲装,长得眉如远山,目含秋水,琼瑶玉鼻,樱桃朱唇,透出一派英挺妩媚的小侠女。

    彭宗铭不待欧振天引见,走前一步,大声朝向身穿劲装的小女子,道:“姊姊,铭儿来看你啦!”

    旁边的儒侠欧振天蓦被错愕怔住。

    他还来不及开口问他女儿时,婉丽姑娘樱唇微绽,带了一份少女娇媚、忸怩、羞涩、惊奇的神情,莺啼燕转般地轻声道:“哦,你不是说夜晚来取这支银笛子,怎地现在来了?”

    彭宗铭嘻嘻笑了声,道:“咱廖叔父回来啦,他要赶着起程,所以咱来向你辞行的。”

    他话语说得十分稔熟,正像一对日久相聚的小儿女,而且亦没有提起索回太玄银笛之事。

    这时,儒侠欧振天不由惊奇地指了彭宗铭,朝向他女儿婉丽,道:“丽儿,他是谁呀?你们怎地认识的?”

    欧婉丽抿嘴含了一份娇羞的微微一笑,道:“昨晚认识的,他在欧庄小花园后面的树林里吹笛,我听得入迷了,不由信步走去看看,当初以为还是位白发老人家。”

    说到这里,朝彭宗铭脉脉地看了一眼,接着折腰吃吃笑了又道:“后来才知道,竟是这么一个小……娃……子……”

    儒侠欧振天在听他女儿说话时,不时地转眼,朝着彭宗铭打量不已。

    这时,儒侠欧振天似乎从彭宗铭脸上,发现一桩奇迹似的一声惊哦,倏地朝向梁上客廖清道:“廖英雄,令师侄彭宗铭,不知是何处人氏?”

    他问出这话,蓦把梁上客廖清怔得半晌,开不出口来。

    须知,梁上客所知道关于彭宗铭的事,亦仅不过是从痴婆子薛玲玲处,所听来的一点而已。

    就在梁上客廖清张口愕舌答不出话时,旁边的彭宗铭十分乖巧的接上道:“晚辈湘地人氏。”

    儒侠欧振天听他此说,神色骤然一震,倏地接着问道:“小兄。

    弟,你世居湘地何处?”

    他问话时的音语,微微显得有点颤抖,似乎眼前发生了一桩不可能成为事实的事。

    彭宗铝见欧振天神情突变之状,心里亦不由感到一份诧异,不过他还是缓缓地答道:“晚辈世居湘西南离怀化四十里的石树湾。”

    彭宗铭说出他民居来历后,儒侠欧振天突然神情大变,一对精光喷吐的眼眸,似乎在极度的悲愤激怒之下,涌出一圈晶晶的泪渍,他怔了半晌,仿佛在抑制自己焦雷爆裂似的情绪,一手紧握了彭宗铭,颤声喃喃地道:“孩子,雁钢秀土彭宗五是你何人,玄衣娘白素贞又是你何人?”

    彭宗铭手腕被他紧握得火辣辣的发痛,他并不逃避手腕的疼痛,在他意念感触上,见到儒侠欧振天有这种情绪异常的激动,他已体会出,可能有桩不寻常的事情发生,或许正是自己所盼念,期待中的。

    他感染到儒侠欧振天眼眸里孕满的泪水,倏地亦觉察自己眼睁里,已是一片润湿,他朝儒侠欧振天看了眼,倏地低头喃喃地答道:“铭儿的先父……先母……”

    他说到这里,似乎还想向儒侠欧振天说一点话,结果,喉间哽咽住了,星眸淌下两串热泪。

    儒侠欧振天一听彭宗铭如此回答,老泪熬忍不住,夺眶涌流出来,他怀疑似的朝彭宗铭睁看了眼,缓缓诧异地道:“义弟彭宗玉家遭难,怎会有你这孩子侥幸脱走?”

    彭宗铭禁不住噗声跪下,哭倒在地,欲语无声,只有哀哀悲啼不已。

    儒侠欧振天一手用袍袖拭自己热泪,一手扶起彭宗铭,柔声慰抚地道:“孩子你别哭,把经过情形,说给你欧伯父听来。”

    这时,彭宗铭就把义仆鼓冲,将他孙儿为自己填命替死,才得脱离虎口的一段经过情形说来。

    儒侠欧振天听得嗟吁不已,喃喃沉痛地道:“疾风知劲草,想不到彭门竟有这等浩义节然的老人家。”

    儒侠欧振天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他身边的梁上客廖清,不禁又惊奇地问彭宗铭,道:“彭儿,这位梁-上客廖英雄,怎地又会是你师叔?”

    这时,梁上客廖清虽然彭宗铭巧与父亲故人相遇,还是满肚子说不出的别扭,仿佛地感到自己一手导演成的趣剧,眼看就将完成之际,却是突然间中辍落幕,没有继续演出下去。

    彭宗铭这时就把自己六年前流落江湖,到处行乞度日,后来在雪地巧服-百零八颗红蕊珠,埋葬半脸神尼昭元师太等前前后后详细经过情形,对儒侠欧振天说了一遍。

    这时,一边沉思中的梁上客廖清,突然大声插嘴接上道:“小娃儿,你说半天,怎地把来欧庄的-节重要事情忘啦!”

