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季不胜下意识地以为,尾随自己的,可能就是要斩杀冯君获得悬赏的主儿。

    哪曾想,后面的人轻笑一声,“小子还算警觉,不过……你就是这么报答你的救命恩人的?”

    “孤月真人?”季不胜收起了拼命的气势,但是那柄天心尺还悬在头顶上。

    然后他一拱手,不无戒备地发问,“还未谢过前辈援手之恩,不过这半夜三更的,前辈悄然尾随在我身后,不知道意欲何为?”

    “恩情什么的,我不在乎,随手而为,”孤月真人一摆手,然后沉声发问,“敢问不胜小友,你可是去十方台猎赏的?”

    “正是,”季不胜正色回答,“前辈你也听到了,我欲晋阶需要推演,天通的悬赏马上要出来了,我怕去得晚了……就没金丹可杀了。”

    “你倒是会说,”孤月真人闻言笑了起来,“没金丹可杀……是因为十方台扫了你面子吧?”

    “这当然也是原因之一,”季不胜见对方明白事理,也就不隐瞒了,“我要聘的客卿,别人居然大欺小不说,还要多欺少,当我不要面子的?所以索性一举两得了。”

    说到这里,他又上下打量对方一眼,“前辈于我有恩,但我还是想问一句,意欲何为?”

    “咳咳,”孤月真人轻咳两声,“有个后辈,金丹七层了……需要推演。”

    他倒不认为,自己真的要杀元婴,才能请得动冯君出手,十方台就没有元婴真仙。

    还是那句话,推演和推演是不一样的,也正是因为如此,他没想着强迫冯君推演,那才是真的找死——凝婴一旦失败,再怎么后悔都来不及了。

    所以他打算杀个金丹高阶,基本上也能满足对方需求了吧?

    季不胜轻笑一声,“看看,我就知道,金丹可能不够杀,所以先下手为强。”

    孤月轻哼一声,“我说不胜小友,你觉得自己能独立杀了金丹初阶吗?”

    “只要足够小心,暴起发难的话,问题不是很大,”季不胜傲然回答,“我主要考虑的,是能不能一击得手,如果拖得久了,对方有金丹来援,那就比较棘手了……不过脱身没问题。”

    孤月真人的眼珠一转,“那么……你我合作?”

    “当然可以,”季不胜点点头,两个金丹埋伏一个金丹,成功的几率就大多了,“不过孤月前辈,你帮我杀的是金丹初阶,我帮你杀的是金丹高阶啊。”

    孤月真人点点头,“是这样的,不过……那又怎么样,怕了?还是想提条件?”

    “怕倒不至于怕,”季不胜轻描淡写地回答,他也是个极为桀骜的家伙,“也不想提条件,但是我冒的风险相对比较大……那次援手之恩,我算还了一半成不成?”

    “说什么还一半?”孤月真人笑了起来,“当时我就没指着让你还……这样吧,只要你配合了,不管能不能杀得了金丹高阶,这点因果就算了结了。”

    双方本来就有些人情在里面,季不胜的心里也明白,以太清对冯君的态度,孤月真人有大概率不会拖冯君后腿,他刚才的小心,不过是修仙界里该有的谨慎。

    现在既然说开了,他也不会怀疑对方说谎,于是低声商量,“咱们再赶五百里路程,然后用飞舟飞行?”

    飞舟赶路的动静太大,距离白砾滩远一点再飞,这么操作比较妥当,毕竟谁也不能保证,白砾滩周边有没有阴煞派或者十方台的探子。

    尤其是十方台,他们交游广阔,又相当有钱,雇些人在周边监视,实在是太正常了。

    金丹真人的神识很厉害,但是小心一点,终究不是什么坏事。

    两人瞬闪出去五百里,季不胜取出了飞舟,他的飞舟也是特快的那种。

    不过孤月真人一摆手,示意他等一等,然后看向身后,轻笑一声,“出来吧,别闹得大家难看……最好老实点,我这小友脾气不好。”

    “咦,”一声轻咦传来,说话的人居然在百里开外,“孤月道友的感知能力很厉害呀。”

    “我去,”孤月真人是相当地无语,“夏真人怎么也来了……你不是应该在白砾滩吗?”

    “你俩也应该在白砾滩呀,”说话间,香风一闪,一道人影已经出现在了他俩身前,不是夏霓裳又是谁来?

    也只有强金丹,才敢深更半夜孤身在野外晃悠——起码白砾滩周围危机四伏,换个素淼那一种的,还真的未必有这胆子。

    三人交换个眼神,孤月真人试探着问一句,“你不会……也是想去十方台吧?”

