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冯君恨不恨这个二叔呢?真谈不上恨,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见过的太多了。

    说到底,当初他想得到那个数字,也以为对方算是亲戚,然后他懂了,你不把我当亲戚,那算我不识好歹乱攀了,但是以后,也别指望我把你当亲戚。

    后面还有点小花絮,那个单子他就没再跟了,大部分原因也是这个二叔——这位当时是总经理助理,人家都不待见他了,他再跟这单子,不是自找没趣吗?

    这件事他早就翻篇了,但是见到这位,心情也不会很好。

    不过既然回来一趟,他当然不想给老爸老妈添堵,所以这事儿……继续翻篇吧,反正父辈的交情是父辈的,他的交情是他的。

    说句实话,他如果真的记仇的话,像二叔这种货色,他只要放出口风去,有的是人帮他出手——现在明白他的能力的人,大部分都是想讨好他而无门。

    不是亲戚了,也不一定要做仇家,就此错过也挺好……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当然,老爷子想照顾二叔,也由老爷子去,他也不会阻拦。

    所以他只是浅浅地笑着,连一句“我没记仇”都懒得说。

    张君懿则是认真地表示,“当时小君拼搏得很辛苦,有什么苦处都不跟家里说,二弟你真该帮助他一下的。”

    她这话说得不重,态度也和蔼,但是冯君为什么佩服自己的老妈?就是因为老妈在这方面的说话和办事能力,真的太厉害了,一句话就说得二叔满脸羞愧。

    当然,如果她只是一个普通杂货铺的老板娘,旁人听了这话之后,也不过就笑笑而已——没有让人敬畏的实力,你再会说话也没用。

    但是现在,她的儿子是冯君,这就大不一样了,她说的话值得别人用心揣摩。

    呵斥不重,但是有明显的不满。

    所以二叔只能苦笑着点头,“大嫂批评得对,我当时太计较自己的难处了,就忽视了。”

    张君懿看了他一眼,撇一撇嘴,懒得再说话了,其实她对此人的不满,还超出了冯君的想像,没错,这就是一个母亲对儿子的感情。

    只不过,既然是夫家的亲戚,她点到为止就好了。

    冯文晖在这一点上,真的就不如她,他很大度地笑一笑,“男人嘛,不摔打怎么能成气候呢?浴池我也交给你去做了,钱肯定亏欠不了你的。”

    合着二叔此来,还是拿下了浴室的修建。

    这可不是别墅里的那几个卫生间,而是可以对外经营的大型浴室,有温泉泡澡——其实就是热水浴池,还有桑拿之类的蒸房,甚至还有露天温泉浴池。

    在深山老林玩这个的,真的少见,但是冯君觉得,在这里搞个游泳池,真不如搞一个大澡堂子,父母亲年纪都大了,到了注意养生的年纪了。

    至于说游泳池?有啊,冯文晖表示自己挺喜欢游泳的,冯君说冷水池子就是了——您要是觉得十米的距离不够,那旁边挖个二十五米长的池子总可以了吧?

    反正朝阳这块山地,就是冯家三口人商量怎么折腾。

    冯文晖还真的搞了一个二十五米长的冷水池子,还是露天的,冯君觉得三米宽就够了,不过冯爹表示,没有五米宽,那就没感觉——连个比赛的对手都没有。

    张君懿表示,没对手就没对手吧,大不了在终点安个水阀,这样的话反而更像河流了——我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游到终点!

    所以二叔接下的这个澡堂子,预算也有两千多万,因为他来自羊城,理念比较新颖,还能适度地提出合理化建议,冯文晖就觉得,这钱给谁挣也是挣,照顾了自家人吧。

    冯君就只参与了规划部分的讨论,至于后面具体定型、招投标、付款什么的,他都根本没管——老爸老妈想怎么操作,由他们去吧。

    二老这辈子活得有点憋屈,儿子也没啥大本事,找不回来那些憋屈——那是大乘期才能考虑的,但是总得让您老两口感受一下,什么叫扬眉吐气,什么叫一言九鼎。

    至于老爸愿意把工程给谁——您开心就好了!

    其实他也不认为,谁能占了老爸老妈的便宜,老妈的大局观非常好,至于说细节……冯文晖做了一辈子小买卖,谁能在细节上坑了他?

    说到底,他老爸老妈合作,还真的是双剑合璧天下无敌!

