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阴魂大佬所说的咒术,路子走的其实是大道法门。

    修者到了金丹之后,因为拥有了无漏之身,一根毛发一片指甲,都是跟身体本源有关。

    至于金丹之前可能脱发啥的,那都无所谓了,金丹劫雷之后,跟以前就没瓜葛了。

    这种情况下,毛发、精血之类的被人弄到手,通过秘术就可以影响魂魄。

    当然,还有其他咒术,不是影响魂魄,而是影响精血、寿数或者气运的,那都正常,现在说的就是影响魂魄的咒术。

    这一门秘术来自于一名魔修,最基础的原理就是通过咒术来慢慢地影响受术者的魂魄,直到最后甚至可以慢慢地吸收,本质上最强调的就是一个“慢”字,强调隐蔽。

    其中最重要的环节,不是咒术如何,而是怎么能防止对方察觉。

    到了出窍期的修为,可以空手施法,但是此术强调的是一个“慢”字,所以最好的法子还是用阵法。

    那出窍期的魔修输给了大佬,把手法和阵法全传给了它,不过大佬也没怎么认真学,它主要是想搞清楚内中原委,保证自己将来不要被此术所害。

    搞清楚了原理,搞一个简化版的阵法出来,就比较简单了,尤其是防探查的部分,封家最高修为也不过才元婴期,不需要投入太多珍稀材料。

    不过就算这样,冯君和大佬也折腾了整整一夜,因为被岳青打扰了两次,冯君很生气地表示,“不知道推演不能受到影响吗?两天之后再来!”

    岳真人就相当地委屈了,心说我这根头发,只是让你试一试能不能推演,用得着一晚上?

    但他现在是有求于人,再多的不甘心也得忍着,直到第二天下午,他远远地用神识探查到,冯君居然去了赤凤派的别院,看对方牵引地脉。

    这时候,他实在忍不住了,又是一个神念送过去,“冯山主你这是……推演完了?”

    “还算顺利吧,”冯君也用神识回答,“今晚你再过来,尽量不要让人发现。”

    其实不让人发现是不可能的,别说赤凤派昨天就注意到了,就说太清派的素淼真人,那也不是白给的。

    傍晚的时候,孔紫伊甚至找到冯君,好奇地发问,“那岳真人缠着你不放……要不要太清的真人出手,给他一个狠狠的教训?”

    她当然是为他好,但是只凭她的能力,还真使唤不动能教训岳青的真人,所以她这话,也代表了太清对青罡深深的怨念——只要冯君你有意求助,我们就敢出手!

    “不用了,”冯君笑着摇摇头,“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当天晚上,岳青再次潜入的时候,冯君的行在上空,三道强横的神识来回扫动着。

    岳真人也有点哭笑不得,“能不能有点隐私了?我夜晚进来……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

    “好了没事,他们不会破开防御的,”冯君笑着回答,“我昨天试了一下,毛发不能推演……对了,我推演你的时候,你有什么心悸的感觉没有?”

    岳青很干脆地摇摇头,“你问的这个问题,我也很在意,特地感受了一下,没有!”

    冯君又拿出了手机,“那我现在再推演一下,你再感受一下。”

    他这次的推演,就直接用上了假设中的咒术阵法,试验表明,阵法是有效的。

    岳青却是心中难免悻悻,心说难道只能冒险去威胁封毅书了?

    推演有效!冯君很开心,事实上想用咒术的话,他用毛发就足够推演了,但是面前难得有一个战力强横的金丹高阶,他也想试一试,自己要是悄悄推演的话,会不会引起对方警觉。

    推演结束之后,他出声发问,“你有没有感受到隐约的威胁?”

    “没有,”岳青摇摇头,对测试的感知结果,他也相当地满意,但是想到要引封毅书出来,他还是有点挠头——该用个什么办法呢?

    他正琢磨着,恍惚中听到冯君发问,“想引出他来,是不是很难?”

    “引出他来不算太难,”岳青下意识地回答,“但是引他出来之后,他的疑心肯定会大起……包括他身后的家族,这个才是比较麻烦的。”

    虽然他嘴上说麻烦,但是脑子里已经开始规划,该怎么找人传话,自己要不要到场,不到场的话,又该如何装神弄鬼——如果装成是知情人敲诈的话,会不会更好一点?

    反正做为金丹,他经历的事情也足够多,只要有个相对稳妥一点的法子,他不介意去尝试一下,哪怕有点危险,但是为师尊报仇,冒点险也是值得的。

    他正胡思乱想着,就听到冯君出声发话,“你弄到他的毛发,是不是想使用咒术?”

