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曲会长的不满,不可能宣诸于口,他只能暗暗地记下,所以南宫家找他来商量止戈山的事情,他正好顺水推舟,配合对方做点事情——这并不能算是他的本意。

    具体的事情,他不可能配合多少,毕竟要照顾皇甫老祖的面子。

    但是对于知晓情况的皇甫老祖来说,这已经是很危险的事情了。

    南宫有九跟曲会长坐了一点时间,然后起身走了——南宫家族里,还有一些事情待办。

    但是三天之后,他猛地接到了一个消息,整个人都怔住了,“薛家……没了?”

    严格来说,薛家还存在,但是薛家的出尘期修者……没了。

    变故发生在一天前,十余名出尘期修者,冲进了薛家的老宅,还带着一百多炼气修者。

    薛家是一个过万人的家族,可战之士过五千人,这种数量在修仙界不算大家族,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家族,只不过族里拥有五名出尘上人,他们感觉有了向外扩张的资本。

    当然,这并不仅仅是有资本了,关键是每个家族都有拓展生存空间的刚需,以前是只有四个出尘上人,有点有心无力,又多了一个出尘上人之后,可以调派的人手一下就丰富了。

    别看只是多了一个出尘期,有和没有是不一样的,在此之前,薛家老宅要有两个出尘期坐镇,一个出尘期在巨木坊市打理生意,还有一个出尘期要跑前跑后策应。

    如果没有多出一个出尘期来,薛家压根儿就不敢去惦记在秋辰坊市插一脚。

    这就像太清派九个金丹,却依旧把素淼真人的病情封锁得严严实实一般——金丹虽然多,却没有一个真人是多余的。

    冯君一下干掉薛家两个出尘期,对薛家的打击之大可想而知。

    亏得是薛家早就为扩张做好了准备,甚至还聘请了几个出尘期的帮手,所以没有一下子急剧回缩,现在也还能勉强支撑。

    可就算这样,薛家别说在秋辰坊市立足了,连巨木坊市这边,也有人在开始有意无意地打压薛家,薛家的一个出尘初阶在这里坐镇,还有一个出尘初阶的供奉,勉强维护着局面。

    薛家的老宅里,就只剩下了一个出尘中阶和出尘高阶的老祖。

    不过就算是这样,等闲五六个出尘期修者也不敢轻易攻打薛家,既然敢号称老宅,怎么可能没点应付强敌的手段?

    可是这次一来,来了十几个出尘期,一百多炼气期修者也以炼气高阶为主。

    ——炼气高阶更容易成为别人的打手,因为很多人冲不上出尘期了,就想趁着有生之年多弄点灵石,自己消费也好,留给家族也罢,总之是尽量发挥余热。

    这些人冲进来,非常有目的地选择了两名出尘上人所在的方位,直接发起攻击。

    薛家子弟肯定不能坐视他们嚣张,于是成群结队地冲了过来,结果就是……成群结队地被斩杀,那些出尘上人懒得屠戮炼气期修者,但是谁非要上杆子找死,他们也不会手软。

    战斗从黎明持续到中午,薛家的两名出尘上人,老祖被斩杀,出尘中阶重伤之后被袭击者带走了,结局……基本上也注定了。

    其他的炼气期子弟被斩杀无数,库房都被来人打破了,劫掠走天才地宝无数。

    倒是薛家那个在巨木坊市的出尘初阶,因为有坊市的规矩保护,没有受到攻击,但是很显然,他一旦出了坊市,死活就由不得他了。

    令南宫有九感到郁闷的是,那些攻击者虽然遮蔽了面孔,嘴里却有一个统一的口号,“落花时节又逢君”!

    南宫上人气得好悬一口血喷出去,“这皇甫家族,也实在太不要脸了!”

    南宫家和皇甫家的恩怨实在太久了,彼此都有什么花花肠子,他是一清二楚,不需要任何的证据,他就能断定,此事是皇甫家的人出手。

    换句话说,皇甫家人遇到别人,或者还不会这么没品,但是遇到南宫家,却一定会使出这种恶心人的手段。

    但是南宫有九不得不承认,皇甫家如此出手,是彻底打乱了他所有的算盘,此前他的算计,不能说面面俱到,但是他准备的后手颇多,就算不能如愿,也能狠狠恶心皇甫家一下。

    然而皇甫家不想跟他拼算计,直接选择了掀桌子——我把薛家的人杀完,看你还怎么整?

    当然,杀光薛家人,那只是一个说法,只要薛家没了出尘期,就不会再有人为他们出头了,这不叫跟红顶白,而是用实力说话。

    别的不说,薛家有扩张的刚需,别的小家族也有这刚需,族里一旦没有了出尘上人,不知道有多少人等着扑上来咬这一大块肥肉。

    而且,薛家平日里也不可能没有得罪过人,现在有了报仇的机会,谁会放过?

