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秒记住【爱搜书】最新网址(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见众人走了,绛之才将右手上的竹叶收回袖子里。

    几人撤到了竹林,为首的人有些不快:“老三,你方才为何拦着我?”

    老三叹了口气,显得无奈:“大哥,那小子逃出竹林不过几瞬息的时间,若是他真躲进水中,水面定有动静,可从我出去时就盯着水面除风吹起的涟漪什么都没有,他真的极有可能不在水中。再者就算他在水中又如何?蓝谷主摆明了是护着他,你我五人硬闯,只怕也难活。”

    “那三弟你的意思是,就放了他?”

    “放了我们怎么和教主交差?留下两人看着这里,其他三人顺着这个方向去找,三天之后在传信如何?”

    “亦可!”

    还有人盯着这里,绛之知道,所以她也不动就静静站在看着水面。她在想巽卦的签文:一叶孤舟落沙滩,有篙无水进退难,时逢大雨江湖溢,不用费力任往返。

    不知道自己是他的及时雨还是他是自己的及时雨。

    约莫等了半盏茶功夫,水底下的人憋不住气了,偷偷浮到水面上。

    绛之就在岸上,看着一个头破水而出,头上淋漓而下的水显得颇为狼狈,静静在岸上看着他,他见自己似乎有些诧异呆呆的看着自己。

    人还没走,他还得在水里多待一会,绛之轻轻摇了摇头示意他回到水里去。水里的人马上了然,喘了口气又回到水里去了。

    此时那小厮也寻来了,见到绛之总算是松了口气:“谷主,小的还以为谷主先行回去了。”

    绛之看了眼小厮,又看了看竹林,正好用他来引开这些人:“你去那边的林子瞧瞧有没有新鲜的笋,若是寻到了便送去膳房托做饭的和尚给做道菜,突然想吃了。”

    “是!”小厮也不知道竹林中有什么,应了声就去了。

    原本二人就在林中埋伏观察,突然见有人来了便往后退了半里地。此时水中的人潜到了岸边,趁人不备从水中悄悄出来,坐在岸边呆呆的仰视绛之几瞬息,使了轻功直接往庙内去。

    人走了就好,既然:“大雨”已经到了,绛之也没兴致赏景了,但又担心那小厮安危,毕竟那几人是杀戮成性的。

    不过所幸不一会儿小厮找不到笋也就回来了,看着小厮有些愧疚又有些委屈的模样,绛之未有怜惜,道了句:“回去吧。”便走了。

    刚到门口,就看到了门槛上有几滴水,心中不愉:怎么躲到这儿了。

    推门进去后马上回身关了门,扫了一眼地上看到脚步从门到了衣柜前,故意不理会。坐到了桌子上开始看书,她倒是想看看里头的人什么时候出来。

    到了傍晚了,绛之耳朵一动听见了衣柜开门的声音,只装作没看到。

    衣柜被推开一个小缝隙,里头的人透过缝隙看了一眼,见到是她心下有种莫名的欢喜,推开衣柜门走了出来。

    听到大动静了,绛之才转过头来看着他,一身黎色短打半干不干的,发髻浸了水变得散乱,一身瞧下来都是狼狈之态。

    那人脸上带着窘迫和期待,小心问道:“您是玄法谷蓝谷主?”绛之回头打量一眼,细瞧这人看起来颇为俊朗。

    “何事?”

    那人喜难自制,一大步跨到了绛之面前:“我少时见过蓝谷主。”刚出口又发觉不妥:“不不不,是前一任蓝谷主。”内心欢喜连说话也语无伦次起来。

    “先师?”

