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孙荣勋被巨大的失望笼罩着,一时竟然没有注意到冯君的问题。

    倒是夏霓裳听到之后,出声提醒一下,“小孙,冯小友在问你问题。”

    “哦?”孙荣勋这才反应过来,看一眼冯君之后,呆呆地发问,“你指哪一方面?”

    冯君看出她有点不在状态,少不得悻悻地看夏霓裳一眼——都是你折腾的!

    夏霓裳无奈地翻个白眼不就是普通的论道吗?看把那小丫头急的。

    冯君也知道埋怨她没用,于是沉声发话,“变异之后和变异之前的对比,推演这种东西,你也明白,你给出我一些推演的方向,我才能帮忙。”

    孙荣勋皱着眉头想一想,然后出声发问,“有了方向,我就……还有可能抱丹?”

    冯君笑一笑,用那句经典的话回答,“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

    “也是,”孙荣勋点点头,强自振奋精神,我要是连这点心气儿都没了,还说什么抱丹?

    然后她侧头想一想,“用烈焰修炼的时候,感觉炼化慢了一些……这个算不算?”

    “算,”冯君点点头,你都变异了,不是纯粹的金乌了,炼化火焰的速度慢了,还不是正常的?“不过只有这个不够。”

    孙荣勋又沉吟半天,沉声发话,“我对毒物比较感兴趣,尤其是化身隼鹄的时候,就喜欢吃一些毒蛇啊什么的。”

    金乌涅槃功法,本身是不畏剧毒的,只要不是被人暗算,大部分的剧毒都可以炼化。

    不过不畏剧毒和喜欢剧毒,是不一样的。

    她在荣勋堂出任务,喜欢和曲涧磊搭档,也是因为曲涧磊本人是玩毒的行家,

    这种比较私密的事情,她不太可能对外人说,但是面对冯君这神医,不说清楚的话,很有可能吃亏的是自己。

    “嗯?”冯君闻言眼睛一亮,抬手又在手机上划拉了起来。

    孙荣勋忍不住抬头去看又开始推演了吗?

    夏霓裳却是一声不吭,她此前的插话,已经让小丫头不高兴了,现在还是省省吧。

    冯君划拉了两下手机,坐在那里,点着一根烟抽了起来,那两位见状,都不敢出声。

    一根烟抽完,又过了一阵之后,他才出声发话,“这件事情,值得好好推演一下,不过我现在缺少一些毒物样本……”

    “没问题,”孙荣勋点点头,很干脆地表示,她不怕他提要求,就怕他不提——当然,荣勋鼓之类的要求,不提也罢。

    她的心态已经明显调整好了,不再提是否可以抱丹,冯君见状也松一口气。

    但是夏霓裳却开始提了,“这么操作的话,有可能抱丹吗?”

    冯君笑一笑,“总要尝试一二才好。”

    夏霓裳再问其他的,他却是不肯说了,而且态度非常明确——谁都有的,对吧?

    她俩最后不得其所地离开,冯君却是再次来到了楼上。

    “敛息阵收起来吧,”大佬郁闷地表示,“我也要进灵兽袋了,今天来的这女人神魂强大,咱们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好的,”冯君点点头,却是不着急收起养魂阵和敛息阵,“前辈,我有一事不解,这金乌涅槃功法,是否脱胎于妖族?”

    “咦?”大佬明显有点意外,“你怎么知道的?对了……你怎么觉得我会明白其来历?”

    冯君笑一笑,老实地送上一记马屁,“能者无所不能,以你的眼光,知道这个很正常。”

    “我可不吃这种低级奉承,”大佬洋洋得意地回答,“不过这种消息知道的人确实不少,赤凤派的道统上溯上去,开宗立派的祖师,就有一只合体期的金乌伙伴。”

    冯君沉吟一下又发问,“金乌涅槃的过程……是不是有血脉提纯的功效?”

    “咦?”这次大佬是真的吃惊了,“你连这个都知道?还是……能从功法推演出来?”

    “那是魂印功法,我怎么看得了?”冯君苦笑一声,“我是瞎猜的。”

    他当然看不了,一看功法就会消失……然后赤凤派正好有理由把他“请走”,不过瞎猜倒不是瞎猜,是有推演做理论依据的。

    “信你才怪,”大佬不屑地哼一声,“你都说要各种毒物了,肯定是有了部分推演结果。”

    冯君也没指望能瞒过它,所以干笑一声,“其实就是谦虚一下嘛,而且也未必十拿九稳。”

    大佬对这个解释倒还满意,“嗯,谦虚是应该的,不过你推演的结果,我感觉还真是那么回事,那小女娃娃成了隼鹄,隼鹄天生是爱吃各种毒物,以毒养毒的话……”

    顿了一顿之后,它兴奋地表示,“毒物匹配得当,只要她开启第三次涅槃,有极大的可能性成功,毕竟涅槃本身也是一种淬炼……你的脑子怎么长的,连这种操作都想得到?”

