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冯君写到后面的部分,不可避免地,还是跟夏霓裳争执了起来。

    霓裳真人认为,他有的地方想得过于跳脱,不符合实情,必须要改动。

    但是冯君绝对不接受这样的评价,更别说改动了,于是跟她据理力争——开什么玩笑,我跟大佬讨论了整整一晚上的好不好?。

    夏霓裳自认,自己对冯君的态度,是前所未有的好,她也很惊艳于冯君的各种思路,但是她真的不认为,他在理论基础上能强过自己。

    当我这堂堂六百多岁的金丹是假金丹?

    她也不以势压人,咱俩有分歧的地方,可以讨论嘛——不服来辩!

    在这些辩论点中,冯君赢了三成,剩下的七成不是赢不了,而是他的理论依据太高了。

    没错,他跟大佬推演功法的时候,大佬用的不是金丹期的眼光,而是……算了,它已经很臭屁了,就不用再多说了。

    但是大佬跟冯君解释之后,也有要求,说咱俩辩论的这一点,有点超纲了——别人问起你来,你千万别说出去,这不是昆浩位面能掌握的知识。

    由此可见,大佬对他还是很真诚的,并不在意让他掌握更高端的技巧。

    当然,也许是它最近憋得太久了,一直没人聊天,想多聊一会儿。

    反正不管怎么说,冯君是吃透了这些内容,才敢跟这位霓裳真人针锋相对的。

    然而,坑也就坑在这里了,他想据理力争,但是说着说着,就说到“不能说”的内容了。

    冯君表示……我也很绝望啊,明明知道得很多,也知道自己是对的,可就是说不出来。

    夏霓裳却是越辩越来劲,虽然她也经常被冯君驳倒,但那只是“小概率”事件,大部分时候,她能说得他“哑口无言”。

    你看,咱不仗着修为欺负人,玩理论,你差得也很远呀——知道自己的浅薄了吧?

    夏霓裳已经很久没有跟人论过道了,这个位面能跟她平等交流的人本来也没有几个,像冯君这种出尘中阶,哪天能见到她一面,都可以吹好几年。

    比如说孙荣勋,身为赤凤荣勋堂的一员,身份修为不能说差,竟然有一百多年都没见过她了。

    不过冯君终究是不一样的,有能力也有想法——起码解决了火髓丹的匹配,这是霓裳真人自己也没解决了的问题。

    她是把他当作一个“妖孽”来看的,可以忽略修为而平等谈话——这种人并不多见,但也不能说就没有,她也愿意与之沟通。

    事实上,冯君也没让她失望,不但拿出了新奇的思路,还“时不时”地能驳倒她。

    被一个小辈驳倒,她当然会觉得没面子,但是人家说得有理有据,她又不是个不讲理的,不可能强词夺理,所以也只能受着——修炼方面得讨论,本来就来不得半点虚假。

    所幸的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她的见识占了上风。

    正因为如此,她一开始只是想着“重视一下”对方,但是辩论到最后,她居然对他很有好感了——辩赢了你,才真的有成就感啊。

    冯君辩不过,又拿不出合适的理论依据,那真是要多郁闷有多郁闷了。

    到最后,夏霓裳自己也整理出了一套理论来——用的还是冯君的铅笔,她笑眯眯地点点头,“这一千灵石,花得还是值得的……我给你一块护符,谁敢欺负你,报我的名字!”

    护符可不是敕牌,表明身份是次要的,关键是里面有一滴她的精血,关键时候能保他一命——就像冯君给弟子们的精血护符一样。

    由此可见,夏霓裳对他的观感,那真不是一般的好,孙荣勋看得眼睛都发直——这不会是太上失散已久的后人吧?

    说实话,冯君的心里……真不想要这护符,不是觉得不好,也不是不垂涎,而是这个位面的高阶修者,手段实在太多了,他不敢拿。

    论单个武力的话,他现在在地球界基本没对手了,但是这个位面强人还是很多——像这夏霓裳,他以前根本没听说过,而且人家自称是“不入赤凤九金丹”。

    最后,这金丹护符他还是决定收,但是又看对方一眼,“谢谢霓裳真人,我那个……那个思路,千万不能扩散啊。”

    “我自己琢磨用的,”夏霓裳笑着回答,然后又看一眼孙荣勋,“给她用总没事吧?小孙,以后你的修炼,我会关注的。”

    孙荣勋特别感动,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多谢太上提携,必不让您失望。”