    彭宗铭赧然不安地嗫嚅声道:“痴婆子薛老前辈,要传授铭儿一套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铭儿缺少一口上好宝剑,所以……”

    儒侠欧振天似乎已知道彭宗铬所指的是何桩事情,颔首抚须,道:“铭儿,这事不必挂念,游虹剑分有雌雄二剑,雌剑腾凤游虹剑给丽儿在使用,目前武林前辈人物,既是这般成你,你欧伯父岂会吝惜区区这口飞龙游虹剑。”

    他说到这里,突然想起,问向彭宗铭道:“铭儿,你随同你廖师叔,此去欲往何处?”

    彭宗铭闻听儒侠欧振天以仙家神兵相赠,心里激动万分,后来再听他要问自己去处,倏的脑海意识转移之际,已想到一桩极重要的事,是以,悲愤抑郁地喃喃说道:“铭儿此去,本欲寻访烟酒茶客痴癫僧中疯癫僧老前辈,此番不期巧遇欧伯父,犹希欧伯父说与铭儿听,彭门血海沉冤的仇家。”

    彭宗铭说到下面一句,欲语还休,已抽咽悲哭起来。

    站在儒侠欧振天身后的婉丽姑娘,似乎忍不住眼前这层惨雾愁云的气氛,本来眼圈红红、清泪盈眶的美目,这时泪珠簌簌洒流粉腮。

    儒侠欧振天听彭宗铭问到.彭门血海仇人之事,不由仰首一声恨叹,悲愤抑郁地道:“皇天有眼,居然还留下你彭门后裔一脉,关于彭门这桩沉冤的仇家,目前牵连着整个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武林局势,幸亏你逃脱魔掌,彭门不致遭着灭门绝代之痛。”

    儒侠欧振天恨恨一声怨叹,朝彭宗铭看了眼,摇头喃喃地道:孩子,彭门这桩旷古罕闻的血案,不管老夫今日说与不说,你以后迟早总会知道。

    不过你跟前稚龄幼年,似乎不应该把这桩血淋淋的恨事,埋在心头。虽然父母之仇不共戴天,但你必须要记住,要自怀盖世无伦的上乘绝学后,才能了断你彭门血海之仇。

    “是以,你得要听欧伯父的嘱咐:留得青山在无愁没柴烧,将你埋在心胸的悲愤,化作一股无他的力量,来精研你所学的武艺,一旦武学有所造诣,岂容昔年行凶之贼,逍遥法外。”

    儒侠欧振天苦口婆心,晓以进退利害来抚慰彭宗铭。

    彭宗铭嘤嘤悲啼,只有衔泪点头。

    这时,儒侠欧振天突然记起似的问彭宗铭,道:“铭儿。方才似乎听你说,此去寻找疯癫僧乙乙和尚之事?”

    彭宗铭颔首应声,道:“正是,铭儿想从疯癫僧老前辈处,学得他一套饿狗吃巴掌的秘门绝学。”

    儒侠欧振天听得微微一怔,深感诧异地道:“疯癫僧乙乙和尚你欧伯父与他有数面之交,其人疯疯癫癫,平时行止却是游戏人生,玩世不恭,从未听他有个衣钵传人,入门弟子,这老怪物岂肯轻易将自己秘门绝技传诸于人。”

    彭宗铭听得心里一阵辘辘不安,就接着道:“曾听师叔紫云羽士萧大尹据说,疯癫僧老前辈,昔年与恩师半脸神尼渊源极深,可能他老人家会破例收录。”

    旁边梁上客廖清在他们说这段话时,似乎很注意,这时突然插嘴问向儒侠欧振天,道:“欧老英雄,您可知疯癫僧乙乙和尚目前的行踪去向?”

    儒侠欧振天稍作半晌沉思,才应声道:“去年年底,曾来老夫欧庄一次,听他说来,远在二十年前,曾与武林四修罗中玉面尊者杭欣,有过一桩过节,亦就是这老怪物疯和尚这套饿狗吃巴掌,它的名称的来源。”

    彭宗铭一边听了颔首轻嗯了声。

    儒侠欧振天接着再道:“武林四修罗,目前已皈入菩提门中,身列腰系银牌信符,菩提门中坛主之一,玉面尊者杭欣切记昔年豫西外方山马头峰受辱之恨,现在他联掌湘、鄂二地菩提门中的无上权威,此番专使相邀疯癫僧乙乙和尚,往鄂南五峰山九道岭一会。”

    这时,梁上客廖清突然大声地向彭宗铭道:“小娃儿,现在你飞龙游虹剑到手啦,疯癫僧乙乙和尚行踪亦有着落啦,咱们走吧!”

    彭宗铭听梁上客廖清此话,只有微微颔首的应了声,却是朝向儒侠欧振天,孺慕眷恋地道:“欧伯父,名儿此离欧庄,不知什么时候能再来拜见你老人家?”

