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唐掌柜闻言,毫不犹豫地点点头,“好说,皇甫会长你说怎么做,我就怎么做。”

    冯君听到这里,忍不住干咳一声,这两位都说成这样了,他也不能一点态度都没有,“如果人手不够,可以去找战修,就说季平安的战友,止戈山主冯君说了,不让弟兄们白帮忙。”

    “你是止戈山主……季平安的东家?”很久没出声的吴上人,冷不丁惊叫了一声。

    要不说季平安这厮风头太盛,出尘上人听到这家伙的名字,都忍不住惊讶。

    其实季平安不过是个炼气初阶,出尘上人打个喷嚏都能弄死他,但是他身后的数百万战修,出尘上人也头大,没谁愿意去硬碰他——瓷器碰瓦片,划不来的。

    如果说“斩首”——假设修仙界有这么个词的话,干掉季平安真不算什么难事。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季平安是有靠的,而且这个靠山是靠战友情分维系的,干掉一个季平安,对方随时能再推出十个甚至百个季平安——都是战友。

    这才是最可怕的。

    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我是什么不要紧,我就想看一看,这卢家三兄弟怎么跟我解释。”

    灰涩会嘛,他真不陌生,卢家三兄弟什么修为,他也懒得去考虑。

    这不是他膨胀了,而是他必须要把这个场子镇住,油田附近,他不会给人任何错误的信号——这还是只有地球人才在意的油田,不服气的话,去灵石矿附近作个妖试一试?

    守护的修者,分分钟教你学做人,哪里会等你说……这是个误会?

    想创下一份基业,硬仗是不可避免的。

    冯君的内心深处,甚至觉得这一场硬仗,来得正是时候——没有硬仗,何以震慑宵?

    他是这么想的,但是吴上人彻底就扛不住了,直接跪倒在地,“冯上人明鉴,孙家子去赌博,跟我吴家半点关系都没有,还请冯上人明察。”

    潘上人冷冷地看他一眼,心说你此刻撇清,有效果吗?

    然而冯上人这一跪,跪得十分彻底,“那卢家三兄弟,本也是十方台道统,所以潘道友捏造十方台信息,却也不是无根无据……我愿为冯道友斩杀此獠!”

    潘上人听到这话,顿时就怔住了——你倒换阵营,也不用这么干脆吧?

    下一刻,他一捏法诀,就想瞬闪到二十里之外,潘家的瞬闪身法,还是相当有名的。

    然而瞬闪出去之后,他发现当地还留了半截修者的身体,上半截不在了,下半截……我怎么看着那么熟悉呢?

    下一刻,他终于知道那半截身体是怎么回事了——那是他自己的身体!

    他忍不住怒吼一声,“咫尺天涯剑……姓吴的你好狠的心肠!”

    然而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是白搭了,潘家上人至此陨落……

    吴上人一剑斩杀了潘上人,才冲着冯君一拱手。

    没有什么志得意满,他热泪盈眶地发话,“冯上人,我们苦潘家久矣。”

    哎呀,这个台词好熟悉,冯君撇一撇嘴,才待说什么,却发现吴家的族人,已经疯狂地扑向了潘家的族人。

    潘家唯一的出尘期都被杀了,潘家这些剩下的子弟不杀……留着过年吗?

    冯君看着这一片喊打喊杀声,目瞪口呆了好一阵,才点点头,“你们高兴就好……”

    说白了,吴家和孙家此前的一些纠葛,都属于常规范围内的,相互试探啦,打个架什么的,都正常,吴家有点过分,但是家里有出尘期,嚣张一点很正常。

    但是潘家的嚣张,就有点过界了,引了外人来,用赌局设计乡亲,这种东西,是个人就不能忍。

    还不等冯君发话,吴上人就跑到了孙大器那里,“大器,咱们夺了潘家吧。”

    吴上人也知道,冯君看不上孙大器,对孙家的一些应对也相当不满意,但是不管怎么说,孙家头上打着冯君的印记呢——这是不可能更改的。

    孙大器是真没反应过来,他迷瞪一下,然后看向冯君,“夺了……潘家?”

    冯君白他一眼,心说这个傻叉,你看我做什么?

    不管怎么说,他来了这里,最终目的是要保证产出,让地方上没有太多幺蛾子,而且他也准备好了用雷霆手段打击地方势力,以为后来者戒。

    现在事态发展到这一步,都不用他操心了,所以他随手一招,将两名窜逃的潘家炼气期子弟,硬生生地招得退了回来。

    这就是明确的表态了,杨上人还想带人去坊市呢,见状也是毫不犹豫地一抬手,一团火球脱手而出,直接将潘家两名炼气期烤成了焦炭,“居然敢对出尘上人不敬!”

