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陈胜王并没有什么不舍,他虽然将阴泉掩藏得极好,但这并不是方壶独有的资源。

    如果没有人发现那里,在若干年后,陈胜王愿意在那里修建一座分院的话,或许能勉强占据阴泉,却也没有资格说什么“自古以来”。

    冯君又在洛华待了十天,等到了六十名癌症患者出院的时候。

    这一次,并不是所有人都完美地消除了癌细胞,一名武当介绍来的病人,体内的癌细胞扩散得过于分散,一个疗程下来根本无法完吞噬。

    不过此人的身体状况尚可,所以他可以直接继续下一个疗程。

    别人都离开了,只有他没有走,这名患者心里有点小小的失落,但是别人的治愈,也带给了他希望,他居然有心情开个小玩笑,“看来我的命比较贵重,居然要四千万。”

    冯君却是通过李诗诗告知对方:两千万就是治疗癌症的费用,不会让你重复交钱。

    这名患者感激之余,也忍不住痛骂此前两个作妖的病友:洛华庄园如此友善之地,居然被人谩骂和围攻,等我出去之后,一定要找那俩麻烦

    两天之后,大部分病友的复查情况反馈了回来,这位的心里就更踏实了——别人都能治好,我肯定也行啊。

    跟他保持联系的,是面对社会收治的癌症患者,另外三十个患者身份特殊,只跟他们有很浅的接触,倒是社会上这三十人,关系处得都还不错。

    三十人里有穷有富,最穷的是锦城卖烤串的那位,但那也是有五六千万现金的主儿,富的当然就更不要说了。

    简而言之,这些起码交得起两千万治疗费的人,基准的财富值高于平均值很多,所以又有人组建了一个威信群,将大家拉到群里。

    这个群的名字初开始叫“绝地求生”,后来又被改为“日行一善”,不过最终的名字最为响亮,叫做“洛华一期元老群”。

    元老群的群主本来是一名上市公司的老板,但是后来不知道何故,把群主转让给了一名叫做“红十字华”的人。

    当然,这个群的故事不仅仅是一个未曾接受治疗、却被转让成为群主的ID,更重要的是,原本三十一个人的群,后来竟然增长成为五百人的群。

    真正的“洛华一期”仅仅只有三十人,他们甚至没资格称为“一期”,毕竟在他们之前还有三期病人,但是那三期……不说也罢,是接受了严密的组织安排。

    这一期是真正地面向社会,所以自称第一期并不为过,而且这些人有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并不确定洛华的治疗效果有多好,就要砸钱求生存,手笔大不说,家底也算丰厚。

    后面的若干期,就不是这么回事了,洛华的名声越传越响,治疗费也多次下降,很多人倾家荡产甚至借贷来求治疗,治好了癌症之后,很可能负债累累。

    正是因为如此,“洛华一期”成为了一种身份的标志——不是说得过癌症,而是“有钱、敢赌、运气还好”。

    因为有共同的死里求活的经历,身家也都不算差,群友之间相当地友善。

    偶尔有群员表示,“投标保证金还差一千多,肿么破?在线等,挺急的。”

    这个一千多,是一千多万的意思,不是一千多块。

    然后下面就会冒出整齐的队形,“大佬求带,看私聊”,“大佬求带,看私聊”,“大佬求带,看私聊”,“大佬求带,看私聊”……

    这么友好的气氛,后面二期、三期……很多期的病友都听说了,当然也很有兴趣进入这个群——这已经可以被视为一个社交平台了,尤其还都是高素质……高净值人群。

    第一个非一期病友的进入,是那个老群主的朋友,也是个上市公司老总。

    进群之后,他先发了二十个五千的红包,红包内容就像复读机一样,“终于进了传说中的一群”,“终于进了传说中的一群”,“终于进了传说中的一群”……

    然后这就成为了入群的标准,进了洛华一期元老群,先发十万的红包。

    不知道哪天,这个群就满了五百人,大致来说,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人,ID之后多半会标注自己是哪一期的病友,还有标注地址和身份的群友。

    群虽然大,潜水的却很少,开玩笑的人多,但是胡乱承诺的很少,因为“红十字华”踢人的时候,根本不考虑对方是什么身份。

    比如说,有个ID叫“zheng监会二号shou长”的,因为答应了一个群员,帮忙替他的公司上市,半年都没有做到,态度还不是很好,就被“红十字华”直接飞走了。

    踢走一个人,群员就变成四百九十九了,瞬间就有群员邀请朋友入群,群主会在三天之内遴选一个人入群,凑足五百人,然后新入的群员开始发红包……

    到了后来,这个群的群员资格越来越抢手,以至于为了防止被“红十字华”飞掉,有人说了可能不合适的话之后,直接就是十万的红包发出来,“只是玩笑”,“只是玩笑”……

    有一天,一个转发爱心筹款的家伙被踢了,“红十字华”在群里给出了踢人的原因——“三十万的爱心筹,也要转发到群里,他自己帮不了这个忙?”

