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居然不肯卖给我?”杨玉欣觉得有点古怪,不过到了这一步,她也不会再肆无忌惮地使用影响力——她既然托了朋友,对方就不可能不明白她的底细。

    明白她的底细,还坚持不卖石碗,这时候她就不能再随意施加压力了。

    所谓身份压人,一次就够,多了落了俗套,也更容易引反弹。

    不过她有必得之心,别的不说,只要是冯大师看重的,她就一定要争到手。

    所以她只能换一种方式,委托一些专业人士,来调查史密斯的真实情况。

    不多时她就了解到史密斯在京城特别低调,社交圈子也很窄。

    虽然他身后有几个像样的人物,可是他融不进相关的圈子——或者说他就没兴趣进圈子。

    反而是一些人想巴结他身后的人物,主动找上他的门,尝试跟他走得近一点。所以他在帝都的圈子里,名声不算响,却是相当矜持。

    就在杨玉欣了解对方的同时,史密斯也听说,有能量巨大的人在调查自己,他有些慌了。

    京城从来不缺乏能量巨大的人,但是对史密斯来说,他平日里没有什么违法的行为,不会受到什么调查,有资格对他采取针对手段的人并不多,称得上“能量巨大”的更是寥寥无几。

    很快地,他就了解到,是古家的人对他起了调查——以他的信息网,并不足以了解到,到底是古家的谁对他起了调查。

    但是这已经很可怕了,那可是古家。

    了解到这个情况,史密斯也不敢再继续佛系下去了——在京城这个圈子里,就没有谁敢真的玩佛系,他找了上一个传话的人,想约见一下求购者。

    杨玉欣跟他见面,就是次日上午了——在京城,临时约见人是很不礼貌的,也没有章法。

    在一间茶社里,史密斯见到杨玉欣,得知对方是古家寡居的三媳妇之后,他心里并没有放松多少,反而是越地紧张了。

    因为他很清楚,如果惹恼了古老大,反而不是很要紧,人家的身份在那里摆着,很可能不会在意这种小事,也没兴趣计较,但是古家的某些亲戚的话,那就难说了。

    这些人出手没有多少忌讳,你若是不给人家面子,很可能遭遇穷追猛打。

    尤其是这古老三的媳妇,人家连老公都死了,这辈子也就这样了,没有了什么盼头,做事当然会更加随心所欲。

    所以他的态度很端正,见到了杨玉欣之后,就礼貌地请其他人回避。

    大家都要离开,结果冯君被杨玉欣喊住了,“你留下来吧。”

    其他人并没有多想,这小伙子高大帅气,都可以去当电影演员了,杨主任喜欢这一款实在很正常——反正她是没了老公的人,京城的圈子里对这种事的容忍度很高。

    多少出于zheng治目的联姻的夫妻,婚后也是各玩各的,有谁为此嚼谷过?

    只要杨玉欣没有高调地带着冯君四处秀恩爱,古老大见到他,都不会说什么。

    史密斯也很自然地无视了这个“男宠”,事实上他觉得冯君在场还比较好——否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杨玉欣难免会有些不安感,有这么一个猛男陪在身边也好。

    见人都退去了,他一拱手,非常客气地话,“姐,您可吓着我了,我还真没想到,要跟我买石灯的客户,居然是您这么一尊大神,之前多有怠慢,您一定要原谅我。”

    “不会吓着你的,”杨玉欣淡淡地话,“我只是希望用合理的价格,买下你手里的石灯,稍微有些溢价也无所谓,我不会介意……你也要赚钱的嘛。”

    史密斯的脸色,顿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姐姐,不是我不想卖给您,能跟您这样的大神拉上关系,我求之不得,不过问题是……石灯真的不在我手上。”

    杨玉欣闻言面色一沉,冷冷地看了他十来秒钟之后,才缓缓话,“我这人不太喜欢开玩笑,之前你可是说,你只是没有处置权。”

    “之间我哪里知道,是您想买呢?”史密斯顿时叫苦连天,“不能随便一个人问,我都说实话呀……玩古董的都是这样。”

    杨玉欣冷冷地看着他,“我说了,我这个人不喜欢开玩笑……好吧,石灯卖给谁了?”

    史密斯犹豫一下,干咳一声,“是这样的,我听说姐姐您喜欢收藏钱币……”

    一边说,他一边摸出一个小锦盒来,“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希望您喜欢。”

    杨玉欣看都不看那锦盒一眼,只是漠然地看着他,“你觉得我找你,是打秋风来的?”

    史密斯的嘴角抽动一下,心一横,“我有个藏友,收藏有一枚‘至宁元宝’,两日之内,我劝他出让此物,您看如何?”

