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冯君一直认为,这一口阴泉的形成,肯定是有其原因的。

    好吧,这是废话,关键是他想起了阴魂大佬弄出的木煞之气,那木煞之气是副产品,真正的好东西是万年木髓琥珀。

    那么这一口阴泉的下面,会不会也有什么来历非凡的宝物呢?

    所以他拿出一部没有信号的手机,打算查看一下四周。

    陈胜王看着他的行为,心中相当不解,冯山主这是打算做什么?

    只见冯君拨弄了一阵手机之后,沉吟了起来,然后又摸出一根烟来抽。

    一根烟抽完,他才出声发问,“陈道友,此地的阴泉,你有未来的处理计划吗?”

    “暂时没有,”陈胜王摇摇头,“我倒是想过,年老之后在附近建一座道观,也算是我方壶别院,这阴泉就可以做为方壶的庙产,不过此事操办起来比较困难……”

    对他来说,建道观的钱好说,比较头疼的是,如何在地方得到支持以及本地村民的态度,不过这也都是花点功夫就能处理的。

    他最感到为难的是,“关键是方壶和晋省……怎么也捏不到一起呀。”

    冯君试探着发问,“我如果想把这阴泉毁去……”

    “毁掉就毁掉吧,”陈胜王不以为意地回答,“这是我自己的机缘,跟方壶道统无关,我如果真的缺阴气了,还可以去找关山月,她麻姑山的秘境里,也有不少精纯阴气。”

    丹霞天的小世界里,当然不缺阴气,冯君当初还在那里得了两颗阴冥珠。

    陈胜王也精明,绝口不提功法的事情——如果我献出这口阴泉,你还不满意的话,那我就争取再立点功劳好了。

    不过他有一种预感,冯君如果真的毁了这一口阴泉,他的功法基本上就有着落了。

    冯君又摸出一根烟来,同时又递给陈胜王一根——这货也是抽烟喝酒的道士。

    两人点燃烟,冯君才出声发问,“陈道友,你说这阴气如果是来自于古尸……该不该把那古尸毁去?”

    “古尸!”陈胜王听得目瞪口呆,半天方始发问,“莫非……是旱魃?”

    “倒也未必是旱魃,”冯君沉吟一下摇摇头,“反正这阴泉的形成总有原因,你不会连这个也没想到吧?”

    陈胜王愣了一愣之后,很光棍地点点头,“这个我自然是想过的,但是我刚才就说了呀,找一口阴泉实在太不容易了,我珍惜还来不及,怎么会调查源头?万一断了泉脉就坏了。”

    冯君能了解他这种心情,事实上他自己都在纠结中,“在我的认知中,在盛世的情况下,阴物是很难作祟的,你们方壶一脉是怎么看这个问题?”

    “我们也是这么认为的,”陈胜王正色回答,“盛世阳气自然重,哪里能有多少阴物作祟?所谓国之将亡,才必有妖孽……就拿这个阴泉来说,没有我的保护,没准已经消亡了。”

    就像他说的那样,炼制几缕阴气都要让阴泉温养十来年,生怕使用过度玩坏了。

    然而,有个问题他也是必须重视的,“不过冯山主,你确定那是古尸而不是旱魃?要是旱魃的话,不除还真是不好,一旦出世,天下大旱啊。”

    “这我怎么能确定呢?”冯君苦笑一声,“出世才能知道,它是不是旱魃,不过旱魃只是旱情预兆,说它能影响得天下大旱,我觉得也是以讹传讹。”

    “没错,关于这个,我师门也有记载,”陈胜王犹豫一下点点头,“旱魃喜水,遇到喜欢的人,还会赠之以水,但它本身是会带去相当的旱情,所以这个阴泉……”

    他越说声音越小,脸色也越来越难看,显然是从对话中想到了什么。

    冯君的面色也有点古怪,“这是一具怨尸,在地下百余米处,它还没有出世成为旱魃,这一片墓地的阴气被它吸收了不少,但是同时,它还在供应这一口阴泉。”

    陈胜王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供应阴泉,其实就是保住了这股山泉。”

    地上那一汪清水,是实实在在的泉水,只是水里富含了浓重的阴气,才被称为阴泉,而不是说这水是阴气所化,才能被称为阴泉。

    至于说这泉水只有脸盆大小,不足一尺深,那说明水位就是这么高,而不是总共只有这么多水——否则这么些年过去,哪里可能还有这么一汪水?

