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对质到这个程度,真相基本大白了,看起来就是胡道长的个人行为。

    而一直不开口的沈青衣,也冷冷地表示,“这人在昆仑的潜力,基本上消耗殆尽了。”

    也就是说,胡道长跟蔡春风的处境有点类似,只不过蔡春风是彻底没指望了,而他在理论上,还有进一步的可能。

    胡道长很清楚自己的未来,所以想趁着自己还是昆仑弟子的时候,谋取一些好处。

    于白衣冷冷地看着他,“老实说吧,你到底得了白川木多少好处?若是你实话实说,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一家老小……若是你认为瞒得过,也可以试一试。”

    这可不是他信口开河唬人,昆仑出手狠是出了名的,对外人狠,对自家的叛徒更狠,说灭人满门就灭人满门,绝对不会打折扣。

    没错,现在是法治社会了,杀人要偿命,但是冯君能有非常规手段,昆仑自然也有。

    胡道长迟疑一下,最终叹口气,“先期支付了五百万美元,后期的……还没有算。”

    “握草!”庄昊云气得好悬晕过去,这里都是修道者,按说他没资格说话,但是他实在忍不住了,“才三千多万,你就卖我庄家的祖传宝物……缺这点钱你直说呀,劳资给不起你?”

    冯天扬闻言也是冷冷一笑,“这点钱,在场的人谁出不起?一件法宝,就卖这么点钱……你是在开玩笑吧?”

    胡道长自从得知白牧的真实身份之后,就知道自己必死无疑,他现在惦记的,也不过就是家里人了,尤其是年迈的老母亲——他不能连累了他们。

    所以他再也顾不得许多,大声回答,“后续还会有五百万美元……甚至更多,而且我可以去迈瑞肯生活,远离华夏!”

    若是一件残破的法宝卖到一千万美元,起码不会让人怀疑他的脑袋还不是进水了,而且他积极帮着白先生为难庄昊云的原因,也有了解释——能榨出更多法宝的话,他能赚得更多。

    唐文姬很不屑地冷哼一声,“然后,昆仑的功法都会外流了,真不愧是道门领袖……这是打算做球的道门领袖了?”

    “不是你说的那样,”胡道长的脸涨得通红,“我只是想远离是非,过好下半辈子!我对昆仑是有感情的,绝对不可能做那些猪狗不如的事情!”

    唐文姬毫不犹豫地怼他一句,“你做的这些事,已经是猪狗不如了……再跟我嘴硬,莫非你以为,只有昆仑才杀得了你家?”

    茅山没有喊打喊杀的传统,不过以她对昆仑的仇恨度,真想做……也不是找不到人帮忙。

    “小天师息怒,”于白衣不得不出来打圆场,他一向不把唐文姬放在眼里,但是这时候,也不得不出来称一声小天师,“我昆仑的功法,要配合相应的资源……不是那么容易泄密。”

    唐文姬已经怼出了性子,她冷笑一声,“他连法宝都敢偷卖,再偷点资源又何妨?”

    于白衣被顶得肝儿颤,心说就算你老爸见了我,也不敢这么说话,可是人家跟冯上人关系好,他也只能咬牙忍着,连辩解都不敢,否则就越描越黑了。

    冯君看向大长老,“汤道友,这件事,你还有什么疑惑吗?”

    如果没有疑惑,就给我们交待吧。

    “此人……”大长老一指胡道长,“当杀!”

    于白衣手中白光一闪,胡道长的人头已然落地,他手一抬,凌空摄起人头,并不说话。

    大长老看着冯君一拱手“冯上人见谅,这人头我们要带回去,以做警示。”

    “无所谓,”冯君一摆手,淡淡地话,“尸体也带回去吧,我要这玩意儿无用。”

    那是,你要这玩意儿吃肉吗?大长老心里暗叹。

    不过他也知道,对方是借此表示,自己接下来,需要给出补偿了。

    想一想之后他话,“这样,为了表示昆仑的歉意,我们愿意赔偿两……五块灵石。”

    他知道冯君的胃口大,今天又见到了传说中的灵兽袋——这种能装活物的储物袋,昆仑也没有,只是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种宝物。

    所以他咬牙赔付,心里也在滴血——这下损失大了。

    你们该满意了吧?

    然而令他感到不解的是,对面所有的人……没错,就是所有的人,都在用一种怪怪的眼光看着他,仿佛在围观一个疯子的呓语。

    最终还是秋道长看他一把年纪了,于是身子一闪,露出了身后的防御阵,笑着话,“汤长老,看到这个阵法了吗?十块灵石的核心。”

    大长老眨巴一下眼睛,仔细地看一看,也是一脸的蒙蔽,“这是……什么阵法?”