    彭宗铭黯淡地轻叹了声,一对星眸却透出一股愁离销魂的神情,不住朝儒侠欧振天身后的婉丽姑娘看来。

    欧婉丽粉面姜怆,秀目衔泪,当她听到这位铭儿兄弟,因自己父亲说出道别话的时候,心头沉重,更是说不出的一番滋味。

    其实,这对小儿女的邂逅,仅不过是段极短的时间而已,或许男女间的微妙,就在开始这一刹那。

    彭宗铭与欧婉丽,一番黯然神伤的情景,已落进老人家欧振天的眼里,他轻轻吁了口气,微笑面含蓄地向着二人道:“铭儿,丽儿,你们俩年龄尚还幼小,难道还愁没有相聚的一天。”

    这时,梁上客廖清忍不住心里一个极需解释的疑窦,笑哈哈地朝儒侠欧振天看了回,才缓缓道:“欧老英雄,这小娃儿跟咱廖清的一段叔侄关系,想已知道啦,您跟这娃儿,又如何来的这段伯侄关系,你能否说来听听。”

    儒侠欧振天听梁上客廖清问出这话,不由深感意外的一怔,倏也转头含笑道:“铭儿之父,雁翎秀土彭崇玉,乃是老夫八拜义弟,至于弟妹玄衣娘白素贞,与内人情逾同胞姊妹,六年前,彭门遭此惨变……”

    儒侠欧振天说到这里,脸上顿时掩上一层浓霾愿,朝彭宗铭看了眼,不胜嗟吁地接着道:“老夫痛心已极,想不到忠义之人,果有皇天庇佑,会使铭儿逃脱魔掌,留下彭门一脉。”

    欧振天本欲接着下去,一见彭宗铭在旁边,不胜悲苦之状,倏地把话语停了下来,转首向婉丽姑娘道:“丽儿,你到爹书房里,把那口飞龙游虹剑取来,给你铭弟随身佩用。”

    欧婉丽颔首应了声,转身进入里房把那口宝剑取来。

    儒侠欧振天接过飞龙游虹剑,脸上穆肃,缓缓地向彭宗铭道:“铭儿,这口飞龙游虹剑,乃是今日武林万众瞩目的一口仙家神兵,你随身佩带,切勿错用,以免遭了天忌。”

    彭宗铭双手捧过宝剑,儒侠欧振天朝梁上客廖清看了眼,又道:“这对雌雄游虹剑,分飞龙、腾凤二剑,二剑的剑鞘,分雕着栩栩如生的龙凤二式,这对游虹剑,避邪镇魔,不畏秽污。”

    儒侠欧振天说话时,梁上客廖清从彭宗铭手里接过飞龙游虹剑,观赏一番,此剑剑鞘非钢非革,指弹铮铮出声:剑鞘面层,精雕出两条迂回盘旋的飞龙,敢情出于古稀匠人精巧之手,姿态生动,栩栩如生。

    梁上客廖清抽剑出鞘,骤然一脉莹莹精光,横洒四射,体肤触着刨光,一股寒意逼射而来。

    梁上客廖清挪剑入鞘,交于彭宗铭佩带,一边颔首赞赏不已的道:“果然是口旷古难遇的仙家神兵。”

    这时,欧婉丽纤手拿了太玄银笛,粉脸黯暗,幽幽地朝向彭宗铭道:“铭弟,这支太玄银笛你拿着,你随着廖叔父此去,要随时珍重。”

    说到这里,欲语还休,秀眸无限情意地朝彭宗铭看了瞥,倏地娇躯一转,奔进里房。

    彭宗铭怀了沉重的心绪,与梁上客廖清离开鄂北老河口三官集欧庄。

    两人行途匆匆,越过长江后,这日来到鄂南镇都,这里离五峰山九道岭的山麓,已不过数十里之遥。梁上客廖清同彭宗铭在一家酒肆客店打尖歇下。

    他们两人在客店外间酒肆里,-边举蹲对酌,一边商谈着疯癫僧乙乙和尚,抑是已经离开。就在这时候,仿佛在鬼使神差下,突然有了-桩奇迹出现,这是他们正待希望所知道的一件事。

    离他们不多远的邻桌上,几个酒醉酗酗的彪形大汉,在兴高采烈猜拳豁令下,正在谈论着一桩事。

    梁上客廖清向彭宗铭递过眼色,彭宗铭微感一怔之下,已会意过来。

    邻桌围坐有三个疾服劲装的江湖人物,其中一个庞眉房目,形目凶煞的汉子,一边大口饮酒,一边滔滔不绝的在道:“这肥猪贼秃,名列当代武林烟酒茶客痴疯僧,双奇三怪四修罗中前辈人物之一,想不到此番亦会接到阎王老子的请帖,坛主玉面尊者杭老前辈准备把这贼秃驴,慢慢折磨而死。”

    另一个开腔接上道:“李大哥,这寒暑水火坑,究竟是个怎样的所在?”

    被晚姓李的还没有开口,横座这个脸庞削瘦、獐目鼠耳的汉子,却在一边嘻嘻笑着道:“小魏兄弟,你来九道岭没多久,难怪你不知道这寒暑水火坑的名堂,这肥猪贼秃,被坛主玉面尊者杭老前辈,囚禁在这深坑里面,一昼夜间,白天酷暑难熬,热得像锅鼎沸曲,夜晚却是严寒不堪,冷得滴水成冰,这头肥猪饶是内家修为再有造诣,岂能熬得这般折磨。”

    这个被称小魏的汉子,一面举杯喝了大口酒,一面惊奇跑道:“咱们坛主恁有这等办法,竟会被他老人家造了这么一处称绝的所在?”

