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冯君等人一转身,就被打斗的双方发现了,虽然他很好地收束了气息,但是他身边可是还有三个上人呢,在有心人眼里,出尘上人的气息太容易感受到了。

    见他们一行人走过来,两名中年人迎了上来,都是炼气高阶。

    两人礼貌却又不失警惕地发问,“见过几位上人,敢问有何见教?”

    冯君还没有说话,景青阳先出声了,“来看看热闹,不行吗?”

    话很呛人,但是身为上人的跟班,这么说话才是正常的。

    “看热闹啊,”一名中年人笑着回答,“今天是吴家和潘家,决定一些资源的归属。”

    冯君并不想马上发作,他首先要弄明白原因,省得弄出笑话。

    有一次他在华夏坐高铁,以为被人占了座位,请人家起来,不成想是他进错了车厢,发现错误之后,他连连赔不是,那位被叫醒的老爷子不满意地嘀咕,“惊了我的觉,这怎么算?”

    有鉴于类似经历,他不愿意草率地做出决定,只是好奇地反问,“这里能有什么资源?”

    中年人看他一眼,歉然地笑一笑,却是不肯回答了。

    他这样的表现,不算对上人不敬——涉及修炼资源的事情,上人你也不能随便问。

    否则的话,哪个小家族有不错的功法,上人直接上门讨要,那不是乱套了?

    当然,冯君若是一定要找碴,也能巧立名目修理对方。

    不过现在,他也不想这么做。只是出声发话,“白砾滩这个地名有点耳熟。”

    两名中年人看他一眼,也不接话,不知道心里是怎么想的。

    就在这时,约斗又已经展开,潘家一名炼气六层,对战吴家一名炼气七层。

    炼气高阶和炼气中阶约斗,也不是不可能的,关键是要看对战双方是如何约定的。

    潘家的炼气六层相当厉害,压着炼气七层打,最后还是那炼气七层豁出去吃了对方一刀,口中吐出一道青光,将炼气六层击得胸骨尽碎,口中吐血不止。

    这种两败俱伤,应该算是平局,但是双方都对平局不满意,于是商定:这一场不算!

    潘家和吴家约定五场分高下,虽然不是生死斗,但也战得惨烈。

    双方足足打了七场,其中两场平局,最终潘家获得了三场胜利。

    吴家倒是相当光棍,一名炼气九层的老者拱手沉声发话,“恭喜潘家技高一筹,我吴家认了,不过地盘既然划分清楚了,就当约束子弟了,否则的话,那真是要不死不休。”

    “我潘家自有分寸,”潘家也出来一名老者,面色红润声若洪钟,“如不是你吴家子弟在白砾滩突下杀手,我潘家何必跟你约斗?”

    吴家的老者闻言,顿时冷笑一声,“突下杀手?亏你也好意思说,若不是你潘家子弟一路暗中尾随,我家子弟又怎么可能出手?”

    眼看这俩人又要陷入口舌纷争中,不远处猛地一个声音响起,“你们在白砾滩,到底发现了什么,能说得明白些吗?”

    两人闻言侧头看去,才发现正是刚才乘飞舟降落的一行人,里面不止一个出尘上人。

    他俩身为族老,没有参加战斗,所以很早就知道,这些人对白砾滩,抱有一些好奇心。

    所以潘家红脸老者高声回答,“这位上人,我无意对你不敬,不过涉及修炼资源的消息,我们是可以拒绝回答的,还请谅解。”

    冯君闻言,轻笑一声,“呵呵,如果我一定要你回答呢?”

    “上人这话未免霸道了!”吴家老头闻言,也生气了,“我吴潘两家是约定炼气期子弟对决,并不是说,族里没有出尘上人。”

    “有出尘上人?这就好办了,”冯君一拍双手,喜眉笑眼地发话,“那我再问一句,你们两家,各有几个出尘上人?”

    几个出尘上人?这两位听得直翻白眼,如果不是两家都只有一个出尘上人,肯定还有关于出尘期的约战,实在是每家一个上人,太宝贵了,经不起任何的意外损伤。

    潘家老者面沉似水,“这位上人,我不得不提醒你,你提的要求有点过分,修炼资源这些东西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争的。”

    冯君一背双手,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俩,“你两家有资格争,偏偏我就没资格?”

    “机缘是我两家发现的!”潘家老者正色发话,“奉劝上人,你讲些规矩,否则后果不是你能承担得起的。”

    冯君闻言,放声大笑了起来,笑了好一阵,他才擦一擦笑出的眼泪,“你们两家发现的,就是你两家的?两个混蛋白砾滩是我的土地!”

