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大理寺少卿与少丞内心惶恐不安,终于等到第二日上朝时,他们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去接受顾瑾司的怒意。谁知顾瑾司称病根本没有来上朝,这已经够让他们摸不着头脑了。

    就在他们忐忐忑忑终于要结束早朝的时候,皇帝突然甩下一张奏章,然后点了大理寺少卿的名字说道,“捡起来看看!”

    大理寺少卿一看是带有麒麟纹的紫色奏章,整个身体都在抖。但又不敢惹怒龙颜,只好战战兢兢的走过去将它捡起来。可奏章一打开,里面的几个大字吓的他赶忙跪下,“皇上明鉴,臣绝对不敢阳奉阴违,欺君罔上。”

    “那你意思是齐南王在冤枉你了”,皇上的表情和语气都看不出来有多少怒意。

    “臣不敢,臣确实没有做过,请皇上派人彻查。”,大理寺少卿无比庆幸自己当时还劝阻过大理寺卿让他不要用刑,所以他才有底气让皇上去查。

    “既然爱卿如此说,朕也定不会冤枉爱卿”,说完就点了三皇子,“宜熙,你去查查这件事,看谁有胆子敢违背朕的旨意。还有查查是谁要嫁祸宜合。”

    “是,儿臣遵命”。

    朝堂上因为一封奏折和皇帝的态度,使很多大臣内心都泛起了波澜,都开始盘算自己的心思。只有顾瑾司很有雅兴的带着季月昏去了一个花谷。

    因为昨晚季月昏的情绪很差,她精神一度处于很紧绷的状态,一点点风吹草动都能让她情绪失控。除了顾瑾司没人能让她平静下来。为此顾瑾司想了很多方法,最后决定带她来这个花谷,曾经黎澜最最喜欢的地方。

    十月的天,早晨还略微有些凉意,顾瑾司他们乘着马车,并没有带伺候的人。

    马车里,季月昏靠在坐垫上,顾瑾司正在为她泡茶,动作优雅,茶香四益。

    “小姝儿,尝尝”,顾瑾司递给她一杯茶。

    季月昏将鼻子凑过去闻了闻,很香,有种让人瞬间平静下来的魅力。

    “很香。”

    “小姝儿,本王有个问题问你。”

    “王爷,请说。”

    “你看,小姝儿是本王对你的爱称。可你都是怎么称呼本王的。什么王爷,什么顾瑾司之类的。本王不喜欢”。顾瑾司此时就像一个爱里撒娇抱怨的小妻子。

    季月昏被他的表情逗笑了,心里觉得很幼稚,但还是很认真的跟他解释,“称你王爷,是因为礼法。称你顾瑾司,因为这三个字念起来让我心安”。

    顾瑾司听完很诧异,“本王一直觉得带名带姓的称呼有些疏远,没想到……”

    “因为顾瑾司,天下只有你一人。其他的,我怕会重复。”

    季月昏说完这话还是一脸平淡如常,顾瑾司却兴奋的将她拉入怀中,轻轻的吻了吻她的脸庞。他的小姝儿很少说情话,像那些欢喜他,心悦他的话就没有说过。可一开口就这么让他惊讶。

    突然,季月昏很严肃的看着他的眼睛问道,“顾瑾司,你会只有我一人吗?”

    顾瑾司低下头,看着怀里的人坚定的回答道,“会,只会有你。”

    季月昏眼里有些泪花,她见过的人中只有爹爹做到了一生只爱一人,只娶一人。普通人都会三妻四妾,更何况齐南王这么高贵的身世,有多少人想要塞人给他,他又有多少无奈的时候,必须娶他人。

    季月昏用低低的声音说道,“如果有一天你因为不得已的理由要娶别人,一定告诉我,可以吗?我……”

    还没等她说完,顾瑾司直接打断了她的话,“不会,这一生本王只会娶你,只会爱你,只会有你!”

