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曲涧磊的心里,其实早就有怀疑了,听到冯君似乎有承认的意思,忍不住脸色一变,“那你破坏那三处驻地,还真有这个意思?”

    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战争……不就应该是不择手段的吗?我只是在反击呀。”

    “这个……”曲涧磊无奈地拍一拍额头,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发话,“冯山主,可能你对我们这里的文化不太熟悉,收徒大典是非常神圣的一件事,涉及到门派的传承。”

    “以我赤凤和阴煞的关系,恶仗也打了不知道多少次,收徒大典也最多给对方填一点堵,绝对不会肆意破坏,因为那个后果太严重了。”

    冯君的眉头皱一皱,“你是说……我这么做不合适?”

    曲涧磊皱着眉头回答,“我想一想该怎么说……这件事没有明文禁止,但是四派五台看得极重,也可以算是底线之一,不过两峰一谷估计不会很在意。”

    “呵呵,”解超胜皮笑肉不笑地哼哼两声,“冯山主,我就说过,解家只是散修,四派五台才是传承久远的名门大派。”

    他以往的怨气,可真不是随便产生的。

    冯君点点头,轻咳一声,“我若是执意这么做的话,会产生什么后果?”

    曲涧磊叹口气,“这么说吧,具体后果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如果你对阴煞的传承下手,那么阴煞想对白砾滩下手的话,我们会很难理直气壮地保护。”

    冯君的脸色变幻了半天,才缓缓地点头,“懂了。”

    曲涧磊生怕他有芥蒂,“赤凤倒是不怕跟阴煞放对,但是如此一来……他也可能对我赤凤收徒大典下手,我们确实是有为难之处。”

    “曲真人不用解释了,”冯君笑了起来,“是我思考得欠缺了,对学生……对小辈们下手,确实也有些说不过去,我能明白你们的顾虑。”

    换在地球界,学生们高考的时候,城市里都不许鸣笛的,他总以为这里是异界,比较落后,哪曾想人家也是很在意这鱼跃龙门的机会。

    所以他能感觉到,曲真人说得还是保守了,他若真要对收徒大典下手的话,估计很多底层民众都放不过他。

    所以他很痛快地认错,思虑不周,对这一方水土认识得不足,犯了错误勇于承认,这也没什么可丢人的,更何况他还没有具体执行,只是做了点前期的准备工作。

    “不过我确实挺佩服你的,”曲真人竖起一个大拇指来,笑着发话,“你不但胆大妄为,还虚怀若谷,这两种性格,你居然能糅合到一起。”

    “我知道自己错了,你也不用再说了,”冯君不无尴尬地笑一笑,“还有别的要说的吗?”

    曲涧磊犹豫一下,看一眼筱萌,发现她没有说话的意思,只能悻悻地发话,“九煞真人向执掌确认了,阴煞本部目前还有元婴真仙。”

    这句话的信息量不大,但是味道很多。

    昆浩位面可以凝婴,但是凝婴之后就可以肉身直入上门,哪怕是四派五台之外的修者,也能感应到接引之力——不是飞升,是接引。

    一般情况下,大家就都选择接引走了,毕竟这个位面的环境,对元婴真仙不是很友好,去了灵气更充沛的地方,修炼起来也就更轻松。

    但是也有人选择留在昆浩位面,成为门派的后盾,门派遭遇麻烦之后,发出真仙一击,再被位面排斥着离开。

    真仙不能随便出手,这个位面一旦出现超过金丹的真仙之力,位面就会主动排斥你。

    当然,阴煞现在这个真仙,也可能是从上门下来的,不过这种情况比较少见,元婴下界需要付出很多的资源,而昆浩位面并没有多少宝物,下来一趟得不偿失。

    不管怎么说,阴煞的执掌说了,我派里可是有元婴的,这本身就是一种威胁。

    赤凤怕不怕呢?这个很难讲,没准赤凤还有元婴,谁怕谁呀?

    所以九煞真人主动提及自家有元婴,大概的意思就是让她转告冯君——别闹了,再折腾信不信我请出元婴出手杀你?

    “元婴啊,”冯君笑一笑,也没表现得多害怕,“真仙的一击之力,浪费到我身上吗?”

    “按道理是不可能,你才是出尘期,”曲涧磊正色发话,顿了一顿之后,他又笑了,“不过你杀了月梧和灵冰,又有金丹期的傀儡兽,倒也……倒也勉强将就了。”

    说到底,元婴真仙对出尘期出手,真的是有点砢碜,想一想前几天,曲涧磊和筱萌宁可围攻一个出尘上人,也不好意思对炼气期出手,这是一样的道理——太丢人了啊。

    冯君点点头,他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激得对方出手,所以沉声发问,“贵派执掌的意思是,打算说合协调吗?”