    方才第一个姓李的汉子,这时开腔道:“这寒暑水火坑,并非杭老前辈所建造的,据说这处深坑,天造地设,本来就是一处怪异的深坑,水火同源,寒暑交流,后来再经玉面尊者抗老前辈加以一番修置后,才成今日的寒暑水火坑。”

    彭宗铭心神一怔之间,正要向梁上客开口说话。

    敢情,这肘梁上客廖清,他会想到彭宗铭会问些什么话,是以,倏地以眼神向他阻止说话。

    这时,这三个猜拳豁令的江湖汉子,已是酒醉食饱,晃晃摇摇走出这家酒肆。

    梁上客廖清怪眼眨眨,悄声的向彭宗铭,道:“小娃儿,这可是你的机会来啦?”

    彭宗铭听得蓦然一怔,诧异地道:“廖叔父,疯癫僧老前辈,被陷菩提门中的寒暑水火坑,怎地铭儿还是机会来啦!”

    梁上客廖清朝他瞪了眼,薄责地道:“傻孩子,你真正笨得可怜,你那三官集欧庄的欧伯父,不是早有说过,这老怪物没有衣钵传人,生平从未收个半个人门弟子,他岂肯只凭了半脸神尼的一点渊源,会传授他秘门绝学饿狗吃巴掌掌法给你。”

    彭宗铭听得一对星眸睁得滴溜溜滚圆,愣看着梁上客廖清,频频点头。

    梁上客廖清接着又道:“老怪物疯魔僧,无功不受禄,咱们上五峰山九道岭,从寒暑水火坑把他救出后,老怪物知思报德,自然会将这套饿狗吃巴掌秘门绝学传你。”

    彭宗铭听梁上客廖清这番话,恍然大悟,倏地剑眉紧皱,含了一份不安的神情道:“廖叔父,照欧庄欧伯父说来,五峰山九道岭菩提门分坛所在,不下于龙潭虎穴,咱们又不知寒暑水火坑在何处,如何去救这位疯癫僧老前辈呢?”

    梁上客听了,一份不乐意的瞪了他这一眼,才道:“小娃儿,世界上有所成就的事,难道都是凭空从天上掉下来的,咱们要有冒艰辛万难危险的决心,才会有所成就,五峰山九道岭,虽然不下于龙潭虎穴,咱们还是要上山-闯,你知道吗?”

    夜晚时分,二道黑影,迎着激厉的劲风,荡射在漆黑的夜云里,他们的行止去向,却疾外向巍峨耸立的九道岭。

    这两道夜空疾驰的身形,就是梁上客廖清与彭宗铭。

    诚然,彭宗铭经梁上客廖清一番开导后,除了拯救疯癫僧乙乙和尚于凶险外,他自然的联想到,目前九道岭菩提门分坛主,玉面尊者杭欣乃是昔年追杀恩师半脸神尼,三怪四修罗中凶手之一。

    不多时,九道岭像一头黑暗中倦卧着的巨兽,横在他们前面,梁上客廖清牵了彭宗铭,纵进山麓树林里。

    两人在树林,经有半晌密谈,才见轻烟一瞥,恍若游电流星,扑进五峰山九道岭他们所要去的所在。

    彭宗铭舍下梁上客廖清,纵跃飞腾,扑上九道岭,当他正在想,迟了无法找到菩提门行踪所在时,仰头看去,山腰灯火辉煌,传来一片喧哗激怒的声音。

    彭宗铭抿嘴会心的一笑,心自思忖道:“廖叔父轻功造诣,果然有他一套,就在眨眼间,已扑登九道岭,把菩提门窝巢,已捣得天翻地覆。

    他心自这么想,脚下可没有停顿下来,身形几个纵跃攀登,已扑上闹烘烘,人声鼎沸处来。

    彭宗铭恨牙一咬,飞龙游虹剑亮剑出鞘,这时,他还记得九道岭山麓树林里,梁上客廖清跟他说的一番话:“小娃儿,漏网脱走一个豺狼之徒,就要无形中多害死了不少无辜苍生。

    小娃儿,你廖叔父简单说吧,你此番九道岭菩提门窝巢,就用你飞龙游虹剑发个利市,让这些魅魑魍魉,牛蛇鬼神,一个个给他们往阎王老爷处应卯报到。”

    就在这石火电光的一刹那,脑海里掠过一瞥意识,教他如何使用这口仙家神兵,彭宗铭心自思忖道:“据痴婆子薛老前辈说来,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如果运用仙家神兵,古珍宝剑使出,其威力就能增添无数倍。”

    彭宗铭扑登山腰,举自拢处,辉煌灯火下,有数排毗连衔接的大小屋子,就是中间的一幢,巍峨高大,一望而知,是这里主脑人物所住。

    他躲在隐蔽处观望,里面传来一阵阵嚣杂紊乱、激怒嘶吼的声音,他用夜眼贯神看去,见有无数身着疾服劲装的汉子,手里握有刀、剑、虬龙棍、软鞭、铜锤、短戟等各式各样兵刃,络绎往来的飞奔驰跑,却看不到半个敌人影子。

    彭宗铭看得不由暗下噗的一笑,心道:“廖叔父又在展使他的秘门绝技了。”

    这时注神细听,果然远近处传来起伏不息的犬吠、鸡啼、猫叫,跟断断续续的倦马嘶吼声,不过他相信这位廖叔父,更在使用撕豆戌声的绝技,可惜自己隔离太远,没有听到。

    彭宗铭一手执剑,一手把藏在身边的太玄银笛抚摸了一下,心自忖道:“在这场面,人声鼎沸,无法使用琼楼十二曲绝学。”