    换句话说,哪怕百余米下的怨尸真的可能化为旱魃,但是它现在的行为,对人类也有友善之处,毕竟长平这里属于典型的缺水地区。

    这一汪泉水直接饮用肯定是不行的,但是取回家去烧开了喝的话,也就无所谓了。

    反正这个怨尸做的事情挺奇特的,吸收其他死者的阴气,却又要输出阴气,保持一点微不足道的水源,实在令人不解。

    其实它吸收死者阴气,也不算坏事,起码不会让这里阴气泛滥,而它输出的阴气相当精纯,可以让陈胜王凝练之后拿去修炼。

    冯君忍不住感慨,“照你这么说,这怨尸是帮着消去初死之人的阴气,同时还让修者提升自身修为?”

    这哪儿还是怨尸?简直是了!不过死者的阴气被修炼者这么使用,才是最有意义的。

    陈胜王闻言,也发现自己的立场似乎出现了一些问题,于是干笑一声,“我只是这么分析一下,冯山主您也说了,那是怨尸……心里有怨气的。”

    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我对怨尸也没有成见……没有怨念的话,它早就死得透了,我并不认为,怨尸就一定会害人。”

    陈胜王听得有点抓狂,“那冯山主你到底什么意思?我一定配合你。”

    “我都不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冯君幽幽地叹口气,“我也是拿不定主意,所以想跟你商量一下,要不要毁了这家伙。”

    “旱魃肯定不好,但是它还没有出世,表现得也这么人畜无害甚至有益,这么把它毁了的话,我心里也不是很舒服,所以想听一听你的建议。”

    冯君有的时候,主意拿得特别正,但是有时候也很愿意听别人劝。

    “我能有什么建议,”陈胜王也只有苦笑了,“您要是觉得……对了,这怨尸什么修为?”

    “蜕凡五层,”冯君给出了答案,“修为曾经是炼气四层,掉到这种程度了。”

    “修为掉了?”陈胜王的眉头皱一皱,“掉了还能再升起来……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

    修为掉了肯定是好事,不过这种掉修为大概率是因为正处盛世,阴气被削减得厉害,等到由盛转衰的时候,恢复修为应该也不难。

    不过最令他吃惊的是冯君怎么可能知道得这么多,出尘中阶真的恐怖若斯吗?

    冯君并没有回答他,而是沉声发话,“以它的潜力,入世的时候可能突破出尘期。”

    如果真的是旱魃,出世之际会有一个修为暴涨的过程,突破出尘期也很正常。

    陈胜王的脸色越发地难看了,“历史上曾经有过金丹期的旱魃。”

    方壶的道统久远,虽然比不上手机位面的修仙界,但是对地球界历史的了解更多一些。

    冯君笑一笑,“现在的地球界,不支持金丹晋阶,这个你放心好了。”

    地球界不会再出现金丹,是道门公认的,这里就再没有产生金丹的条件了。

    冯君也认可这一点,不过那凭他自身的判断,想他也走了不少地方,连个出尘高阶的聚灵阵都找不到地方搭建,金丹……到哪儿去晋阶?

    不过陈胜王还是有点不安,“但是它有可能是出尘巅峰啊,到时候很可能无人可制。”

    他如果说别的也就算了,最后一句话,冯君是真的不爱听。

    “无人可制?呵呵,出尘巅峰又怎么样,这盛世怎么还不继续维持五十年?五十年之后我都不能抵达出尘巅峰的话,也就活该它猖獗了。”

    其实他想说的是,哪怕现在他只是出尘中阶,也不怕跟出尘巅峰的旱魃斗一斗,真要急了眼,他还可以从手机位面招募外援过来——不过这是最后无可奈何的选项。

    事实上,他身怀金手指,自己就有单独干掉对方的信心。

    而陈胜王却是皱着眉头表示,“这事儿要谨慎,你不是要跟我商量吗?我个人的认为是,宁可杀错不可放过,虽然我真的很在意这个阴泉……不过毁了吧,算是我的决定。”

    他隐约感觉,冯君可能是因为不想付出毁掉这个阴泉的代价,想让自己做出决定,那么的话,冯君也就不用承担毁掉阴泉的后果——比如说承诺的功法什么。

    但是现在他决定,哪怕推迟获得梦寐以求的功法,也希望冯君能拔除这个隐患。

    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出世的旱魃,还可能是出尘巅峰,实在太不可控了——陈胜王是个有私心的人,但是这一刻,他愿意抛弃所有的私心,只求不要把灾难带给子孙后代。

    冯君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好半天之后,才哭笑不得地摇摇头,“你想多了,我只是想跟你讨论一下,该怎么处理这件事……毕竟对我来说,这具怨尸并没有做过什么坏事。”

    “蛮不讲理地将它抹杀,我认为这样的行为是不可取的,总得观察一下它是否心存善意。”

    (更新到,召唤月票。)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