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才一眼就能记住【爱搜书】最新域名(www.iisoshu.com),第一时间更新,无弹窗,免费读!

    阴魂大佬对金乌涅槃功法知道得不少,它说这功法重在涅槃二字,每当即将跨境时,用涅槃冲境,之后修为归零,人也变回婴孩状态,然后再迅速恢复。

    也就是说出尘三层、出尘六层和出尘九层,都要经历一次涅槃,才能破境成功。

    据大佬分析,那孙荣勋就是在出尘六层或者九层的时候,涅槃出了问题,没有彻底恢复。

    这种情况该怎么治疗,大佬也不是很清楚,但是它清楚一点,孙荣勋之所以生机旺盛,就是因为涅槃过程被打断了,所以积聚了一些生机。

    冯君听得很有点奇怪,“老大你跟赤凤派渊源很深吗?连这种辛秘都知道。”

    “这算什么辛秘,”大佬不以为然地回答,“只是大致知道它的功法特征,又不了解具体功法,也就是这个位面级别太低,不信你回去问你的师门,应该有长辈知道这些消息。”

    果然是位面层次有点低了,冯君不无遗憾地想,然后又问,“其他高级位面,出现孙荣勋这种情况的多吗……只说你听说过的。”

    “我一次也没听说过,”大佬不屑地笑一笑,“这种级别的修者……好吧,我关注得不多,但也有点消息,没听说谁是这样的。”

    冯君实在有点受不了大佬这高调的言辞,“没事的话……那我就告辞了?”

    孙荣勋这一去,就去了半天,下午的时候,她才又来到冯君的行在。

    她非常歉然地表示,“筱萌真人说她也定不下来,不过已经传话派里了,看是否允许把金乌涅槃功法带来,在此之前,我只能把大概情况说一遍,还请冯山主谅解。”

    其实一般人想要请人推演,大都要跟对方把情况交待一番,而冯君这里推演,通常并不去刻意了解对方的情形,这一次他主动发问,就是因为对金乌涅槃功法不熟,又无法匹配。

    孙荣勋也觉得自己这边有点不配合的嫌疑,所以跟筱萌真人商量了好一阵,才请真人给派里发出请求,同时允许自己讲述部分情况。

    由此可见,金乌涅槃确实是赤凤派极为看重的功法,但是同时也是大佬说的那样——不是绝对不得泄密的。

    而孙荣勋讲述的经过,也跟阴魂大佬猜测的类似,她在出尘六层积累很足之后,打算再次涅槃,回到四岁左右时的模样,按说在派里老实闭关半年,就可以恢复全部修为。

    但是计划赶不上变化,有师姐妹去无尽之海做任务,邀她一起去,她不能拒绝。

    在无尽之海,她们遭遇强敌,孙荣勋透支气血憋出了大招,强行涅槃。

    她的涅槃解决了迫在眉睫的杀机,但是危机并未完全解除,而她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孩子,师姐师妹们还得带着她跑。最后居然……迷路了。

    等她们最终联系上赤凤派的时候,六个师姐妹死得只剩下了三个,一重伤一轻伤一小孩。

    而孙荣勋则是因为在某天夜里,以金乌秘法回复修为时,突遇袭击被强行打断。

    幸亏当时有一只隼鹄被惊飞,算是示警,她没有就此陨落,但是哪怕回了赤凤之后,还是晋阶了出尘七层,怎奈后遗症就遗留了下来。

    冯君的眉头微微皱一下,“我感觉你神魂有残缺,是跟功法有关吗?”

    “别提了,”孙荣勋郁闷地摇摇头,“说到底还是不该在派外涅槃,涅槃之后,更不该着急恢复修为……不过当时迷路了,姐妹们死的死伤的伤,我也没得选择呀。”

    冯君点点头,他其实明白对方这些逻辑,他最想知道的是,“神魂是怎么回事?”

    孙荣勋犹豫一下,最终还是苦笑一声,“这个真是不方便说。”

    冯君试探着问一句,“功法的缘故?”

    “肯定是呀,”孙荣勋无奈地回答,“如非这么要紧的秘密,我怎么会不说?”

    她无奈,冯君就更无奈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真的不方便推算了,不是不帮忙,而是……你不配合。”

    “我知道,不怪你,”孙荣勋沮丧地回答,她强打精神发话,“但我也不会怨派里,护道之人,最先要想的还是本派道统,生死于我……如浮云。”

    不过事实证明,她也没有那么视死如归,两个小时之后,她又回来了。

    她兴冲冲地发话,“派里同意了,消息我能告诉你了,当时我在派里留了一道魂引,这原本是保证涅槃成功的手段,但是我虽然涅槃成功了,可是恢复过程中被打断了。”

    冯君的眉头微微皱一下,“然后这道魂引呢?”