    他的话音刚落,景青阳和陈钧伟齐齐电射而起,飞到了两家队伍的后方,虚虚地站在空中,手中兵刃出鞘,显然是防止对方逃跑。

    潘吴两家人闻言,齐齐就是一愣,“你是白砾滩的主人?”

    冯君也懒得看他俩,他已经非常确定,这两家争的就是自己地盘上的东西。

    他四下扫一眼,沉声发话,“孙家的人呢?你们就是这样给我看守的?”

    人群里跌跌撞撞跑出一个青衣小厮来,不过蜕凡三层,“您您就是冯上人?”

    “是我,”冯君点点头,冷冷地回答,“我只问你一句,孙家的人呢?”

    “冯上人!”潘家的红脸老者高声叫了起来,“你可曾带了地契来?”

    冯君看他一眼,似笑非笑地点点头,“地契肯定有,不过你不配看。”

    “这我就不解了,”吴家的老者眼睛瞪得老大,气呼呼地看着冯君,“上人你也来了时间不短了,看了起码五场约战,既然有地契,为何不早说?”

    冯君的脸一沉,“你是在指责我吗?”

    “不敢,”吴家老者连忙摇头,心头却是暗暗作痛,后面五场战斗,吴家起码废了两个好苗子,还有一个要精心休养半年以上。

    冯君笑了起来,“你们愿意战,我就愿意看啊,你们惦记我的东西,我当然不介意你们多死伤几个你们打来打去,正好省得我脏了手。”

    “噗,”吴家老者被气得喷出一口鲜血,合着我们划分资源的约战,你是幸灾乐祸地看我们自相残杀?你能有点出尘上人的气度吗?

    潘家红脸老者心里却是咯噔一声,冲着冯君一拱手,“没想到是冯东主当面,此事非同小可,我潘家也是受十方台之托”

    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你少跟我扯这些,如果你不想死的话,老实说在我地里发现了什么,否则莫要怪我灭你满门!”

    地里到底发现了什么,其实应该私下问的,不过这两家把事情闹得这么大,都摆开擂台约战了,再说什么保密,也意思不大了。

    潘家老者迟疑一下,低声发话,“我能请来族中上人吗?”

    “最多只许一个人去请,”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然后又看向那青衣小厮,“你告诉我,孙家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全族都不想活了?”

    “不敢,”青衣小厮吓得连连摇头,“我可以去请家主,具体的我也不清楚啊。”

    冯君看一眼杨上人。

    杨上人心知肚明,这是冯山主差遣自己呢,不过山主的差遣,一般都是有费用的。

    就算没费用,也无所谓,不管冯君还是孔紫伊,在他身上花灵石从来不打磕绊,虽然最近他的伤势恢复得很慢,但那是他的原因,不是那两位不上心。

    甚至他的心里一点都不恨冯君,这么大的人了,是非恩怨早就看明白了。

    正经是若没有冯君,他想卖shen都无门。

    所以他凌空飞起,抬手一招,一道白芒就将小厮卷了过来,冷冷地吐出两个字,“指路”。

    原来这个病秧子,也是上人,潘家的老者和吴家老者对视一眼,心里生出了一丝不详。

    杨上人风驰电掣而去,不多时就回来了,除了小厮,身边又多了两个人,一个是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一个是中年人。

    中年人落地之后,直接单膝跪倒在地,“见过冯上人,小人有负所托,罪该万死!”

    “先说情况吧,”冯君轻描淡写地发话,“你该不该死,得由我来判断。”

    就在这时,一道青芒自远处电射而来,显然又是一名出尘上人。

    他人还未到,嘴里就大喊,“冯道友且慢,潘某来了,我有话说!”

    人影落地,却是一名英挺中年人,他扫一眼空中的陈钧伟和景青阳,然后冲冯君一拱手,等目光看到对方身后,不由得就是一怔,又苦笑一声,“四名上人,冯道友好大的手笔。”

    冯君见他也不过是个出尘二层,于是微微颔首,“你别说话,我要先听孙家怎么说,”

    潘上人闻言就是一愣,你我同为出尘初阶,你怎么敢这么居高临下地说话?

    不过,想到对方目前有四名上人,他也知道不能发作,于是目光向四周扫视一圈,大声发话,“无关的人都散了吧,出尘上人办事,休要围观!”

    就在这时,空中又是一道白影划过,落地的是一名干瘦的男人,也是出尘三层的修为。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