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冯君没有接鲁万风的话茬,而是好整以暇地看向孙无锋,“孙首座这是打算强请吗?”

    孙无锋笑着回答,“我们是诚心相请,冯道友的推演能力,对我太清来说很重要。”

    顿了一顿之后,他又出声发话,“道友名为客卿,实则可以享受供奉优厚待遇,实在是我太清并没有出尘中阶供奉的先例,我也不便违反。”

    冯君看了他一阵,摸出来一块令牌,感触颇深地发话。

    “这块天心台的引贤牌,是不胜真人当面馈赠,当时他也是邀我去天心台做客卿,我说不方便,他便给了我这块牌子,说三十年内随时可以去,真人风范,着实令人钦佩。”

    “呵呵,天心台,”鲁万风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哪里能跟我太清派相比?”

    孔紫伊气得脸色通红,忍不住出声发话,“鲁师兄,现在是首座师兄在说话!”

    鲁万风却是满不在乎地回答,“有些话,孙首座不方便明言,当然就是师弟们代劳了。”

    孔紫伊是真正地怒了,她瞪着他,一字一句地发话,“就算是代劳,还有空行峰的李师兄和谢师兄,怕是还轮不到咱们紫霞峰吧?”

    “亏你还好意思说我,你不是也插话了?”鲁万风狠狠地回瞪着她,“再说了,你自己是什么身份,有你这么跟师兄说话的?”

    “我代师尊持牌行走,”孔紫伊正色回答,“师尊都不强邀冯道友,偏偏你就能耐?”

    “我看这却是未必,”鲁万风却是越说越过分,“师尊最是在意太清的发展,你说的这话,未必是师尊之意……倒是有假公济私的嫌疑。”

    孔紫伊气得笑了,“我就奇怪了,咱俩到底谁是师尊的持牌行走?”

    鲁万风不屑地哼一声,“我对师尊了解得比你多!你休想在我面前弄鬼。”

    这倒不算同门相残,但是这么大吵一架,也算是被人看热闹了。

    不过孙无锋并没有因此小看鲁万风,他心里甚至有点庆幸,若不是路上偶遇鲁万风,对上一心维护冯君的孔紫伊,他都要头疼该如何处理。

    现在两人对掐得挺狠,鲁万风一口咬定师尊不可能下此乱命,这种话,也只能由素淼真人的弟子来说,别人敢这么说,只要素淼真人追究,不死都算万幸了。

    孔紫伊气得直跳脚,也威胁说了,一定要向师尊投诉,可是鲁万风咬定外力不松口,她也不能仗着身怀令牌,对师兄不敬。

    他俩在纠缠,孙无锋再次看向了冯君,笑眯眯地发问,“冯道友说当年不方便,未知是个怎样的不方便法,也许我太清有手段解决。”

    冯君摇摇头,面无表情地发话,“既然是不方便,那当然是说都不方便说了。”

    孙无锋闻言,脸上的笑容慢慢地收了起来,正色发话,“冯道友,我是真心想以礼相请,身为天曜峰的首座,我自问也没有缺了任何礼数。”

    这是第一次,他自称天曜峰首座,这不仅仅是拿身份压人,也是翻脸的前奏——我天曜峰的大师兄这么对你,是给你面子呢,你心里要有数。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礼数倒是没有缺,语气有点傲慢,不过看在紫伊道友的面子上,我也不会介意,四大派弟子嘛。”

    孙无锋并不在意他的冷嘲热讽,就仿佛没有听到这话——太清弟子本来就应该是尊贵的。

    他缓缓发话,“礼数我尽到了,道友却不肯通融,有鉴于道友对太清的重要性,我认为任由道友流落红尘,是对太清的不负责任,一旦出事,会给我太清带来难以挽回的损失……”

    冯君听得笑了起来,“我这散修野生野长的,也没吃你太清一颗灵米,就算你想私下拘禁我,麻烦也找个合适点的理由成不成?别这么搞笑。”

    孙无锋有板有眼地纠正他,“道友错了,不是拘禁,只是保护,等你去了太清就知道了。”

    冯君也一本正经地发问,“我若是不肯去呢?”

    孙无锋拱一拱手,彬彬有礼地回答,“那就莫要怪我得罪了……道友最好还是考虑一下,若是能心甘情愿去太清,该有的好处一样都不会少。”

    他也是真的不想强请冯君,而李只身跟着来,也只是为了以防万一。

    现在强行把人请走,倒是痛快了,但是等到请人家推演的时候——该不该信推演的结果?

    当然,冯君很干脆地一口回绝,并不给他转圜的余地,也让他有些恼怒。

    “唉,”冯君轻喟一声,抬手一摆,示意己方的人退后,“那么看起来,我得展示一下我的自保能力了?”

