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喻老一听是这个理由,也只能点点头,“好吧,按你说的来。”

    其实到现在为止,他都没有把冯君拥有海量黄金的事情说出去,他的计划简单而粗暴就是凭着他这张老脸,在各处化缘贷款。

    等事情闹大,或者真有人不买帐,他可以让冯君拿出黄金做抵押这是抵押物,进不了国库,如果分布在国各地的话,也未必能被人注意到。

    至于说冯君可能没有那么多黄金?他压根儿就不相信,哪怕丫是脑子抽了,真的是在胡说八道,他不是还有这么大一片地?庄园里不是还有玉石小楼的吗?

    事实上,他完不认为需要走到那一步,只要小家伙愿意教喻家两个人修炼,喻家完可以帮他补贴上那点亏空。

    就算这修炼也是糊弄人的,冯君治病的手段,也足以值得他花大价钱笼络了。

    当然,他认为事情不可能发展到最坏的一步,概率更大的是,冯君真的有那么多黄金。

    不过现在小家伙提出来这个说法,想要证明一下自家的身家,他也不能反对。

    五万吨小麦,差不多就是半吨多黄金,除了那些中东的土豪,一般人也没可能囤积这么多的黄金,足以小小地验看一下冯君的成色了。

    然后喻老就提起了另一个话题,“原油的事情,我也帮你问了,嗯……被人笑话了,能不能先弄点样品来?有那么几百桶就行。”

    “咦?”冯君讶异地看他一眼,“谁吃了熊心豹子胆,居然敢嘲笑您老?”

    “你不懂,”喻老郁闷地摇摇头,“来自专业的嘲笑,我难道能拿身份压别人?”

    老爷子毛病很多,胡搅蛮缠也很拿手,但是有一点好处,不喜欢拿身份压人。

    他可以倚仗身份和人脉,给你找很多哭笑不得的小麻烦,但是真要到了拿身份压人的时候,他会觉得丢人这不是说明他没理吗?

    冯君眨巴一下眼睛,明白了他的意思,说句实话,他佩服老爷子的也是这一点,“他们是觉得,地球上不会出现新油田了,还是我不可能无声无息地掌握两个大油田?”

    “我都没跟他们提起你!”老爷子郁闷地看他一眼,“我就说我有可能弄到两个这样的油田,结果人家建议我注意加强睡眠……以为我幻视幻听了吗?”

    冯君听得笑了起来,很少见老爷子这么郁闷的时候,“还好老爷子你愿意相信我。”

    喻老的郁闷,其实带有七分做作,主要也是想借此卖人情,“小没良心的,你还笑,样品什么时候能给我?”

    “不知道,”冯君摇摇头,很干脆地回答,“暂时考虑不上这个项目,估计得过一段时间。”

    喻老闻言愕然,“为什么?搞石油来钱很快的。”

    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我又不差钱,对于未来,我有自己的规划,如果不是考虑到石油涉及到了国家的能源安,我都未必会去做这单买卖。”

    喻老听到这话,好悬没有闭过气去,合着大家趋之若鹜的石油生意,在你眼里,只是可有可无的选择?敢吹得更厉害一点吗?

    不过话说回来,他心里有数,冯君的话极有可能是真的别的不说,只说那一栋玉石小楼,就足以让他睥睨这个世界所有的富豪了。

    对于这种人,确实不能用常规手段来对待,他面色一整,正色发话,“可是冯大师,目前咱们国家能源安的问题,真的很严重啊,形势相当严峻。”

    你不是标榜爱国吗?那我动之以情。

    可冯君又哪里是那么好忽悠的?他扑哧一声笑出了声,“你别吓唬我,真的能源安出问题的时候,谁还会嘲笑你?抓到一根稻草都恨不得能救命。”

    这小家伙还真不好糊弄!喻老干咳一声,“真要到那个时候再谈,也就晚了,起码落实了你说的原油之后,咱国家做事心里就能多些底气,纵横捭阖的时候,也能多一点施展空间。”

    冯君认为这话也没错,但是他就是喜欢认个死理,“如果这个底气这么重要的话,别人依旧不该嘲笑你,喻老你不是普通老百姓,以你的身份地位说出的话,他们不该查证一下?”

    得,我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喻老心里的悲伤逆流成河原来卖惨也该注意姿势啊。

    其实他还有狡辩的空间,比如说“人家也不是不重视,无非是希望拿出原油样品”。

    但是这么做有点太不实诚了,所以他很干脆地发话,“如果紧急需要原油支持的话,你在多长时间之内能打通供应链?”

