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当华夏人听说,那个神奇的癌症护理中心,在国外都引起了轰动,少不得又来一波吹嘘,什么“厉害了我的国,球独一无二”、“外国网友齐呼:必死绝症被华夏攻克”。

    这种震惊体的作者,都深谙吸引眼球的真谛,遇到可能触线的东西,绝对会含糊其辞地混过去,所以最后就是:其实没啥细节……写细了绝对发不出去。

    而喜欢这些文章的网友,跟混围脖的网友重合度并不高,相关部门也就没在第一时间发现这些浑水摸鱼的家伙——真是可恶的标题党。

    最后还是外教部捅破了这这层窗户纸:有国外友人想了解一下,咱们的最新癌症治疗手段,以便决定是否尽快进行治疗。

    可以想象得到,能向外教部提出类似要求的,绝对都是“华夏人民的朋友”,否则人家就不走外教部了,民间往来也能达到这个目的。

    但是这些人算朋友,也不能走特殊口,洛华的费用大降,组织渠道里来的人也大增——很多人此前达不到标准线,费用的标准下降了,达标的人就多了。

    除了相应专业的有功人员之外,目前其他行业也在争取进入的指标——造航母的有功,我们修地铁的就不值一提吗?

    说到底,五百万这个标准,能承担得起的人太多了,别说公款了,自费都无所谓,但是最坑的就是洛华根本不接受别人的报名。

    因为这个,想找洛华茬儿的人多了去啦,有点小权力,就想对洛华吆五喝六,但结果就不用说了,所以对他们而言,通过组织渠道进入护理中心治疗,是比较方便的。

    对大多数体制中人来说,通过道门各脉推荐到洛华来,不是一个好的选择。

    ——你悄无声息地进寺院烧两炷香,一般不会有人管你,但是公然通过道门的引荐去治病,这就不合适了,组织上想装看不见都不行,那么问题就来了:你到底信仰啥呢?

    林美女就前来跟冯君交涉了,冯君也懒得出门见她,“高强,把你对讲机给她用一下。”

    林美女通过对讲机表示,有些外国友人想知道你治疗癌症的机理。

    冯君表示,我不治疗癌症,我们只是用心护理癌症病人,然后他们就好了。

    林美女也知道,这家伙绝对不肯背负“非法行医”的罪名,更不愿意分享相关经验。

    其实她隐约猜到了,这种护理极有可能跟修炼有关,外人想学都很难,所以洛华并没有兴趣申请专利,更是拒绝跟其他医生交流。

    所以她退而求其次,说那些外国友人想走组织渠道之外的指标,希望他能给与照顾。

    “我从来不照顾外国人,”冯君回答得很干脆,“华夏人我都治不过来,哪儿有那个时间给外国人治病?而且我还收高价,一个人一亿美元。”

    林美女对这事还是很清楚的,“你好像只收了理查德两千万美元。”

    “那不一样,他给华夏修了多少希望小学,他对外宣传了吗?”冯君理直气壮地回答,“我觉得这才是华夏人民的朋友,你们嘴里的那些‘朋友’……呵呵,你们自己信吗?”

    林美女据理力争,“应该是你收华夏人多少华夏币,就收外国人多少美元……理查德那时,你收每个华夏人一亿华夏币,所以现在,你应该收五百万美元吧?”

    “我说,咱胳膊肘不带往外拐的,”冯君笑着回答,“你尽帮外国人说话了,这么着吧……一个人两千万美元,这是底线了,反正这点钱,对于外国人来说不算什么。”

    这话有点扯淡,近些年华夏人出国游,别的国家的人都觉得华夏人特别大款。

    但是冯君认为,世界七十五亿人,华夏的人口不到五分之一,在剩下的五分之四里,绝对有钱的人并不少,两千万美元是底线,不能再降了,否则会大量挤占华夏人的指标。

    “倒是这样,”林美女认可他的说法,“能称得上华夏人民‘朋友’的,肯定得有点影响力,有点硬实力,这次就有不少中东的土豪咨询,出这点钱问题不大。”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发话,“那就通知他们,下一期过来接受治疗?”

    “你想什么呢?”冯君听得就火了,“下一期名单已经出来了,让他们老实报名,排队去。”

    “你没搞错吧?”林美女也急眼了,“人家出两千万美元,换不来个加塞?你这儿听说一亿元华夏币就能加塞了。”

    “华夏人和外国人,那能一样吗?”冯君懒洋洋地反问,“这是华夏人加塞的价格,是排队普通人的二十倍,外国人加塞,起码四个亿的美元……还得看我的心情。”

    “拜托了我的陈老大,”林美女哭笑不得地发话,“你那推荐指标,都在道门各脉手里,你的意思是说……让那些中东土豪,去道家烧香?”