    吴上人见到连他都出手了,也是毫不迟疑地抖手一拍,将一名潘家子弟拍成肉饼。

    景青阳见状,也冲下去大开杀戒——他是出任务的,斩杀对手是算成绩的。

    陈钧伟的反应比他慢了半拍,不过冲上前去之后,正好一剑斩杀了一名不住退后的修者。

    潘家在现场的,总共不过十余名修者,哪里经得住这么杀?分分钟就被斩杀了个精光。

    吴上人和孙大器交换了一个颜色,异口同声地发话,“召集子弟……进攻潘家!”

    为了防止意外,杨上人跟着他们离开了。

    景青阳也想跟着走,不过看一眼冯君,发现冯君没反应,终于没有继续动作——他此刻前去,固然也能有所斩获,但是也不无抢夺战利品的嫌疑,杨上人能这么做,他却不合适。

    一个家族的毁灭,能有多快?看潘家就知道了。

    三个时之后,潘家的主要战力就被斩杀一空,大批的俘虏被押了出来。

    冯君看得也很有点感慨,刚才潘上人还侃侃而谈,想要买自己的土地呢,眨眼之间,整个家族就被打落尘埃,出手的还是多年的老邻居。

    吴上人却已经将潘家密库里的收获奉上了,共有灵石三万多块,功法、丹药、兵器、符箓等无数。

    按说在修仙界,谁动手谁受益,不过吴家还真不敢把这些东西收起来——冯君还没有彻底原谅他家呢。

    冯君收起了大多数灵石,留了一万块给杨上人,功法秘籍他也全部收走了,表示剩下的东西,你们自行瓜分了吧。

    而杨上人也是个不客气的,剩下的物品他直接卷走了六成——他的生命不多了,当然要不择手段地为族人争取财货。

    不过他也有自己的说辞,“我只拿些细软,大头是那些不动产,便宜你两家了。”

    这话还真的不假,一个出尘家族只有三万多的灵石?不可能的。

    大部分的出尘家族的财富,都体现在不动产上——家族大了,各方面的需求都不会少,田土宅院只是一方面,还有店铺、货物,不如此的话,怎么养得起一大家子人?

    吴上人也没有在意他的话,而是心翼翼地看向冯君,“冯上人还有什么吩咐?”

    冯君大有深意地看他一眼,“吴上人还真是沙发果断,当断即断。”

    刚才不久,潘上人还帮着吴家说情呢,哪曾想吴上人说翻脸就翻脸。

    吴上人却是很自然地回答,“我们两家的关系,从来就没有和睦过,需要一致对外的时候,会短暂联手,毕竟人不亲土亲……”

    “但是他勾结外人坑害灯笼镇,又得罪了道友,我可不想被他拖下水,连累了吴家满门。”

    “所以说你聪明,懂得取舍啊,”冯君悠悠地叹口气,“吴道友,我还请你说句实话,在白砾滩里,你吴家到底得过些什么好东西。”

    “这个……真是没有啊,”吴上人觉得冤枉透了,当然,吴家不能说在白砾滩里一无所获,但也无非是一些灵植、野物之类的,如果拿这些说事,是对冯上人的侮辱。

    不过话说到一半,他心一横,“若说真有什么,那也就是一株驻颜草。”

    “嗯?”听到这话,皇甫无瑕和孔紫伊齐齐把头侧了过来,“你说什么,驻颜草?”

    修者在抱丹之际,可以调整自己的容貌,有些功法,甚至可以在出尘期就做到这一点,但是驻颜的丸药,还是受到女修的强烈追捧——甚至连也不少男修都很在意。

    驻颜草就是驻颜丹药的主材,草药的等级并不算多高,就是普通灵草,但是在修仙界极为罕见,偶尔会在拍卖会上见到。

    将驻颜草炼为驻颜丹,能最大地发挥它的药性,但是一株驻颜草,能炼最少六颗驻颜丹,所以吃一颗驻颜丹,真不如吞服一棵驻颜草。

    “是的,”吴上人面无表情地点点头,“我们愿意上交,还望冯上人开一面。”

    话是这么说,但是他的心在滴血,这根本不是从白砾滩上采集的,而是他父亲甘冒奇险,在无尽之海得到的。

    只不过吴家一直是只有一两名出尘期的家族,吃用也不愁,所以此物放在家族密库里,从没派上用场,现在他拿出来,也只是希望能堵住冯君的嘴。

    当然,关键是冯君的同伴里,有两名女上人,否则这草药也未必能让对方满意。

    不等冯君回答,皇甫无瑕先出声了,“先把东西拿出来看看。”

    。手机版更新最快址: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