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屠上人是最后加入这个团伙的,但是他真的起了别人起不到的作用。

    冯君一行人是深夜来坊市的,坊市虽然没有城墙,但是有巡执的修者。

    屠上人是天通的巡执,不是坊市的巡执,但是只凭刷脸,大家就进了坊市。

    第二点就是,他非常清楚现在这一拨操作,该找什么人,并且知道去哪里找人,“郭总巡才去职,巡执这一块,由高总管代管高总管今天不在家,他外宅的儿子十二周岁。”

    修者也是人,有外宅很正常,至于儿子十二周岁去祝贺,这更没有问题——能一男御众女的强人很多,但是也有女修敢半夜砍掉花心伴侣的人头。

    不过换给孔紫伊来操作的话,她甚至不可能知道去找高总管——能知道找总巡,都算她接地气了,事实上,她更可能的是去找管理处的元老。

    找元老有用没有?肯定有用,但是坊市这种管理体制,想成事,最好还是找具体经办人,尤其是他们希望悄无声息地下手。

    屠上人的优点就在这里,他不但知道找谁经办,还知道经办人不在的话,该找哪个代管,甚至代管不在家里住,会住在哪里。

    鸣砂坊市里能做到这一点的,真的不多,而冯君也觉得,有这个上人帮忙,似乎是找到了比较合适的攻略?

    不过在快步走向高总管外宅的路上,他还是忍不住问一句,“无瑕,你安排的?”

    听到“无瑕”两字,皇甫无瑕的脸上,有红晕一闪而过——这家伙居然这么肉麻地叫我。

    她控制了一下情绪,轻咳一声,“我哪儿有资格安排鸣砂坊市的总巡?那是元老商议的,这一点我真不知情。”

    她不知情不要紧,马上就有人来认领了,邱上人很干脆地表示,“是我跟屠上人说的,屠上人为人正直,一直也很关照我,有这样的大事,我肯定要通知他共襄盛举。”

    皇甫无瑕点点头,“邱上人做得不错,咱们九上人一起出击,打掉这个黑恶势力团伙额,已经有十个上人这么多了?”

    冯君的嘴角有点抽抽:这特么打仗真的是打经济啊,一个上人五百块!

    屠上人的脑子似乎有点轴,“人多点好办事,卢家三兄弟的能量不小。”

    高总管给儿子过十二的地方,算是鸣砂坊市郊区的郊区——这个好理解,毕竟是外宅。

    到了地方之后,跟着屠上人进去的,就只有孔紫伊。

    不多时,一个喝得醉醺醺的黑大个踉踉跄跄地走了出来,“我就是高韬,高总管就是我,今儿我高兴,有什么话呢,你们好好说我知道你们都挺牛哔的。”

    冯君等人面面相觑,堂堂的坊市总管,还是出尘三层,怎么就喝成这样了呢?

    孔紫伊是跟着他出来的,刻意跟他保持着一定距离——那种“愚蠢可能会传染”的距离。

    最后还是皇甫无瑕出面了,她沉声发问,“我们要做的事情,算是报备了吧?”

    “当然算报备了,”高总管大声嚷嚷着,舌头也很大,“别的我就不说了,太清弟子在鸣砂办事,肯来找我报备,我这个这个非常荣幸啊。”

    然后他深深地打个酒嗝,大着舌头发话,“坊市不许动手,是约束普通人的,约束不了你们,对吧?我也知道,我就是个傀儡”

    就在这时,孔紫伊冷冷地发话了,“高总管,可以约束一下自己,声音小一点吗?”

    高总管闻言,先是一怔,然后又打个酒嗝,“我这说错什么了?”

    孔紫伊转身就走,都懒得跟他计较,“既然报备过了咱们就走吧。”

    “麻烦诸位等等!”高总管的声音稍微大了一点,然后马上抬手一招,一个水球自天而降,将他淋得像落汤鸡一般。

    他浑身打个冷战,又深吸一口气,长长地吐出去,眼睛多少就明亮了一些。

    他冲着四周一抱拳,看起来神智也清醒了不少,“不好意思,小儿十二岁,我平日里欠他母子太多,喝的是不太好逼出体外的灵酒,诸位见谅。”

    “没事,”孔紫伊一摆手,淡淡地发话,“继续回去喝吧。”

    “我肯定要带路的嘛,”高总管低声发话,“万一有人阻拦,我也好喝止,否则万一有个损伤,谁家面子都不好看。”

    然后他又看一眼屠上人,“老屠,卢家三兄弟和董柳叶都在卢家吧?”