    “稍等,”冯君轻咳一声,正色发话,顺手把那精血护符揣了起来,“霓裳真人你不扩散是好的,但是孙荣勋那边的事,还是交给我吧。”

    “为什么要交给你?”夏霓裳不解地看着他,“这是我赤凤弟子,我来辅导就好。”

    “她不能用你记录下的那些东西,”冯君很直接地回答,“她的方案是我拿出来的,我对她负责,你就别管那么多了。”

    “她必须用我总结下来的经验,”夏霓裳看他一眼,傲然地回答,“你是很有点想法的,但是年轻人,你的经验还不够,功法推演方面,错漏百……不足的地方很多。”

    冯君苦恼地揉一揉额头,他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了,“我推演的功法,其实很不错的。”

    夏霓裳就不爱听这话,我认可你不错,但是你不该没道理还强撑着啊,所以她面无表情地发话,“那手少阳三经和子午流注的关系……你也认为自己没错?”

    冯君沉吟一下,还是很纠结地回答,“这个问题,霓裳真人……等你出窍期了再说好吗?”

    嗯?夏霓裳顿时就懵了,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什么……等我出窍期

    然后她就反应过来了,然后一脸骇然地看着他,“这是你门中出窍大能告知你的?”

    冯君苦笑一声,他能说什么呢?

    现场的气氛,一时间就那么凝固住了,仿佛有人按了“暂停”键一般,异常诡异。

    夏霓裳的一双美目,不住地上下打量着冯君:你家有出窍大能?

    事实上,仅仅是出窍大能四个字,还不足以令她这么失态,赤凤派虽然没有出窍期修者,但是在更高级的位面,赤凤的上门里,是有出窍期的,她游历其他位面时,也多有听闻。

    夏霓裳更惊骇的是,冯君竟然能得到出窍期大能的指点。

    做为赤凤派里顶尖的人物,她对高阶修者面对低阶弟子时的心态,是再明白不过了——哪怕是最杰出的弟子,没有到达一定的高度,根本就不可能引起她的关注。

    这次她要关注孙荣勋的修炼,也不是在意这个人本身,而是想观察新功法的运作过程。

    冯君本人是出尘期,跟出窍大能之间,还隔着金丹和元婴两个大境界。

    这就相当于蜕凡期能跟金丹期直接交流,或者炼气期跟元婴期交流。

    修为差距这么大,还能保持交流和沟通的,基本上不可能,哪怕是搁在重视亲情的家族里,也是一样——假设一下,皇甫无瑕在族中很受宠,但是她蜕凡期的时候,敢打扰皇甫老祖吗?

    夏霓裳最吃惊的是这一点:冯君你何德何能,可以得到出窍大能的指点?

    所以她小看的心思,不知不觉就收起来了,见到他依旧不做声,才又出声发问,“你确定是出窍期的看法吗?能否解惑一二?”

    她还是有点不相信他……的说法,因为这种可能性,实在是超过了她的想像。

    人家都不止是出窍期好不好?冯君再次苦笑,“这个……真的很抱歉,在昆浩位面,有些知识是不能外传的,还请霓裳真人谅解。”

    “这个我懂,”夏霓裳毫不犹豫地点点头,修仙门派本来就相当注重信息的封锁,而在赤凤派里,绝大多数的功法都是固定的,是来自于上界的传承,有问题的可能性很小。

    就算有一些金丹期不可能掌握的知识,也固化在各种功法中了,无须具体解释——也就是说,赤凤弟子在修炼的时候,不可能搞清楚所有功法的全部细节,属于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绝大多数人修炼,谁还会知道每一句功法的原委?

    但是这一次,却是不同了,冯君拿出一套崭新的功法——或者说理念,修炼的每一个环节,都要精雕细琢,所以才产生了很多纠纷。

    而夏霓裳自认,在整个昆浩位面,自己也是顶尖的人物,有资格对功法进行评价和删改。

    然而,当冯君表示,这功法的精妙程度,是出窍期确认过的,你一个区区的金丹,对相关信息的掌握不够,而且他要遵守“信息封锁”的原则,她还真的能理解。

    不过正是因为如此,她又生出了太多的好奇……以及不服。

    想一想之后,她出声发问,“既然这么说,你刚才很多不回答……并不是被我问住了?”

    问这句话的时候,她心里是满满的失落,但是同时,又不乏期待。

    冯君只有继续苦笑,含糊地回答,“所以呢,孙荣勋的事情,我来办比较合适一些。”

    是答非所问吗?不,他已经给出了答案。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