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十方台一开始还没什么反应,他们悬赏冯君是中灵,不比“杀一人救一人”强?

    但是能跟天通做生意的,又有几个含糊的?还是有大批人通过传送赶来。

    十方台坊市的秩序也随之大乱,时不时就有人死于非命,哪里还存在什么“坊市不得动手”的说法?

    其实这一场混乱里,冯君的杀一人救一人悬赏,并没有多大的用处——他的号召力真的能大到这样的程度,阴煞派起码要邀集五十个金丹来杀他,而不是五个。

    最关键的因素……当然是天通商盟,天通相当于是用自己的信用,给冯君兜底了,一个超级大的商盟,影响力实在太大了,而且大家都知道,天通和十方台不对付。

    这场混乱的开端,主要是由散修引发的——天通对散修是一视同仁的,而十方台虽然也做散修的生意,但是他们的定位是“五台之一”,先天就带着傲慢。

    后来的事实也说明,天通的影响确实很大——很多人把炼气期头颅带到天通,都换成了灵石。

    要不说口碑什么的固然很重要,但是选择一个好的平台更重要。

    简而言之,混乱发生得很快,一步一步地不受控制,甚至有人开始在坊市里抢劫。

    十方台对此展开了暴烈的镇押,但是更惨重的死伤,也出现在镇押行动中。

    简单来说,能从天通听说悬赏,并且敢传送到十方台的修者,多是胆大妄为、修为高强之辈,其中炼气期极少——小修连传送费都出不起。

    十方台负责平乱的小队,基本上都是出尘上人带队,甚至不止一个出尘上人,这个时候,猛地冒出一个人来,砍了出尘上人就走,基本上很难防得住。

    甚至有一个出尘上人组成的散修团伙,派了一个出尘上人,诛杀十方台一名上人后转身就跑,结果后面七八个出尘上人衔尾猛追,直接追进了困阵里。

    然后一名散修向困阵里释放奇毒,将所有上人部放翻,每人砍个人头,都还有富裕。

    再加上这些上人身上还都有储物袋,这一场战斗的收获,真的是……美滋滋。

    虽然十方台延请的客卿比较多,也架不住这么杀,仅仅这七天之内,死去的真传上人就有十一个,要知道,十方台的真传上人,总共也才两百多。

    而现在十方台坊市内,出尘上人也有两百多,要说都是来猎赏的,那肯定不可能,但是要说有一半是来浑水摸鱼的,那绝对是算得少了。

    十方台可以把所有的出尘上人都抓起来——金丹尽出的话,他们有这个能力。

    但是……他们本来就是做生意的,要讲人脉,这么一搞,岂不是把人气折腾没了?

    最坑的是什么?十方台坊市里,还有其他四派四台的弟子,比如说青罡派,固然是有自家的青罡坊市,可是在天通总部、十方台坊市这些商业中心,也都是要派驻人手的。

    撑到前天,看到有太清和赤凤派的弟子组队前来,十方台再也顾不得别人笑话了,直接关闭了传送阵,还将两派弟子监视了起来。

    亏得是两派一起来的,如果是单独一派过来,十方台都可能直接把人抓起来。

    两派过来,那就真的不敢了,哪怕每一派都只有七八个出尘,十来个炼气。

    十方台很羞涩地把传送阵关了,但是问题依旧没有解决,有人传送到附近,然后又飞过来——总不能把坊市也关了吧?

    于是十方台又想到一招,以散修制散修,散修里终究也有跟十方台走得近的,于是再搭配几个嫌疑不大的,在十方台坊市外围布防,检查往来的人。

    距离最远的,已经派到了五十万里外,可见他们有多么被动了。

    不过这两艘飞舟放出这么远,负责的范围也很大,类似的队伍一共也才三支。

    根据这些人交待,从五十万里外到十方台坊市,中间起码还有两道关卡,第三道关卡就是临时增加的入坊市关卡。

    一般而言,这个位面的修者还是很有骨气的,但是一下见到三个金丹,吓都要吓死了,于是将自己知道的,统统都倒了出来。

    只要稍有犹豫,他们绝对不怀疑,对方会痛下杀手——没准还会波及家人。

    再说了,你不说就完了?人家不会搜魂吗?

    三名真人听完之后,季不胜忍不住叹口气,“看来冯君真没算错,这悬赏还就是得天通来做,搁给其他三派四台,都做不来的,起码引不起这么大的混乱。”

    他这是实话实说,也不怕得罪了谁,不过孤月真人就觉得脸上有点挂不住,虽然不至于迁怒这金丹初阶,但不做声是一定的了。

    倒是夏霓裳点点头,“我赤凤出手的话,确实不可能有天通这么……混乱。”

    赤凤出手,当然就是强压了,反正坤修里从不缺性格暴烈的。

    孤月真人这才说话,“早知如此,真该让他们再晚悬赏两天。”

    三个金丹自顾自地聊天,一点都没把眼前二十多个修者放在心上,但这些人听得是肝胆俱裂,有人连根脚都报出来了——赤凤的金丹?

