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叶老很快就了解清楚了事情经过。

    虽然他很惊讶丸药的疗效,但是他肯定了值班主任的做法——换我也会这么做。

    对方固然令袁老清醒了过来,但是没有令人信服的解释的话,也只能看成是偶然现象。

    袁化鲲表示出了强烈的不满,你当然可以这么说,但现在问题的关键是我老爸醒了,我们请来的高人,却被你们气得找不到了。

    他安排了酒店的人去监控冯君和梅瑾,现两人结伴外出了,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正说着话,袁化鹏知道老爸醒了,也赶了过来,问明白情况之后,忍不住叹一口气,老爸的眼睛还没睁开呢,这接下来该怎么治?

    大姐提醒他一下,冯大师留下了药,接下来应该没问题的吧?

    要是他在场,不是更好?袁化鹏气得狠狠一跺脚,问题是冯大师走了啊,我请人去房间悄悄看了一下,行李都没了。

    啊?大姐愕然,然后问,什么时候拿走的行李?

    不知道,袁化鹏特别地烦躁,正在查监控录像,看他们的行李哪儿去了。

    二姐闻言,忙不迭出声问,那小梅呢?小梅的行李在吗?

    这才是最令人头疼的!袁化鹏黑着脸话,两个人的行李都不见了

    冯君出了病房之后,让徐铁军派的司机把自己拉到酒店,就直接把人打走了。

    他对这个酒店已经相当腻歪了,因为是袁化鹏安排的酒店,这几天他白天一直陪着好风景游玩享用美食,到了晚上,两人却得住进不同的房间。

    为了防止别有用心的人作祟,两人在游玩的时候,都没有相对亲昵的动作。

    所以冯君回来,敲开好风景的房门,直接表示说,我不想在这里住了,你收拾东西吧。

    别说,好风景这几天表现得非常配合,也不知道是她意识到了他的能量,还是因为两人是以朋友身份出现的,反正不管遇到什么事,她都表示出唯他的马是瞻。

    就连二姐邀请她去做护理,她都要等冯君话。

    听说冯君想离开,她根本连为什么都不问,直接就收拾行李

    她收拾好了箱子,冯君告诉她留在屋里就行,自然有人帮咱们搬,她也就抓起手包离开。

    两人出门,直接叫了一个嘀嘀砖车,选了一家商场购物去了。

    冯君这两天跟好风景眉来眼去,火候也差不多了,尤其是他在文学和历史方面的深厚底蕴,令好风景颇为惊叹。

    所以他打算买点礼物,再用钱砸上一波,就可以水到渠成了。

    良家妹子不一定要用钱砸,但是这年头朋友交往,最能体现出诚意的,还就是华夏币。

    不过在他第一次抢着付款之后,好风景很干脆地表示这一次随你,下一次你再付款的话,选上的东西我就不要了。

    毕竟她也是个不差钱的主儿。

    冯君也不想跟她争执,只是笑着回答一句,一男一女去买东西,男人付钱是情侣,女人付钱那可就是夫妻了。

    好风景就当没听到他的话,继续兴致勃勃地逛商场。

    冯君却是有点扛不住了,抽空就拿着手机搜索附近的日租房——酒店是不能住了,这玩意儿市联察系统的输入他的身份证号,就能查到他的入住记录。

    他俩逛得开心,袁家姐弟们头很大,冯君到底去了哪里呢?

    二姐倒是打通了梅瑾的电话,但是小梅在那边说了我们在哪里,我真不方便说,你们最好还是问冯君吧。

    袁家人无语,她先是冯君的朋友,其次才是袁家人所认识的小梅。

    其间徐雷刚也打过两个电话,但是冯君根本不接,直接回了一条微信专心修炼,有事回去再说。

    袁老爷子是上午醒来的,接近中午就能吃饭了,虽然眼睛睁不开,手脚也不利索,但是能张嘴吞咽,恢复的度可谓惊人。

    第一次吃饭,肯定不能吃多少,也就一百多毫升的稀粥。

    一个半小时之后,老爷子表示自己又饿了,然后又是一百多毫升的鸡蛋羹。

    两个小时之后,老爷子非常愤怒地表示我要吃肉,我要喝酒!

    别人怎么劝都劝不住啊,袁老这辈子也没啥爱好,就是喜欢喝几口小酒,吃几口红烧肉,你们搞清楚,我都俩月没见过肉星儿了!