    “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原本是一家,”冯君慢吞吞地回答,“囿于门户之见,不想去道门烧香就算了,不瞒你说……我自己都算道门一脉。”

    “想让我道门一脉帮着护理,还不想给烧香……我说,你们有想过我的心情吗?”

    林美女总觉得他说得哪里有些问题,自己却又挑不出毛病来,“可是宗叫信仰应该自由的!”

    冯君悠悠地回答,“道门允许别人来拜,这不叫自由吗?打个颠倒……你试一试?”

    林美女沉默一阵,带着哭腔发话了,“你别故意为难我们好不好?”

    “行,我不为难你了,”冯君很干脆地回答,“你们渠道内的,我只收治华夏人,你们渠道外的,必须经过道门推荐……你可以跟任何人说,这是我的规矩。”

    事实上,林美女把事情想得严重了,她跟别人一说,洛华是道门的支脉,必须要通过其他道门推荐,才能排队接受治疗,那些外国友人大都表示理解。

    然后太白山的冯执掌打来了电话,说有外国人在他那里上香了,还布施了十万美元,希望得到推荐名额,问他该怎么办。

    冯君听得就笑了起来,“你堂堂玄德洞天,就只值十万美元?”

    “我肯定也觉得少啊,于我太白山身份不符,”冯执掌闷声回答,“他还承诺,给靠前的推荐,还能布施一百万美元,但是我想……咱堂堂华夏,要不要这么小家子气?”

    “本家,我这就要批评你了,”冯君干咳一声,“人家有钱,就让人家花嘛,咱们现在算人均的话,还是发展中国家,要是算历史人均的话……还远远没有脱贫,你一个穷鬼,装什么土豪?”

    “这一百万我肯定是要收的,”冯执掌表示,自己其实也是很强硬的,“但是收了这一百万,要不要给他排个靠前一点的号?”

    “上了香收了钱,你按规矩排号就对了,”冯君淡淡地表示,“人人生而平等,他有机会排队,就已经算三生有幸了。”

    冯执掌犹豫一下,羞羞答答地发问,“我是觉得,劝一劝他,他有可能皈依……如果皈依了道门的外国人,有什么优惠没有?”

    “必须有啊,”冯君很干脆地表示,“普通外国人,肯给道门上香火的,护理费用是两千万美元,皈依了的,费用就是五百万……美元!你能多收到,那是你的。”

    “这就对了,”冯执掌一拍桌子,“咱就应该鼓励外国人皈依,道门要走出国门,不过,五百万美元是不是有点高?要不……五百万华夏币?”

    “切,”冯君不屑地冷哼一声,“你想啥呢?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皈依只是一种形式,不是归心,降了四分之三的费用,不少了……哪怕华夏坏人很多,我也更愿意相信华夏人。”

    “啧,”冯执掌不无遗憾地咂巴一下嘴巴,“我觉得,这有助于道门推广啊。”

    道门真的已经沉寂了很久了,大家的分析都是,此前道门前辈太在意修自身,不在意推广,“合则来不合则去”的态度,固然是道门宗旨,但也有点故步自封。

    “那他可以去推广道门,”冯君很自然地回答,“在国外建立道观,接受中土的领导……不用领导,遥尊中土就行了,只要能做出成绩来,还怕不照顾他?”

    冯执掌其实也是个文化人,虽然不是什么正儿八经的宗叫学院毕业的,但是师范大学哲学系也很牛了,他沉吟一下发话,“这不是跟国外的传教士差不多了吗?”

    冯君笑一笑,“本家啊,哲学系就是不如中文系,这两者能一样吗?”

    冯执掌沉默片刻,还是叹口气,“我知道有差别,但是感觉差别不大。”

    “差别大了去啦,”冯君笑了起来,“亏你也是学哲学的,文明的差异,你不懂吗?”

    “我们那个年代主要是学马哲,”冯执掌不以为意地回答,“黑格尔休谟之类的都是禁书,康德能谈,老庄坚决不能提……道门真的很难啊。”

    “我发现你这个人说话,抓不住重点啊,”冯君有点无奈,“这么说吧,我就问你,现在咱们华夏在国外搞了很多孔子学院,是不是也是传教士的性质?”

    (更新到,召唤月票。)

    妙书屋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