    思潮犹未息落,突然嘘掠风锐响,彭宗铭叫声不好,倏地矮身扑进山石,嚓声暗器打在山岩上,黑夜亮出星火点点。

    彭宗铭见自己行踪已被人发现,倏地一声薄叱,手执飞龙游虹剑,剑走身前”锋送白练一匹,自然地演出痴婆子薛玲玲传授的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中断剑震魄魂归土三式,跃身指向来人。

    初招“马走歧山”使出,一缕莹莹白练落处,恍若瑶池泻银,冷电游空。

    一声激厉惨呼,使放暗器的武生,被彭宗铭剑尖指着,当胸划出一个大窟窿。

    九道岭山腰众人,正在惶惶寻找敌踪之际,突然发现此处有了动静,蜂拥似的朝向彭宗铭围来。

    彭宗铭乳虎出押,初战得逞,见众人围兜上来,舌绽春雷,一响怒叱声的道:“你等这些牛鬼蛇神,舍命涌上来,还不是小爷剑锋口找个超度,快叫贼盗头杭欣出来。”

    须知,彭宗铭身穿银灰疾服劲装,手执一口寒光森森的宝剑,长得丰姿挺拔,英武至极,而且指名要坛主玉面尊者杭欣会战,这批菩提门下的头目喽罗,一时间倒识不透这少年武生的来历。

    彭宗铭吆喝声甫落,围拢的人堆里,突然一声桀桀怪笑,裂开一条通路,走出一个脸肤白皙、身材颀长的中年武生,精眸闪出两道利剪寒冰似的凌芒,朝彭宗铭瞪看了眼,峻声冷冷地道:“小娃儿,你是谁?竟敢上五峰山九道岭,菩提门分坛来撒野,敢情你娃儿活不耐烦了。”

    彭宗铭闷哼了一声,厉声地道:“小爷是谁,不用你管,你快去叫贼魔头玉面尊者杭欣出来。”

    那中年武生听彭宗铭说出此话,精眸拢煞,一张白皙脸肤,顿时像块半生不熟的猪肝,桀桀粱狂笑道:“老夫杭欣闯行江湖数十年,倒还没有人敢当了老夫面,说出此话;小娃儿,且把你师门来历说来,老夫宰了你小的,再教训老的。”

    彭宗铭一听前面这中年武生,竟是震撼江湖、武林四修罗中的玉面尊者杭欣,心里不禁微微一怔,倏地厉声喝道:“你要问小爷师门来历,就在小爷这口剑上。”

    须知,这时彭宗铭切记师门血海仇家,是以,仇人相见,分外眼红。

    彭宗铭话落到此,青虹耀芒,剑光暴现,手执飞龙游虹剑,势走倒转乾坤三五七中潇湘烟雨风飒飒五式,以电掣风驰之势,挟起一片森森凌芒,朝向玉面尊者杭欣刺来。

    彭宗铭虽年仅十四稚龄,却困昔年巧服一百零八颗红蕊珠之故,周天资质已与人迥异,且值于鹰胸激愤暴怒之下。

    玉面尊者杭欣再也估不到眼前这小娃儿,竟会使出这等凌厉无匹的剑术招势,心头骇然一震下,迫得后退二步。

    彭宗铭以潇湘烟雨风飒飒五式中“瑶池春满”一招使出,已被玉面尊者杭欣看出这套剑术的来源。

    激愤盛怒的厉声大喝道:“原来你这小娃儿,还是老乞婆薛玲玲徒儿。”

    玉面尊者杭欣与痴婆子薛玲玲同是今日武林上,烟酒茶容痴癫僧,双奇三怪四修罗之列,可是他们两人,以正面说来,既无渊源,更无恩仇可言,是以,玉面尊者杭欣见痴婆子薛玲玲突然遣派徒儿,来此九道岭菩提门分坛侵扰,难怪他要激愤盛怒至极。

    玉面尊者杭欣见对方后生可畏,虽在盛怒之下,却亦不敢轻敌,被彭宗铭迫退二步后,倏地亮出佩带长剑,以渊停岳峙之势,站定方向,向彭宗铭进袭。

    彭宗铭初遇劲敌,却是稳心定神,抱元守一,选使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中,潇湘烟雨风飒飒五式,奋力抵住玉面尊者抗欣的凌厉攻势。

    潇湘烟雨风飒飒五式,虽仅有五种招式,然其孕蕴的奥秘,却是依据东魂之木、南神之火、西魄之金、北精之水、中意之土,五种奇门生克之变化而成,是以,变幻无穷,奇异莫测。

    蓦地,彭宗铭身形滴溜一转,飞龙游虹剑招走“秋雨梧桐”,锋摇白练缕缕,光化银波粼粼,先将自己周身要穴闭住,陡地春雷舌绽,喝声:“着!”

