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就在货轮消失的第四天夜里,又是两艘货轮失踪了,这两艘都是悬挂巴拿马旗,船东一为迈瑞肯公司,一为印尼公司。

    这两艘货轮除了都是十万吨以上的巨轮,还有一个共同点——都是装载了小麦。

    加上那艘迈瑞肯船籍的货轮,已经消失的三艘货轮,上面载有的小麦,超过了三十万吨。

    一时间,所有开往印尼的货轮都闻风色变,尤其是那些装载了小麦的。

    一艘五万吨的货轮开到一半,直接转向开往澳大利亚,并且通知印尼,我打算在这里等你们接货,一个月之内,你们不来接货的话,我就原路返回。

    两艘三万多吨级的货轮,直接毁约了,宁可不做这生意,也不接类似的单子。

    又过两日,一艘一万多吨级的占城货轮,满载着大米驶往印尼,也在印尼近海失踪了,一天之后,在海底发现了货轮的残骸,船底破了一个巨大的口子,仿佛是用利剑划破的。

    白花花的大米洒满了海底,不过看起来,洒出来的大米远远不到一万吨。

    但是世界的关注点不在这里,而是在于那死去的十余名船员,发现的船员尸骸有个明显的特征——在落水之前人已经死了,明显不是溺亡的。

    咦?世界的目光,顿时就被带歪了——这是海底出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巨兽?

    迈瑞肯的几家媒体,却是认为,这些货轮遭遇了来自水下的最新武器的攻击——货轮虽然防护力差,也不可能被什么海洋生物划开十来米长的口子吧?

    更有人信誓旦旦地表示,这绝对是伊万国研发出的最新秘密武器,他们的理由是那些死去的船员,看起来像是死于次声波武器的攻击。

    反正伊万国人做事一向粗鲁,并不把人命当回事,这么鲁莽的实验,正是他们的行事风格。

    不过也有人认为,这是华夏国的最新秘密武器,至于说为什么不是伊万国——他们都穷成那个逼yang了,哪里还有钱再开发新的武器?

    反正这件事情一出,连运大米的船,都不敢开往印尼了。

    冯君也知道,自己这次折腾得太厉害了,不过前期的三十万吨小麦已经搞定了,还顺带多搞了万吨大米,所以他拍拍屁股走人,愉快地回国了。

    闪星舟这玩意儿,真是好东西,他只用了一夜的时间,就赶回了洛华。

    喻老第二天一大早起来,看到了冯君,忍不住轻咦一声,“咦,大师你终于收了神通?”

    冯君淡淡地看他一眼,“老爷子你这是什么意思,我前一阵在闭关啊。”

    在印尼闭关吗?喻老很想这么反问他一句。

    但是他也知道,自己没有制约对方的能力,只图一时嘴皮子痛快固然好,但是常被人打脸的话,老小孩也是有尊严的呀,他冷哼一声,“我劝你好自为之,不要把第七舰队惹来。”

    冯君白他一眼,却也懒得说话,老爷子现在连嘴炮都懒得打了,证明他的对策是有效的。

    吃过早饭之后,红姐带来了新的消息那个阿根廷粮商,居然又开始拿架子了。

    按说印尼做为一个人口排名第四,粮食进口排名第五的国家,进口渠道出现了问题,国际市场上的粮价应该下跌才对,但是市场这玩意儿,有时候真没什么道理可讲。

    市场认为,印尼那里已经有三十万吨粮食沉入了海底,将来还会有多少粮食沉进海底,这个不好说,不过毫无疑问的是,印尼有对粮食的刚需,这个刚需会转化为强大的购买。

    在搞清楚其他三艘船的下落之前,大家都不敢往印尼运粮食了,但是不敢运不代表不敢卖——只要你自己负责运输,我们无所谓的。

    在前四艘的失踪事故中,印尼损失了不少粮食,但是事实上,这个国家也不是款购粮,而是预付三成定金,货到再支付余款。

    所以这就存在另一个问题,那些粮商不能按期将货物运到,反而要赔付印尼违约金。

    印尼在这一波事故中,损失并不是很大,他们并不认为,这是合同里说的不可抗力。

    至于粮商们愿意不愿意赔,赔付能不能执行,在这里并不做讨论,反正有他们做模板,其他的粮商不可能再负责送货上门了——想买粮食可以,自己来运,我们不管送货。

    不服气?呵呵,那随便你啊,我们不但不送货,还要涨价——有本事你别来买。

    这一手其实非常毒,印尼想发作,奈何粮商都是通过气的,涨价是必须的。

    粮食匮乏的后果,那根本无须多说,都不用举地球上那些数不胜数的例子,只看一看无序位面就知道了,粮食稍微少一点,就是一场混战。

    阿根廷的粮商也是以这个理由,端起了架子。

    冯君却没有在意,“别理他,吊着就行了,正经是有点事情,需要你关注一下……最近附近的建设起来了,你跟任志祥说一声,尽快进场。”