    “这魂引不能随便收回呀,”孙荣勋苦恼地回答,“我跟涅槃前气息不符了,强行收回有大隐患,所以本来想成为三次涅槃的引子,但是……唉,最终是抱丹无望。”

    冯君摸出一根烟来点燃,若有所思地发问,“那一道魂引,是如何保证涅槃成功的……哦,如果不能说,就不要说了。”

    孙荣勋无声地笑一笑,那是苦笑,她不能说的东西实在太多了——既然是天之骄子,选择了强大的功法,必然要承担相应的责任。

    别说是她,就算是执掌来了,在某些细节方面,也未必有资格解密。

    冯君还真没感觉到奇怪,他甚至连生气的心都懒得有了,“那这一道魂引如今何在?”

    魂引这东西,说重要很重要,说不重要也真没啥,修者魂魄受伤的时候也很多,只要将养好了,照样是该出尘就出尘,该抱丹就抱丹。

    当然,要是受伤比较重的话,别说魂魄了,肉身伤重也会损了根基。

    “这一道魂引,当然是在荣勋堂,”孙荣勋倒不怕说这些,因为其他四派五台也都是大同小异,“存放在荣勋牌中,一旦有警,荣勋鼓起,亿万里之外有感。”

    说到底,这还是她的一丝神魂,哪怕无法归位,但是引动她的感应,还是没有问题的。

    冯君想一想之后发问,“荣勋堂里,像你这样修炼金乌涅槃的人,多吗?”

    “金乌涅槃功法,可不是谁都能修炼的,”孙荣勋虽然已经很不堪,啥都没指望了,但是说起曾经的辉煌,依旧是一脸的傲气,“赤凤派近五百出尘,能修炼此功法的不过十余人。”

    不过她也承认别人的不凡,“荣勋堂里,只有唐荣勋也修炼此功法,可惜出尘八层时遭遇大变,勉强晋阶出尘九层,却是损了根基,不可能抱丹了……他今年正好四百八十岁。”

    冯君想一想,又问一个问题,“荣勋鼓是什么级别的法器?”

    大佬的意识蓦地出现在他脑海中,“当然是宝器了……这是金丹门派。”

    它一向是很懂得“猥琐发育”的,现在居然突兀地冒头,显然是有点受不了冯君这贫瘠的修炼常识。

    “金丹法宝,”孙荣勋却老老实实地回答,“严格一点讲,应该算是宝器。”

    冯君摩挲一下下巴,又问一句,“荣勋鼓响,是谁来操作的?赤凤执掌,还是器灵?”

    “宝器怎么可能有器灵?”孙荣勋很熟练地回答,“五个长老以上决定,就可以催动荣勋鼓,事急从权的话,执掌可以乾坤独断,再从权的话……就是长老操作,但要有执掌授权。”

    这其实都是门派内的辛秘,涉及门派的运作模式,无论如何是不能跟外人随便说的。

    但猫头鹰不是迂腐的人,她非常清楚,这虽然是辛秘,但四派五台的运行模式基本相同。

    ——白砾滩上已现三派,五台正在纷纷赶来,她抓着这个秘密不放……等生崽吗?

    “嗤,”大佬又传来一声冷笑,并没有说别的。

    “好,我知道了,”冯君点点头,他真的很感谢猫头鹰,想为她做点什么,但是面对某些困境,他也确实是无能为力,所以他很高冷地表示,“那就等你们派里做出决定吧。”

    接下来,他吩咐杜问天一句,石油开采可以重新开工了,然后就躲在小院行在里闭关。

    接着就是皇甫无瑕找了过来,陈钧伟本来表示,冯山主已经闭关了,但是皇甫会长微微一笑,“陈先天,他大宗买卖生意开启了,我要跟他谈正事呢,别任性,啊?我肯定有心意。”

    先天和出尘上人之间的差距……真的很大,而且皇甫无瑕也算是冯君的伯乐,有胆子这么说话,陈钧伟和冯君的交情,还在她后面呢。

    冯君听说是她来,也知道躲不过,于是迎了她进来,笑着表示,“零散来找我推演的人太多,时间有点碎片化了,我得抽点时间做事情。”

    “知道你忙,”皇甫无瑕笑着回答,“但是你开始开采石油了,大宗商品要动了吧?”

    “那是,”冯君笑着点点头,“我带了一百万吨小麦过来,你那边的石墨烯……有了吧?”

    “啊?”皇甫无瑕愣了一下,最近她还真没操心这件事,当初她做石墨烯和粮食交易,赚得也不算太多,主要图的是笼络无序位面的金丹。

    不过现在……光是白砾滩的金丹,就够她笼络了,无序位面的排位,自然是要靠后一点了。

    商人嘛,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

    爱搜书(www.iisoshu.com)是广大书友最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说阅读网,好看的小说,小说txt全集免费下载,收藏书签下次不迷路,无广告清新阅读!

百度搜索 大数据修仙 爱搜书 大数据修仙 i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大数据修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陈风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陈风笑并收藏大数据修仙最新章节