    “防御阵,”王屋的人出声了,终究这两家关系不错,他也不忍心看着大长老一直吃瘪,“能挡住出尘上人十分钟的攻击。”

    大长老目光呆滞,半天才缓缓点头,茫然地问,“这样啊,出尘上人的攻击,确实不易抵挡,十块灵石也说得过去……冯上人摆出此阵,是什么意思?”

    关山月终于找到了机会,她大声话,“当然是怕万一起了打斗,误伤了我等。”

    大长老好悬没有喷出一口血来,我咬碎牙关才赔出五块灵石,当做我昆仑的诚意,你却拿出十块灵石来,仅仅是为了……防止误伤?

    五块灵石真的不少了,看一看董曾鸿就知道,堂堂鬼谷一脉的传人,想求一块灵石而不得——这一脉的传人里,可不乏一言兴邦、一语亡国的主儿。

    看到他的表情,唐文姬得意了,“汤长老,昆仑的诚意……好像有点不够呀。”

    汤长老看她,就更是小字辈了,不过他倒也不作,“那你觉得……该怎么表现诚意?”

    “起码赔两件法宝呗,”唐文姬理所当然地回答,“谋夺别人的东西,双倍赔偿是起码的。”

    “两件法宝?”大长老的心一沉,这个代价委实有点大。

    代价虽然大,但也不是不能承受的,昆仑近几百年,真的收了不少好东西,不过可以想像得到,冯君抢走的那些,都是精华里的精华——差一点的法器法宝,昆仑弟子也看不上。

    大长老心里的底线,就是赔出去两件法器,注意了,是法器不是法宝——单就法宝而言,昆仑也不多。

    不过这只是底线,该争取的还是要争取,于是他看向冯君,“冯上人你说句话吧。”

    “不用了,”冯君一摆手,很干脆地表示,“我请朋友们来做个见证,大家的持平之言,我肯定采纳,小天师说两件法宝,那就两件法宝。”

    他的女人说话了,他当然要支持,反正他意不在此,他在意的是某些附加条件。

    大长老试探着话,“两件炼气期使用的法宝……这要求有点高了,降一降吧。”

    冯君脸一沉,“汤道友你这么说话就没意思了,炼气期使用的,那叫法器,出尘期使用的,才叫法宝,你的价值观……需要矫正一下。”

    “这个真的没有,”大长老毫不犹豫地摇头,让昆仑赔出两件法器,这是可以商榷的,并且可能最终达成共识,但是法宝……绝对不可能,“昆仑很久没有出现出尘上人了。”

    冯君也不跟他争,事实上当着这么多人,他认为自己也没必要为这点“小事”斤斤计较。

    所以他点点头,“有和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不过呢,我也不差法器和法宝,那就两件法器好了,但是我还有一个附加条件……”

    大长老思索一下,方始点点头,“上人您先说一说附加条件吧。”

    冯君的条件很简单,“把昆仑的山门打开,我要进去走一走!”

    “这怎么可能!”大长老脸色一变,非常干脆地拒绝了,“昆仑祖训就是非请莫入,我们不会因为外人的要求开启山门!”

    他不敢说昆仑没有外人进入过,那才是真的信口开河,但是昆仑确实从来没有因为遭遇外力的威胁,而打开山门。

    冯君冷笑一声,正要施加压力,却是冷不丁被“非请莫入”四个字,触动了一下心扉——他的止戈山,也是出尘期修者非请莫入,那个原则,他也坚持得很辛苦。

    所以他忍不住稍微退让一下,“那就麻烦汤道友相请一下好了。”

    你不是说非请莫入吗?那你可以邀请我呀。

    “这个……抱歉了,”汤长老在这一点上,是寸步不让。

    昆仑能如此自在逍遥,很大一点原因就是自家足够隐秘,千年以来,道门里不乏惊才绝艳之辈,也不是没有人想找昆仑麻烦的,但是根本连山门都找不到,谈何报复?

    而且山门一暴露,官府就会知情,昆仑铁定会受到骚扰不说,日后行事也无法继续肆无忌惮下去——官府具备找上门的能力了。

    大长老是必须拒绝冯君的,但是他还不能把真实理由拿出来,只得随便找些借口,“按说邀请上人进昆仑,是我昆仑的荣幸,奈何末法时期灵气凋敝,昆仑已经封山数百年。”

    “是担心我抢夺你家宝物吗?”冯君冷笑一声,“你放心好了,昆仑这点家底,还真看不到我眼里。”

    这话也是相当强势,然而,就凭他能拿出十块灵石布阵,只为防止误伤围观群众,他是有资格说这个话的。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