    洛华庄园周遭的动迁已经完毕,纪元公司在疯狂地搞基建,按说冯君是看不上任志祥那点小买卖的,但是此人心中有大爱,他是相当佩服的。

    当然,他也是有私心的,疗养的场地一旦建起来,他不但能多一块收入,关键是能把喻老爷子请出去,老头儿天天在庄园里待着,他感觉很不自在。

    吩咐完这件事,张采歆又走过来,说凯维那边已经准备好了,只要咱们肯下订单,他们就敢生产,上一次是两千组,这一次一万组也没有问题。

    说到底,跟泥轰人谈锂电池买卖,冯君想并不是要坑泥轰人,他是想通过这个姿态向喻老表明你如果再搞那些玩意儿,我就真的跟国外合作了。

    采购锂电池,其实是最费钱的,一万组起码要花小二十个亿,而凯维敢这么应承,也算得上是有气魄了——十有是要银行贷款的。

    上一次他们是赚了点小钱,但是总共四个亿的交易额,能赚多少?

    冯君想一想,觉得花钱不该这么没节制,虽然最近又卖出去五十吨石墨烯,又能收入五十个亿的现金,但是最近花钱手笔也大啊。

    再想一想自己还可能买十万吨级的货轮,甚至是油轮,他就觉得钱更不够用了。

    所以他表示“先来五千组吧,告诉他们压力别太大,只要保持品质,以后是细水长流。”

    其实他跟雷修还没谈下一步呢,雷修倒是表示,再来十万组也毫无压力,但是没谈妥的事情,终究有变数不是?

    雷修已经搞出了灵石发电机,虽然说高性能的电池组研发起来很困难,但是手机位面那帮家伙,谁知道什么时候就能整出些古怪玩意儿?

    不过买上五千组,也就十个亿不到,哪怕是那边雷修不要这些了,无非就是砸在手里。

    现在的冯某人,亏上十个亿,算是个事儿吗?

    张采歆喜不滋滋地走了,她觉得自己能做主这么大的单子,还是挺拔份儿的。

    几天之后的一个傍晚,郑阳市突然间阴云翻滚电闪雷鸣,紧接着就是大雨瓢泼而下,就仿佛是世界末日一般,用网络术语说就是——“哪位道友在渡劫”?

    冯君喜欢绵密的小雨,这样的暴雨实在是有点不友好,不过近一个多月,郑阳就没有下过雨,有雨总比没雨强不是?

    所以大家都跑进屋里躲避瓢泼大雨,冯君却是待在他做实验的那块地方,也不运气护身,任由大雨将他浇成一个落汤鸡。

    大雨下了一个小时——不可能下得更多了,否则大家要到郑阳来看海了。

    但是雨也没有停,只是小了一些,开始细细碎碎地下着。

    冯君的身被浇得透湿,感觉有点不舒服,于是运气于身,身上顿时冒起了腾腾的白烟。

    不多时,身上的衣服就被烤干了,干透之后,他又收起了内气,任由细密的雨丝再次打在身上。

    人就是这么奇怪,饿的时候想食物,食物丰盛的时候,就想减肥了。

    浑身衣服干透之后,冯君就又想淋雨了。

    在细碎的雨丝的浸润下,当他的衣服再次变得潮湿,他还不忘看天一眼,嘴里轻声嘟囔一句,“这个节令,不该是强对流天气吗?怎么会变成延绵的小雨?”

    在他的印象中,夏天的郑阳很少有这种令人舒爽小雨,多半都是狂风暴雨。

    他正琢磨这雨水,红姐打着一把伞走了过来,笑眯眯地发话,“我又联系到了八万吨小麦,粮库里转出来的,只不过他们让咱们自提,有兴趣没有?”

    “当然有兴趣,”冯君笑着回答,然后站起身来,抬手抹一把脸上的雨水,“你去提?”

    “我可弄不过来,”红姐笑着摇摇头,“还是你去走一趟吧。”

    冯君皱着眉头摇摇头,“我实在有点分身乏术,你和梅老师走一趟吧,对了,我再把沈青衣也派过去,她驾驭飞行法器的本事还是不错的。”

    他在手机位面连连杀人越货,着实抢了不少储物袋,其中也不乏飞行法器,他不会给沈青衣光阴梭,也不会给她闪星舟——倒不是舍不得,主要是闪星舟实在太小了。

    他拿了一件类似于莲花的飞行法器,找到沈青衣,如此这般地交待一番。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