    所以现在基本上可以说,薛家完了,哪怕他们还有两个出尘上人,形势也危如累卵——要知道,其中一个上人,还仅仅是薛家的供奉!

    皇甫家这不讲道理的一击,还真是出乎了南宫有九的算计——关键是还非常有效。

    南宫上人却是还没有放弃希望,他觉得局势还能抢救一下,“薛家在巨木的那个上人,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汇报的人没收集相关资讯,马上出门去打听,不多时回来汇报,“那薛经祥关闭了商店,现在已经消失不见,很多人说,他已经逃出了坊市。”

    南宫有九气得冷哼一声,“蠢货,不知道找南宫家求助,居然跑了……你能跑到哪儿去?”

    但是事实上,他心里却清楚,薛经祥的选择没有错,因为他南宫有九把事情办砸了。

    他信心满满地告诉薛家,自己能压制了冯君,然而,他不说这话还好,说出去之后薛家反而遭遇灭顶之灾,谁还敢再继续相信他?

    而且,南宫有九心里很清楚,就算薛经祥找到他,他最多也只是为难一下冯君,想压得冯君屈服,已经是不可能了,更别说帮薛家复仇雪耻了。

    区区一个小家族的出尘初阶,还不是以战力见长,就算跟冯君做上一场,输的概率也起码在七成以上,冯君又怎么可能害怕此人?

    想明白自己的计策已经被皇甫家瓦解,他忍不住长叹一声,“真是遗憾啊,这么大一桩好事,竟然落在了皇甫家手里……什么落花时节又逢君,真正的狗屁!”

    几乎在同一时刻,冯君也得到了皇甫无瑕的告知:薛家两名出尘上人死了,我皇甫家派人做的,借用了一下你师门的名号,没有问题吧。

    当然没有问题了!冯君很干脆地回答:你们帮我出手,我感激还来不及。

    然而话虽然这么说,他心里也忍不住有点苦闷:这一下,想低调就更不可能了。

    看来我这个胡诌出来的门派,名声也逐渐开始发酵了。

    皇甫无瑕却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得了便宜,还会有些郁结,她得意洋洋地发话,“也就是我家老祖有魄力,安排人出手了……你不负我皇甫家,皇甫家定然不负你。”

    冯君笑着点点头,“做人就该如此,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在这一点上,贵老祖的担当,我是相当佩服的,是我学习的榜样。”

    皇甫无瑕真的相当得意,这件事几乎是她一手操办的,难得的是,一向刺头的冯君,都表现出了极大的赞赏,她很开心地表示,“小事情了,毕竟此事是因我皇甫家而起。”

    她这个态度,跟冯君对待季平安类似——有担当的人,总是相似的。

    下一刻,她轻咳一声面容一整,“不过那个薛经祥跑了,很可能会对你打击报复,你平日里出入,可是要多小心一些。”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打击报复?我倒是很欢迎,真是奇怪了,不是他薛家一而再再而三地招惹我,薛家至于流落到这一步吗?”

    皇甫无瑕却是难得地为薛家说了一句话,“这也不能怪他们,修仙界里谁不是这样?为了争取生存空间,弱肉强食太正常了,只不过他们的气数比较差,不巧碰到你就是了。”

    “唉,”冯君轻喟一声,“你跟那个南宫有九是一个调调儿,虽然说的是实情,但我总是不怎么喜欢听……嗯,薛经祥是做生意的,这些年应该也赚了不少,我不信他能豁得出去。”

    见他不以为然的样子,皇甫无瑕忍不住出声提示。

    “这个人你千万不要小看,薛家的上人是轮流坐镇巨木坊市的,否则哪里来的时间修炼?而且每一个上人的成长,都耗用了家族里大量资源,他们对家族的忠诚,不是随便说的。”

    冯君点点头,正色发话,“不会的,我这人毛病很多,但是有一点好处,不会小看任何人,我只是考虑,希望他别寻到凡俗界来跟我作战,否则不管谁赢了,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出尘期修者不得在凡间战斗,这是修仙界默认的规则,违反者会受到严重惩处。

    冯君和罗书尘双战白九州和冷琼华,那是因为战斗在夜间,又有意控制了范围,双方后来也和解了,事情没有传出去而已。

    就在这时,门外有个炼气修者快步走了进来,低声发话,“太清鲁万风上人通传,有贵客驾到,请会长出行迎接。”

    冯君和皇甫无瑕对视一眼,脑中齐齐生出一个名字:素淼真人?

    (更新到,召唤月票。)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