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岳青仔细分析过师父的死亡原因,他认为非常蹊跷。

    当时燃烧荒漠里说是出了亚龙蜥,成年亚龙蜥算妖兽了,想要猎杀怎么也得金丹带队。

    青罡的弟子也要试炼,所以金丹带队,这个很正常。

    出行的时候,本来是金丹七层的南门真人负责——战力有点偏高,不过为了保证弟子们不受伤害,尽量高估对手是没有错的。

    当然,如果弟子们就能解决亚龙蜥的话,金丹也不会出手。

    出尘期的弟子有七个,还有一百多个炼气期,青罡派既然官方组织去一次,肯定不止对付亚龙蜥,该扫荡的区域就要扫荡一下。

    结果封毅书认为,亚龙蜥万一出一对呢?还是两个金丹比较保险一点,所以他也去了。

    最坑的是,青罡弟子去了之后,居然遇到了三只成年亚龙蜥——这玩意儿也搞三屁?

    南门真人独扛两只,封毅书是抵挡一只的同时,掩护弟子们撤退。

    这是青罡派一次比较失败的历练,七个出尘弟子倒是回来五个,其中两个废掉了,一百多炼气期的弟子,回来九十多个——后来有十来个因为临阵逃脱,被废掉了修为。

    最关键的是,南门真人陨落了。

    真人的死亡概率比上人高,上人的死亡概率比炼气弟子高,这才是真的大派风范。

    岳青知道师父的死讯之后,完全接受不了,而且当时他也是金丹了,于是就大力调查。

    查来查去,他没查出什么来,但是总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起码组成结构不对。

    两个金丹高阶带着一帮小弟子们出去——合着青罡派的金丹中阶和金丹初阶都死完了?

    要是一个金丹高阶,带个金丹中阶和一个初阶去,绝对不会有这么大损失。

    然后他就发现,师父死得确实很蹊跷,两只亚龙蜥都死了,但是师父也死了——是传说中的两败俱伤。

    但是他不信这个邪,去找执掌断刃真人申诉——他严重地怀疑,封毅书做了什么。

    不过执掌表示,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过去就过去了。

    岳青的傲气在内心,当时就想折腾一番,但是一个即将凝婴的护法发话了——我们支持你的怀疑,但是你没证据,合适吗?

    当一个大佬跟你讲证据的时候,你不能玩自由心证那一套——可以有逻辑上的自由心证,但是不能有猜测上的自由心证。

    大佬十年之后凝婴……失败了,但是他十年前说的话,谁也不能贸然推翻不是?

    岳青当年很是努力去找证据了,他是内心狂傲外表谦逊的人,在师父陨落的场所,他找到了一个值得人怀疑的东西。

    但是当时的他孤立无援,虽然是在册的九真人之一,但是封毅书也是九真人之一,断刃真人是新上任的执掌,而封真人的身后,还有他的家族支撑。

    所以他就只能忍了,甚至不敢把这事儿声张出去——封毅书还不算啥,关键是……断刃真人是执掌啊。

    他找人鉴定此物,也是要背着派里的人——要不然梁超都知道,自己得乖乖地离开?

    当初他第一个找的人,就是寒玑真人——会推演嘛,眼力也不凡。

    但是寒玑真人表示,这东西我不认识,你找别人吧。

    那时的岳青就已经是金丹三层了,觉得自己见多识广——我都不认识的东西,寒玑不认识也很正常,找别人问吧。

    结果这一问,就七八十年过去了,没有任何的结果。

    而在此期间,封毅书又晋阶了,从金丹七层到了金丹九层,目前已经是金丹巅峰,开始准备着手各种凝婴资源了。

    金丹凝婴,门派里要提供部分资源,封毅书需要的一些资源,跟岳青又有了冲突,断刃真人认为,凝婴才是大事,希望岳青能等一等——没准过些时日就有新资源了。

    岳青心里这个郁闷就别提了,很可能是害死师尊的元凶要离开了,还抢他的资源。

    事实上,封毅书出身的空启位面,岳青也去过,并没有打探到什么消息,而空启和星启是个双子位面,位面之间有通道连接。

    岳青犹豫过,要不要去星启位面走一趟,不过他考虑到寒玑真人去过星启位面,觉得走一趟没什么意义。

    这次冯君推演出了结果,还信誓旦旦地表示只有两个位面有龙血荆棘木,岳青就想问一句,星启是不是真没有那东西。

    真没有的话,那他就是怀疑错封毅书了,他会老实地把资源让出去——要是有的话,这事儿可是没完。

    获得肯定答复之后,他要先把寒玑真人约出来——先说吧,你为什么骗我?