    完了,肯定要被灭口了,不过这么死的话……估计不会连累家人吧?

    这些散修里,很有一些是出尘家族的,其中更是有一人是金丹家族的上人,但是刚才知道对手是松柏峰的,谁都没敢报家族。

    现在他们知道,对方是冒充的了,但是来头……似乎更大了,更没人敢报家族名了。

    季不胜终于将目光看向了这些人,“处理掉他们,小心一点,估计能混进去。”

    终于有人战战兢兢地发话了,“这位真人,我族中有一坤修,入了赤凤山门,还望垂怜一二。”

    没办法了,再不说就要死了,只能碰一碰运气了。

    夏霓裳果然是金丹巅峰的气度,根本不问那坤修是谁,就很干脆地点头发话,“行,我做主放你一马,能帮我们混到坊市外围吧?”

    这位正是刚才拦截季不胜的出尘中阶,他没命地点头,“可以,我会努力的……三位真人是不想惊动十方台,对吗?”

    “你这不是废话?”孤月真人白他一眼,“不是担心对方金丹逃逸,我们早就强闯了。”

    卧槽……那出尘中阶听到这话,下巴差点掉到脚面上,“是是是……是来猎金丹的?”

    其他人听得也是面无人色,虽然大家基本猜到了,这三名真人不怀好意,但是听到对方亲口承认,是来猎金丹悬赏,终于有人忍不住尿了裤子——知道这种秘密,还活得了吗?

    不过也有聪明的,一名炼气高阶果断表示,“真人,我有妙法可抵达坊市外围。”

    “我也有”,“这艘飞舟是我的,我联系最方便”,“真人别信他的,他有兄弟在十方台”……一时间,各种声音此起彼伏。

    三名真人也是有点意外:用冯山主的话说就是……好强的求生欲啊。

    还是季不胜反应最快,他近些年一直在四下巡查,不像那二位没事都窝在洞府里闭关,他沉声发话,“不许聒噪,否则后果自负!”

    接着孤月又出声了,“有我太清弟子的亲属没有?”

    他终究是好面子的——一如追究冯君为什么不把悬赏挂在太清一般,心说夏霓裳你敢亮名头,难道我不敢吗?

    其实他这是又想多了,夏霓裳报名头,主要是因为十方台跟赤凤的死对头联手,侵犯赤凤的利益,她不怕亮出名头,明白告诉对方:我收拾你,是你先不地道。

    “我我我!”一名出尘初阶叫了起来,“我一个堂侄,入了太清空行峰,师尊是谢轻云。”

    “糊涂!”孤月真人闻言,狠狠地瞪他一眼,“谢轻云都得了冯君的好处,你瞎起什么哄?”

    骂归骂,这出尘初阶居然是一艘飞舟的主人,这事儿就好办了,留下了两名两派的外亲,再加上那名自告奋勇的炼气高阶,其他人……

    季不胜叹口气,摸出一个灵兽袋来,“自觉点,别抵抗……你们得感谢冯君,他不喜欢我们杀戮散修,储物袋都交过来。”

    话都说成这样了,谁敢反抗?那两位是来自太清和赤凤的真人,拿灵兽袋的这位张嘴闭嘴就是“你们散修”,估摸也是四派五台中人……算了,不用想那么多,能活着就不错了。

    有了三个内应,这事儿还真的好办了,收起了一艘飞舟,驾驭着另一艘飞舟,冲着十方台坊市速驶去。

    路上果然遇到了两道关卡,也是游动的飞舟,不过这边回答说,我们是接到了坊市的通知,回去处理意外的,对面就不再追问了——都是被征调来的散修,做做样子就足够了。

    熟悉的人、熟悉的飞舟,还能再问什么?问十方台如何调度吗?

    用了一天半的时间,飞舟终于在距离坊市万余里的地方降落——再往前,就可能碰到游动哨了,能在这里游动的修者,基本上就是十方台的铁杆了。

    这三人也被季不胜装进了灵兽袋,不过他们还是千恩万谢。

    因为他们知道,自己终于是捡了一条命回来,至于那个出尘中阶表示,自己本来也是想来猎取赏金,却被人强行征用去巡查,三名真人根本懒得理会,你能活着就不错了。

    (第一更,贺萌主驴老哥,双倍期间大声召唤月票。)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