    屠上人忍不住翻个白眼,“早就告诉你了,卢老三和董柳叶已经被拿下了,卢兆山和卢兆水嘛我派人盯着呢,目前应该都在卢家。”

    “那就走吧,”高总管招出一个圆盘飞行法宝,直接贴地向前飞去。

    “且住,”屠上人赶忙飞起追了过去,坊市不许飞行之类的规定,在这一刻是无用的。

    他追上前去匆忙发话,“高总管,我们发起攻击的时间是拂晓!”

    夜入坊市,拂晓攻击,正是防止对方逃窜的法门。

    此番遇到这不着调的高总管,也真是让人头疼。

    总算还好,高总管的酒气去了一些,终于反应了过来。

    一个小时之后,大家就暗中埋伏在了卢府边上。

    卢府位于坊市核心区边缘,是个占地十余亩的独立院子,这么一块地,若是正常交易,没有十来八万灵石绝对下不来。

    院子分前门后门,还有侧门,当然,这只是为了出入方便,这么屁大的地方,真的遭遇攻击,从哪个门逃跑区别都不大。

    院子前门有两个炼气初阶守卫,卢家兄弟的排场真的不小。

    坊市夜间出入的人不多,倒是偶尔有两拨巡夜的修者走过,不过冯君等人都隐匿在黑暗中,没有惊动对方。

    等到天色终于微微放亮,大家交换一下眼神,齐齐冲了出去。

    杜问天一马当先,冲在最前方,直接杀向正门。

    炼气期守卫还没反应过来,已经被他斩杀了一个,另一个骇得大叫,“杜上人你做亻”

    话音未落,他的身子也被斩做两段。

    杜问天根本不去理会对方的储物袋,一抬手,一道无形的气浪狠狠地拍向大门。

    “轰”的一声大响,奢华的大门连带着两边的墙壁,轰然向里面倒去,一时间尘土飞扬。

    杜问天身子一闪,卷起大批的烟尘,就冲了进去,嘴里还大喊,“卢兆山出来送死!”

    卢兆山终究是多年出尘上人,虽然胡天胡地了大半夜,搂着两个小美女睡得正香,但是炼气期守卫一声吼,他瞬间就警醒了过来。

    卢府是有防御阵的,不过地处核心区边缘,安全问题基本不用考虑,所以平日里都不会开启,有几个小小的警示阵,能防止宵小夜入就足够了。

    甚至连警示阵都是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随着卢家兄弟的恶名日盛,谁会不开眼到来这里偷东西?

    不过卢家兄弟常年作恶,心里还是有点数的,防御阵虽然很少用,大阵却是经常检查,随时都可以激发。

    卢老大火速激活防御阵,嘴里还大喊一声,“老二有敌人!”

    卢老二的反应也不比他慢多少,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就冲了出来,手上还拎着一柄大斧,嘴里大骂,“谁货腻歪了,居然敢在卢家生事?”

    就在此刻,杜问天已经旋风一般冲了过来,手中一杆大枪,使得有若游龙一般。

    然而下一刻,他的一枪就被虚空挡住了——防御阵激活了。

    卢老二却是看得睚眦欲裂,“卧槽尼玛,姓杜的小兔崽子,你这是找死!”

    他拎着大斧才要冲过去,卢老大大喊一声,“老二且慢,不要中了诱敌之计!”

    他们现在是被防御阵保护着的,想冲出去简单,但是一旦发现不敌,想回来可就难了。

    卢老二也是一时气昏了头,闻言马上警醒了过来。

    他一抬手,手中的大斧指着对方破口大骂,“姓杜的小崽子,等二爷腾出手,必定屠你杜家满门,谁说情都不顶用。”

    “去尼玛的,”杜问天脸一沉,破口大骂,“小爷忍你很久了,你的话也是我要说的今天必定杀尽你卢家满门!”

    “是吗?”卢老大冷笑一声,他一抬手,向天上射出一支响箭,然后狞笑着发话,“不是随便什么阿猫阿狗,都有资格在坊市动手的!”

    卢府地处核心区附近,巡查修者会来得很快,而且卢家兄弟在坊市里为非作歹这么久,怎么可能没有利益共同体?

    他相信自己这一支响箭发出,巡查修者只会来得更快。

    不过他也没有干等着被救援,紧接着,他奇快地弯弓搭箭,一箭射向前方的杜问天。

    卢府的防御阵比较高端,外面攻击不了里面,里面却可以攻击外面。

    这一箭也不是普通的箭,而是自带追踪的。

    杜问天连闪两下,发现躲不开,脸色一沉,才要做出反应,就见一面盾牌从斜刺里飞来,正正地挡在那一支箭的前方。

    卢老大原本也没想着这一箭能奏效,发现箭支被盾牌挡住,才微微一侧头。

    等他看清来人之后,又是一声,“杜方回看来我对你还是太客气了,就凭你们杜家,也敢对我出手,看来我兄弟在平日里,还是有点太低调了啊。”

    “若是再加上我呢?”一个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