    “十方台都对我赤凤的荣勋和金丹下手了,我为什么不能去?”夏霓裳理直气壮地反问一句,然后又试探着发问,“你俩……也是去杀真人的?”

    季不胜只能苦笑了,“这个……感觉真人马上就不够杀了。”

    “十方台又不止五个真人,”夏霓裳不以为意地回答,然后孤月真人,“孤月前辈这是……打算请冯君推演凝婴吗?”

    “怎么可能?”孤月真人笑一笑,“十方台哪里来的元婴?你要说晴远真人,他已经进上界了……我也杀不了元婴,这个毫无疑问,倒是霓裳道友打算杀什么阶位的金丹?”

    “冒犯我赤凤,肯定要杀个金丹高阶了,”夏霓裳轻描淡写地回答,“正好执掌也要冲击金丹七层了,破境之前帮她推演一番,也是我这个太上的心意……组队不?”

    她的神识相当强悍,连阴魂大佬都极为忌惮,所以她不但发现了季不胜悄然离开,也发现了孤月真人衔尾直追,所以毫不犹豫跟了上来。

    然后她感知到两人汇合了,所以也就猜到,这俩估计是要合作了——毕竟这两人都表示出了对十方台的厌恶,在此基础上,应该有相同的目的。

    目的是什么?这简直不用猜的——两人要组队杀金丹。

    单个金丹,基本上不可能杀死金丹,金丹杀出尘期都未必能如意,何况是金丹杀金丹?

    夏霓裳原本是想着暗暗尾随,她对孤月真人也比较戒备,但是真没想到,自己会暴露。

    当然,这可能是孤月真人在诈她,不过这真的无所谓了,金丹杀金丹真的很难,除非是那种死战不退的情况下,否则基本上不可能。

    夏霓裳想杀的还是金丹高阶,那就最好找人组队,此前她还考虑此事该如何操作——毕竟赤凤在白砾滩只有三个金丹,离开两个的话,这里的保卫力量就太弱了。

    而且,她们虽然都是同门,但是组队杀金丹这种事,说出去也不太好听,毕竟多欺少是一种无能的表现——单挑就赢不了吗?

    但是做为赏金猎人的话,跟其他金丹组队就不会被人笑话了。

    这里要划一下重点,哪怕是做赏金猎人,夏霓裳最好也是跟其他势力的金丹配合,如果是赤凤内部金丹组队,依旧是无能的表现——这不是赤凤发的悬赏,而是天通的悬赏。

    所以,哪怕孤月不出声诈她,她都希望对方能发现自己——我也想杀金丹啊。

    “组队,”季不胜的嘴角抽动一下,然后看一眼孤月真人,“孤月前辈也想杀金丹高阶。”

    目标远大一点,当然是好的,但问题是……十方台就特么一个高阶金丹啊。

    十方台五金丹,一个高阶,两个中阶两个初阶,就这一个高阶,让你俩谁杀呢?

    夏霓裳的眉头微微一皱,旋即又笑了起来,“孤月道友也想杀高阶?”

    “没办法的事情,”孤月真人无奈地表示,“一个老友的子侄,金丹七层上不去了……十方台的供奉,应该还有金丹高阶。”

    十方台的五金丹,那是在册金丹,加上供奉护法啥的,没准十个金丹都不止。

    不过在册金丹是最正式的,这个毫无问题,同为金丹中阶,死去的李南不在册,那就好协商——不在册的金丹做了什么事,跟门派的关系不是很大,因为门派不是公开承认。

    但是杨志鲲是在册金丹,他一死,十方台的五金丹变成了四金丹,哪怕只是为了给大家一个交待,十方台也必须紧追着不放,如果不追究的话,人心散了,队伍就没法带了。

    所以这次事件,比较严重,但是基于歧视链的存在,孤月真人是真的看不起十方台。

    他说咱俩都想杀金丹高阶,这个矛盾不是很难解决——广木是十方台的执掌,也是唯一的金丹高阶,但他们有供奉!

    夏霓裳几乎在瞬间就明白了他的意思,“那么……就是可以合作了?”

    “当然可以,”孤月真人笑一笑,然后很大气地表示,“反正总共也没几个金丹,咱们三个联手,只要能静下心来,杀四五个金丹也不是问题……隐形金丹,冯君该认的吧。”

    “冯君这个肯定会认,”季不胜对此,是相当肯定的,不过他还是有些不确定,“可是我感觉十方台的金丹,也许会超过十五个……甚至二十个,因为他们有钱!”

    众所周知,四大派的金丹比较多,五台的金丹要少一点,不过四大派的金丹,也很少能超过二十个,十方台的金丹居然也能接近二十,不得不说——有钱真好。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