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    阴煞金丹不少,但还是那句话,没有一个金丹是多余的,何况他们刚失踪了一个寒玑。

    而且他们预见到,没准可能遭遇太清的反对,所以又拉了一个势力十方台。

    没办法,四大派里的青罡派,才刚刚跟白砾滩斗了一场,虽然不知道最后是如何解决的,但是短期内是指望不上了,否则那相当于是消费青罡派的公信度。

    阴煞派甚至听说了,青罡的岳青在频频地接触冯君,这就更不好去商量了,万一走漏了风声算谁的?所以只能在五台里选。

    五台愿意同时得罪太清和赤凤的人也不多,像季不胜所在的天心台更不能指望。

    但是里面也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势力十方台。

    十方台名为宗派势力,但是弟子多是以经商为主,交好四面八方,唯一不对付的是天通,十方坊市里,甚至没有天通的分号。

    前一阵的凡物通讯议事会上,十方台对天通垄断了凡物通讯的业务,表示出了极大的不满,上蹿下跳地嚷嚷,要天通让出一片市场份额来。

    天通根本不予理会,莫说在本位面,哪怕是在上一方的位面,天通的根脚也不虚十方台。

    十方台怀恨在心,但也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于是这次阴煞派联系十方台,说我们打算对冯君下手,你们若是肯帮忙,擒获了冯君之后,咱们双方共享凡物通讯的秘密。

    十方台马上就心动了,要是论消息灵通,十方台比阴煞派都要强一些其他四派四台都是朋友,本来又是以做生意为主,消息能不灵通吗?

    他们非常清楚动冯君的后果,不但天通会发作,跟他们关系不错的太清和赤凤也会翻脸,不过现在阴煞愿意挑头,他们从旁边襄助,却是一点压力都没有。

    所以这次来的五个金丹里,阴煞派三个,十方台两个,曲涧磊更是表示,“那死了的两个金丹中阶,一个叫李南,一个杨志鲲,其中杨志鲲是十方台的五金丹之一。”

    合着死了的俩都是十方台的,那个出手特别阔绰的符土豪,就是杨志鲲十方台的修者并不是都是富豪,但是一旦阔绰的,那真的是阔绰。

    曲真人虽然修为不高,但是此前他在赤凤荣勋堂做过很多任务,认识的人特别多,英雄谱背得也特别熟不熟不行啊,他个人胜败是小事,荣勋堂丢不起那人。

    岳青就相对傲慢了,他很迷茫地表示,“活着的三个金丹都是阴煞的?阴煞这运道还真的不错,不好意思……我只认识寒魄。”

    什么叫天之骄子,什么叫眼睛长在头顶上?他这种就是了,而且这话……他说得很自然。

    曲涧磊当然就只能继续背英雄谱了,“那个金丹三层叫月梧,是阴煞的阵法大家,这个镇魂阵应该是他布设的,金丹高阶叫灵冰,现今应该已经八百岁了。”

    “原来他就是灵冰,”岳真人并不是一昧傲慢,他点点头,“听说过,不是凝婴失败了?怎么还会金丹九层?”

    “这我哪儿知道啊,”曲涧磊苦笑一声回答,“我听说……只是听说啊,他根本就没有凝婴,因为在无尽之海跟松柏峰颜家一名金丹起了冲突,两败俱伤,伤了根基。”

    别说,赤凤和阴煞不愧是对头,将对方每一名有威胁的修者都盯得很紧,岳青不知道的事情,曲涧磊居然能有所耳闻。

    这些闲话说完,继续说正经事,阴煞派知道,曲涧磊随身紧跟冯君护卫,还要提防可能有筱萌甚至岳青出现,才邀约了五金丹前来,还摆下了能压制金丹的镇魂大阵。

    他们已经尽量高估了冯君,但是没想到,冯君不但有挂,身边还有大佬,随便就能放出一个金丹巅峰的妖兽来这尼玛去哪儿说理去?

    不过这个叫李启亮的出尘初阶也说了,不管是阴煞派,还是十方台,都是要活捉冯君。

    他想尽量减低自己的罪恶值,所以还是要强调,“镇魂阵、迟滞符、万象葫芦……这些都是抓人用的,如果杀人的话,不用这么麻烦的,把冰封符换成冰箭符就危险了。”

    冯君没理会他的话,而是沉声发问,“那扇子,是笼生术……还是囚死术?”

    “我……我不知道啊,”李启亮茫然地摇摇头,“你在说什么?”

