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面对口口声声“求活”的人,有时候还就得是心硬的人出马。

    陈胜王说的这些话,做为一个饱经风霜的老男人,一点问题都没有,但是让李诗诗或者杨玉欣这种女性来说的话,未免就有点冷酷无情、蛇蝎心肠的感觉。

    跟陈胜王斗嘴的这位闻言,也是羞愤难当,“我们都是要死的人了,您再逼我们,难免就会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事儿……要死的人了,我还怕个什么?”

    这就是事情棘手的另一点了,绝症患者折腾起来,给谁都得头疼。

    不过陈胜王是真的不怕,他走上前,劈手就抓住了对方的衣领,笑着发话,“有种你再说一遍?”

    这边可是十几个人呢,他一个看上去是中年人(其实是老年)的主儿走上主动挑衅,实在令人目瞪口呆。

    有那性急得小伙子已经走了过来,要推搡他甚至动手,但是那个年纪最轻的患者大喊一声,“大家别冲动,有话好好说。”

    在这儿动手,一时半会儿能占便宜,但是连工地都未必跑得出去,就别说跑出郑阳了。

    陈胜王就当没看到别人一样,拎着对方的领子,轻描淡写地发话,“信不信我阴风夺命术使出来,你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还什么要死的人……吓唬谁呢?”

    这位听到这话,终于是发虚了,“大师,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想活。”

    陈胜王这才松手,然后左右看一眼,“十分钟内,都滚出去,我放这老头一马,要不然你们就等着明天收尸吧。”

    他随口说出得“阴风夺命术”,真的把一干人吓住了,百粤的各种迷信传说很多,尤其是那胡老板,现在还在打哆嗦,脸色苍白,想要求饶却是连话都说不出来。

    于是一干人麻溜地上车,上车之后才怯生生地问一句,“大师,那我们这病……”

    “自己想办法,”陈胜王一摆手,轻描淡写地发话,“这次我给青霄子面子,再敢惹事生非,我让你们上洛华的黑名单!”

    众人一听还有机会救治,忙不迭地走了,还是想办法从别的地方弄指标吧,不能再在洛华试探了。

    走出施工区域,又走了一公里多,离开了扩建的地区,四辆车在一片农田旁边停了下来。

    没过多久,胡老板的身体微微一阵,长出一口气,然后就是破口大骂,“这个死扑街,竟然敢用道法害人……混蛋,差点冻死我。”

    众人见状,忍不住又惊叹一下,然后就有人劝他,“胡老哥慎言,那是有**力的人,你对人家不敬,吃点苦不是很正常吗?不是我说你,这脾气应该改一改了。”

    胡老板要强了一辈子,闻言还是不肯退缩,“他用道法害人就对了吗?此仇不报枉为人!”

    年轻患者终于忍不住了,“胡老大,是你先骂人的,人家要是不收回那阴风夺命,你都见不着明天的太阳,有**力的人,是你随便能对待的吗?”

    胡老板还真是有点怵这人,别的不说,人家比他钱多,他才七八个亿的身家,是个包租公,人家是做进出口生意的,一年的流水好几十个亿,身份和地位差得不是一点半点。

    所以他郁闷地回答,“邝老弟,我就是觉得,这些人太不尊重人了。”

    “人到法场钱到赌场,咱们都这样了,还要什么尊重?”邝老弟叹口气,摸出了手机,“我再给青霄子大师打个电话吧。”

    青霄子一听他们的形容,就知道是谁出面了,“那是方壶的陈道友,论道法之强,算华夏道门第二人,仅次于冯君,你们也真是好胆,敢跟人家炸刺?”

    “哪怕不说法力,只说人家的身家,比你们三个加起来还要多,你们凭什么跟人家斗?”

    胡老板一听,有点小小的不服气,“他做什么的?”

    青霄子跟陈胜王的关系很好,相互知根知底,“他在国内各大城市都有房子,魔都有整整一个楼盘,在欧迈都有房产,在澳洲和卡纳大还有农场……你们那点钱真不够看。”

    胡老板听到这话,是真的震惊了,“这样一个人,居然在洛华负责看门?”

    “因为冯君比他强很多,一百个他,也抵不过冯道长一指头,”青霄子幽幽地叹口气,“陈大师能留在洛华,是他主动要求的,要不然,你以为冯君能看上他?”

    其他人听到这话,目瞪口呆了好一阵——洛华的冯大师,居然有这么强?