    只不过在此之前,老两口都没有得到过这种证明自己能力的机会。

    不过总算还好,儿子帮你们争来了机会。

    对于这一点,冯君是有一点小小的自傲的,至于说二叔可能在这个项目里赚不少,他也真的无所谓,老爸老妈开心就好了——了不得五六百万的事,多收一个癌症患者就有了。

    二叔却是犹豫一下,看冯君一眼,小心翼翼地发话,“大哥,5g信号覆盖的事儿,咱们也得说一说呀,这个很重要,将来能实现对6g的无缝连接,是物联网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个我不懂,”冯文晖很干脆地回答,“你跟小君谈。”

    5g的覆盖和6g纳米天线?冯君虽然是文科僧,也能提出无数的问题来。

    不过非常抱歉,他连提问题的兴趣都没有,他只是笑一笑,“我也不懂,老爸你谈吧。”

    但是二叔接了澡堂子的活儿也有一阵了,非常清楚自己这个大哥是怎么回事——说到底,整个这一片山,都是大侄儿买下来的,大哥花的钱,也都是大侄儿给的。

    甚至大哥都不想花这么多钱,但是大侄儿给了,一片孝心,大哥也不能拦着不是?

    像他现在提的这些,必须得大侄儿点头才行,否则的话,不管大哥有没有这个支付能力,这么大的投资,大哥就不可能冒这么大的风险!

    所以他看向冯君,“这里面的情况呢,我得跟你仔细说一说,涉及到很大的投资。”

    “你不用跟我说,”冯君一摆手,淡淡地发话,“跟我老爸说……好吗?”

    二叔就觉得有点头大了,他无奈地一摊手,“但是你老爸不懂啊……这不是知识结构的问题,而是你更年轻,更懂得接受新鲜事物。”

    冯君也笑一笑,“你还是跟我老爸谈吧……说句良心话,我真的没有记恨你,对我来说,你就是外人,我老爸愿意认你,你跟他谈多好啊。”

    二叔觉得胸中有一口闷气,不吐不快,“我是你的长辈,对吧?当时我做得不合适,现在也道歉了,对吧?那我现在想跟你谈点事,你怎么就这样呢?”

    “二叔你这话,我就有点听不懂,”冯君摸出一根烟来,也没敬二叔,自顾自地点燃,然后偏着脑袋发问,“怎么,二叔你混的很开……我老爸不配跟你谈事?”

    “小君,”嘎子他妈发话了,“好好说话,你爸妈都在呢,轮不到你说长辈!”

    她这话还真是好心,朝阳……或者说云园地界,都是这风气,敬老!

    只要有长辈在,小辈说话你得有分寸——不是不让你说,太过分的不能说。

    这么怎么说呢?有人说是陋习,但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长辈的话,也许不能听,但绝对不能不听!

    “何娘,我没别的意思,”冯君笑着一摊手,嘴上还叼着烟,“我让二叔跟我老爸说了,是他非要跟我说,您不能赖在我头上……当然,嘎子脾气肯定比我好。”

    二叔也没办法了,其实他心里相当地后悔——早知道这小子能发展到眼下的地步,当初他松一松手,留点人情,现在可不是会好得多?

    不过话说回来,当时他是真没把冯君放在眼里,只当那就是个乡下亲戚了——95毕业怎么了,那算个毛线,老子中专毕业,当时手底下起码三个95,还不是得乖乖听我的?

    很多人不喜欢“跟红顶白”这个词,但是同时,大多数人都在这么做。

    不过这个时候,他也不会再客气了,那真的没用——还是说生意吧,“这个覆盖,在这十几平方公里完成,起码要两个亿,这笔钱……我大哥怕是拿不出来。”

    两个亿是往少里说的,当然,这是以后这里开发得很好,才有的估值,现在的估值两千万都不值,只是想着以后万一这里是大热的风景区了,那就根本不是钱的问题了。

    二叔认为这里有大热的潜力,山清水秀风景优美,虽然偏僻了点,但是路修得很好啊。

    现在投资两个亿,将来没准能回收十个亿。

    当然,最关键的是,自己组网和运营商的组网,概念是不一样的,自己组网的话,设备设施都是自己投资,运营商组网,那就没一般人什么事了。

    而现在这十几平方公里之内,是冯君说了算。

    他可以自己组网,引入运营商来投资也可以。

    但是在二叔看来,他真心实意地建议——这网络要拿在自己手里,5g6g大有可为啊。

    就算混得再不好,你把网络铺设开了,将来只要你这旅游景点还有可取之处,有人流量,自然会有人买你的基础设施。

    他现在唯一可虑的就是:侄儿你得先把网络架设起来。

    你要没有可卖的东西,那我们怎么操作啊?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