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帆布动,当然是有人在做一些事情。

    紧接着有人大喊一声,“船在动,船在动!”

    船确实在动,船身下的水面都在一漾一漾的。

    这个很正常,木头船的吃水线,跟铁船的吃水线能一样吗?

    不过在场的人没有觉得这是多大的事,这种环境虽然比较封闭,偶尔来一阵怪风也正常。

    有人比较负责,呼叫一下第一道门岗,“我们船进来的时候,有什么异常吗?”

    严格来说,这种藏在山洞里的码头,并不能绝对阻止外人混入,尤其是第一关。

    第一关,都是相对宽敞的地方,甚至未必能看得到码头的入口。

    第二关,才会比较严一点,这里能明确地发现码头。

    第三关就更严了,山洞里的地方并不大,想进入山洞,起码得有证件。

    不过凭良心说,普通游客的话,第一关都闯不进来,甚至未必有资格进入这一片海滩。

    山洞里的人觉得不安了,但是第一道门岗表示,“没有异常,海滩上都没几个人。”

    这一片海滩景色不错,但是真的偏僻得很,节假日游玩的人还多一些,但是能进入海滩的也没几个,就更别说过第一道门岗的了。

    所以对于今天晚上的当事者来说,其实也就是一次日常任务。

    虽然他们并不明白,为什么要把模型转移到这里,但是……也只是模型,能有多大的事?

    反正这一趟转移,花费也不少,在场的人除了军人还有当地渔民,军人也就罢了,渔民要遵守保密条款,必须给出相当的补偿。

    不管怎么说,今天晚上的任务算是完成了,大家在放松之际,就是聊天打屁,哪怕船的吃水线明显提高了,也有门岗作证——那是你眼花了。

    大约到了凌晨四点,打屁聊天也告一段落,大家都要回去睡了,猛地有人跑了进来,“这个……这个模型谁动过?”

    跑来的这位,是个技术型人才,对码头的一草一木,监控得很到位,一般也不冒头。

    “没人动过,”有人大声回答,“就是刚才有一阵怪风。”

    “不对,”这位用更大的声音回答,“不对,一定有人动过这个模型,舰桥发生了变化!”

    他指出了舰桥出现的改动,其他看守的人,多少也懂一些克朗波因特的特点,发现他说得有点道理,就说那咱们看一看,舰桥部分出现了什么情况。

    反正只是个模型而已,涉密程度算是挺高,但真没必要太过谨慎对待。

    然而,他们根本没来得及琢磨舰桥,遮盖的帆布才掀起一个小角,大家直接就懵了,有人倒吸一口凉气,大喊一声,“握草……这是有人换了模型?”

    克朗波因特号的模型做得相当逼真,连涂层都很专业,但是眼前这一艘更专业,甚至还有涂层磨损、水线以下的部分,还附着一些海洋生物。

    乍一看,这艘船就仿佛是真的一般。

    紧接着,他们就更吃惊了,“握草,还真是铁壳的。”

    那名技术人员按捺不住心中的惊讶,大声尖叫了起来,“这不是克朗波因特号,这是莱克星顿,是莱克星顿!就是那艘迈国刚刚失踪的护卫舰……”

    接下来的事情,也就不用说了,半个小时不到,几辆吉普车直接开了过来,又过二十分钟,十几辆汽车赶到,拉起了铁丝网,又有一个连队的陆战队员在此地警戒。

    小杜是在四点钟被人叫醒的,他满肚子下床气儿,但是一听缘由,他直接震惊了,“什么?克朗波因特号的模型,变成了莱克星顿护卫舰?你是不是想做精神鉴定?”

    然而对面的人表示,我也很绝望啊,但是它就是这么变了,监控录像什么的,我们也看过了,没有发现是谁操作的,就是那阵风刮过的时候,模型被调包了。

    一帧一帧地看的话,能看到调包时帆布的形状,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船身也差不多低了二十厘米,不过相对于一艘军舰来说,高低二十厘米,不是特地感受的话,也感觉不到。

    最令人吃惊的是,这个调包,大家不但没有发现是怎么操作的,甚至连嫌疑人都找不到。

    没错,事情发生之前,一直到结束,这半个小时之内,就没有人靠近过模型或者军舰。

    小杜发过火之后,又接收了很多照片和视频,用了很长时间,才确定军港里停的确实是迈瑞肯人正在满世界寻找的莱克星顿号。

    他毫不犹豫地拎起电话拨打喻老的号码,结果对面的秘书期期艾艾地表示老首zhang睡了,他最近睡眠不太好,临睡前表示,除非华夏遭到了武装入侵,否则别叫醒他。

    特么的,我睡不着了,你睡得倒香!小杜气得只想摔电话,不过下一刻,他又放声大笑了起来,真是完无法控制。

    他终于在凌晨六点呼叫到了喻老,老爷子刚起床,一边打着哈欠,一边懒洋洋地回答,“哦,这事儿我也不清楚啊,弄到了一艘护卫舰,不是好事吗?”