    “不协调也可以呀,”曲涧磊很干脆地回答,不过紧接着,他就又笑一笑,“但是那样的话,你最好进入赤凤的地盘,伺机出来报复……阴煞的元婴也没招,不过你会答应吗?”

    “那就说合吧,”冯君的眉头扬一扬,“只要交出寒魄的尸体,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这不可能的,”筱萌真人摇摇头。

    刚才那些她不合适说,只能让曲涧磊说,现在看到冯君愿意接受说合,她才出声发话,“四大派从来没有交出门人的先例,如果寒魄真的犯了该杀之罪,也是阴煞派来杀。”

    冯君的嘴角抽动一下,“大欺小,多欺少……还不是该杀之罪?”

    “那是公序良俗类的范畴,诸如勾结天魔之类的,才算必杀,”筱萌真人很熟练地回答,看得出来,她对这一套东西,研究还是很深的。

    顿了一顿之后,她又似笑非笑地表示,“而且多欺少大欺小之类的……主谋可以是别人,比如说死了的灵冰或者月梧,他可以是被蒙蔽的,自然不会有太大的责任。”

    “呵呵,”冯君心里生出一股无力感来,但是没办法,有些东西并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

    阴煞是一个超过四十万人的大型本地社团,不但有人,还有影响力和口碑,他一个单枪匹马的外来户,浑身是铁又能打几根钉?

    所以他只能表示,“那就只好江湖再见了,我可以回白砾滩,但是麻烦转告阴煞,千万不要让寒魄在外面乱跑……围杀我的五金丹,就只剩下他一个了,要珍重呀。”

    筱萌眨巴一下眼睛,好奇地发问,“那你不继续了?”

    “不了,”冯君摇摇头,他做事多少有点情绪化,当意识到自己对收徒大典出手,实在有点不合适的时候,他就不好意思再待下去了——光说别人暴戾了,其实我也不是什么好鸟。

    “别啊,这么大的声势来了,”曲涧磊很体贴地表示,“现在是说走就走,那不是表明,你怕了阴煞的元婴真仙?”

    “怕元婴真仙很丢人吗?说得好像你不怕似的,”冯君狠狠地瞪他一眼,“而且这消息还是你告诉我的,现在……你又来嘲笑我?”

    看他俩说话的语气,不明白的人会以为,他才是金丹初阶,而曲涧磊只是出尘中阶呢。

    但是曲真人还真没生气,冯君对他有恩,这是其一,其二就是,他估计自己和筱萌加起来,也打不过冯君,所以他笑着回答,“再刷几个出尘上人的人头嘛……反正来都来了。”

    “没兴趣,”冯君摇摇头,“杀出尘对我来说,已经没啥挑战性了……当然,有些出尘还是不好杀的,这个我认可。”

    说到这里,他又抬手指一指解超胜,“你俩带着他刷出尘的人头吧,我要走了。”

    筱萌真人闻言,都吓了一跳,“这就要走?”

    “现在不走,还等着仇恨更加扭曲我的心理?”冯君笑一笑,站起身来,然后看向解超胜,“忙完之后,记得去白砾滩报到……记得,是三十年。”

    解超胜赶忙站起身来,笑着回答,“你放心好了,我一定记得。”

    冯君冲着曲涧磊和筱萌拱一拱手,身形一闪电射而去。

    “这家伙,就这么走了?”筱萌的眉头微微一皱,“他不在的话,这谈判怎么谈?”

    这一次,冯君掀起天大的风波来,连阴煞的元婴都冒头了,青罡派也来了人看笑话,甚至五台的金丹来了也不止一个,然后……他就这么撤了?

    赤凤在暗地里,都打算打着冯君的旗号,狠狠地宰阴煞两刀,结果这货……就直接走了?

    “他不在也能谈,”曲涧磊就只有苦笑了,他对赤凤忠诚,对筱萌更忠诚,但是……他也欠着冯君的,“我得跟他走,还得保护他呢。”

    “我还得保护你呢,”筱萌一抬手,直接将他衣领抓住,“分辨一下气息,动身了。”

    “有外人在呢,”曲涧磊不住地挣动着,“你不留在这里,陪着夏霓裳谈条件?”

    “她金丹巅峰了,轮得到我操心?”筱萌冷笑一声,“说,往哪边走?”

    曲涧磊指了一个方向,然后两人嗖地就不见了。

    现场只剩下那个“外人”解超胜,他愣了好一阵,才低声嘀咕一句,“这是……我该去哪儿?”

    (更新到,召唤月票。)

    大数据修仙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