    还是邝老弟出声发问了,他的声音有些颤抖,“那么……跟他修炼,是不是能长生?”

    青霄子默然,半天才幽幽地叹口气,“长生……哪里有那么容易的?不过你们也见到陈大师了,知道吗?他只比我小八岁。”

    “不会吧?”邝老弟倒吸一口凉气,“我看他也就跟我差不多大,居然七十多了?”

    “我今年八十九,”青霄子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他八十一岁了。”

    车厢里一片寂静,好久都没有人说话。

    冯君并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他现在迷上了一件事情:修改功法。

    以他的眼界和修为,按说还不至于膨胀到这一步——普通的金丹真人都没这种勇气。

    然而好死不死的是,一位出窍期以上的大佬跟他说过,你的金丹期功法,最好是自己推演,这句话就被他记在心上了。

    但是推演功法的风险很大,修炼者太容易走火入魔了,甚至不排除死人的可能,而他的弟子们手上都已经有功法了,各自都在修炼中,临时删改也太不负责任了。

    前一阵他答应了陈胜王,要弄一套功法回来,然后假巴意思地拖了十来天,拿出了《三阴聚阳》的功法,不过同时他也表示:我想为你量身定做一套功法。

    陈胜王对冯君的修为很服气,但是推演功法的话,那就不怎么有信心了——虽然大家修炼的功法,也都是前人推演出来的,可是一般修者哪里有这种能力?

    不过他也清楚,冯山主给自己这套功法,与其说是奖励他的功劳,不如说是庆幸清除了一个可能的隐患,他的功劳并没有那么大。

    所以他就答应冯君,同意他在自己身上推演功法——反正冯老大说了,愿意修炼原版还是改进版,由自己来做决定。

    冯君终于得到了一个推演功法的机会,以及一个愿意配合的人,特地通知徒弟们:我和陈胜王要闭关一段时间。

    事实证明,推演功法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三阴聚阳》的功法并不长,还不到五千字,比《道德经》都少了百余字,但是想要删改,那真不是个小活。

    表面上看,冯君是用了两天时间,但是实际上,他在手机空间里待了差不多有半年——这还是在有小程序的帮助下。

    一个数字足以说明过程艰难:六十多部手机轮流使用,平均每部手机最少充了五次电!

    所幸的是,他待在手机里面,两边都不走字,自己连头发都不长,算是时间停顿。

    因为做了多次超纲的推演,修改过的功法,有五千三百多个字,冯君对这个结果是满意的,他认为,这说明他的发散性思维,和对细节方面的推敲,比原版还要强。

    这字数不足起点普通作者的日更新量,但是总算是超过道德经了。

    然而,陈胜王并没有因此而更信任他,这是让他比较郁闷的一点。

    冯君也不想影响他的判断,因为这有可能带给对方一种“强行喂翔”的错觉——他总不能解释说,修改过《三阴聚阳》跟你的契合度高达百分之八十八,提高了足足十一个百分点。

    所以,还是看他自己的选择把,修道之人最重机缘,勉强不得。

    推演完《三阴聚阳》之后,冯君推演功法的热情被彻底地激发了出来,当天他美美地睡了个好觉之后,又叫来了古佳蕙,推演她和青木功的匹配。

    青木功可以修改的地方,没有三阴聚阳那么多,毕竟这是大道功法,是经过无数前人千锤百炼才总结出来的,而三阴聚阳只是有人针对邪修功法做出的改进版,错漏自然要多一点。

    事实上冯君觉得,青木功里很多可以修改的地方,跟整个功法无关,而是古佳蕙自身的个体差异,导致了某些方面不能完吻合青木功。

    修改青木功,他用了整整五天,这个这个功法……字儿多,足足有九千多字。

    修改完毕,他也没有让古佳蕙调整功法,哪怕他很确定,她使用改进版修炼会更快。

    因为这个事儿,比较难解释——既然有更精确的修炼功法,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拿出来?

    冯君打现在不想宣扬此事,他打算到手机位面之后,拿修改过的青木功,在米芸珊身上再匹配一下,因为她也是修炼这个功法的。

    如果匹配下来,改进的功法在林妹妹身上效果不好,那就说明他掌握了私人订制功法的技巧——其实他认为自己已经掌握了,不过是再确认一下而已。

    拿古佳蕙做了五天试验之后,他让她离开了,又喊来了李诗诗,反正他闭关的地方,也有一座聚灵阵,他自己默默地划手机和充电就行,不会影响到对方的修炼。

    (更新到,召唤月票。)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