    然后,一个叫“落花时节又逢君”的家伙,被邀请进群了。

    有人撺掇说,新人发红包了,结果那货装死,就是不发红包,于是就有人艾特群主,说新人不守规矩,飞掉他。

    下面又是整齐的队形,“飞掉他”,“飞掉他”,“飞掉他”……

    也有人注意到,落花时节又逢君是被群主邀请进来的,不胡乱起哄

    一个ID打乱了队形,那ID的名字是“清明时节雨湿湿”,大家都知道,这是洛华的管理层,是一个姓李的小姑娘,“那是我们老大,不许起哄”。

    瞬间,就有四五个红包出现——都是那些明白事儿的人,“欢迎冯老大”。

    这是洛华一期元老群唯一的一次,被邀请的人进群不发红包。

    与之对应的是,其他四百多群员发欢迎红包,欢迎此人入群。

    落花时节又逢君在群里很少冒泡,不过一冒头就是大事,譬如说,“平塘打贷河天坑谁熟?我出一千,求老司机带……”

    就像炸了窝的蜂群一样,下面瞬间就是整齐的队形。

    “冯老大的钱谁敢挣?十件三生老酒,裸带。”

    “冯老大的钱谁敢挣?十件三生老酒,裸带+1”

    “冯老大的钱谁敢挣?十件三生老酒,裸带+2,看我朋友圈。”

    “冯老大的钱谁敢挣?十件三生老酒,裸带+3,楼上P得太狠,关键是抠脚大汉……”

    “冯老大的钱谁敢挣?十件三生老酒,裸带,老大看我云盘,密码XXXXXX,纯天然无整形,假一赔十……”

    这个群相当欢乐,不过那是以后的事,现在群刚刚组建,一期元老都没拉进来呢——有三个老人连威信号都没有。

    第二期来得很迅速,三十个组织名额甚至在患者出院之前就敲定了,而三十个面向社会的指标,有一个上期未结束,还有七个上一期报名之后被刷下来的,其实也就二十二个名额。

    这二十二个名额也是提前就招满了,李诗诗吸取了上一次的教训,要求敲定一个人就报一个人的名字,就像挂号一样,按先后顺序来。

    至于二十二个人之后,那就抱歉了,只能等待第三批。

    李诗诗她家所在的村子的村长,上一次被筛选下去了,这一次是自动加进来的,按说他应该高兴,毕竟筛选下去的理由,是病情还不够严重。

    但是这村长心里也有点不爽,觉得小李做事不厚道,不给我这大村长面子,回去之后,跟家里人很是抱怨了几天。

    这一次李诗诗通知他,是村长的弟弟接的电话,听说洛华通知哥哥前去交钱治病,做弟弟的直接回一句,“看情况吧,家里不一定凑得起这钱。”

    一天之后,村长的夫人听说了此事,她担心老公的病情,主动打电话给李诗诗,说什么时候开始治疗,我家好去筹钱。

    村长家里不差钱,但是不能嚷嚷得世界都知道不是?适度地哭穷是必须的。

    李诗诗的回答很干脆,“这一次的人已经满了,等下一次吧。”

    村长夫人闻言,顿时就急了,“诗诗你怎么这样啊,怎么也是你叔呢,上次被刷下来也就算了,这次怎么也该轮到了吧?”

    “他是轮到了,但是上一次我打电话,二叔说看情况,没有确定要报名,”李诗诗跟村长家其实没关系,一个姓李一个姓刘,怎么也牵扯不到不到一家,叫声叔那是礼数。

    村长夫人不答应了,“诗诗,我们也没说不去呀,家里不是在筹钱吗?”

    “二叔有考虑的意思,别人听说了,就顶了我叔的名额,”李诗诗很无奈地回答,“我也不好说啥。”

    后面排队的患者,本来只选了二十二个,听说前面有人未必有钱,第二十三个表示,那就选我好了,总不能耽误大家的治疗不是?

    村长夫人大怒,“敢顶我家老刘的缺,谁这么胆大包天?”

    (更新到,召唤月票。)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