    岂止是一艘护卫舰?舰上还搭载着武器呢,有战斧式巡航导弹,还有反舰导弹、防空导弹……这次真的是赚大发了。

    不过小杜的注意力已经转移了,他揪着喻老,一定要其说出这是怎么一波操作。

    喻老惫懒起来,可不仅仅是让冯君咬牙,他很无所谓地回答,“魔术?那就当是魔术好了……埃菲尔铁塔都能被变没了,咱变出一艘莱克星顿算多大点事?”

    小杜气得想吐血,“那你再变一艘航母出来好了。”

    “也不是不能考虑嘛,”喻老老神在在地回答,“不过我先问你一句,变一艘航母出来,你有地儿放吗?”

    小杜也知道,自己没办法跟老爷子比胡搅蛮缠,“我就想知道,这件事情是谁做的,护卫舰上的迈军,都到哪里去了。”

    “迈军都死了,”老爷子毫不在意地回答,“至于说谁做的,你没必要知道。”

    小杜气得差点跳起来,“他们非法进入了军港,知道吗?是军港!”

    喻老的声音变得冷厉了起来,“好吧,我可以保证,他们以后不再进入军港,成吗?以后都不会再跟海军有接触了,你满意不?”

    小杜闻言,顿时就没了脾气,私自进入军事禁区,这性质确实很恶劣,他有资格要求对方交出人来,但是人家一说以后都不跟海军打交道了,他又实实在在地舍不得。

    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对海军来说是越多越好,他一心追查真相,反倒逼得人家表示,以后都不鸟海军了,这就没意思了。

    事实上,只要喻老铁下心思来庇护,谁都不可能逼他说出实情。

    冯君今天起得也早,一出门正好撞上老爷子。

    喻老见到他,先笑眯眯地伸出一个大拇指来,“厉害,佩服!”

    冯君知道他说的是什么,对于昨天晚上的偷梁换柱行动,他心里也相当得意。

    不过他还是很干脆地摇摇头,一脸茫然地发话,“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喻老一摆手,示意秘书停下脚步,自己走上前,压低了声音发话,“囫囵的护卫舰,武器装备也齐,太了不起了,你为华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顿了一顿之后,他继续低声发话,“我特别好奇,你是怎么溜进军港的?”

    冯君迟疑一下,干咳了一声,低声回答,“老爷子,我没带干扰器。”

    喻老没好气地看他一眼,“看你这点格局,这么大的事,你带没带干扰器……重要吗?对现在的你而言,证据什么的没有任何意义,真想要指证你是嫌疑人,难道不能伪造录音?”

    冯君一想,确实是这个理,于是笑一笑,“你就当它是魔术好了。”

    对于这么没有诚意的回答,如果搁在以前,老爷子少不得又得鼓捣点是非出来。

    不过喻老现在已经摆正了态度,知道该怎么对待这家伙,于是正色发问,“我再跟你敲定一件事,那些迈军的尸体……”

    冯君不等他说完,就很干脆地表示,“他们永远都找不到。”

    喻老最想确定的,就是这件事,莱克星顿已经落进了华夏的手里,不出意外的话,这艘护卫舰就是永远地失踪了,哪怕以后迈国知道了,也只能默认,或者是私下交易。

    迈瑞肯会知道吗?那简直是一定的,保密条款不是万能的,那么多人看到了莱克星顿号,现在传不出去,早晚也会传出去,所以很多时候的所谓保密,是禁止公众知情。

    说得更极端一点,保密就是不允许公开谈论,当然更无法拿来做证据。

    简而言之,这个消息早晚会被迈瑞肯知晓,但是他们拿不出证据,心知肚明却打不起官司,到最后就只能不了了之,最多暗中操作一些事情,不动声色地恶心华夏。

    但是护卫舰可以这么处理,人命却不能这么处理,迈国人一旦得知这个消息,军舰可以不要,人命是一定要给出说法的——起码得交出尸骸来。

    否则他们完可以操纵民意,肆意抹黑华夏的形象。

    冯君已经考虑过这个问题了,所以回答得很干脆——倒不信他们能去手机位面找尸体!

    喻老见他明白事理,也就放下心来,于是又低声发问,“航母也能这么操作吗?”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