    就在这石火石光的刹那间,翻腕易式,接演“踏雪寻梅”。

    剑尖荡起一脉银波,挟着硬骨锐风,人随剑走,指向玉面尊者杭欣期门、将台、气门三处险穴。

    敛身走处,迅如游电,玉面尊者杭欣一声惊哦,倏地仰身挪移,气门、将台二穴,堪堪闪过。彭宗铭薄此声中,抡剑追势,剑尖如影附形,已指向玉面尊者杭欣胸旁肋骨缝之期门险穴。

    玉面尊者杭欣果然不愧当今武林四修罗之一,就在这惊险已极的场面下,一声狂吼,左足尖注劲,身形射刺闪定二尺。

    就在这时候,四周围堵观战的菩提门,突然起了一阵骚动。

    围堵的人墙,裂出一条窟窿,紧接着四下惨呼声哄起,断肠裂躯,血雨蓬飞。

    因为暗地里发生了这桩意外,激战的彭宗铭,与玉面尊者抗欣亦不得不歇下手来。

    就在这血肉人墙的夹缝里,远近灯火光下,翻翻滚滚,有一团黄的东西,这团东西滚转到一个地方,就是血肉翻飞,哀嚎哄起。

    彭宗铭看得错愕怔住,他不禁凝神看去,原来是个人,长得又肥又胖,身高不过三尺。所看到的一团黄色,原来是他穿的一件又宽又大的黄色的袋装,脑袋滴溜发亮,却大得出奇。

    这个矮胖怪和尚,可凶狠得厉害,这些汉子的刀剑兵刃,触上这胖和尚肥厚的肉掌,顿时-折二段。

    正在彭宗铭窦疑惊奇时,别一端闹哄哄的人堆,又是一阵子的骚动起来。

    当他另一端发现手执软鞭的梁上客廖清时,他豁然大悟,这肥肥胖胖矮和尚,就是自己跟梁上客来此菩提门分坛,所要驰救的疯癫僧乙乙和尚。

    玉面尊者杭欣见菩提门九道岭分坛,突然起变,正在错愕愣住之际,裹地发现疯癫僧乙乙和尚夹在人墙缝里厮杀,骇然惊奇下,路上突然变色。

    疯癫僧乙乙和尚一边肉掌挥舞,一边拉开铜钟似的嗓喉,不住的破口大骂:“你们这些见不得人面的牛鬼蛇神,明枪交战,斗不过咱家老佛爷,竟使出这等鬼蜮技俩,下三流的名堂。”

    疯魔僧乙乙和尚正怒骂厮杀时,抬眼看到玉面尊者杭欣,顿时怪眼圆睁,气吼吼地大声骂道:“兔崽子,不要脸,老佛爷命本死不掉,这番可要轮到你啦。”

    乙乙和尚话说到此,舍下这些菩提门的喽罗头目,身形暴进猛朝玉面尊者杭欣扑去。

    敢情,正如疯魔僧乙乙和尚所说,玉面尊者抗欣可能用了云诡波诱的毒计,才把他打入寒暑水火坑,是以,玉面尊者抗欣见疯癫僧乙乙和尚揉身扑来,似乎知道这时已难得手,一声厉啸,身若游电,遁向漆黑的山天一角处。

    疯癫僧乙乙和尚正待跃身追踪时,梁上客不知什么时候,已来到他身边,一手把他拉住,道:“老怪物,穷寇莫追,算了吧!”

    玉面尊者杭欣逸走,树倒猢狲散,九道岭的菩提门中人物,除了死伤倒地的一伙外,一哄而散,纷纷拔腿逃去。

    须知,玉面尊者杭欣见着乙乙和尚不战逸走,这是他忒以过虑之处,梁上客廖清用他秘门绝技,在九道岭菩提门分坛,四布疑阵,在杭欣想来,可不知道九道岭菩提门分坛,来了多少武林高手。

    他初战彭宗铭时,发现他是当代武林烟酒茶客痴癫僧,双奇三怪四修罗。中痴婆子薛玲玲的徒儿,因彭宗铭使用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之故,这时他已感到错愕惊奇至极。

    后来,被困在寒暑水火坑的疯癫僧,又突然现身,使他更证实了自己的一番想法,是以,他在好汉不吃眼前亏原则下,来个脱身溜走。

    九道岭的山腰,菩提门窝巢处,已是一片血污残尸,和哀哀呻吟的惨啼声音。

    这时,疯癫憎乙乙和尚圆睁了一对铜铃似的怪眼,直瞪着梁上客瘳清,大声地道:“喂,小偷儿,你怎地发此善心,来此五蜂山九道岭菩提门分坛,把咱老佛爷救离脱险?”

    梁上客廖清见这老怪物不谢自己救命大恩,开口来个“小偷儿”三字,心里就有几份不乐意,倏地朝正要向乙乙和尚施礼的彭宗铭看了眼,颔首缓缓地道:“老怪物,咱问你,一个人有几条命?”

    疯癫僧乙乙和尚被他问得蓦地一怔,一手猛抓自己肥秃秃的后脑袋,半晌才诧异地道:“小偷儿,你问这些干吗?一个人就是一条命嘛!”

    梁上客廖清又是颔首缓缓地道:“大丈夫恩仇分明,人家上九道岭,把你这条命捡回来,你说该不该谢人家?”

    疯癫僧乙乙和尚-对铜铃似的大眼,眨了眨,大声不服气似地道:“小偷儿,咱老佛爷跟你江湖有所渊源,你做了这点小事,竟来个穷嚷穷叫,真丢人。”

    梁上客廖清微微一笑,揶揄地道:“要是咱知道你这老怪物掉进九道岭寒暑水火坑,就是你老怪物死了一百个,还抵不上王八-个”

    疯癫僧乙乙和尚气得怪眼圆睁,瞪看着梁上客。

    梁上客廖清指了彭宗铭,还是含笑缓缓地道:“偏偏这小娃儿,有了一身绝学,喜欢多管闲事,咱跟你老怪物有所渊源,可以不谈,小娃儿却和你老怪物素昧生平,你可不能无功受禄。”

    疯贼僧乙乙和尚听梁上客此说,猛被错愕惊住,手指彭宗铭,异惊奇下,结果只呐呐地朝梁上客道:“小……偷儿……是……

    他把咱老佛爷救离险地?”