    “对对对!”那人站在绛之面前,俯视觉得有些怪怪的,便自然的做到绛之旁边板凳上:“那时我十岁,贪玩儿离了家,家中近水我行至江边,远远便瞧见一人悬于江面,自身挡住了三艘大船。

    那船我认得,是江盗的船,他们杀人放火,屠村灭户无恶不作。我便看着那人轻蹬离开了江面,到了船上,约莫是一刻钟的时候他从船上到了岸上。

    瞧见我,笑问我:你是那家的孩子?我那时淘气得很反问了蓝谷主:你又是那家的孩子?蓝谷主没恼我而是与我说,他是玄法谷的谷主蓝同已,后来我回家告知父母,这才知道玄法谷的来头。”

    说到这里,那人有些羞赫:“我之前是不知的玄法谷的,也没礼数。可后来有人发现了江盗都死在了船上,船上一百多名妇孺都获救了,那时我便对玄法谷心向往之,没曾想能在此再得蓝谷主援助。”

    “举手之劳罢了,他们还未离开你只怕还要再躲上一会儿。”说着垂眸看书,便不再理会那人。

    “在下尹渡风,青红庄的少庄主。”渡风自报家门,正打算与绛之搭搭话,此时敲门声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

    外头是少年清脆的声音:“谷主,可用斋饭了。”

    “好!”绛之看了一眼渡风,放下手里的佛经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小厮低着头也没敢里面张望,跟着绛之一起去了斋堂。

    渡风就待在禅房中有些坐立不安,哪哪儿都不敢碰,只想等蓝谷主回来再好好与她说说话。

    踱步到了木架旁,好奇探了探头看到木盆中自己的倒影,吓了一跳。水面中自己面色憔悴,发髻散乱夹着几片竹叶,低头看着身上衣裳沾着泥土。

    自己为了查那个案子,以不眠不休四五天了,后来被发现又东躲西藏才至身上狼狈如斯,一想到自己居然在谷主面前如此失仪,只恨不得疱个地洞钻进去。

    连忙周围看看,才在床边找到一只木梳。也不管这木梳是谁的,洗了洗脸赶紧整理好衣冠发髻。

    绛之用了晚膳,也察觉了那两人还在周围看着,回了禅房。小厮细心的帮绛之点起蜡烛,看了方桌上的书不由得关心:“谷主,禅房灯光昏暗,看书对眼睛不好。”

    绛之未感其心,平淡道:“既无事,便下去吧,洗脚水也不必了。”明知他对自己有企图,对其关怀的话语也不甚在意。

    “是!”小厮乖顺,也未说什么,退下时顺便把门关上。

    躲在柜中的渡风,听到人走了也放心出来了。那小厮关切的话,总不似普通主仆会说的,但自己怎么也不信蓝谷主会喜欢他,心中不由得有些厌恶那下人。

    “蓝谷主!”出来后规规矩矩作揖问好,绛之抬头看了一眼这人,收拾的干净了,看起来也有少年独有的俊朗和朝气。

    “不必多礼,人还在外头守着,若是你愿…。”

    说到你愿时,渡风心里一下就炸了,谷主会留我住下么?若留我住下,那我?那我该拒绝亦或是?愿意这两个字从未如此热切,想脱口而出。但转念一想可谷主名节该如何保?但再想想江湖人又岂会在意这些?

    烛光昏暗,绛之没能看到渡风心中的天人交战:“若是你愿,也可出去。”

    “愿…。”愿字刚出口,渡风才明白这话什么意思,愿字后边的话硬生生被逼停了,一口气哽着喉头。

    “怎的?”看着他有些不自然好心出口问了句。

    渡风连忙摇头:“我这几日被追杀,实在疲乏若是此时出去只怕……只怕也跑不远。”安抚自己,渡风撒了个谎。

    “既如此,那留下也无妨。”既然救了人就救到底了,想着走过去拿起桌上佛经又转身到了炕上,自己就坐在炕上看书。

    渡风也不敢随意打扰,就坐在板凳上,时而看看烛光又看看绛之。

    最后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黏在绛之身上就移不开了。

    蓝谷主其实不能算是美人,但是却与普通女子不一样,除了身上温和气度还有就是有种道不明的气韵,自若温和、淡然博学,纵然站在一群美人中间只怕也不会逊色。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公认好看的各类小说,热门全本小说推荐,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无妄天命不佑 爱搜书 无妄天命不佑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无妄天命不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拟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拟铒并收藏无妄天命不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