    至宁元宝……杨玉欣略略地恍惚了一下,然后又看向他,脸上有明显的恼色,“买了你石碗的人,很难招惹吗?还是你有意戏弄我?”

    “这个……”史密斯呲牙咧嘴半天,才叹一口气,“我哪儿有戏弄您的胆子?实在是我也不知道,那人去哪儿了,就当我求您了,成吗?”

    杨玉欣的脸色冷了下来,“我需要确认一下……这是你最终的回答?”

    史密斯犹豫一下,还是硬着头皮回答,“那枚至宁元宝,我会让人送到您府上的。”

    杨玉欣眉头一竖,才待起身,就听得冯君干咳一声,“史先生,你还是慎重考虑一下,为那位保密……是不是划得来。”

    史密斯淡淡地看他一眼,心说我们说话,你一个面也敢插嘴?

    不过下一刻,他现杨玉欣居然没有出声呵斥那男人,他心里微微一动,于是正色回答,“这位兄弟,真的请恕我有难言之隐。”

    冯君淡淡地看着他,“让我猜一下,如果我猜对了,你不要否认就行……走私到了国外?”

    “绝对没有!”史密斯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家母就是国外回来的,知道国外是怎么回事,史某人再是不肖,也不会做那种让文物外流的下作事。”

    “那就是……”冯君的眼睛一眯,缓缓话,“那人有很厉害的手段?”

    史密斯迟疑一下,还是看向了杨玉欣,“姐,这位朋友是?”

    杨玉欣面无表情地回答,“他的话就是我的话……对了,想跟他做朋友,你还要努力。”

    史密斯眼中顿时冒出一股骇然——这位是什么人?听起来竟然比杨玉欣还大牌?

    莫非是……他有点不敢想下去了。

    他沉吟好半天,才试探着问,“不知道这位哥哥怎么称呼?”

    “你不用问了,”杨玉欣一摆手,很不耐烦地话,“你就说,愿不愿意说吧……我提醒你一句,得罪了我,你可能不会有太大问题,他不满意了,华夏虽然大,没有你藏身的地方!”

    史密斯越认定,这个帅气男青年可能是传说中的锦衣卫了,索性心一横,“不是我不想说,实在是不敢说……那个人的手段,非常地厉害,乎你们的想像!”

    “呵呵,”冯君笑了起来,手一招,一盆财树凌空飞起,缓缓地向他飞去。

    这是包间里用来点缀的财树,植株不是特别大,但是花盆的直径也达到了半米,植株高有一米八,就慢悠悠地、缓缓地落到了他的手上。

    没必要计较这花盆连花带土一共有多重,只说他露的这一手,就太吓人了。

    冯君单手平托着财树,微笑着看着对方,“是这样的厉害吗?”

    史密斯的眼睛瞪得老大,骇然地看着他,“你、你……你们锦衣卫还有这种人才?”

    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不高兴地话,“怎么一直是你在问?正面回答一句……真的很难?”

    史密斯默然,半天才叹一口气,“你们神仙打架,为什么要拉上我这个小鬼?”

    “你错了,”冯君正色回答,“不是我们神仙打架,而是这件东西的原主人,是要把东西卖我的,你横插一杠子,从原物主手里强取豪夺了这东西……现在,你告诉我说你是无辜的?”

    他越说越气,抬手一指对方,“我很少威胁别人,因为我习惯动手,现在我必须告诉你……你不是无辜的,你已经招惹了我,不要继续考验我的耐心。”

    “这关我什么事!”史密斯慌得大声叫了起来,“无非是有人托我买下这个石灯,我也是花钱买的,只是过了一下手而已。”

    冯君冷笑一声,手一抛,那盆财树又慢悠悠飞了回去,稳稳地落在那里,“白手套就无罪了?”

    杨玉欣也轻哼一声,“这件东西,你得到它的来路不正,花了多少钱?”

    史密斯迟疑一下,老老实实地回答,“二、二十万。”

    “嘿、”冯君气得笑了,真是可怜复可恨啊,“我不太明白古董……至宁元宝多少钱?”

    “无价,”杨玉欣很干脆地回答,“关键是没人卖,有人卖的话,两千万是底线,上亿也正常。”

    冯君饶有兴致地看着史密斯,“你不惜去联系几千万的藏品,为的是隐瞒石灯的下落……你觉得这东西,是你二十万能买到的吗?”

    史密斯顿时就无语了——这个逻辑确实不成立。

    沉默半天,他颓然叹口气,然后冲着冯君一拱手,“不知道这位师傅……出身哪一家?”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