    “散修就是散修,”岳青叹口气,只有他和冯君看到,那折扇把江上人收走了,所以他不是针对曲涧磊和聂荣勋,“应一声就收人,不是笼生就是囚死啊。”

    其实冯君也是散修,不过他身上有挂,才来了昆浩位面几年,因为发展迅速,接触的典册也比较多,见识竟然比李启亮这本地土著还要强了。

    “笼生和囚死?”曲涧磊和聂荣勋闻言,齐齐骇然,“昆浩位面还有这种法宝?”

    岳青骨子里是相当自傲的,但是表面上的礼数绝对不会差了,他指一指聂荣勋手上的折扇,“那柄扇子就是了。”

    曲涧磊和聂赤凤已经放弃了对其他战利品的索取,但是阴煞的出尘高阶之所以自爆,完是因为聂赤凤的禁空符,所以她觉得,这人身上的东西,我不收走,把玩一下无妨吧?

    聂荣勋闻言,明显又吓了一跳,下意识地打开了折扇,“这柄……扇子?”

    曲涧磊眼尖,却是已经看清楚了上面的图案,于是轻喟一声,抬手一指,“你看这厮……可不就是天通商盟的那江上人?”

    江上人此刻已经成了一个扁平的人影,就在折扇上,相貌栩栩如生,可惜冯君感觉……像素不是特别高的样子。

    “啊,”聂赤凤身子一震,又看了两眼,双手将折扇递给了冯君,“我不知道是如此重器,还给冯山主。”

    她对男人有偏见,但不会仇视所有的男人,刚才她远远地看见,冯君在漫天的硝烟中,拎着一具无头尸体走了出来,还是金丹中阶,心里也不免震撼。

    她听说过,冯君曾经用定身术,诛杀了一名金丹中阶,不过当时她的想法是,不过是散修金丹而已,直到今天,她亲眼目睹了这一幕,心里才会天翻地覆。

    四百六十岁的出尘期了,按说见过的事儿多了,但是斩金丹的事情,她总共也不过才见过四次,今天是第五次,就出现在她的面前。

    身为坤修,她讨厌男人,但是身为坤修,她也崇拜强者原来他真的这么强。

    冯君并不知道她的心路历程,只是摆一摆手,很无所谓地发话,“那是你的战利品……我刚才的意思是,你们可以不要镇魂阵的材料,不过,我还不至于无聊到收走你的战利品。”

    话是这么说,他的心里动心不动心?真的动心,那可是应一声就收人的法宝。

    但是他真不能跟聂赤凤抢,因为他跟曲涧磊很熟,所以知道,聂赤凤比较见不得男人,他也没想着让她就能见得惯自己,不过……总得为男人正一正名不是?

    这一次的子午精魄,他让给曲涧磊,曲涧磊肯定是占便宜了,但他心里并不介意,因为他知道,那也是个讲究人。

    不过聂荣勋可能会有点不平衡,他一点都不想让她不好受,因为他还有别的打算。

    但是聂赤凤也急了,笼生囚死的法宝,在昆浩位面确实是难得一见了,可她想要的不是这个跟抱丹延寿相比,这算什么?

    她见冯君表示得风轻云淡,情急之下一伸手,就把他的手拽了过来,把折扇递到了他手里,“都跟你说了,我只是看一看……我差这些吗?”

    曲涧磊见到这一幕,眼珠子差点瞪到眼眶外我勒个去的,我看到了什么?

    出名厌恶男人的老女人聂赤凤,居然主动抓住了一个男人的手?

    岳青却没有在意这些,在他眼里,金丹初阶都不值得关注,哪里会在意一个出尘高阶?其实他崛起的时候,聂赤凤并不比他慢多少,名气也不差多少,可惜……都已经过去了。

    所以他很耿直地表示,“这应该是法宝,不是宝器,人已经死了,冯山主你试一试,能不能把人放出来,放出来之后,是活的还是死的。”

    活的就是“笼生”,死的就是“囚死”。

    笼生好理解,别人应了一声之后,就把人捉回去了,囚死……有什么意义呢?

    意义还真有,举个例子,对上妖兽的时候,你喊一声,妖兽应了,那就直接挂了,还主动送进了储物袋,多省事儿啊。

    关键是这个过程太快,妖兽连反应都没有就死了,不存在自爆妖丹之类的可能,毛皮也完整,能实现利益最大化。

    冯君听他这么说,拿过了折扇,随便炼化一下,发现就能用了,然后心神一动,江上人就直接躺在了地面上。

    冯君第一时间没看这人是死是活,而是看向了折扇,这才发现,折扇上的人影不见了。

    江上人被放出来,先打了两个滚,嘴里大叫着,“哎呀呀,这是做什么呢?”

    确认过声音,是活着的人。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