    梁上客廖清颔首嗯了声。

    彭宗铭恭敬的施了一礼,含笑的道:“晚辈从儒侠欧振天欧老英雄处,听得老前辈被陷此地玉峰山九道岭普提门中的手里,是以顺道前来此地。”

    彭宗铭说话伶俐,态度崇敬,已得这位疯癫僧乙乙和尚几分喜欢,可是他听彭宗铭此说,不由惊奇地问道:“小娃儿,咱老佛爷跟你素昧平生,毫无渊源,你怎地舍命相救?”

    彭宗铭被他问得俊脸红红,正愣得一时找不出话来回答时,旁边的梁上客廖清,很快的把话语接上了,含了一份责备的口吻,大声道:“老怪物,你从你老娘肚子生下来时,除了你老娘外,还认识谁?人的渊源,就是一朝生二朝熟嘛!”

    他说到这里,疯癫僧乙乙和尚颔首不迭道:“小偷儿说得有理。”

    梁上客接着又道:“老怪物,这小娃儿既有这番诚意对你,来而不往非礼也,你也该给他一点好处才是。”

    疯癫僧乙乙和尚睁了怪眼,结口不安的道:“小……偷儿,咱老佛爷化缘吃四方,手上连一把兵刃亦没有,还……有什么好处给这小娃儿呢?”

    梁上客廖清知道疯癫僧己乙和尚已渐渐落进自己圈套里,是以,噗的笑了声,揶揄似的道:“老怪物,看你肥得像头猪,脑袋里竟一点想不出主意,你手上没有兵刃,何不把你这套饿狗吃巴掌,传给这小娃儿呢?”

    疯癫僧乙乙和尚听得深感意外一怔,手指猛抓自己的后脑袋的一块肥肉,喃喃地道:“饿狗吃巴掌……”

    他话未说完,梁上客很快的大声接道:“怎么?人家小娃儿舍命救了你,连你这套见不得人的饿狗吃巴掌亦舍不得传他?”

    疯癫僧乙乙和尚没可奈何似的点头,道:“你小偷儿说得未尝不对,不过……”

    彭宗铭旁边一听疯癫僧话语已转,有答应的意思,急忙噗地声跪下,磕了头,道:“后辈多蒙乙乙老前辈成,感激非凡。”

    这时,梁上客廖清一边凑上向彭宗铭道:“小娃儿,乙乙老前辈已答应你啦,还跪在地上干什么?”

    疯癫僧乙乙和尚听得心自一怔,忖道:“一吹一唱,凑搭得不错。”

    随着,就朝向彭宗铭,道:“小娃儿,咱老佛爷这套饿狗吃巴掌,从未传授给人,咱报答你一番舍命相救之恩,破例传授你。”

    说到这里,突然一声吟哦,转首向梁上客廖清道:“小偷儿,你还没有告诉我,这小娃儿身世来历呢?”

    梁上客笑吟吟的道:“老怪物,说起这小娃儿身世来历,可不小呢,父亲雁念翎秀土彭祟玉,母亲玄衣娘白素贞,师父半脸神尼昭元师太,还有他是儒侠欧振天未来的东床娇客,他自己叫彭宗铭。”

    梁上客接着又道:“老怪物,你看这一个小娃儿,配不配做你寄名弟子?”

    这时,疯癫僧乙乙和尚似乎突然想到某一点上,听梁上客廖清此问,点头不迭应声道:“配,配,太配了!”

    说到这里,目含了一份惊奇诧异地问道:“小偷儿,你带了这娃儿,欲往何处?”

    梁上客喟然应声道:“这娃儿,身负师恨家仇,咱廖清游踪江湖,浪迹武林,自己区区之学,不敷这娃儿所用,是以,带同他寻找隐世异人,武林前辈,教得一身绝学,以完成这娃儿之夙愿。”

    彭宗铭旁边听得心头激动之余,不由两行热泪,涌出星眸。

    疯癫僧乙乙和尚郑重的道:“小偷儿,咱老佛爷这套饿狗吃巴掌,传授给这小娃儿,可不能在三天五天内,所学得会的。”

    梁上客廖清颔首应道:“本来就别慌嘛,这娃儿资质禀异,聪明过人,可惜他身世多舛,在年仅十四,已是一个人海孤雏,所以,咱廖清的意思,就把他带在你身边一个时候,沿途上你可以多个伴ㄦ,趁这段时间,你老怪物就把你这套秘门绝学饿狗吃巴掌,传给这娃儿。”

    疯癫僧乙乙和尚两条粗眉一蹙,心里一分不乐意的道:“小偷儿,你倒说得干脆利落,把这小娃儿往咱老佛爷身上一推,你就来个不管事啦!”