    “不是我的脑子好,”冯君笑一笑,“是我推演出来的。”

    “你那推演之术,还真不是一般地神奇,”大佬虽然性格臭屁,但是也着实羡慕冯君的气运,“这种能修改功法的手段,若是搁在我没有遇险之前,肯定要把你软禁起来。”

    冯君无可奈何地笑一笑,“前辈,你这个处境还这么说话,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啊。”

    光是那位夏霓裳,估计就能对你构成极大的威胁吧?

    “实话实说嘛,这才叫坦诚,”大佬满不在乎地回答,“反正我现在已经遇险了……都不是遇险,是苟延残喘,对了,你让那小女娃娃搜集毒物,她还真有可能抱丹?”

    “可能性肯定是存在的,”冯君沉声回答,“区别只是概率问题。”

    他刚才发现这个可能的时候,就用数据库里存着的一些毒物数据,帮着孙荣勋推演了一下,她以毒养毒来抱丹的话,成功率大致是千分之五到百分之三的模样。

    若是能换一些其他的毒物,冯君相信概率会提高——至于能高到什么程度,那就难说了。

    不过凭良心说,就猫头鹰这状态,有十分之一抱丹的可能性,都可以偷笑了。

    他刚才不告诉对方,并不是怕打击她——这完是个好消息,他只是不想让别人发现,自己的推演速度很快,那样会极大地增加他的工作量。

    大佬却是有点兴奋,因为它又可以看新的热闹了,“对了,赤凤派应该有金乌精血的,她想要淬炼杂质的话,第三次涅槃最好加一滴金乌精血。”

    “咦,还有这种说法?”冯君直接将阴魂石收了起来,收起养魂阵,又收起敛息阵,“那我得跟她们提一句。”

    “这家伙,”大佬在灵兽袋里嘀咕一句,不过连意识都没往外放——那个金丹巅峰,让它相当地忌惮,虽然它并不怕她,但是万一被人发现异常,她的处境会变得相当危险。

    冯君出了房间,神识搜索一下,发现曲涧磊正在筱萌真人的行在里,说不得发过去一段神识,“你们赤凤派有金乌精血吗?”

    曲涧磊虽然是在打磨修为,但是始终分出一丝神识在关注着冯君的行在,包括刚才夏霓裳的神识波动,都没有逃过他的关注。

    现在猛地收到冯君的神识,他还真是吓了一跳,“你这家伙的神识,居然这么强大?金乌精血……这种事哪里是我能知道的?我帮你问一问吧。”

    筱萌真人注意到了他的神识波动,讶异地发话,“你这是……在跟冯君神识交流?”

    “这家伙的神识,还真不得了,”曲涧磊感触颇深地摇摇头,“他问我,赤凤有没有金乌精血,你知道吗?”

    “纯正的金乌精血肯定没有,”筱萌真人毫不犹豫地回答,“倒是稀释的,可能有那么几滴……正好,我可以问一问夏太上。”

    夏霓裳没有放出行在,就是在赤凤派工地旁边,放出一些桌几来,慢条斯理地吃着灵果,手里拿着几页纸张,优哉游哉地推演着。

    收到了筱萌真人的神识发问,她也不客气,直接神识再次降临冯君的小院,刚才那一丝心悸,她还没有完释怀,这次正好光明正大地拜访一下。

    一边扫视着小院,她一边发送神识给冯君,“冯小友,你问金乌精血,是个什么意思?”

    特么的,幸亏我反应够快,阴魂大佬在灵兽袋里碎碎念否则的话,这种强度的神识随便扫描一下,敛息阵就要被发现了。

    “用来匹配推演呀,”冯君很随意地回答,“据我分析,孙荣勋若是使用金乌精血涅槃,有可能提升涅槃的成功率。”

    “纯正的金乌精血,能直接把她烧成灰,”夏霓裳笑着表示,“稀释的倒是有三滴,还是我带回来的,不过此物异常宝贵,你能否告诉我,加一滴稀释的精血,能提高多少成功率?”

    赤凤派走的是纯阳路子,派里备有金乌精血是正常的,但是一个四百多岁才可能抱丹的弟子——使用金乌精血是真有点浪费的嫌疑。

    当然,如果有必要用,那也肯定要用,赤凤派没有一个真人是多余的。

    正经是夏霓裳很好奇,这冯君怎么什么都能考虑到?

    推演再是万能,有些经验根本不是能靠推演出来的。

    如果一个元婴这么问,她不会感觉到意外,但是出尘期……怎么可能?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