    在顾瑾司坚定的眼神中,她点了点头说道,“你说,我便信,这也是我最后一次问你这样的话。”

    小姝儿难得如此小女儿态跟他说话,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她就是这样,爱跟爹爹娘亲撒娇,爱跟哥哥撒娇,爱哭,爱无理取闹。可自从季府出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这样的她。

    两人聊着聊着就走到了花谷,顾瑾司突然拿出一条彩带对季月昏说道,“小姝儿,闭眼,给你个惊喜”

    季月昏笑着任由他将彩带蒙在自己眼睛上,抱着她下了车,一直向前走,她也没有问他何时可以睁眼,一切都由着他。

    一会儿,顾瑾司就把她放了下来,轻轻解开她眼睛上的彩带,在她耳畔说道,“小姝儿,可以睁眼了。”

    季月昏听到他的声音后慢慢的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大片木槿花海,只有火红色,像火光里舞动的精灵,明亮的耀眼。她震惊到呆住了。

    “小姝儿,你就是这片火红色的花海,照亮了本王的世界,本王的心。”

    “顾瑾司,我欢喜这片花海,可我更欢喜你”,季月昏是看着前面的花海说的,说完之后转过身来轻轻的亲吻了他的脸。

    顾瑾司心里的幸福已经溢出,他抱着季月昏轻轻踏过花枝,带她来到整个花海的中央,轻轻将她放下。微风轻轻吹过,花香一点点溜了进来,顿时心旷神怡。

    “小姝儿,八百里花海都不及你这明媚一笑,本王欢喜不已,你可愿本王一直欢喜?”

    “那也得先有八百里花海让月昏比较之后再决定,王爷说呢。”

    “那本王种八百里花海,你便一生笑魇如花,可好?”

    “好!”

    此时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世间的一切都好似失去了颜色,她看着花海,他在背后拥着她,看着她的笑颜。

    顾瑾司这几日都在陪着季月昏游湖听曲,日子过得十分惬意,季月昏的情绪也好了很多,但一想起那天的事情,任然会恐惧不已。只是苦了那些大臣,摸不清顾瑾司的心思,天天提心吊胆的。

    就这样磨了三天,事情终于有了结果。皇帝传旨让所有与此事有关的人都于酉时前往长明殿等候。

    顾瑾司怕季月昏情绪会再有起伏,本不想她去的,可经不住季月昏的强烈坚持,最终妥协了。

    长明殿内,皇帝正襟危坐在殿中央的龙椅上,神情严肃的看着底下的人。

    顾瑾司敷衍的行了个礼,皇帝立马命人赐座,其他人都跪了一地。

    “都平身吧,宜熙,你说说查的如何了”。皇帝除了对顾瑾司神情柔和外,对其他人都一脸肃穆。

    “回父皇,儿臣查到有人贿赂高僧了智”。

    “谁如此大的胆子,你且说来。”

    “是。儿臣查到了智有一个三岁的儿子,有些痴呆,了智为他废了很多心思。为了不影响他高僧的形象,他换了很多人照顾儿子。不知道是谁将这消息给了其他人,用来威胁他换掉姜小姐的八字,并栽赃给宜合。”,姬宜熙缓缓道来。

    “了智,你说,怎么回事。”

    了智一副忏悔的模样,“吾皇,了智罪过,七公主并未做过偷换姜小姐八字的事。”

    “是谁威胁你的”,皇帝见他认错态度诚恳,倒是没有太生气。

    “吾皇恕罪,贫僧不能说。”

    “你可知如此,朕可以治你包庇之罪。”

    “贫僧知道。”

    突然,顾瑾司站起来,似笑非笑的对他说道,“你确定不说?”