    “没错,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李只身出声发话了,他并没有起身,而是继续坐在那里,只是腰板挺得笔直,一股锋芒之气从他身上弥漫了出来,含而不露引而不发。

    冯君的眉头微微一皱,“剑修?”

    “我会把修为压制到出尘四层,”李只身傲然地发话,“你若能败我,我转身就走。”

    “你走了还有三个呢,”冯君哭笑不得地摇摇头,“而且剑修……我很难留手的。”

    李只身闻言大怒,凌厉的锋锐之气透体而出,死死地锁住了冯君,“什么,你对我留手?”

    “李师兄别开玩笑了,”孔紫伊终于注意到了这里的剑拔弩张,她冷着脸发话,“师尊除了令牌,为了维护令牌威严,还给我留了攻击的符宝,不知道李师兄信也不信?”

    李只身闻言,脸色顿时就是一变,“你居然有金丹符宝?”

    “孔师妹别闹,”孙无锋不得不出面阻止她了,有长老令牌已经够吓人了,更别说还有护法符宝,这种场面,也只有他能勉强压她一头了。

    “我是在闹吗?”孔紫伊沉着脸正色发问,“我朋友做错什么了?他帮了太清弟子不少忙,然后就因为他的推演能力强,就该被你们强行带走吗?”

    “不是带走,是保护,”孙无锋有点庆幸,自己一直在尝试以理服人,所以他振振有词地辩解,“他孤身在外,哪怕再加上你,也太容易发生意外了,他需要太清的保护。”

    就在这时,行在外面传来了一声冷笑,“保护?几个小屁孩,也敢说保护?你们要多谢冯山主……他保护了你们!”

    “什么人聒噪!”几名太清上人没有第一时间冲出去,而是先布下了一个三才阵,才出声发问。

    这就是大派弟子的章法,遇到事情并不慌乱,先盯紧该做的事情,不要分神,然后尽快做好防护,最后才是追究对方。

    哪怕对方跑了都不要紧,只要性质够恶劣,完可以向派里的前辈求助。

    随着一声刺耳的笑声,空中蓦地冒出一个白发老者,他位于行在之外,虚虚地立在空中,抱着膀子,好整以暇地俯视着行在内的人。

    李只身最是心高气傲,见到对方居然敢现身,想也不想就放出了飞剑,“老贼纟……”

    “且慢!”却是谢轻云大喊一声,他皱着眉头想一想,拱手发问,“敢问可是曲前辈?”

    “算你还有点眼力,”老者冷笑着看着他们,“乱入他人地域,还敢威胁主人,若不是不想给冯山主添麻烦,几条小杂鱼,杀也就杀了。”

    李只身虽然及时止住了飞剑,闻言也是大怒,“老头你的嘴巴很臭。”

    “我就是这习惯,”老头狞笑着看着他,眼中满是兴奋之色,“不服气的话……来场生死战?”

    李只身见对方也才是出尘九层,正要应下来,冷不丁,孙无锋发话了,“李师弟且慢,谢师弟,此为何人?”

    谢轻云先不不回答,而是看向了站在不远处的孔紫伊——她来介绍此人比较好一点。

    可是孔紫伊哪里知道,身边不远处还有赤凤派的人?当初跟曲涧磊接触的,就只有冯君。

    所以她不动声色地摇摇头,也不说自己不认识——为何摇头?你们猜去吧。

    谢轻云轻咳一声,“这位……是赤凤派的曲前辈,百年前便是出尘巅峰了。”

    一般来说,各大派的荣勋堂都不愿意被人提及,那是维护道统的力量,当然是越神秘越好,谢轻云也不好直接点破对方身份。

    可是有这个暗示也够了,孙无锋在脑子里划拉了一下,就将一个人对上了号,于是他一拱手,面无表情地发话,“原来是赤凤派曲涧磊前辈。”

    两人都是出尘九层,但是曲涧磊成名实在太早了,孙无锋首座也不敢称呼对方为“道友”,只能称为前辈。

    不过下一刻,他就黑着脸发问,“敢问曲前辈,我太清派可有得罪前辈之处?”

    “你这不是废话吗?”曲涧磊的眼睛一瞪,“你堵在我赤凤派贵宾的院子里,还要强行绑架人……老头子就是负责贵宾安的,这都不算得罪我,啥才算得罪我?”

    孙无锋先是一怔,然后脸色猛地一变,他意识到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保护冯道友……你是代表私人来的,还是代表荣勋堂来的?”

    他是如此地慌张,连“荣勋堂”三个字都说了出来。

    赤凤派的荣勋堂,只负责保护赤凤道统!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