    “是这样的,”岳青终于回过神来,正视对面的年轻人,眼中精芒一闪,“你会咒术?”

    “学了一点点,”冯君轻描淡写地回答,“但是……你知道的,我只推演,不涉因果。”

    岳青压根儿就不相信这话,上一次的二十中灵,买到了“下不为例”,他就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人——灵石不是万能的,没有灵石是万万不能的。

    所以他很干脆地表示,“价格不是问题,冯山主你只管开价。”

    冯君也不做声,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什么叫价格不是问题——我不要面子的吗?

    岳青是个比较注重细节的人,见到他的反应,也知道自己说话有点冒失了,“要不这样,冯山主的推演独步昆浩,也不差灵石……我欠你三个人情,可以吗?”

    “人情……什么样的人情?”冯君似笑非笑地发问,“比如说,能帮我杀了断刃执掌吗?”

    “你这……”岳青的眉头一皱,就有点想发怒,但是想一想,自己对付封毅书也是同门相残,所以只能摇摇头,“有违大义的事情,我还是不方便做的,除非他欺你太过。”

    冯君闻言不怒反喜,他笑着点点头,“你这个回答很有诚意,这样吧……我可以考虑帮你这个忙,但是事涉因果,不得外传。”

    外传……我傻了吗?岳青有气无力地回答,“我的冯山主,你事涉因果,我是同门相残啊。”

    冯君本来还想再拿捏对方两下,但是想到在这个位面,“同门相残”确实也已经很惨了,就懒得再多绕圈子了,“三个人情是吧?你可要记住了啊。”

    岳青笑了起来,非常自信的那种,“我岳某人的口碑,你可以去打听……对了,缘明老儿说的不算,不能信他的。”

    “那这样,”冯君拿出一块黑曜石来,“上面的东西,你负责找来,这是咒术阵法的材料。”

    岳青拿过黑曜石来,神识一扫,“没问题,都是些普通玩意儿,四五万灵石的事情。”

    “别想得太便宜了,”冯君正色发话,“你要搞清楚,不能在一个地方买,也不能只图便宜,必须在黑市上买几样高价货,明白吧?”

    “明白,”岳青正色点点头,这是他估价出了问题,不是他的思路有问题,他早就想到了,兹事体大,必须分开采买,但是估价……他按的是门派内交易的价格,确实是低了。

    不过他也不想解释自己的失误——反正他知道该怎么正确操作,他的问题在另一个方面,“这种咒术……容易被人发现吗?我青罡可是有防咒术的手段。”

    “这其实……算不得咒术,”冯君沉吟一下,觉得自己也没必要讲述得太多,“这么说吧,别说你青罡了,封家不是元婴家族吗?我保证,元婴亲来都堪不破其中玄奥!”

    岳青是个很沉稳的人,但是这一刻,他真的不淡定了,“元婴亲来,都堪不破其中玄奥……你怎么敢这么说?”

    冯君看着他,淡淡地发话,“我就敢这么说,你要是不信,那一切作罢。”

    岳青的眉头皱一皱,试探着发问,“难道是出窍期的传承?”

    凭良心说,他平日里真的很少这么做事,他就不是一惊一乍的性格,弄不明白的事情,自己慢慢揣摩——指望谁,都不如指望自己。

    “出窍期?呵呵,”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却也不想多解释。

    岳青一看就明白了,人家都未必是出窍期的传承。

    他心里真的相当疑惑,你家传承到底有多么牛?不过最终,他还是将种种疑问留在了心底,“好的,我尽快收集来……不会表现出明显的咒术痕迹吧?”

    “不用着急,安全地收集来,才是第一位的,”冯君笑着回答,“咒术痕迹?那不会有的……就是修为自然衰退而已,你找个分神期,也未必看得出究竟来。”

    这话,岳青是绝对不信的——你特么的能认识分神期的大能?

    他不喜欢吹牛的人,但是他也没能力戳穿对方的牛皮,所以只能表示,“我会尽快把东西收集到的,给我两天时间。”

    “两天时间?”冯君有点讶异,“我说了,要注意保密,别太急了。”

    “你放心好了,”岳青稳稳地回答,“我活了小五百岁,自己的渠道……还是有一些的。”

    这是真的牛逼,筱萌真人小五百岁了,才金丹四层,孙荣勋也小五百岁了,还是出尘巅峰,冯君沉吟一下,“你这么厉害……要不,再帮我弄几个地脉牵引法阵来?”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