    了智沉默不言。

    “看来你是不知道本王手段,来人,带上来”。

    话音刚落,一侍卫就拖着一个三岁的孩子走了进来,孩子还在哇哇直哭,侍卫立马捂住他的嘴。

    “王爷,人已经带到。”

    众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顾瑾司要怎样。突然他起身走了过去,示意侍卫放开那孩子。自己伸手抱了抱那孩子,吓的了智满头冷汗。只听到他说,“你若不哭,本王便给你糖果,可好。”

    顾瑾司的声音很轻,很柔和,就像平日里哄姬宜合那样。孩子神奇般的不哭了,点了点头,伸出他的小手。

    顾瑾司伸手抹点他的泪,示意旁边的太监带他到一旁去吃糖果。他则是走到了智面前,嘴里噙着笑说道,“本王可以给他糖果,也可以给他其他的。至于给什么,由你决定。”

    了智的目光一直盯着那小孩,神情纠结。顾瑾司看他这样子又继续说道,“不过,本王耐心可是有限的,只有十声”。

    “十”

    “九”

    “八”

    “七”

    “六”

    “五”

    “不要数了,是我,都是我。”,等顾瑾司数到五的时候,一身着桃红色的少女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跪在殿中央,哭着喊道。

    “你是何人”,皇帝对这种行为很是反感。

    “奴婢是储香宫姜贵妃身旁的宫女”。

    “既然是姜贵妃身边的人,为何要换掉姜小姐的八字。”

    “启禀皇上,奴婢的姐姐就因为打碎了一个茶杯,就活活被姜小姐打死。她这种人怎么配做神女,怎么配。”,宫女眼中的恨意都要溢出来了,不由的人不信。

    “那你是如何得知了智大师有个孩子的?”

    “回皇上,奴婢的婶婶曾奶过了智大师的孩子,无意中说与奴婢听的。”

    “贵妃进宫一年有余了,你是那个时候就想要报复姜家了?”

    “是,奴婢如今只恨不能手刃仇人替姐姐报仇。让七公主和季小姐蒙冤是奴婢的错,奴婢愿以死谢罪。”,众人还来不及反应,她就触柱而亡了。

    “好了,抬出去。这件事也算是了了。了智大师与其子罚守皇陵一生,为先祖祈福而恕罪。另外今年不用神女祭祖,姜家小姐罚在自家宗祠思过三月,朝佛经百遍。”,皇帝说完神情恹恹的摆手让所有人跪安。

    “臣弟私自带走犯人,请皇兄责罚。”,顾瑾司难得规规矩矩的行了个礼。

    “既然季小姐是被冤枉的,你的罪也就免了。都散了吧。”

    “谢皇兄,皇兄能容忍臣弟先斩后奏,定也能容忍他人欺君罔上,臣弟替他们谢过皇兄。”

    “朕何时说要容忍欺君罔上了?”,说完又看着季月昏说道,“季家小姐,朕听闻有人在牢里对你用刑,可有其事?”

    季月昏落落大方的行礼后回答道,“回皇上,确有其事,大理寺卿为了不留证据,就对臣女用笑刑,用老鼠折磨臣女的精神。”

    皇上拍案而起,满脸怒意,“大理寺何时这么大胆,连朕都不放在眼里了。”

    “皇上恕罪,臣等不敢”,大理寺少卿和少丞惶恐的跪在地上。

    “不敢,你们嘴上说着不敢,私下却仍照做不误,哼!”

    “皇上,请容臣女说几句话”,季月昏突然的开口,让两人几乎跌进冰窖里,浑身冰冷,他们的命运可能就在她的一两句话中。

    “说!”

    “是,所有的事仅仅是大理寺卿一人所为,二位大臣还为臣女求情,臣女很是感激。”

    “原来如此,你们起来吧。此事就到此为止了,都退下吧,朕累了。”,皇上疲惫的用手撑着脑袋,所有人也不敢在多说什么,纷纷跪了安。

    约摸一刻钟,赏赐就成批成批的往兰兮宫与安乐王府送,这一举动为很多人指明了方向。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只为妃不为后 爱搜书 只为妃不为后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只为妃不为后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千百年的妖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百年的妖并收藏只为妃不为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