    随时能打通!冯君真有资格说这个话,他在手机位面随便折腾,这边都是不走字儿的!

    不过最终,他还是笑一笑,“我的问题都是小事,关键是储油罐不是一天能搞起来的,我觉得这才是你们要操心的事情。”

    喻老的年纪虽然老了,但是这辈子见过的魑魅魍魉太多了,直觉不是一般的强,“也就是说,对你来说,时间不是问题?”

    话说到这里,冯君是真的有点不高兴了,“喻老,这个业务,对我来说真的是可有可无的,我希望你不要把时间和精力,放在验证我的说辞上,还要我提供证据……没有这个项目我也能活得很好。”

    喻老顿时不做声了,他真的一点都不想激怒冯君,而对方的话也确实有道理,洛华庄园的崛起,确实没有得到国家的任何扶持最多也不过就是提供了一个和平稳定的社会环境。

    把一亿当作小目标的王首富,说他的钱都是自己挣的,想怎么投资就怎么投资,当然会令国家不满意因为在他崛起的过程中,华夏的金融体系,给了他太多的支持。

    所以王首富遇到事情的时候,会有人给他上眼药水这家伙忘本。

    但是冯君不存在这个问题。

    他的崛起,确实没有得到任何国家层面的支持最多也就是别人没查他的税。

    可是华夏没有被查税的人,还少了?法律法规和体系不完善导致的问题,不是他的锅。

    事实上喻老很清楚,国家真要查税查得紧的话,冯君跑到国外去,也不愁崛起。

    国外不认玉石?没错,这个确实是,但是冯大师在国外不能卖黄金吗?

    其实就是那句话,哪怕上升到国家层面的高度了,很多人看待问题,还是公序良俗那一套这个人做事讲究不讲究,或者说,这个人态度端正不端正。

    喻老就认为,冯君这话没什么大问题,最终他还是表示,“你的意思我懂了,先建几个储油罐总不是坏事,咱国家现在的石油战略储备,还不是很够,有备无患嘛。”

    冯君点点头,心说你能这么想就好,“那你联系吧,我正好出去办点事。”

    就在这时,喻老忍不住又出声发话,“冯山主,除了石油,你手里还有什么大宗商品?”

    “还有两个煤矿吧,”冯君的脚步已经迈出了房门。

    “煤矿?”喻老的声音在他身后响起,相当地尖厉,“有铁矿没有?”

    冯君已经走进了雨中,铁矿神马的,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手机位面的铁矿真的不少,甚至连玄铁矿也有,这东西拿到地球位面又得引起一番轰动。

    不过冯君不想考虑铁矿,因为在他看来,地球界的铁矿真的不少,没必要再到异位面进口铁矿石,要知道,铁在地壳中的占比接近百分之五。

    都说华夏铁矿不多,其实是提炼的成本略高而已当然,矿石挖掘难度也很重要。

    冯君手上的石环,是在并州偶然捡到的,而那次晋省之行,他在并州曾经遇到一个做铁矿的商家。

    并州有一家大型国企,就是搞钢铁冶炼的,而那个商家就是给国企供货的。

    两人相遇得很偶然,这些就不用说了,那商家因为买卖难做,酒桌上就主动说了起来,说现在铁矿石太难做了,国内的卖不过国外的。

    冯君当时是很吃惊,说国外的铁矿石不是一直涨价吗?什么长协价什么现货价的?

    他接受的确实是这种宣传,尤其是次贷危机爆发之前,铁矿石是翻着跟头上涨,原因无他华夏在大搞基础设施建设,对钢铁的需求激增。

    以国际市场那尿性,肯定是华夏买什么,什么就涨,从这一点上讲,世界的资本家,都是一个德性我能卖得贵一点,为什么不卖贵一点?

    但是次贷危机之后,世界的经济都是一蹶不振,华夏对铁矿石的需求锐减,那些家里有矿的主儿,也就着急了,卖不出去怎么办?降价啊。

    听起来挺解气的是不是?可以有仇报仇有怨解怨了。

    但是事实的真相是,做铁矿的商家不住地抱怨说,我们被海外的铁矿石冲击得太厉害了。

    海外的铁矿石,其实降价程度不算太高,可是国产铁矿石的商家,却是扛不住了。

    说到底,主要是这些年国内生产成本上升,采掘成本也大幅提高。

    同样的一吨铁矿石,品质还不如海外的,坑口价也就是采掘出来的价格,比国外的铁矿石抵达港口的价格还高,这买卖还能做吗?

    (五月第一更,求保底月票,双倍期间,一票顶两票的哦。)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