    梁上客大声分辩地道:“老怪物,说话不通人情,谁说咱廖清不管事啦,今年中秋前后,离现在有半年光景,你带了这娃儿,往黔地白云山,咱廖清亦在那里。”

    疯魔僧乙乙和尚听得一怔,正要张嘴问时,梁上客嘻的笑了声,很快接口道:“老怪物别问啦,咱前后告诉你吧,黔地白云山是痴婆子薛玲玲住处,这小娃儿此上黔地白云山,就是要这痴婆子传授他整套倒转乾坤三五七剑法,咱这么说,你该知道了吧!”

    疯癫僧乙乙和尚带了彭宗铭,漫无目的似的,行走在长江沿海一带,彭宗铭不敢动问他,只有十分恭礼崇敬的侍候。

    “疯癫僧遇着沙滩,或是岩岸所在,他会跳下水里,泅水潜游一二个时辰,才从江水里浮上来,手里有时握了一只五彩花纹、手拳般大的贝壳,很小心地把它放进自己袋囊里,不过大多数时候,却是空了手,爬上岸来。

    记得第一次疯癫僧跳下长江水里,足足有三个时辰,没有浮出水面,急得彭宗铭眼泪直流,还当这位乙乙老前辈汲顶淹死。

    后来他知道这位疯癫僧老前辈,可能这是他怪僻的爱好,须知,他历时来所遇着的高人,痴婆于薛玲玲痴得吓人,梁上客廖清是怪得出奇,现在与他结伴同行的乙乙和尚,却是疯得莫明奇妙,是以,在他见怪不怪的意识下,也就不足为奇了。

    每次疯癞僧泅水潜入长江里,寻找五彩花纹贝壳时,他一个人就呆坐在沙滩岸边,或者亮出飞龙游虹剑,把痴婆子薛玲玲以前传授的断剑震魄魂归土三式,和潇湘烟雨风飒飒五式的剑法,自己再揣摩练习-番。

    这日,他们两人来到鄂南沿长江岸提的弥陀江小镇。

    疯癫僧乙乙和尚从长江里捞起来的五彩花纹的贝壳,已满鼓鼓的装满了袋囊里。

    他在弥陀江口小镇上,找到一家宿店,吩咐客店的店伙,买了十斤香醋,和-斤浓烈的白干酒,又向店家借用了一只洗澡用的水盆。

    店伙将酒醋、水盆拿进客房来,疯癫僧吩咐彭宗铭把房门掩了,然后自己从袋囊里取出一只只的五彩花纹贝壳,只见他用手掌把贝壳捏碎,再碾拟成粉,然后分放在酒和醋里。

    这时,他指了一斤用贝壳掺和的白干酒,向彭宗铭道:“娃儿,你把这白干一口气灌下肚里。”

    彭宗铭听得猛的一震,不过这时也有点揣摩出疯癫僧叫他饮这白干的用意,好在他以前跟痴婆子薛玲玲在一起时,已学会了饮酒,是以,仅乎这斤白干酒,还不会难倒他。

    彭宗铭应诺了声,咕咕咕把一斤白干饮下肚去。

    就在这时候,疯癫僧乙乙和尚已把掺和贝壳粉末的香醋,倒在水盆里,又对着彭宗铭道:“将衣裤脱了,把身子浸在这香醋里。”

    这时,彭宗铭已骚然感受到-股从未有过的热浪,汹涌在躯体筋血里,几乎有点晕糊过去。

    不过,他还是强持支撑着,向疯癫僧应了声,就把身上衣裤完脱掉,身体泡在水盆香醋里。

    疯癫僧乙乙和尚命彭宗铭躺卧在大水盆里的香醋里后,伸出一只又肥又大的肉掌,按在他头顶百汇穴之处。

    这时,彭宗铭突然感到,体内汹涌戈击的热流。顺序的遍流周天筋血,反觉得无比的舒适、畅快。

    突然,疯癫僧一只肥厚的肉掌,在他盖顶百汇穴处,轻轻拍了一下,周身毛孔骤开,打了一个寒噤,这时感到浸在香醋里的身躯一阵阵凉意,从体肤外侵蚀进来。

    彭宗铭泡在水盆里的香醋里,隔了不知多少时候,搁在他盖顶百汇穴处疯癫僧肥厚的手掌,还是丝丝流流地向他体内灌下一股真气,调顺了筋血涌撞戈击的热流,他正在辨别这股昧道,好受还是难受之际,突然,疯瘸僧乙乙和尚舒臂把彭宗铭从水盆香醋捞起来。

    彭宗铭心里正值感到惊奇时,啪的一声,肤肉相撞,乙乙和尚另一只莆扇似的巨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他屁股上,彭宗铭骤然感到屁股上,一阵火辣辣离肤脱肉的疼痛。

    只有急得从疯癫僧身上逃脱下来,一肚子诧异、惊奇,再也想不出这位乙乙老前辈,打自己屁股的原因。

    彭宗铭摆脱疯癫僧乙乙和尚,心里又奇又惊,又羞又怕,不知这位乙乙老前辈,责打自己的原因。

    这间房有三四丈方圆,排设了床桌椅,和一只装满香醋的大水盆外,已没有剩下多大的空隙地方。

    疯癫僧乙乙和尚直瞪了一对铜铃似的怪眼,朝彭宗铭扑来时他只得在羞急惊惧下,闪进床铺底下。

    疯癫僧挪身一转,掀起床铺,一只蒲扇大的手掌,猛又朝他屁股打来。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琼楼十二曲 爱搜书 琼楼十二曲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琼楼十二曲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卧龙生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卧龙生并收藏琼楼十二曲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