    那是,这俩月就算有肉汤灌进去,那也是鼻饲,嘴巴尝不到。

    邓老和值班主任都不敢轻易点头,按说少许肉羹是不要紧的,但是那个什么大师用的是中成药,会不会起反应,这谁也不敢保证。

    袁家姐弟忍不住面面相觑——冯大师走得太着急,没把服药的注意事项说一下,咱们也忘了问看这事儿闹得。

    第三次吃饭,姐弟几个使劲儿劝袁老爷子,好说歹说糊弄过去了——毕竟是身体最重要。

    但是袁老表示,再过一阵,我再吃饭,还不能吃肉的话,我真是要气死了。

    老小孩,真没办法,有时候就是这么任性。

    袁家姐弟想找冯君,都快疯掉了。

    按说他们知道冯君的手机号,对方没有关机,在相关的电信运营商中找找关系,定位一下就可以查到他的大致位置。

    可这种操作,在下面的地市行得通,甚至在其他的直辖市也没问题,但是在京城,操作难度却是极大,至于说原因大家都懂的。

    最后还是二姐夫托人,从某款手机应用中,定位了冯君。

    这也是因为,冯君使用手机时,并没有关闭定位系统,他本来就是文科僧,又没有女朋友检查他的行踪,还时不时使用一下打车导航之类的app,很容易忽略类似的问题。

    冯大师带着好风景,被人活生生堵在了日租房的门口。

    冯君真是有点无语了,我说您几位是不是闲得无聊?

    来堵人的是袁化鹏和二姐,袁化鹏直接表示,我父亲已经醒了,非常感激大师,今天医院里的事情,我们姐弟都非常抱歉,父亲也训斥我们了大师,对不起。

    他一弯腰就要鞠躬,冯君见状,身子一让就扶住了他,面无表情地话,只是一场交易,没必要多礼。

    冯某人不喜欢生受别人的恭敬,对方能够按量提供货物的话,他也不会在意今天的误会。

    严格来说,今天生的意外,他也要付一部分责任,起码是治疗准备方案不够完善。

    所以他今天额外的付出,并不能算在医院头上。

    正经是他因此离开,有借题挥的意思,真正的原因嘛大家也都懂的。

    二姐也非常客气,走上前不住地笑着点头,大师不愧是大师,出手不凡,多少专家都治不好的病,您却是药到病除神人啊。

    是人就爱听好听的,冯君也不例外,他摇摇头,你过奖了,各有所长而已,我不会治病,而且也没有药到病除吧?还得过几天。

    是的,二姐点点头,打蛇随棍上,他现在眼睛还不能睁开,过两天再服药,就可以睁开了吗?

    眼睛还没有睁开?冯君听到这话,都忍不住生出前去一看的念头——这是一个他没有见过的案例,仔细观察一下,对他有好处。

    袁化鹏见他怔,也忍不住出声问,大师,我能父亲现在能吃流食了,不过他想吃肉

    闹着吃肉?冯君听到这消息,也是有点啼笑皆非,肉食的肉不能吃,反正尽量少吃,多补充一些钙和微量元素。

    最后一句,是他胡诌的,反正人到了这岁数,多补充钙镁等微量元素,是应该的。

    不过袁化鹏直接无视了他的建议,家里那位老爷子,身体还真的不缺钙,补充更多钙的话,甚至可能加血管钙化。

    当然,他也没觉得冯君的话是错的——对于大多数中老年人来说,补钙是对的,只不过家里那位老爷子是个例外,大师不知情也是正常。

    所以袁化鹏又问出一个问题,神医,您今天在老爷子身上拍打的那一套动作,可以传授一下吗?

    冯君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忍不住笑一笑,这个是今天的应急措施,你们没必要学,以后也用不到。

    我诚挚地邀请您,后天一大早再去看一下,袁化鹏郑重地话,我保证,院方不会再阻碍您了。

    二姐也重重地点点头,及时表态,没错,我今天已经警告了他们。

    袁化鹏见冯君还是面无表情,索性心一横,如果您觉得那里不舒服,我们可以办理出院手续。

    二姐闻言微微一怔,她可没想到,化鹏会如此承诺,不过她还是很快地跟进,没错,我们一切唯大师马是瞻。

    出院?冯君心里苦笑一声,他就算对医院不满,也不可能这么表示。

    算了,你们既然不放心,后天我会去的。

    那好,袁化鹏笑着话,大师今天辛苦了,早点歇息吧。

    冯君刚要点头,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侧头看一眼好风景,现她面无表情。

    然后他才反应过来尼玛,你们都追到这儿了,这一晚上又泡汤了,还让我早点休息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