    当然,也有一定概率是冯君骗了他,不过真是这样,寒玑肯定不介意跟他联手对付冯君。

    因为他知道寒玑的天机推算很厉害,所以还用了点手段,掩饰自己可能发出的杀意警示。

    寒玑的回答,让岳青心里拔凉拔凉的,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发话,“我从来不听什么为我好之类的屁话,如果你当年能告诉我实情,封毅书怎么可能有机会金丹巅峰?”

    金丹巅峰和金丹九层,真不是一个概念,金丹九层是指修为,巅峰就是可以冲击凝婴——派里的重视程度大不相同。

    寒玑真人也不说话,就那么淡淡地看着他。

    岳青惨笑一声,“真是枉我把你当朋友看,现在,你是自封修为跟我走,还是要我废了你的修为带你走?你空气中的这点毒……对我来说没用的。”

    寒玑真人淡淡地一笑,“我知道你不怕毒,分散一下你的注意力而已……你现在动得了吗?”

    岳青往起一站,却发现身子仿佛陷入了泥淖中,他的脸色顿时就是一变,“束缚阵?”

    “可束缚金丹巅峰,”寒玑真人慢条斯理地回答,脸上也有点恍惚,“我一直以为,这套阵法多余了,能进我行在的,应该都是朋友啊……说句实话,这套阵法就是为你准备的。”

    “如果你没有这么偏执,我真不想这么对你,以为自己的杀意掩饰得很好?显然你忘记我的感知水平了,当你落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的时候,我就知道估计要用这阵法了。”

    岳青黑着脸发话,“也就是说,你当初就知情?”

    “那肯定嘛,”寒玑真人慢吞吞地回答,“可是你拿什么跟人家斗?封家是有元婴真仙的,你师父没死的话,有他顶着,我敢说两句实话,你就资格不够啊。”

    岳青死死地盯着他,“你没拿封毅书的好处?”

    “没有,”寒玑真人摇摇头,“就是单纯觉得拼不过,当然,后来见他的时候,我提过一嘴,说去过星启位面,上面有不少好东西……然后我晋阶金丹三层,他送了一千中灵贺礼。”

    真人之间交往,庆祝抱丹成功,一百中灵就足够了,金丹三层也是初阶,普通关系的真人送贺礼,一百中灵就算拿得出手了。

    “呵呵,”岳青气得笑了起来,“还是拿我师尊卖钱了啊。”

    “我蒙你在前,拿灵石在后,”寒玑真人悠悠地发话,“只是拿没用的消息换点灵石,属于废物利用……他就算不给,我都没办法,说到底,岳青你还是太弱啊。”

    说到这里,他又叹口气,“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我也很心痛,南门老哥是我的挚友,我不能替他报仇,也不能难为你呀,岳青,是你逼我这么做的,你不能怪我。”

    “呵呵,我自找的?你也真好意思说,”岳青不屑地冷笑一声,“你打算怎么处置我?”

    “感觉你有点有恃无恐?”寒玑真人心里有点不踏实,抬手封禁了他的泥丸宫。

    然后他又叹一口气,“本来呢,是想幽禁你到封毅书凝婴成功,也算全了你们师徒两代的朋友情谊,但是岳青啊,你这个人太偏执了,偏执到可怕……”

    “为了防止你迁怒于我,还是废掉修为比较好一点,可是我这阴煞派的真人,废掉青罡真人的修为,你觉得这事儿传出去的话,别人问我,我该怎么说?”

    “明白了,”岳真人点点头,嘴角露出一丝笑意来,“所以我还是得死啊,不过在你动手之前,能不能听我说两件小事?”

    “如果是托付后人的话,那就免了,”寒玑真人摆一摆手,“我担心自己会忍不住生出斩草除根的想法……只要你不说,我也不会去找他们。”

    岳青却是自顾自地说话,“一件事,就是我想告诉你,帮我推演的,是止戈山主冯君。”

    “可以让阴煞道统断绝的人?”寒玑真人冷笑一声,“我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有没有别的用意,只要你死了,谁帮你推演过什么,那并不重要……我也没兴趣知道他。”

    “你是个真正的小人,”岳青的嘴角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第二件事,那小子身上有金丹巅峰的定身术符宝,我一开始有点看不惯他,本来打算尝试一下那符宝有多厉害……”

    说到这里,他笑得越发地诡异了,“没想到,还是用到了你身上。”

    几乎在同时,他全身各个大窍猛然爆响了起来,声若霹雳一般,连绵不绝。

    紧接着,一股威猛无匹的气势从他身上散放了出来。

    (中秋三更,大声召唤月票。)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